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35

A+ A- 关灯

桌前的紫衣青年合上手中的书,站起身来,走到床榻边上。

床榻之上,少女睡颜安宁,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她的长发铺在枕头之上,闭眼的时候没有平日里的端庄,反而多了几分恬静,越发的显得整个人稚气未脱。

她其实只有十六岁,还只是个小姑娘。寻常的人家里,十六岁的小姑娘,大约在思索着哪家的少年郎长得好看,或是哪家的香囊做的比较香。

谢景行目光有些复杂。

他从第一次见沈妙开始,沈妙才刚刚及笄开始,她表现出来的,就是与年龄截然不同的老辣。是老辣不是沉稳,沈家所面临的处境十分复杂,可她似乎从来不曾慌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然而到底是个小姑娘,就如同她的小字一样,沈娇娇,本应该娇养着长大,她却必须被迫成长。从来没显示过脆弱不代表真的没有脆弱,比如方才她从噩梦中惊醒的时候,眼眸中流露的绝望足以令人震动。

她抓着他的衣襟,浑身都在颤抖,仿佛经历了巨大的可怖,但是她却又在顷刻之间,恢复成平日里端庄的模样。像是受了伤的猛兽,却要时时刻刻彰显着自己的强大,因为一旦被敌人发现了伤口,就会被不留余力的斩杀。

谢景行迷惑,他不是良善之人,亦有常人没有的狠绝,但每每面对沈妙的时候,总会留那么一分余地。从第一次见沈妙开始,其实他的姿态都是退让的。他在让着她。

但并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

就好像他故意说雨未停,不过是为了看着她睡着一般。她明明很害怕,却要逞强,他也就只能装作不知道的模样。

雨停了,他将杯子给沈妙掖了掖,放下纱帘,离开了屋子。

床上之上,沈妙睫毛微动,却没有睁开眼。

与沈宅一墙之隔的宅子,如今已经被睿王一并买下。谢景行从里走出来,等在外头的铁衣和南旗赶忙跟上。

“宫中的帖子,重新接了。”谢景行道。

铁衣一愣:“主子不是说不去?”

“改主意了。”谢景行扫了他一眼。

铁衣连忙称是,心中却是狐疑不已。那帖子是宫中几个皇子给下的,一众明齐的皇子和大秦的太子,谢景行是不想搀和到其中,直接给拒了。怎么如今又突然想到去了。铁衣又小心翼翼的瞧了一眼自家主子,只觉得谢景行眉眼都带着冷意,心中更加纳闷了。

谢景行目光微冷。

沈妙的梦里,其实不止唤了罗雪雁的名字,还有定王傅修宜。

再也不要喜欢傅修宜了……他唇边忽而泛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喜欢?

喜欢过,总归是一个让人觉得碍眼的词。

……

定京城冬日的惊雷,让第二日迅速转冷。仿佛一夜之间便到了深冬,人们议论起昨夜的那场大雨,俱是说来的有些突兀。

“没想到雨说来就来,倒是忘了院子里的那些花草,画意想起来的时候,好几盆都碎了,那些花平日里都是精心侍弄的,这么一来倒是可惜了。”陈若秋一边替沈万整理着衣裳,一边说起昨夜的大雨。

陈若秋自来都是要讲究几分雅致的,便是那些花儿草儿也是找些特别稀缺的品种。沈万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目光却没看向陈若秋。

陈若秋注意到沈万这幅模样,就笑着问:“老爷可是有什么心事?”

沈万回过神来,看着陈若秋道:“我想着,玥儿如今也到了说亲的年纪了。”

陈若秋心中“咯噔”一下,却是笑道:“我晓得的,一直在替玥儿物色合适的人家,不过这人家么总也得慢慢挑才是,不能糊里糊涂的将玥儿嫁过去,老爷你也心疼。”

“都已经物色了这么久了。”沈万这一次却没被陈若秋敷衍过去,他板着脸道:“自玥儿十六开始,已经整整两年。旁人家的姑娘便是没有出嫁的,也都定了人家,玥儿再这么拖下去,日后再想找到合适的人家也就难了。前几日我给你的那几户人家,都是不错的。我看过,门当户对,府里也没太多糟心事,玥儿嫁过去也不吃亏。”

“话虽如此,”陈若秋勉强笑了笑:“只是这一时半会儿的,也得让玥儿熟悉熟悉才是。”

“两年了,每每与她说些人家,她都推辞。你这个做娘的也纵着,”沈万目光犀利道:“咱们府上虽然也不差,可是玥儿心气也太高了。若是打了什么不该打的主意,将咱们这一房都搭了进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沈万的目光颇有意味,陈若秋的心中打了个突。沈万又不是傻子,沈玥整日这个不嫁那个不嫁,做父亲的自然也会心生疑惑。沈玥一心恋慕的变便是定王傅修宜,沈万若是知道,只怕不会饶了沈玥。

“有些人家不是我们能高攀的起的。”沈万话中有话:“还是让玥儿脚踏实地,趁早绝了不该有的念头。否则这么泥足深陷,再想出来可就晚了。”

陈若秋出了一身冷汗。和沈万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此刻她几乎可以断定,沈万一定是知道了沈玥的心思。可是沈玥的脾性陈若秋再清楚不过,当初沈妙还在的时候,沈玥就一心在定王身上,如今没了沈妙,沈玥只怕更会不死心。要沈玥嫁给旁人,只怕沈玥抵死也不会同意的。

“可是老爷,”陈若秋还想为沈玥争取一把:“玥儿眼下年纪还小,有些事情急不得。您从前也是疼她的,这一回不能体谅一下么?”

沈万深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陈若秋,目光竟是有些失望。他道:“夫人一向识大体,怎么到了如今偏拎不清楚。定王这人绝非表面上看的这般简单,以前大房还在的时候,沈家兵权在握,定王或许有所忌惮。如今大房分家,我和二哥两人皆是文臣,仕途平顺,定王不会重视。定王娶妻,定会娶有利于他的妻族。玥儿于他意义不大,他又怎么会让玥儿做正妻,最多不过侧室罢了。就算玥儿得了他的欢心,一个侧室怎么与背景庞大的正室斗争。到时候,吃亏的还是玥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