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98

A+ A- 关灯

堪堪避开了那只红彤彤的苹果。

座上的沈丘一下子松了口气,沈信和罗雪雁握紧的手稍稍房开了一些。冯安宁和罗潭拍着胸口,罗凌拿起面前的茶盏喝了一口,掩饰自己担忧的神情。

全场静默无声,皇甫灏原本是笑着的,渐渐地就笑不出来了。

明安公主等了一会儿,并未听到场上传来欢呼声或是对沈妙的嘲弄声,心中便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一把扯下缚住眼睛的黑布条,却见对面,沈妙头顶上的苹果仍旧安安稳稳的,她的箭矢就掉在不远处。而那紫衣少女,发丝未乱,衣裳完好,面上一丝惊慌也无,就只是淡淡的看着她道:“公主殿下,刚才好似手滑,并未射中呢。”

并未射中呢。

那一句话极轻极淡,却似乎含着最得意的嘲讽,火辣辣的让明安公主的脸颊烫的生疼。

不过愣了刹那,明安公主就反应过来。她看着沈妙,愤怒道:“你刚才一定是动了,是你动了!本宫从来不会失手,要不是你动,本宫怎么会射不中?”

所有人没料到这明安公主会突然发难,便是文惠帝也面露不悦,道:“公主是在说,这宴上数百人都在包庇沈小姐么?”

沈妙站的笔直,从头到尾连避让都不曾避让一下,虽然不知是装的还是真的,但若是真的,女子此等胆识,也足以让天下人心折。文惠帝就算再如何忌惮沈家,终归沈家是明齐的人,他一个明齐的帝王怎么能让一个秦国的公主当着他的面胡乱污蔑沈妙?怕是今日他纵容了明安公主的胡闹,明日这皇帝在众臣之间的威信也就一落千丈了。

明安公主心中委屈,看向皇甫灏,皇甫灏阴沉着脸看她,明安公主一个激灵。她不敢再看皇甫灏,转而看向站在一边的睿王,娇滴滴的道:“睿王殿下方才可见清楚了,沈家小姐可有躲避?”说这话的时候,明安公主软着嗓子,眼睛盯着睿王,那模样看的在场众人都觉得有些赧然。

睿王勾了勾唇,道:“没有。”

明安公主一愣:“睿王殿下是说,沈妙没有躲避?”

“你在质疑本王的眼睛?”睿王反问。他看起来风姿无限,又足以令人心折,然而声音冷下来的时候,却让人觉得寒意逼人,不敢直视。

明安公主吓了一跳,却见沈妙站在对面瞧着她,微微一笑:“公主殿下,愿赌服输。还是……公主殿下也输不起?”

“你放肆!”明安公主尖叫。猛地瞧见四下里冲她投来的愤怒目光,忽而又明白这是在明齐的场子,冲沈妙尖叫已经犯了众怒。她看着沈妙,忽而冷笑一声:“本宫有什么输不起的,不过……你也不要得意的太早。本宫射不中,你就射的中么?”

明安公主心里有气,她的步射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把弓又是她自小用到大的弓,今日这样的蒙眼步射,明安公主在秦国已经玩过许多年,从来没出过纰漏。她本想给沈妙一点儿小麻烦,为了教训沈家人的无礼,在射穿苹果的同时,射开沈妙的衣襟让她失了体面是轻而易举的事,怎么会在关键时候射不中?可是众目睽睽之下,沈妙有未曾躲避,这让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得意洋洋的提出来比试,结果到最后不仅没让沈妙没脸,自己还没射中,秦国那些公主皇子知道了,便是也要笑话她的。思及此,明安公主对沈妙又多了几分厌恶和怨恨。

沈妙瞧着明安公主的动作,心中微冷。前生在秦国呆了五年,和这位秦国公主打了五年交道。明安公主是个什么性子,沈妙比谁都清楚。明安公主最喜欢这样戏弄她,当着大庭广众“玩”步射的游戏,一箭挑开她的发髻,一箭挑开她的衣襟,偶尔“不小心”,还会擦伤她的身体。明安公主拉开弓的时候,她就知道明安公主打的什么主意,箭矢会从哪个角度飞来,最后会落到哪里,重复了无数次的画面,她怎么会不清楚?

干脆就微微偏头,让箭矢“恰好”擦着她飞过。

没有人会相信明安公主的话,就如同当初没有人相信沈妙的话一般。委屈,被误解,丢脸出丑,也应该让这位金尊玉贵的公主亲自享受享受。

当然,也不仅仅于此。

沈妙拿着那只红艳艳的苹果,笑道:“换了我,就请公主殿下将这只苹果咬在嘴里吧。”

全场开始还在细微的议论说话,待听清楚沈妙说的是什么话的时候,一瞬间鸦雀无声。

明安公主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妙:“你说什么?”她的声音越发尖利,因为带着惶急而显出一片难听的喑哑。

沈妙笑着看她,眸中尚且还带着一点天真的清澈:“公主殿下不是说,这是大秦的玩法,射箭的人指定将苹果放在什么地方。公主殿下要将苹果放在臣女头上,臣女放了,现在……”她大方的笑了笑:“公主殿下若是觉得害怕,换个人来也是可以的。”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明安公主几乎气了个人仰马翻。换了个人,岂不是说她明安公主胆小怕事,输不起,当着明齐、大凉和秦国的人丢脸丢到尽头?

易佩兰倒抽一口凉气,对沈玥道:“她疯了吧?怎么敢与明安公主对上?”

原先的校验场上,沈妙和蔡霖对峙,因着沈信的官职本就不比蔡大人低。可如今对方是一国公主,沈妙也敢这般挑衅,就实在是出乎人的意料了。蔡霖和蔡大人对视一眼,皆是苦笑一声,原先还以为沈妙是针对他,如今看来,沈妙连一国公主都不放在眼里,还有什么好说的?

皇子席上亦是一片唏嘘,离王笑的颇有深意:“这位沈家小姐,倒是记仇的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