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30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4: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因为她是人质,就应该委曲求全,寄人篱下不可嚣张跋扈,便是能赢也要输,输的让明安公主高兴,那样才能有机会活着回去见到傅明和婉瑜。

那些最艰难的岁月,和这把弓上古朴的花纹一样镌刻在心底。前生的隐忍到了现在,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发挥出去。她不再是明齐的皇后,却可以自由的,无所顾忌的冲明安公主发难,就像明安公主对她做的那般。

她说:“烦请公主殿下不要躲避。”

说完,手一松,几乎被拉满的弓发出“嘣”的一声响,箭矢如流星一般猛地朝明安公主射去!

明安公主吓得眼前一花,那箭矢来的太快,她倒是想躲避,可是根本来不及,便感到嘴巴一阵疼,那箭矢一下子近在眼前。她想尖叫,可是嘴里含着苹果,身子一软,瘫倒下去。

身后的宫女连忙扶住她,皇甫灏一下子站起身来,面色阴沉得厉害。大厅里唏嘘声四起,沈妙却是施施然取下绑缚在眼睛上的黑布条,走到晕倒的明安公主面前,将明安公主嘴巴里的苹果取了出来。

红彤彤的苹果上头,箭头没入一半,剩下一大半箭尾都在外头,不会刺穿明安公主的喉咙,却也让人看得清楚楚。

全中!

“看来臣女的运气很好,不巧,全都射中了。”她笑了。

“哗”的一声,厅中顿时唏嘘起来。明齐的臣子们先是愕然,随即高兴地脸都涨红了,纷纷开始鼓起掌来。有人道:“虎父无犬女!”

是明安公主提出来的比试步射,沈妙是不得已才接招。可到了最后,明安公主未曾射中,沈妙射中了,明安公主甚至被吓晕,孰强孰弱,一看便知。文惠帝便是对沈家多有猜疑,可眼下沈妙为他大大的长了一回脸,让秦国人吃憋,文惠帝现在也是十分快慰。看着沈信道:“沈将军,你养了个好女儿啊!”

沈信拱手称不敢。

沈妙站在厅中,微微有风起,将她的裙角吹得飞扬,如同绽开的花朵。她静静的盯着被侍女搀扶下去的明安公主,敛下眸中的各种情绪,一转头却对上睿王盯着她的目光。

看不到面具下是什么样的神情,这男人的目光却温温凉凉,让人有些迷惑。也不知是笑了还是没笑,他瞧了一眼沈妙,就走回了贵宾席上坐下。

皇甫灏自觉失了颜面,却不知道应当如何挽回。今日事发突然,是由明安公主而起,可到了如此地步,却和沈妙脱不了干系。看着沈妙,皇甫灏就冷哼一声:“不曾想沈小姐也有如此手艺。”

沈妙低下头,退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她总是这般温良无害,明明射箭的时候毫不手软,戾气横生,眼下却又端庄仪态,仿佛那些舞刀弄枪的事情都不是她干的一般。她高贵而威严,便是想说些气话,这般姿态下,仿佛理都在她那头一般,让人说不出话来。

“沈妙,你刚才真是……”冯安宁拉着她的手:“你若是个男子,我就嫁给你了。”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可真痛快。”罗潭也道:“小表妹,我就知道你不是会给人随意欺负的性子。”在小春城的时候,沈妙是什么性子,罗家人可都了解三分,软弱可欺?瞎了眼的人才会如此以为。

沈妙垂眸,众人以为她记仇的很,因为明安公主相逼,所以才这般回报。殊不知她那一箭,解的却是前世的恨。面对傅修宜这般心机深沉的人,自然是要一步一步筹谋着来。至于明安公主这样的人,不将前世所受的屈辱还回去,也对不起她重生这一世了。

有的人需要忍,有的人不忍他也会找上门来。她小心行事,可是在有的事情上,还是有一贯的脾气。有家人护着,有筹码捏着,为什么不敢和明安公主对着干?打的就是她的脸!

罗凌递上一杯热茶,温声问:“小表妹没事吧?”

“没事。”她微微笑着答道。敏感的察觉到有清凌凌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四下一看却又并无人看过来,只当是自己的错觉。

贵宾下上,带着面具的青年屈起手指,在面前的酒盏上弹了弹。指尖一只白玉扳指,泛着微微玉色光芒。

……

好好地一场朝贡宴,谁都没料到中途会出现这么一场变故。可是究其原因,还是明安公主自己捅出的篓子。而刚刚回京官复原职的沈信,这般硬气的姿态和沈妙赢得漂亮的一箭,在明齐朝贡宴上再次狠狠地出了一把风头。不管结局如何,总归如今沈信这般高调,倒让人生出几分忌惮来。

皇子席上,傅修宜的神色已经从最开始的气定神闲,到后来的不动声色,不时地将目光投向沈信那头。偶尔也掠过沈信,停在那安静坐着的紫衣少女身上。

不只是她,场中打量沈妙的目光颇多。有青年才俊觉得沈妙引人注意的,自然也有皇甫灏这样让人觉得不舒服的目光。到了后来,饶是罗潭这样粗心的人也注意到了,道:“怎么都瞧着小表妹,还让不让人吃东西了?”

罗凌笑了笑,与沈妙道:“表妹与我换个位置吧。”

罗凌做的位置要稍稍靠里一些,沈妙和他换了位置后,罗凌身材高大,能将她挡上一挡,也能挡住一些探究的目光,一时间倒是舒服了很多。

一直到了朝贡宴结束,总归是没再生出什么其他的事情来。

皇甫灏到了中途便离开了,说要去看看受了惊吓晕倒的明安公主。这自然无人拦着他,可是众人也心知肚明,过了近日,只怕明安公主也就恨上了沈妙。虽然沈妙有沈信护着,可是明安公主若是找个什么借口发难沈妙,也是很容易的。众人看向沈妙的目光,便是不自觉的带了一点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