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8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3: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可是要怎么拖延啊?”罗潭是个急性子,耐不住问道:“照你所说,突厥人那么聪明,他们也知道时间紧急,定会很快攻进来的。”

“他们怕什么,就给他们看什么就是了。”沈妙微微一笑:“他们怕的无非就是罗家军其实还尚有余力,那么就给他们看看罗家军的余力。”

“小表妹,”罗千着急道:“我们眼下去哪弄罗家军啊?”

沈妙微微一笑:“这就要请各位配合一下了。不过在那之前……也不知两位哥哥信不信得过我?”她看向罗凌和罗飒,分明是极温和谦虚的态度,却有隐隐戾气。

罗凌认真的看着她道:“我信你。”

……

小春城的城楼外,已经很是破旧了,长年累月积攒了不少泥土灰尘,都是岁月的印迹。这里曾经有过一代又一代的人,也有过一任又一任的英雄将领,他们守护着小春城的平静安详。

但就如城墙上的砖墙会出现裂缝,曾经坚不可摧的关门,也渐渐变得腐朽。此刻城楼上,并不多的守卫军来回走动,警惕的盯着不远处,那逐渐变得清晰地马蹄声和火把,大滴大滴的冷汗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突厥人生性凶残,他们这些懈怠多年的城守军,是不可能与之对抗的。而听这动静,来的突厥人还不少。恐惧的情绪是相互的,一时间,城守军们的脚步声都显得沉重许多。

就在不远处的人蠢蠢欲动的时候,城守军中突然有人喊道:“那是什么?”

雨夜里大雨的声音都掩饰不了这话中的吃惊,众人回头一看,只见小春城内,竟然不知何时出现了大大小小的火把,这些火把密密麻麻,伴随而来的还有震天响声,细细听来,还有马匹的声音。

两军对垒,自然有登高的探子打探城内消息。城守军的人站在城门能看到,外头突厥的探子自然也能瞧见。那些莫名冒出来的人马在雨夜里显得尤为清晰,而震天的呼喊随着马匹踏在地上凌乱的声音,伴随着风雨,竟然有种千军万马势不可挡的壮丽。

“是罗家军!是罗家军!”城守军有人喊道,几乎是欣喜的跪下身去:“罗家军又重复荣光啦!”

那百年将门罗家早已式微多年,这些年留下来的罗家军也都是一些散户。陡然间的一声喊,倒是让众人都回想起当年罗隋率领军队所向披靡的风姿,仿佛突然有了新的希望,士气一瞬间暴涨,城守军那些寥寥无几的人马,皆是拔剑四顾,骨子里的血和热像是都被点燃了,嘴里喊着呐喊的声威,连同城内那些莫名的人马,直撞天河!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暴涨而来的士气和突然多出来的人马,顶着一个“罗家军”的名头,显然让突厥那边都惊住了。只听得城楼下的突厥人气急败坏了交流了一番,那些兵马顿了顿,迟迟不敢近前来,这般僵持了一个时辰后,双方僵持不下,突厥人或许也觉出些不对的时候,成楼外突然传来喊杀声,这一次却是实打实的人马,沈信他们回来了。

突厥人的人马虽然精劲,可到底不如罗隋和沈信在战场上打仗多年,摆兵布阵落于下风,倒是很快就被击溃。

小春城内,罗府门口,罗凌听着前面的小兵回来报信,这才松了口气,恭恭敬敬的同沈妙作了一揖,道:“这一次多亏表妹了。”

“小表妹好聪明!”罗千惊叹道:“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法子。”

沈妙让沈信召集了府里所有能用的人,再去街上将百姓们召集起来,将所有能用的火把都点燃,一人持两只火把,再让铁匠用马蹄铁模仿马蹄叩响在地面的声音。小春城的百姓也知道是危急存亡的时刻,装作将士们的呐喊也是有模有样,加上这一夜风雨大作,骗骗外头的那些突厥人,是绰绰有余了。

突厥人看到这么多的火把,下意识的会以为就有这么多人,马蹄声,呐喊声,加上对罗家军的畏惧,只会以为罗家军还有一部分势力在小春城内守着。突厥人心有忌惮,不敢盲目上前,试试探探,拖延时间,只要等到沈信回来,一切就能交给沈信他们解决了。

看着倒是简单,不过人在危急的情况下本就容易乱了分寸,又哪里去想到这种办法。

罗飒对沈妙的态度也改观了许多,道:“这次多亏你。”

罗潭自从沈妙出了这个主意后,对沈妙便只剩下满心的拜服了,此刻见此计奏效,便挽着沈妙的胳膊一个劲儿的问:“小表妹,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偷看过兵法?我记得爷爷书房里的兵书,好似就是你这么讲的。”

沈妙微笑:“投机取巧罢了。”

“娇娇可莫要谦虚。”马氏热情的看着她道:“今日若非没有你,咱们都有麻烦。你不仅救了咱们府里的人,也救了小春城的百姓。谢谢你。”

沈妙心中失笑,其实她真的没谦虚,本就是投机取巧的事。上一世,也是发生过这样的事了,只是沈妙记不得清楚的日子,晓得是一个下冰雹的雨天。突厥人攻进小春城,虽然最后罗隋带着兵赶了回来,也挽救了小春城免于被攻陷,可是也付出了极为惨烈的代价。小春城百姓死伤无数,十分凄惨。

而那个时候她为了讨傅修宜欢心,正在努力学兵法术谋。也曾用这件事请教裴琅,当日裴琅就是这么回答她的。裴琅说:“突厥人有所顾忌,不敢贸然上前,硬拼无益,逃遁失心,不如做一处空城计混淆视听,只要拖到援军赶来,方可迎刃而解。”

裴琅的这番话被她记载在自己的手札中,如今倒是十分清晰。沈妙自知自己没有什么兵法上的术谋,她相信的却是裴琅。在后宫的那些年,为了讨傅修宜的欢心与傅修宜的幕僚们讨教,终是让她有了许多意外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