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4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6:2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冯安宁走后,便只剩下罗潭和沈妙二人了。外头还有四个护卫守着。罗潭瞧着天道:“等安宁下来,回府后大约天就黑了。”说着伸了个懒腰,道:“今日真是累的慌,明儿个我要起懒,谁也别吵我。”

沈妙默然,方才也不知道是谁兴致勃勃的说下回还要这般痛快的畅玩。

正想着,忽然听到外头有个护卫道:“沈小姐,罗小姐,属下刚刚捡到了小姐的簪子。”

“啥?”罗潭一愣。掀开车帘子,果然见冯府外头站着的一个护卫手里拿着一根闪烁的宝石簪子,不是冯安宁丢的那根猫儿眼又是什么?

罗潭皱眉:“安宁这是怎么冒冒失失的,东西落在地上都不知道。”

那护卫就往马车便走了两步,罗潭伸手过来接那簪子。

刚刚握住那跟簪子,那护卫却是忽的将罗潭往外一拽!

另一个冯府护卫“忽”的一下跳上马车将车夫一把掀倒,猛抽马鞭,几匹马吃痛,蓦地扬蹄,乍惊之下在街上疯跑起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就连另外两个冯府护卫都未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沈妙连着马车都已经跑出了十几米远!

值得庆幸的是,罗潭却还在马车之上,罗潭反应极快,在那护卫将她往外头拉的时候,罗潭却是牢牢地抓住马车车沿,身子往后一仰。这本来就是分秒必争的时候,那人见拽不下罗潭,也未纠缠,跃上另一匹马,同马车一同往城外的方向跑。

街道上本来有不少百姓,都被这横冲直撞的马车惊呆了,有躲闪不及的小贩,铺子连同整个人都被掀翻,却又不晓得是哪家马车如此嚣张。那马车跑的极快,沈妙和罗潭在马车里被摔得东倒西晕。

关键时候,罗潭却还记得拉住沈妙的手,道:“小表妹别怕,我们跳车,跳下马车亮出身份,外头那么多人,他们总要忌惮几分!”

沈妙心中微暖,马车里被摔得整个人都不受控制,却道:“来不及了,你看外面。”

罗潭扒住马车床沿往外看,却是惊呆了,方才熟悉的街道已然不见,这小巷七歪八扭,一个人都没有,倒不知道这是哪里的路。罗潭的心中陡然间生出绝望,如果说方才她还想着奋力跳车,至少能保命,可是顷刻之间,这里荒无人烟的,便是跳车了,也不过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别担心,他们应该是冲着我来的,到时候你装晕或是想法子逃掉,他们也不会对你怎么样。”沈妙道。

“我怎么可能扔下你自己逃命?”罗潭一把抓住沈妙的手:“你当初在小春城救了罗家,我救不了你也不会扔下你,要死一起死!”

沈妙有些哭笑不得,现在可不是讲英雄义气的时候,她勉强在晃动的剧烈的马车里直起身子,附耳在罗潭耳边低声道:“记住,若是你成功逃出去后,想法子给睿王府上递信,就说有事交易,价钱后议。”

罗潭听着就是一呆,狐疑的看向沈妙:“怎么还和睿王有关系了,小表妹,你……”

“别问那么多了。”沈妙道:“此事事关重大,睿王之事不要对任何人提起,我信得过你才告诉你。”

罗潭点点头,又摇头:“不行,我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

沈妙还想要说什么,那马车却是一个猛子突然停了下来,沈妙和罗潭反应不及,一下子撞到了马车里的小几里去。紧接着马车帘子猛地被人掀起,一人进来就把沈妙往外头拖。

罗潭一把抱住沈妙的大腿:“小表妹!”她也是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这一拽之下,外头的人竟然未曾拖走沈妙。那人大约十分恼怒,突地踹了一脚罗潭。

罗潭就算是在罗家常年习武,到底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被人这么一踹心窝子,当即就从马车里摔了出去,“咚”的一声,听的沈妙都是心里一惊。

剩下的那个护卫催促:“动作快点,别被人发现了。”

他们直接砍断了马车,其中一人二话不说就拿布堵了沈妙的嘴又绑了她的手脚,打晕了沈妙将她往马背上一扔,那动作看的罗潭几欲喷火。罗潭目光突然瞥见一旁从马车里掉出来的一把短刀。今日冯安宁逛够了珠宝铺子,也大发慈悲的陪罗潭逛了逛兵器铺子,那短刀就是在那里买到的。她想也没想,抓起短刀就往一人面前冲。

那人却是个练家子,几把将罗潭撂翻在地,罗潭目光突然一凝:“兵家……”

这不是普通的护卫,这几个招式,分明是兵家人特有的,这两个人至少与军队脱不了干系!

那人听见罗潭如此说话,突然目露凶光,一把夺过罗潭手里的短刀反手就是一刀。

罗潭捂着腰慢慢倒了下去。

另一人还在催促:“别磨蹭了,快走!”

那人才扔下刀,上了另一匹马。二人迅速消失在小巷中。

阴森森的巷子里,只有七零八落的马车,罗潭趴伏在地,杏色的衣裙渐渐染上大片红色,显得格外悚然。

……

“啪”的一巴掌,冯安宁甩手给了两个护卫一耳光。

两个护卫一下子跪倒下去,皆是磕头道:“属下护主不利,请小姐责罚!”

“责罚?”冯安宁不怒反笑:“我要怎么责罚你们?打板子还是发卖?责罚了你们又有什么用?沈妙和罗潭就能回来?”

两个护卫皆是不吭声。他们也试图追赶过那马车,可那马车本就跑的极快,他们开始追的时候已经隔了一段距离,对方又似乎有备而来,走的都是小巷,到后面根本不知道人到哪去了。

冯安宁快疯了。她不过是去酒楼问了问伙计有没有看到自己的猫眼簪子,下楼回来就见马车不见了,而周围的人俱是围在一起指指点点,她派丫鬟一打听,居然是有人劫了自己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