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2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4:59
字体大小 + - 关灯

结果在秦国,她所受的羞辱,却并不比在明齐的时候少。沈妙后来回到秦国,在后宫和楣夫人能坚持那么久得争斗,很多东西都是拜秦国那五年的遭遇所赐,学会隐忍和蛰伏。

“若是公主殿下有这个心意,与陛下说就是了。”沈妙浑不在意的一笑:“陛下若是同意了,臣女也只有与公主殿下一同前往秦国。”

明安公主本想连嘲带讽打压一番沈妙,不曾想沈妙竟然反唇相讥,沈妙是沈信的宝贝女儿,文惠帝就算是为了保住沈信,如今也暂时不会动沈妙。她怒视着沈妙:“你!”

沈妙微笑着瞧着她,并不言语。

“你放心,就这么回去未免也太委屈了你了。”明安公主冷冷一笑,眼底都是恶毒:“不如你进我太子哥哥府上,做个侍妾?或者做个侧妃?想来明齐的皇上也是很愿意呢。”

沈妙眉头微微一皱。明齐若是想和秦国交好,联姻这个手段的确是不错。若是明安公主真的说动皇甫灏,皇甫灏提出要将沈妙娶回去做个侧妃之类,文惠帝也会答应的。而面对整个国家,就算沈信再如何不愿意,都无法与之抗衡。

瞧见沈妙微微失神,明安公主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忽而往沈妙旁边的侍女使了个颜色,那侍女猛地伸出手,将站在池塘边的沈妙往水塘里推去!

这一下来的又猛又烈,沈妙也猝不及防就往水塘里倒。惊蛰和谷雨惊叫一声,想过来帮忙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沈妙几乎都能感到水花溅到衣裳上的冷气,可是她唇角亦是冰冷。明安公主的手段无非就是这样,今日既然无法真正的伤到她,总要让沈妙吃些苦头。便是这样的结果,几乎都是沈妙可以预料的到的了。

沈妙“噗通”一声栽倒在水中,她是会凫水的,初冬的水虽然凉,却还不至于让她无法动弹。却听得身边又有“噗通”一声,起先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浮出个头,却瞧见身边亦是水花扑腾,那翻滚的金色,不是明安公主又是谁?

明安公主尖叫的声音几乎要将人的耳朵刺穿,她似乎是不会凫水的,尖声叫道:“来人!来人!”

明安公主的婢子们乍见之下也慌乱了,纷纷去找竹竿一类的救人,会凫水的皆是侍卫,可是侍卫都是男子,明安公主金枝玉叶,只怕碰了她的身子,第二日就要被看了脑袋,无人上前相救。况且……明安公主落水的地方也实在是太远了。

沈妙被推入池塘中,是从池塘边跌落的,是以落水的地方离池塘边也不远,可是明安公主好端端的,竟是直接落水落到池塘中间去了,便是连那竹竿都够不着。

沈妙瞧着这副滑稽的模样,竟然觉得有些好笑。不过眼下却不是在水中看戏的时候,众人手忙脚乱的时候,她却是悠然自得的凫水往池塘边游去。

方游到池塘边上,惊蛰和谷雨已经满脸慌乱的要拉她起来,才到一半,便听得一声怒喝:“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自花园外走来两名男子,一男子金色华服,头带玉冠,面色阴沉的几乎要滴水,将俊朗的模样生生破坏了三分。另一人却是鎏金紫袍,玄色大氅,半块银质的面具遮着脸,倒是也不改艳骨英姿,不紧不慢的跟着皇甫灏的脚步往这头走来。

“回殿下,公主落水了!”那些仆人连忙禀明。瞧着一众下人手忙脚乱的模样,皇甫灏深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的去看身边睿王的神色。可是睿王带着面具,面具下的唇微微勾着,谁能瞧得清楚他此刻在想什么。

他沉声对身后侍卫喝道:“去还不快去!”

那侍卫面色一僵,却也无可奈何,飞身朝池塘中掠去,大约是会凫水有有些武功的,当即便将湿成落汤鸡的明安公主捞到了岸边。

明安公主呛了不少水,上岸的第一件事就是尖叫着指向沈妙:“这个贱人,推我进水。太子哥哥,你替我杀了她!”

明安公主也是气急败坏了,这般的话都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口。皇甫灏心中一惊,开口阻止她道:“明安!”

明安公主一愣,这才瞧见皇甫灏身边竟然还站着睿王。她吓了一跳,随即脸色又愤怒的涨红。在这样风华绝代的男人面前如此狼狈,若是地上有个洞,明安公主都恨不得钻进去。而这一切,都是拜沈妙所赐。

惊蛰没忍住,替沈妙反驳道:“公主殿下这话好没道理,明明是我家姑娘先落的水,如何又能腾出手去推公主殿下,我家姑娘又不是神仙,哪有这样三头六臂的能耐?”

“你算个什么东西?敢如此同本宫说话?”明安公主不怒反笑:“你的意思是,本宫在污蔑沈妙么?来人!把这个胡言乱语的贱婢给本宫抓起来!”

沈妙冷然一笑,将惊蛰挡在身后,道:“公主殿下是秦国人,惊蛰是我的人,这里是明齐,秦国人什么时候能在明齐的土地上随便撒野了?”

她用了“撒野”二字,可谓是一点儿也不客气,饶是皇甫灏也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你放肆!”明安公主喝道。

“臣女不觉得自己放肆。”沈妙气势丝毫不弱。她如今又不是当初在秦国忍气吞声的沈皇后。况且连个丫鬟都护不住,这辈子便也是白活了。如明安公主这样仗着身份撒野的,对付她连用脑子也不必。

这里是秦国人的府邸,明安公主的下人们早已送来披风替明安公主遮着*的身子。可是沈妙却没有,她来的时候的丁香色披风已然湿透,几乎是贴在身上,便是惊蛰和谷雨想用身子挡着她也不成。皇甫灏盯着沈妙,却是有些放肆了。

就在这时,却见睿王轻笑一声,忽而脱下身上玄色大氅,轻飘飘的丢在沈妙身上,恰好将沈妙罩了个严严实实。这举动不由得让周围人都是一愣,这大凉的睿王自来定京开始就是独来独往,同明齐没什么交情,也不刻意与秦国交好,莫名其妙的竟然会为沈妙解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