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86

A+ A- 关灯

文惠帝两年前当着天下人的面打了沈信一个巴掌,如今又弄得这样声势浩大的给甜枣吃。不过这甜枣沈信愿不愿意吃,又是另一回事了。

罗隋坐在高坐上,两年以来,因为重整罗家军让他操心不少,鬓角白发更多,然而却威风不减当年,或许是因为有了斗志,反而看起来更加有武将勇猛。他道:“明齐朝贡要开始了。皇上让你回京,是让你赶在朝贡之前。”

百年朝贡,一个王朝隔百年会有朝贡,明齐这个年号之前的那一次朝贡,差点就被秦国钻了空子。老先皇当时依仗着谢家和沈家方才勉强度过。如今除了秦国,连凉朝都来了。

如果说秦国只是让明齐忌惮的话,大凉朝便足以令明齐,大凉地处南边,国力富强,兵强马壮,永乐帝更是一代明君,同明齐乌烟瘴气的朝廷不同,大凉朝中任人唯贤,忠义之士更多。大凉若是有野心,将明齐吞并是迟早的事,只是永乐帝也不知道为何,这么多年似乎并未有这个企图。当然,还有一个可能,便是永乐帝想要一并灭掉秦国和明齐,让天下统一。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秦凉齐三国分立的日子终究有一日会打破。只是不知道那一日什么时候会到来而已,文惠帝显然不愿意在他活着的时候看到这一日。可是谢家自从谢景行死后,谢鼎已经无心朝政。唯有剩下的沈家,也被夺了虎符赶到了小春城。

文惠帝是不是后悔了无人知道,不过眼下,文惠帝却是希望沈信能撑一撑场面的。尤其是沈信帮衬着罗隋将废弃的罗家军都重组起来,让人更看到沈信出色的带兵能力。

文惠帝在表明一个意思:明齐需要沈信。

需要的时候出现,不需要的时候默默退下。或许从前的沈信有这样的觉悟,可是遭到皇家无情对待的沈信,却未必会那么无私了。士为知己者死,明齐的皇家就算得上是知己么?

“你应当回去。”罗隋道:“沈信,把你失去的东西,全都拿回来吧。给他们看看,罗家的女婿,沈家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

沈妙猛地抬头。

她料到两年后文惠帝会再次召沈信回京,也料到定京城的局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却没料到那个一向古板威严的罗大将军竟然会说出有几分大逆不道的话。

她微微睁着眼睛,这模样落在罗隋眼里,罗隋却是笑了笑,看向她,道:“丫头,你也是这般想的,我说的对吗?”

厅中众人的目光都落在沈妙身上。罗连营和罗连台的神情微动,却终是没说什么话。

沈妙心中叹息一声,她的这点道行,终究是瞒不过罗隋这样叱咤风云多年的老将。罗隋有一双阅遍世情的眼睛,或许从一开始,从重组罗家军开始,就隐隐猜到过她打的什么主意。

她感谢罗隋的信任和支持,有家人在身后的感觉真好。沈妙看着罗隋,弯了弯嘴角:“是的,外公。”

罗隋哈哈大笑起来,罗凌看着沈妙,目光里似有微笑浮动,罗飒也扯了扯嘴角。罗潭和罗千面面相觑,有些摸不清头脑的模样。

罗雪雁和沈丘目光复杂,离开定京城两年,如今……还是要回去了么?

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兵力、声势、名头还有尊严。

得让他们看看,真正的沈家人是什么样的。老虎不会因为流落山崖就变成狗,游潜在水中的龙,也终有一日会翱翔九天。

沈信朝罗隋拱了拱手,道:“谨听将军教诲!”

------题外话------

昨天没拔成牙,因为伤口没长好张不开嘴…。PS:为啥大家觉得娘娘长得不好看昂,娘娘绝对是个小美人,只是不是妩媚挂,是清秀无害有点娇贵的美,重在气质大气端庄。容貌的话打个比方,软妹是邱淑贞那种眉眼深艳型,娘娘就是王艳那种温和清秀型。毒后里颜值都被谢哥哥承包了,娘娘毕竟不是靠脸吃饭的人,谢哥哥一个人撑起了整部小说的颜值_(:зゝ∠)_

☆、第一百二十三章回京

小春城到定京的路山高水长,跋涉千里,一来一去也要半年。沈信在接到圣旨的第二日便启程上路。同行的还有罗凌和罗潭。

罗凌是罗隋让他去的,作为罗家的长孙,罗凌未来将会撑起整个罗家,罗隋的意思是让罗凌跟着去定京历练,顺带了解明齐如今的局势。罗飒得留在小春城继续同长辈们一起操练罗家军。

罗潭和罗千本来是不能跟着一起去的,谁知道罗潭自己偷偷爬上了马车,躲在马车后头的箱子里,等到了半路上才突然钻出来。那时要赶走她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让人传信回去,将罗潭一同带往定京城。

罗潭对定京城充满向往,再三保证不会惹祸,终于和沈妙一行人同行。

除了当初带回来的沈家军前部,这次沈信还带了一部分罗家军的人。这一部分人是由沈信和沈丘亲自操练,也是最精锐的人,其中每一个放在别的队伍中,都能算作一个小头头。这一支在精不在多,是沈信自己培养的,以护卫名义跟在身边的。

从春日开始出发,一直到了深秋时节,沿途的绿树都变成枯叶,顺着风摇摇摆摆的落进泥土里。一行人开始添衣的时候,才即将达到定京城。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一行人在城外的客栈中歇息,沈丘道:“明日一早咱们就进城,介时先找一个宅子住下来。”

当初临走时沈家的那个家还是分了的,自然是不可能回沈府。

之前在罗家的时候罗雪雁就同罗隋说过分家一事,罗凌和罗潭也不意外。罗潭托腮一脸向往道:“姑姑姑父,咱们找个热闹的地方住好不好?我还从来没去过定京城呢。若是找个宅子,一出门就是热闹的点儿,那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