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08

A+ A- 关灯

“那句绝世美貌?”季羽书的重点永远都在别的上面。

谢景行目光凉凉的扫了他一眼,道:“也是说给我听的。”

外头的马车上,惊蛰和谷雨小心翼翼的看着沈妙的神情,谷雨轻声道:“姑娘,那位季掌柜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姑娘看起来,有些生气呢。”

的确是十分生气,虽然沈妙面上看着是沉静的,周身的冷寒却是让两个丫头都感觉到了。好像是在生闷气,又好像是在发怒,只是这火发的隐忍罢了。惊蛰和谷雨俱是十分不解,沈妙和季羽书在雅室里说话,她们都是听到的。虽然季羽书说话不大中听,可是方才沈妙都还好好的。况且沈妙也不是一个因为口舌就动怒的人。

惊蛰和谷雨看不明白,沈妙淡淡的答:“没什么。”语气却更冷了。

她拢在袖中的手指微微握紧,心中却是生出一种无法抑制的憋闷来。沣仙当铺在她走后不就就关门大吉,又在她回京前不久重新开张,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情。世上所有的巧合都有迹可循,沈妙仔细的想了想,沣仙当铺关门的时候,除了沈信去小春城外,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谢景行请帅出兵。至于沣仙当铺重新开张…。除了她回京,不正好还是明齐朝贡,秦太子和睿王到定京的时候?

沈家和沣仙当铺没有半点渊源,自然不会是和沈家有什么干系。皇甫灏两年前可没在定京城,算来算去,竟然关门和开张都和谢景行有着不可磨灭的关系。今日她来沣仙当铺,就是为了试探。

试探的结果果然不出她所料,季羽书和谢景行只怕是旧识,高阳亦是一样。联系前前后后,只怕季羽书和高阳都是大凉的人,不过是隐藏了身份藏在定京城中。可恶的是当初与季羽书做生意,豫亲王府的事情她和盘托出,只怕早已被谢景行知道的一清二楚。她自以为占了先机将季羽书吃的死死的,结果谢景行黄雀在后,一想到谢景行将人当傻子耍,沈妙就恨不得撕了谢景行。

心中憋闷,惊蛰见状,以为她是嫌热了,掀开帘子想透透气,很快又放下,沈妙随意一瞥,不曾想却瞧见那街道的人群中,有一张熟悉的脸。

惊蛰放下帘子,却被沈妙喝住,叫停马车,她一把掀开帘子再往方才的地方看去,那人群中却再没了方才的脸。

“姑娘?”惊蛰和谷雨被沈妙今日的一惊一乍弄得心惊肉跳。却见沈妙仔仔细细的瞧了马车外一会儿,才放下帘子,道:“没什么,继续走吧。”

只是眉头却锁的紧紧地,比方才的脸色还要沉肃。

------题外话------

季逗比和高阳小公举上线\(^o^)/~

☆、第一百二十九章睿王邻居

沈信夫妇这般大张旗鼓的回京,沈妙还在明齐的朝贡宴当着满朝文武大出风头,众人议论纷纷的同时,也将目光投向了原来的威武大将军府。

威武大将军都不在了,原先的将军府早已摘下了牌匾,换上了沈府。当初沈信被贬职离京的时候,沈家人不仅没有雪中送炭,还在关键时候提出分家,要和沈信划清楚关系,如今沈信重新得文惠帝器重,不管文惠帝打的是什么主意,外人看沈家总是有些幸灾乐祸,至于沈家自己,自然就更是苦果往肚里咽了。

荣景堂内,沈老夫人坐在正座的榻上,榻上的毛皮是当初沈信还在时,从西北猎的狼皮,因着时日隔得太久,被磨得边都有些平了。从前每年沈信回京,都会给沈老夫人带些西北打猎猎来的兽皮,那是定京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如今沈信不再送兽皮,沈老夫人便也只能用着从前的旧货。

而荣景堂也不复往日那般精致华贵,就连隔断上摆着的装饰品也少了许多。沈信当初因着皇帝赏赐不断,连带着整个沈府都过得滋润,如今没了沈信帮衬,陈若秋掌管管家大权,日子过得就有些捉襟见肘起来。

“老三家的近来越发过分了。”沈老夫人喝了一口参茶,脸皮几乎都要皱在一起,她道:“眼见着冬日要到,昨日让她去找裁缝给我做件毛披风,也是推推拉拉。这家当的,银子全落她自己口袋里了。”

身后的丫鬟小心翼翼的给沈老夫人揉着肩,低着头不曾说话。如今沈老夫人脾气越发喜怒无常,自从一年前沈元柏因为得了天花而夭折后,沈老夫人就时常发脾气。

沈元柏的夭折是沈家如今都不能说的痛。一年前,定京城竟是断断续续出现了不少染了天花的人,虽然最后控制了下来,也止住了疫情传播没有造成更大的影响。可终究还是死了一些人,很不幸,沈元柏就是其中之一。

沈家二房中,原先沈贵有两个儿子,沈垣已经死在刽子手的刀下,原本还有一个沈元柏可以依仗,沈元柏一死,沈贵整个人都疯了,任婉云更是在沈元柏死后自己拿腰带悬了梁吊死在院子里。任婉云死后,沈元柏开始疯狂地纳妾抬女人进屋,可一年半载都没动静,后来沈老夫人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寻了大夫来给沈贵看,大夫说,沈贵是服了绝子药的,伤了子孙根,这辈子都不可能再有子嗣了。

沈老夫人听完就晕了过去,沈贵也傻了。沈贵查来查去,却是查到了死去的任婉云身上。任婉云曾经给沈贵下过绝子药,目的便是为了保住沈元柏的嫡子地位,谁知道沈元柏命里注定有这么一劫。任婉云死了,沈贵自然不可能拿她怎么样,原先的二房里,沈贵留下的子嗣便只剩下沈冬菱一人。沈冬菱倒是因此水涨船高,万姨娘摇身一变,成了为沈贵生下孩子的唯一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