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9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3:4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丘本想给沈妙夹一块,奈何罗凌已经捷足先登,筷子里的雪花糕便不知道往哪里放,他自己的碗里已经满了,况且一个大男人吃什么雪花糕,想了想,就放到离沈妙最近的冯安宁面前。

冯安宁受宠若惊的接过,道了一声谢后却也没吃,看着那雪花糕发呆。

却就在这时,只听得皇甫灏突然开口道:“本宫听闻那威武大将军沈将军前些日子回京了。威武大将军的名字本宫一直有所耳闻,却不知今日有没有荣幸得见?”

此话一出,热闹的筵席顿时又安静下来。

秦太子想要见见沈信?这是什么意思?

沈信和秦太子可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可是如今这二人一个是刚刚被文惠帝召回定京城的大将军,一个是秦国太子殿下,身份皆是敏感的很。众人不由自主的去瞧文惠帝的脸色。

文惠帝笑容不变,仿佛这只是提了一个十分微小的请求,便看向沈信道:“沈爱卿。”

沈信忙站起身来,对着皇甫灏行了一礼,道:“末将见过太子殿下。”

皇甫灏笑道:“早就听闻沈将军勇猛无敌,便是边陲之地的散军亦可结成新阵。当日沈家军回京之时,百姓夹道欢呼,哎,”他长叹一声:“若我大秦也有此将才,当百年无忧矣。”

文惠帝瞳孔几不可见的一缩,宴席上的大臣们却是变了脸色,看向沈信的目光复杂无比。

说沈信边陲之地散军亦可结阵,表面是夸沈信才能出众,却在隐晦的提出沈信的危险。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是自古以来就有的道理。而百姓呼声如此高,对于一个被皇帝驱逐出京将领的来说,就意味着在皇室和沈信面前,百姓是站在沈信这一边的。没有一个皇家会容忍呼声比自己还要高的手下。

至于最后一句话,则是真正的将沈信推到了风口浪尖。皇甫灏这是当着文惠帝的面想将沈信挖过去呢。便是在场明齐大臣们再如何心怀鬼胎,在外敌面前总归是一致对外的,看向沈信的目光,活脱脱在看一个叛国将领。

沈妙的眸光微沉,冷冷的盯着皇甫灏。

皇甫灏这人最喜欢的便是看人为难,仿佛秦国皇室的血统里就有恶毒这个字眼。沈信如今和秦国没有半分对立,皇甫灏却仍旧不肯放过他们。这或许就是注定的仇怨。

文惠帝还未说话,便听得一声轻笑。众人循声看过去,之间那坐在贵宾席上的睿王,放下手中的酒盏,看向皇甫灏。

他的声音低沉动听,含着一种慵懒的醉意,几乎带着几分蛊惑的色彩,只是话语却是不不客气。

他道:“皇甫兄如此厚爱沈将军,大可同皇上讨要,皇上大方豪迈,不会不同意的。”

分明是顺水推舟的话,落在众人耳中,却是滋味个千。

皇甫灏怎么会真的想要沈信,不过是将沈信推到风口浪尖看沈信举步维艰而已,若是真的文惠帝将沈信给了他,秦国碍于面子,不得不将沈信好生供养着。可谁知道沈信是不是文惠帝的探子,秦国和明齐还处于相互试探的关系,谁会放个不信任的人在眼皮子底下,整日给自己找麻烦受?

文惠帝也想到了这一点,方才有些异样的神情渐渐散去,又回到之前的模样。他笑着道:“有才天下惜,若是太子执意想要沈将军,朕也只有恭敬不如从命了。”

这下子,反倒将皇甫灏放在一个尴尬的境地。他刚才激的有多厉害,如今就将自己陷入多不利的局面。这人,是不可能要回去的,可是就这么算了,却又仿佛失了体面。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身边的这个劳什子睿王的一句话,皇甫灏狠狠的看了一眼那带着面具的男人,几乎要把这人刻在眼底去。

明安公主与皇甫灏是一道的,瞧见皇甫灏此刻处境艰难,自然也想着要为他解围。只是一来睿王风华无限她不愿与之交恶,二来大凉的人她也的确得罪不起。一腔怒火都撒在沈家人身上,看着沈信,忽然娇笑起来。

她的嗓音偏细,本来听着是娇甜的,却因为此刻的态度显出几分尖利。她道:“沈将军这样的大将怎敢要回去呢,这般勇武,本宫和太子哥哥可有些头疼。倒是不如将沈家小姐要回去,听闻那沈家小姐是沈将军的掌上明珠,是个美人,也不知咱们大秦有没有这个福气呢?”

罗潭和冯安宁一下子抓住沈妙的手,目光警惕起来。罗凌沈清微微一变,沈丘和罗雪雁面色一沉,沈信猛地看向明安公主。

而沈妙,低着头看着面前的茶盏,仿佛没有听到明安公主的话。只是瞧着茶盏里的茶叶打着旋儿的飘啊飘啊,又慢慢的沉到茶水底去。

一国之将不能轻易要走,但是要个臣子的女儿,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果因为想要与秦国交好,嫁过去个把公主,或者是臣女是过去常有的事情。只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嫁往异国他乡,更何况嫁过去之后,没有父兄帮衬,便是真的受了委屈也只能自己咽下。

沈信笑道:“小女顽劣,当不起公主厚爱。”话语中竟是一点也不客气的拒绝。

文惠帝眸光深远,却并不打算出声解围。沈信本就是这样直来直去的性子,一旦有关沈妙,更是态度强硬无比。

那头的沈玥见状,眼中却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真恨不得将沈妙嫁到秦国,最好嫁给一个半老头子做妾,将她活活折磨死在异国他乡才好。

那明安公主也没想到沈信会如此不给面子的回绝,面上顿时升腾起一股不悦。因着方才她接话,已经将沈信的事情揭过去,皇甫灏断没有再接话的道理,也懒得说话,坐在一边悠然自得的喝酒,冷眼瞧着明安公主为难沈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