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3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5:55
字体大小 + - 关灯

定王反而是最安全的一人。

堂厅里,太子笑着举杯相邀:“诸位远道而来,实在应该庆贺。”

皇甫灏坐在太子下手,举起杯作势与太子碰了一下,笑道:“多谢太子盛情款待。”

皇甫灏的身边坐着明安公主,在被皇甫灏禁足几日后,明安公主终于被放了下来。今日她也是盛装打扮了一般,眉眼含情的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紫袍青年。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睿王半块面具蒙着脸,眼神却一点儿也未往她这头瞟。但也并未看太子,反是盯着酒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太子笑问:“睿王如何不饮酒?可是酒不合口味?”

睿王勾了勾唇,道:“身子不适,不宜饮酒。”

几乎是毫不掩饰的打脸了。这睿王虽然自来到明齐之后就一直神秘莫测,态度也瞧不出待明齐究竟是个什么端倪,可礼数却是齐全的。今日这般,在场的诸位却是心中不由得冒出一个想法,大凉的睿王似乎有些心情不悦。

可好端端的,谁又惹了他?

太子面上有些尴尬,傅修宜开口道:“既然如此,睿王殿下就以茶代酒吧。来人,给睿王上茶。”

傅修宜开口,接了太子的话头,太子的脸色好看了些,对傅修宜倒是出了几分感激。其余的一众皇子皆是对傅修宜的话十分赞同,虽然睿王来头不小,可谁也不愿意在别国面前伏小做低,傅修宜这般硬气又不失礼的话,全了明齐的脸面。

皇甫灏探究的看向睿王,明安公主却是有些担忧的看着睿王,开口道:“睿王殿下无事吧?可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太医过来瞧瞧?”

皇甫灏闻言,顿时沉下脸,狠狠地看了一眼明安公主。明安公主平日里骄纵便罢了,可是眼下当着明齐这么多皇子的面表现出对睿王的痴迷,不是上赶着给人看笑话?况且皇甫灏自己也是男人,男人对男人的心思最了解,睿王看明安公主的眼神,分明就是有几分不耐烦。若是这睿王是个大度的便罢了,要是睿王脾气不好,真的厌烦了明安公主,连带着整个大凉都对秦国无甚好感,吃亏的只会是他。

睿王却没搭理她的话,反而是看向了对面座中的最后一个人,众人注意到了他的目光,顺眼看去,却是定王傅修宜。

傅修宜在九个皇子中自来是最安分守己的,此刻睿王却独独看向他,几个皇子再看傅修宜的目光就有些变了。傅修宜倒也镇定,并未因着睿王的视线而显得慌乱,他与睿王对视。

睿王忽然笑了,道:“来明齐之前就听闻九皇子少年俊才,如今一看名不虚传,不知可有婚配了?”

众人却是没料到睿王会突然来这么一句,神情陡然间古怪起来。傅修宜也愣了一下,答道:“还不曾。”

周王哈哈大笑,他坐在傅修宜身边的,顺势拍了拍傅修宜的肩膀,道:“咱们老九是几个兄弟中唯一未曾娶妃的,怎么,睿王也对老九的亲事有兴趣?”

睿王面具下的唇勾了勾,悠然道:“大凉宫中也有许多适龄公主,本王一见九皇子,觉得甚是投缘,有心想结秦晋之好。”

此话一出,在座诸位顿时神情大变。

睿王这话的意思,竟然是想要和傅修宜做个亲家。若真的如睿王所说,娶一个大凉的公主,背后的意思可不仅仅是多一个妃子,还多了来自大凉的助力。如果说之前对傅修宜态度的温和是因为傅修宜从未表明过对皇位的兴趣,那么睿王此刻的一番话,却让众人无法再用从前那样的目光看待傅修宜。因为傅修宜一旦娶了大凉公主,就会成为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

傅修宜握着酒盏的手也猛地一紧,不动声色的看向睿王。

真的就只是如表面上说的,想要将大凉公主嫁给自己吗?傅修宜不觉得。

睿王不是在帮他,而是在害他!

傅修宜从来秉持的都是韬光养晦的观点,不到最后时分,不可亮出自己的底牌。虽然睿王的条件令人心动,可若是真的有此好意,傅修宜绝不愿意是在现在,当着所有皇子的面提出这事。不过是一句话,皇子们看向他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提防,几乎将他推到了风口浪尖。

就算他再如何心动,那都是不可能同意的。傅修宜紧咬牙关,不知道为何,他竟觉得这个并未有交集的睿王对他似乎充满敌意,否则便也不会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让他陷入如此艰难的境地。

他的心中对睿王生起警惕,面上却是赧然笑道:“多谢睿王殿下厚爱,只是在下如今未有娶妻念头。”

“哦?”睿王唇角一勾:“可是九皇子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所以不愿?本王自来不做棒打鸳鸯之事,若是如此,也不会勉强。”

“殿下说笑。”傅修宜拱手:“只是如今的确尚未有此念头。”

见傅修宜干脆利落的拒绝了睿王的提议,诸位皇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可是经过方才的事,对傅修宜再无从前的放心。今日傅修宜是拒绝了,谁能保证来日他又改了主意呢?皇位一事,自来就是天大的诱惑,他们九人尚且想要为之一搏,凭什么觉得皇家中还会出个清心寡欲的圣人?

“真奇怪。”睿王却好似独独对傅修宜极有兴趣,并未因为傅修宜拒绝了提议就放过他。他似笑非笑道:“九皇子并未娶妻,又无心仪之人,为何不愿考虑此事。本王见九皇子也是风流俊杰,莫非平日里就没有爱慕你的姑娘?”

此话一出,向来有些粗枝大叶的成王哈哈大笑道:“睿王殿下有所不知,原先在咱们明齐的,可有位姑娘爱慕咱们老九,爱慕的举朝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