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2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5:1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有些意外,倒没料到罗潭这样的粗脑子都能看出她的喜好,便扬眉道:“她与我无冤无仇,我为何不喜欢她?”

“嘿,别人瞧不出来,我可清楚得很。”罗潭得意道:“你这人,表面上瞧着对谁都好,可是都是淡淡的。可是今日你对青姨可是问了许多事情,况且还有失礼的地方。你哪会犯这种错,分明就是故意的嘛。而且你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和你看别人的眼神不一样。”

沈妙失笑:“你未免想的也太多。”

“我可没有乱想,你分明就是这样的嘛。”罗潭又道:“不过这位青姨虽然好,一来就让小姑喜欢,为人爽朗又赤诚,可是……总觉得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沈妙问。

“你想啊,那青姨的父亲是沈老将军的部下也是恩人,定是一员虎将。虎父无犬女,便是你整日里看着温温和和的,可是骨子里却和姑父一样,悍勇的很,对着突厥亦是不惧。可是这位青姨,性子却太过温和了,虽然也爽朗不忸怩,可是为何一点儿将门的气息都没有?”

沈妙唇边冷笑,没有一点儿将门气息,错了,常在青比谁都要像将门出身的小姐,兵法研究的炉火纯青,不动声色的步步为营。看不出常在青的戾气,不过是因为她演戏演的精绝而已。

沈妙瞧着罗潭,也没纠正罗潭对她“悍勇”的这个评价,只是道:“谁说将门就一定要悍勇,这位青姨既是在柳州长大,指不定常夫人亦是出自书香世家,青姨不过是随了她娘的性子。”

罗潭撇了撇嘴:“也许吧,其实我倒挺喜欢她的。只是若是你不喜欢她,我就也不喜欢她了,我与你是一处的。”

沈妙道:“那就多谢你了。”

“不过你为什么不喜欢她啊?”罗潭好奇的问:“嫉妒她懂得比你多么?”

沈妙扫了一眼正被罗雪雁送上马车的常在青,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哪里的事,这样聪慧的人,我高兴还来不及。”

……

常在青走后不久,沈信一行人就回来了。罗雪雁与她说了常在青的事情,沈信先是惊讶,后来便又有些感叹。沈老将军在世的时候就时常与沈信提起常虎这员忠勇之士,沈家就最是讲究知恩图报。只是后来老将军死后,常家却搬到了柳州,很多年都音讯全无,不曾想在如今突然出现。沈信从前也是见过常在青的,那时候常在青还是个小姑娘,便说着若是常在青有什么难处,大可以帮衬一把。

常在青自然是有难处的,只是这话却不能在小辈们面前说出来,用过饭后,罗雪雁便急着拉沈信回房,想来便是要与他说说常在青的事。

沈丘这几日忙着接受京城的事宜,连带着刚刚到兵部的罗凌也忙得很,二人有空就凑在一起说事。至于罗潭,在外玩了一天也是疲累,早早的就回房休息,深夜的时候,整个沈府里便只有沈妙房里的灯还是亮着的。

惊蛰和谷雨早已被沈妙打发出去睡了,两个丫鬟见沈妙迟迟没有上塌休憩的意思,还以为她是在为今日明安公主的事情的忧心。等人都全走了后,沈妙揉着额头,面前摊着的书页久久未动。

明安公主的事情,她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皇甫灏在谢景行面前失了脸面,便是为了警告明安公主,最近的一段日子,明安公主都会消停些。让她烦心的却是今日来沈府拜访的常在青。

那一日她去沣仙当铺试探季羽书的时候,在回去的路上曾见过一个身影,当时便令她心中一惊,后来再看的时候,已经从人群中消失了。原先沈妙以为是自己眼花,如今想来,却是事实,当时她就瞧见了常在青。

有些事情已经变了,但是有些人也不知是不是命中注定,还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沈信这一支,从开始垮塌起,最初除了兵权外,还有更重要的,便是府里人心的背离。沈信是一个很不服输的人,在战场上的骁勇让他对任何可能出现的难题都无所畏惧。可是到最后被傅修宜逼到了绝境,很大一部分并不仅仅是因为傅修宜的打压。

沈丘因为荆楚楚死了,而常在青的出现,却让罗雪雁丢了性命。

罗雪雁是柳州人不假,前生这个时候不久,罗雪雁也是出现在了沈家面前。那时候沈府还没有分家,常在青温柔大方,谈吐错落有致,沈府的所有人都喜欢她,包括罗雪雁。

罗雪雁是一个武将,在整个沈府中,任婉云太过圆滑,陈若秋十分清高,虽然表面上也处的和和气气,罗雪雁自己的性子却不可能与她们走的很近。倒是这个常在青出现不久,罗雪雁就与她亲近的很。

沈妙以前觉得,常在青定是个好人,她那时候已经嫁给傅修宜,回来几次,见着常在青,与常在青说话也是相谈甚欢。常在青这个人说话十分讨巧,遇着陈若秋之流就与她谈诗词,与着罗雪雁便谈兵法,对沈妙,便说些如何讨夫君欢心的话,她对人体贴又总是能出谋划策,沈妙也很是喜欢她的。

后来得知,常在青一直到二十六都未曾婚配,是因为柳州一户大户人家的公子扬言要她做妾,那户人家家大业大,柳州无人敢惹,便是常在青再如何出类拔萃,也无人敢冒险与那户人家为敌去常家提亲。一来便是这么多年,后来那户人家做的越来越过分,常在青走投无路之下便只得进定京城寻父亲的故人庇护。

沈妙对常在青的遭遇很是同情,这般蕙质兰心的人却没能嫁个好依靠。本以为常在青会一直在沈府以客人的名义住下去,直到陈若秋拿出一封婚书,竟然是沈信与常在青之间的婚书,大约是沈老将军当初与常虎写的,时日隔得太久,众人又什么情况都不清楚,说是玩笑话也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