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07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4:2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季羽书经过沈妙前面的两笔生意后已经是心虚气短,干笑了两声,道:“不知道沈小姐第三位要买的消息是关于什么的?”

“第三笔生意有些困难。”沈妙瞧着他:“不过我相信以季掌柜的本事,也不过是早晚的事。”

季羽书闻言,勉强笑了笑:“多谢沈小姐信任,不过……到底是什么能让沈小姐也觉得困难?”

“我想打听一个人,”沈妙放下茶杯:“大凉的睿王殿下。”

季羽书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动,面上却是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哦?沈小姐怎么会想到要打听睿王殿下。据在下所知,这位睿王殿下刚来定京不久。便是真的有交情,最多也是沈小姐在朝贡宴上能见着他。莫非沈小姐也如那些贵女一般,爱慕上了睿王的美貌,所以特地来打听?”季羽书说到最后,不知道为何又高兴起来,声音一改方才的低落,带着几分罕见的兴奋。

惊蛰和谷雨都要在后头气炸了,季羽书这般满嘴胡话,若是被外头人听到,指不定怎么想沈妙。偏偏主子说话下人不能插嘴,两人只得强忍着怒意鄙夷的看着季羽书。

沈妙淡淡的瞧着季羽书抓耳挠腮的兴奋模样,突然笑了,她说:“是啊。我也仰慕他的绝世美貌。”

季羽书一愣。他蓦地张大嘴巴,仿佛不敢置信一般的指着沈妙,结巴道:“此此此话当真?”

沈妙点了点头,认真的道:“真的。”

季羽书像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的秘密一般,按捺不住兴奋的神情。“嘿嘿”的笑了两声,道:“既然如此,在下一定会替小姐好好打听一番睿王的情况……看看他身边有没有别的姑娘。”

沈妙起身,冲季羽书颔首:“那就多谢季掌柜了。若是查到了什么,烦请人送信到府上,我自然会来沣仙当铺与季掌柜相见。”她从袖子中摸出一锭银子来放到季羽书面前:“这是定金。”

季羽书笑眯眯道:“沈小姐太客气了,你我之间还说什么定金的话。”一边说一边将那银子揣进袖中。惹得惊蛰和谷雨又送了他几个白眼。

沈妙笑道:“拿钱办事是天经地义的事。只是季掌柜需得记住一点,”她眉眼温和,说出的话却带着几分凌厉:“百晓生做生意的规矩就是货真价实。既然是来同季掌柜这里打听消息的,自然是不希望听到假的消息。消息千真万确,也最好对我有用。否则银子花了却得了无用的情报……”沈妙低头笑了笑:“坏了季掌柜的招牌,生意做不下去,可就糟了。”

季羽书一愣,沈妙已经唤着惊蛰谷雨推门走了出去。他呆了片刻,听见外头红菱笑着将沈妙送走,自己看着面前的茶盏,忽然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站起身,推门走到隔壁,拉开面前的一副山水画,后面是一扇门,季羽书打开门,刚走进去就被人踹了一脚,险些摔倒。他一把关上门,怒气冲冲的对着始作俑者大吼:“高阳!”

门后坐着的人白衣飘飘,仙风道骨,摇着折扇一派温文尔雅的模样,只是说出的话却不怎么客气:“季羽书,你脑子有病吧,再这么下去被人当傻子卖了都不知道。”

季羽书怒道:“你聪明,你聪明还不是被人发现了端倪。人家可是说,要找高——太——医呢!”

“闭嘴。”角落里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口,紫金袍华丽迤逦,不是谢景行又是谁。他扫了一眼季羽书:“聒噪。”

季羽书委屈了,道:“三哥,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和你一块儿离京的,刚回来就被人发现不对劲。这分明是高阳的错。”季羽书恶狠狠地看着高阳:“说!你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才会被沈小姐看出来?”

这间雅室毗邻方才的雅室,季羽书和沈妙的对话这头可以听得一清二楚。他们二人的对话都被谢景行和高阳尽收耳底。要知道沈妙打听的三个人都在这里,想想也是觉得奇异。

“季羽书你是不是傻?”高阳道:“沈妙也是几日前才回到定京的。除非她有千里眼,不然我在宫里做什么她怎么知道?我还怀疑是你出了问题。”

“我出什么问题,沈小姐又没打听我,好端端的打听你做什么?莫非她心悦你,可是沈小姐仰慕的不是三哥的美貌么?”季羽书想到了什么,促狭笑道:“嘿嘿嘿,沈小姐也被三哥迷晕了。”

“这种鬼话也就只有你这种傻子能信了。”高阳冷眼看他:“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会被美色冲昏头脑么?”

季羽书拍了拍胸:“我说不过你,不跟你说了。三哥,现在怎么办,要给她找吗?还是随意编个消息骗骗她?”

“沈妙既然打听这三个消息,想必是有所了解的。骗的话可能会被发现。这沈妙究竟是什么意思,现在真是连沈家的立场都看不清了。这两年还有和沈妙私下里有交情的那个裴琅,现在都成了傅修宜的心腹。一个小姑娘怎么这么复杂?”高阳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发现谢景行根本没有听他的话,看着桌上的茶壶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出声提醒道:“谢……殿下,这回要怎么应付?”

谢景行回神,想了想:“不用应付了。”

“为什么?”不等高阳说话,季羽书首先开口:“银子不赚啦?而且沈小姐冰雪聪明,要是真的就这么拒绝她一定会发现不对劲的。要是查出咱们沣仙当铺也有什么不对的时候怎么办?”

谢景行淡淡一笑:“就因为她聪明,才不用应付。”

“你的意思是……。”高阳眉头一皱。

“她发现了不对劲,过来试探的。”谢景行眯了眯眼睛,挑唇笑道:“那些话不是说给你听,是说给我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