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2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5: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秦国府邸外头,沈妙的马车还停在门口,瞧见沈妙披着陌生男子的大氅出现,头发又是*的,莫擎一下子紧张起来,道:“小姐……”

“无妨,”沈妙挥了挥手,道:“先回府吧。”

“本王帮了沈小姐,沈小姐一句谢也不说,未免太过无情。”睿王抱胸,不紧不慢的开口,倒是让惊蛰他们一愣。

沈妙冷眼瞧着他,道:“睿王今日可玩的高兴了?”

“那得取决于你高不高兴。”他笑了起来,便是隔着面具,沈妙也能想到面前这人此刻神情的恶劣。

“明安公主落水是你干的吧?”她凑近谢景行低声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谢景行低头看着她,她个子娇小,谢景行想同她低声说话,还得微微弯腰,视线齐平的时候,却显得有些过于亲近,称得上是暧昧了。他的声音低沉悦耳,带着微微调侃:“她算个什么东西,也能欺负你?”顿了顿,谢景行又盯着沈妙道:“我不是你的人么?帮你一把情理之中。”

沈妙蓦地后退一步,与他拉开距离,不咸不淡道:“那就多谢你了。”

“谢谢可不是嘴上一句就了事,”谢景行挑唇:“本王要好好想想。”

沈妙懒得与他多说,二话不说便上了马车,莫擎担心沈妙着了风寒,也是马不停蹄的往沈宅赶,很快便在这巷中没了身影。

望着马车再也瞧不见的远处,谢景行的身后蓦地出现一个高大男子。谢景行眸光转冷,道:“查一趟,皇甫灏从前有没有来过定京城。”

男子俯首离开,谢景行转头,又瞧了一眼秦王府邸的大门,勾了勾唇,眼底却是一抹寒光。

……

回府的路上,惊蛰和谷雨都不敢说话,谁都没有料到沈妙今日出门竟然会被如此刁难。这明安公主的胆子也实在太大了,便是光天化日之下也敢推人下水。惊蛰更是眼圈都红了,当时危急之中,她也没曾顾忌对方的身份,如今想来,那人到底是秦国的公主,而她只是一个卑微的奴婢,若是对方真的要如何她,惊蛰自己也是毫无办法的。现在她才想起来害怕。

沈妙倒是心情平静,她早就知道明安公主不安好心,可是因着大局为重,便是今日没有人来,明安公主到了时候,也会让人将她从水中捞出来的,不会真的要了她的性命。却没想到突然出现了个煞神,将明安公主也推到了水里。

这自然是谢景行动的手脚,谢景行无法无天,目光无人,当着皇甫灏的面就算计了明安公主。只怕皇甫灏后头回想起来,也会意识到不对。毕竟明安公主一跌就是跌到了池塘中央,若是没有武功如何做到。而在场有武功的外人,只有谢景行一人。便是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谢景行所为,总会是生出些怀疑的。

不过……。沈妙眸光微动,谢景行这一手,让明安公主也这般狼狈,真是让人心中极为爽快的。若是今日没有谢景行,她占了理却也吃了苦头,如今理照占,苦头照吃,可是见着明安公主吃瘪,便觉得这苦头也吃的值得了。

惊蛰和谷雨本是有些担忧的望着沈妙,却见沈妙不知道想到什么,唇角微微扬了起来,似乎是有些高兴地模样。二人对视一眼,皆是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晓得沈妙今日被人推下水,又如何高兴地起来?

待回到沈宅,因着沈妙浑身*的,只得从后门偷偷溜了进来。惊蛰连忙去拿帕子擦沈妙的头发,给她换了身干净的衣裳,谷雨去吩咐厨房煮姜茶。沈妙坐了一阵,问:“怎么不见白露和霜降二人?”

她离开之前是让白露和霜降在府里等消息的,眼下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正说着,便见白露从外头回来,见到沈妙,惊喜道:“姑娘可算是回来了,方才夫人问奴婢姑娘去哪里了,怎么还不见回来。”

“娘有什么事?”沈妙好容易将头发弄干,闻言便问。

“听闻是老将军的一位恩人之女找上门来了,夫人在外头和那位小姐闲谈,想让姑娘也去看看。”

沈妙握着帕子的手一顿,目光倏尔凌厉:“那人叫什么名字?”

白露一愣,觉得沈妙的目光有些冷,下意识的答道:“听闻是姓常的。”

------题外话------

您的好友:护妻狂魔上线√

☆、第一百三十三章常在青

沈信一家自从回到京城,新买的宅子里,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拜访。罗雪雁坐在堂屋里,正与一名年轻女子说话。

沈妙到的时候,罗雪雁正在与那女子喝茶,也不知说到了什么,罗雪雁竟也是十分高兴地模样,两人相谈甚欢,连沈妙来了也不曾发现。

倒是坐在一头捡着点心吃的罗潭瞧见沈妙,热情的招呼她:“小表妹,今儿个新出的点心,加了牛乳的,你要不要也尝尝?”

沈妙笑着摇头,走到罗雪雁身边,目光落在那年轻女子身上,问道:“娘,这位是……”

那年轻女子忙站起身来,她穿着一身豆青色的衣裳,通身上下倒是没有多余的首饰,只在挽起的发髻上松松插了一支木钗,腕间一个素银的镯子。这可以算是有几分寒酸的打扮了,可是这女子眉目间有种淡淡的书卷气息,虽然容貌只能算的上秀丽,却有种让人不会轻视的雅意,令人赏心悦目。

“这是你祖父恩人的女儿,唤常在青,娇娇大约是没见过的。”罗雪雁笑着道:“青妹妹,这便是我们府上的姑娘,娇娇。”

沈妙微微一笑,对她颔首:“青姨。”

罗雪雁又将常在青拉着坐了下来,又让沈妙依偎着自己坐下,笑言:“说什么青姨,青妹妹生的这般年轻,叫青姨可算是叫老了,若青妹妹不说自己年纪,我便当大不了娇娇多少,便是这样出去,娇娇唤你一声姐姐都是无人说什么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