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1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4:33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的手一顿,再回头时,熊熊怒火这回是真的遮掩都遮掩不了,她看着窗外不请自来的某人,一字一顿道:“谢、景、行。”

那人进了屋,反手关了窗,悠然自得的像是自己家后院似的。他这回没带面具,一张英俊美貌的脸就那么大喇喇的露在灯火之下,勾人的要命,可是沈妙只想将他拖出去砍了。

“普天之下,现在只有你能叫我小字。”谢景行随手扯过一张椅子,在沈妙榻前不远坐下,笑的云淡风轻:“世上只有你一个人的殊荣。”

他个子高,坐下去竟然也比沈妙高了不少。气势上真是一点儿也不肯放松。

沈妙冷眼瞧他:“睿王每日闲得很,从衍庆巷到这里的路也是熟门熟路。”

“简单。”谢景行支着下巴:“衍庆巷到这里的宅子我都买了下来,现在你住的宅子隔壁,也是我的院子,远亲睦邻,所以本王来拜会。”

沈妙倒抽一口凉气。衍庆巷离沈宅虽然也近,可是到底还有一些路。谢景行把从衍庆巷到沈宅之间所有的宅子都买了下来……。岂不是这城南大半个地方都是他自家的院子?沈宅隔壁的院子也被谢景行买了下来,谢景行有银子也不是这么花的?他是把大凉朝的国库都带在身上了么?他这么挥金如土,大凉的永乐帝知道吗?

待看到谢景行面上散漫的笑容时,沈妙又气不打一出来,谢景行好不要脸,说什么远亲睦邻,哪里有人拜会邻居挑在这半夜三更的,不给帖子就这么不请自来,大凉的皇室都这么没规矩的么?

“你瞧着不大高兴。”谢景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有什么难处,可以告诉哥哥我。睿王的身份还是能帮得上忙的,看在旧相识的份。”

沈妙白了他一眼,她是越来越摸不清谢景行到底想干什么了。谢景行的话倒是提醒了她,想到今日在沣仙当铺与季羽书说的话,沈妙忽而起了几分心思,故意问:“谢景行,临安侯府的方氏,你怎么看?”

临安侯府的方氏,谢长武和谢长朝的生母,当初玉清公主的死与方氏多多少少有些关系,谁都知道玉清公主是谢景行不能提的话,沈妙就偏偏提了。

谢景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想套我的话?”

“你肯说吗?”

“告诉你也无妨。”谢景行懒洋洋道:“在我眼里,蝼蚁不如。”

沈妙瞧着他:“你为什么不杀了她报仇呢?”

谢景行眯了眯眼,他盯着沈妙看了一会儿,突然笑起来,声音如春日里埋下冬日里才挖出的桃花酿,带着春风般令人沉醉的醇厚,却又如冬日般凛冽的令人清醒。他道:“沈妙,你在担心沈信变成第二个谢鼎?”

沈妙垂眸:“不错。”顿了顿,她道:“若是我处于你的位置,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复仇的。杀了方氏,再杀了她的两个儿子,这才算是报仇,才算不白活了一遭。”

她说的凉薄,仿佛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么的狠辣,谢景行闻言,倒也没有惊讶,只是笑了一声,仿佛在笑她的天真。谢景行道:“不杀方氏,只是不屑,也怕麻烦。谢鼎和玉清公主与我没有半分关系,我为什么要复仇?”

沈妙一愣。

谢鼎和谢景行不是父子,沈妙之前听谢景行说过了,也不觉得惊讶,可是怎么连玉清公主也和谢景行没有半分关系?谢景行身上流着的血不是谢鼎和玉清公主的,那他怎么成了谢家的嫡子?

沈妙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问谢景行:“那玉清公主的儿子……”

“死了。”谢景行淡声道:“出生就死了。”

出生就死了,可是在那之后并未听到半点风声,想来谢景行在那个时候就被塞了过去,来了一遭偷龙转凤,竟是无人发现。只怕玉清公主自己都不晓得。

“谢鼎的儿子要是活着,活不过三岁就会夭折。”谢景行无所谓道:“因为是我,方氏才不敢下手。因为……”他笑的有些邪气:“那些派来的人,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沈妙恍然大悟,她就说,方氏既然之前能逼得玉清公主形容狼狈,甚至最后如花般凋零,定是个有手段有野心的,这样的人到最后怎么会深居简出,这般安然,还让谢景行平安无事的长到这么大。原来是下下策,派出去的人总会莫名消失,方氏自己只怕也觉得邪门,这才退而求其次。至于那些人为什么会消失,既然谢景行是凉朝的睿王,身边随处跟着些有本事的人,对付个宅门里的方氏,应当是绰绰有余了。

她心中原先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此刻豁然开朗,倒是忘记之前的那些糟心事儿。谢景行低头瞧了她一眼,道:“你也不必担心,沈信和谢鼎不同。”

沈妙道:“我和你也不同。”

谢景行微怔,只听沈妙道:“你是不屑,也没有必要。我却不同,如果有人像方氏一样动摇我的家,我就会不惜一切力量让她自食恶果。倘若有像方氏那样居心不良的人企图破坏,我就将她里里外外撕的粉碎,拖到乱葬岗上喂狗。”说到最后,低下头去,眸中却有别的情绪汹涌。

却觉得头上一沉,谢景行一只手按在她的脑袋上,道:“有那种人,告诉我就是了。远亲睦邻,我替你杀了他,不留后患。”

沈妙甩开他的手,谢景行含笑看着她。他神情散漫,说的话带着玩笑口吻,似乎是随口一说,然而一双眼睛里却仿佛是认真的。

谢景行想杀人,杀个方氏这种程度的人,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

沈妙道:“杀人这种事,我自己也行。”

“不到最后一刻,自己出手可不是什么好棋。”谢景行道:“你若是实在过意不去,送我个东西算作酬劳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