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1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4:45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他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和个娇小玲珑的老虎坐在一起,这么温情的一幕瞧着到有些古怪。

老虎吃了半碗便不肯再吃了,铁衣收起碗,转头却瞧见火珑和夜莺对着他身后蓦地行礼:“主子。”

谢景行挥了挥手,自屋里走出来。跟在他身后的两人,正是季羽书和高阳。

季羽书瞧见那白虎,眼珠子一瞪:“这是啥?狗?”

铁衣身子一颤,高阳道:“你是不是傻,分明就是孢子。”

孢子……。

铁衣道:“季少爷,高公子,它是……白虎。”语气间也是在为白虎鸣不平。可惜幼虎并不通晓人言,吃饱了东西之后便在太阳下追着尾巴玩,倒跟个猫似的。

“老虎?”季羽书看向谢景行:“三哥你没事吧,怎么现在连老虎都养着了?”

夜莺脆声道:“季少爷,这是主子之前在来定京城路上瞧见的,有猎人要重金卖这幼虎的皮,被咱们主子救了下来。”

高阳斜眼看谢景行:“你什么时候这般好心了?这种事情倒不像是你干的出来的。”

谢景行没搭理他们二人,他穿着暗紫色镶金花藤纹窄袖锦袍,依旧是华丽无比的装束。然而再华丽的衣裳都比不过他的模样出色。他慢悠悠的踱到白色幼虎身边,白色幼虎瞧见面前突然出现了个人,二话不说,张着爪子上前一扑,开咬!

却是被人捏着后颈上的毛皮提了起来。

谢景行将白色幼虎提在半空中,那幼虎似乎非常不舒服这样的姿势,一个劲儿的扑腾着腿,谢景行视而不见,若有所思的打量它。

“该不会是现在就要把这老虎……”夜莺冲火珑比了个杀头的姿势。火珑打了个冷战,摇了摇头。

结果谢景行看了一会儿,就拨开白色幼虎的双腿,瞧了一眼就笑了,道:“是只雌虎。”

众人:“……”

是雌虎又怎样?难不成谢景行还打算将它带回大凉当睿王妃吗?

幼虎“嗷呜”一声,却因为太过年幼而声音软软。谢景行将它放在胸口,伸手拢在怀中。白色幼虎趴在他胸口之上,仰着头冲他“嗷呜嗷呜”的叫个不停,却像是在撒娇一般,竟也是可怜可爱得紧。

谢景行伸出手指拽白虎的胡须逗她,夜莺一惊,叫道:“主子不可!那白虎最讨厌人被人摸胡须,会咬人的!”

话音未落,白虎就一口咬上了谢景行的手指。火珑和铁衣也吓了一跳,季羽书双手捂着嘴,一副夸张的惊恐模样,高阳倒是颇为幸灾乐祸。

谢景行平静的与那白虎对视,那白虎看了一阵子,忽然似乎是有些心虚,松开口,转头看向别处。谢景行的手指上便是一个浅浅的牙印,颇为明显。

“眼睛生的像,脾气也像。连爱咬人的习惯也一样。”谢景行低头瞧着怀中的白虎,倒是没有生气,反而伸手摸了摸白虎的头。

白虎似乎是有些困了,打了个呵欠,伸了个懒腰,倒是没有挣扎,就任谢景行蹂躏着脑袋,啥也不干的趴在谢景行胸口养神。

日头懒洋洋的洒下金色的光芒,紫衣男子容貌艳丽又英俊,垂眸看向怀中的白虎,长长的睫毛微卷,却也掩不了他温柔宠溺的目光。那白虎毛皮漂亮至极,乖巧的趴在他怀中,一人一虎如画般好看,和方才铁衣喂食白虎的奇异感判若两人。

谢景行挑了挑眉,瞧着眯着眼睛快要睡着的幼虎,道:“还缺个名字,这样像的话,以后就叫你娇娇吧。”

季羽书一拍巴掌:“这是什么鬼名字?三哥,你要给这母老虎取个这样娇贵的名字?太奇怪了!”他抗议道:“换个名字,叫虎霸、铁锤、彪哥都挺好的呀!”

高阳一副不忍看的模样,拿扇子遮了眼。

谢景行扫了一眼季羽书,不紧不慢的继续给幼虎的下巴挠痒痒,淡声道:“闭嘴,这是我的‘娇娇’。”

------题外话------

谢哥哥感觉一直在卖萌_(:зゝ∠)_可是好可爱呀

这一卷为何风格都这么欢乐\(^o^)/~

☆、第一百三十一章人不如虎

沈妙在第二日的时候,接到了一封帖子。这帖子不是别人的,是秦国明安公主下的帖子,邀她去衍庆巷的府中一聚。

这帖子是门房里的下人送过来的,被谷雨拿到交给了沈妙,原先以为是冯安宁送过来邀她去玩的,不曾想拆开来看,却是出自明安公主。惊蛰担忧道:“这是假的吧,怎么会是明安公主的帖子?好端端的,明安公主和姑娘没什么交情,莫不是人冒充的?”

谷雨摇了摇头:“上头还有公主的印鉴呢,想来不是假的。”她看向沈妙,道:“这明安公主之前在朝贡宴上因着姑娘出了丑,只怕是想要寻个机会报复。姑娘还是推了吧,要是那明安公主打什么坏主意就糟了。”

惊蛰也连连点头:“对对对,不如将此事告知老爷夫人,让老爷夫人决断。”

沈妙凝眸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此事不要告诉别人。以爹娘的性子,势必会用强硬的手段,如今秦国和明齐的关系本就敏感,若只是我与明安公主之间的争斗还好说,牵扯到了爹娘,只怕还会牵扯到朝事,弄巧成拙便不好了。”

“不告诉老爷夫人,”惊蛰问:“莫非姑娘要接这封帖子?”惊蛰的内心自然是不愿意的,同一个不怀好意的公主在一起,又不是自己的地盘,若是沈妙吃亏,那可是怎么都来不及相救的。

“无碍,”沈妙道:“明安公主既然给我下了帖子,帖子又在我手里,邀我去府上,若我真的出了事,明安公主脱不了干系,秦太子知道了,也会阻拦。她不敢对我做些什么,无非就是小手段罢了,我又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