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82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3:03
字体大小 + - 关灯

那都是傅修宜送给她的礼物,

“小表妹太坏了。”罗千听着外头侍卫频频传来捷报,最后的不安散去,便开始调侃沈妙:“明明早已成竹在胸,偏偏还在之前那样吓唬我们,害得我们真的到了那么糟的地步,吓死我了。”

罗潭一巴掌拍在她脑袋上:“丢人!连小姑娘都不如!”

“你还不是一样!”罗千反击。

沈妙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她自然是知道最后都会迎刃而解,可是故意要做的这般严重,就是为了让罗家众人明白,仅仅依靠残余的罗家军,别说是保护小春城,便是保护罗家也是举步维艰。这世上没有足够的力量,是不可以庇护想要庇护的人。突厥人虎视眈眈,迟早有一日会卷土重来。待有那一日,罗家人又当如何?

只有让他们真正意识到了危机,罗家人才会觉得紧张。罗家的小辈,罗连营和罗连台,甚至马氏和余氏,都会不遗余力的在罗隋面前撺掇他重组罗家军。至于罗隋自己,有眼睛会看,有耳朵会听,心中那杆秤,总会有倾斜的时候。

单凭沈妙一个人劝服罗隋那样固执的人是不可能的,并且因为她的身份原因,难免会让罗隋有所顾忌,罗家人却不一样。

有的时候达到一件事情,不要用最直接的方式,要婉转。前生的沈妙想要什么,直接都说出来,做出来,最后输的惨烈。反观楣夫人,却将婉转曲折这手段用的格外精彩。她恨楣夫人,却要从楣夫人身上学自己所没有的东西。

第二日晨光熹微的时候,小春城终于平静下来。

这一仗突厥败得极为狼狈。本来因为小春城沈妙的这一手空城计,让那些突厥人惊疑不定,加上多了个沈信和沈丘这样的猛将,倒是遭受了以往未曾有过的重创,退回草原深处。想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没有精力卷土重来的。

虽然是打了胜仗,小春城里的气氛却未见轻松。尤其是罗府上下,突厥的这次进城,意味着沈妙前些日子里那些可怕的猜想终于成为现实。有这么一个恐怖的邻居整日虎视眈眈,谁都无法安然酣睡。

得知了空城计是沈妙想出来的之后,罗隋倒是对沈妙又高看了几分。沈信自然是得意的,连连夸自己的闺女便是个男儿都比不上。

两日后,罗隋当着罗家众人宣布,要重整罗家军。

整个小春城都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便是罗家的小辈们,也是激动不已。唯有沈妙神情平静,因着这是早已料到的事实。突厥突袭那夜的事情终究会让罗隋下定决心,与其被狼狈的追击,倒不如趁着年轻东山再起。

银子的事情罗雪雁这头还有些积蓄,至于练兵的人,沈丘和沈信正愁没有用武之地,自然是兴致勃勃的应下了。要将那些早已卸甲归来的勇将全部招揽回来练兵布阵,是一件不轻松地事情,不过罗家都是虎将,既然做了,自然是下定决心,一时间,小春城倒是热闹起来。

日子就这么平静又充实的过着。

一日,沈妙正坐在桌前看书,罗潭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差点带倒了门口的椅子。谷雨吓了一跳,沈妙看向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瞧见罗潭气喘吁吁的抚了抚胸口,道:“表妹,你听说了没有?”

“什么?”沈妙问。

“那位谢家小侯爷呀!”罗潭手忙脚乱的比划着:“就是之前我与你提过的,与丘表哥齐名的那位谢家小侯爷,不是之前自请为帅去北疆抗敌了么?”

沈妙心中一跳,看着罗潭缓缓点了点头:“我知道。”

“之前的消息你也听说了吧,那谢小候爷整日打胜仗,匈奴都被逼到大漠边上了。”罗潭道:“大家都在说,等谢小侯爷回京,那功勋只怕比临安侯还要高,陛下肯定会赏他一个大官儿当当。”

这话倒是不假,在沈妙到达小春城后不久,谢景行也率领谢家军到了北疆。谢景行在战场上表现出的勇猛令人啧啧称奇,无论是排兵布阵亦或是与敌军首领单枪匹马交手,表现出的凶悍和冷酷都让敌人闻风丧胆。而本以为谢景行会降不住谢家军,谢家军却在谢景行的手里屡立奇功,终于让人收起了对谢景行的最后一丝怀疑。大家都说谢景行会是明齐最出色的男儿,日后成就定会在临安侯之上。沈信和罗隋偶尔聊起此事时,都对谢景行赞不绝口,说是世间奇才。沈妙因着前生就晓得谢景行的本事,倒是见怪不怪。

她耐心的听罗潭说完,却见罗潭的眼圈红了,一种不详的预感直逼心头,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死了。”罗潭没绷住,眼泪一下子掉下来:“谢小侯爷死了!”

谢景行在罗潭心中也是个和沈丘一样的英雄,对他崇拜的很,此刻眼泪更是收也收不住的流:“那谢小侯爷在昨日,被敌军抄了后方包围,万箭穿心,尸体被挂在城楼上剥皮示众。”罗潭哭道:“小表妹,他死了!”

他死了!

惊蛰手里的茶杯“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立刻惊慌失措的去看沈妙。沈妙与谢景行是有些交情的,若是谢景行死了,沈妙是什么反应?

沈妙是什么反应?

沈妙坐在桌前,静静地看着哭泣的罗潭,她的神色静的可怕,仿佛罗潭说的并不是什么奇闻大事,而是今日天气很好花开的很好的寻常话语。只是眉眼越是平和,手里抓着面前书本的纸页就越是收紧。

谢景行死了么?

万箭穿心,剥皮风干,被挂在城楼上斩首示众,和前生一模一样的结局。真的是谢景行么?

沈妙恍恍惚惚的想,似乎是想要分辨这消息究竟是玩笑还是现实。然而脑中浮起的,却是那一日在广文堂的院子里,糯米团子将她骗出来说话,自树林后走出长身玉立的少年。那少年一身象牙白滚边镶银丝长锦衣,英俊高傲,优雅的向她一步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