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77

A+ A- 关灯

时日一晃就快过去,罗潭和罗千在沈妙这里一直坐到傍晚。天色开始阴沉起来,小春城一到了九十月份,城外的草原干旱,城内却经常下大雨。同定京城的雨不同,小春城的雨都带着风沙的味道,凶悍无比,乌云几乎要将整个天空都遮蔽,短短片刻,便是像要到夜里似的。

罗潭看了看天,道:“不好,只怕又要下冰雹了。”

“姑父他们怎么还未回来?”罗千也站起身,皱了皱眉。

罗家军虽然散了,城里的守卫却还是需要人的。平日里,罗连营和罗连台都在守卫军里做事,沈信来了之后也带着沈丘去帮忙。一边到了傍晚便该回府一块儿吃晚饭的,偏偏今日到了这时候都没回来。

沈妙瞧了一眼外头,忽然想到什么,脸色大变。

罗潭瞧见沈妙脸色不对,以为她是害怕,心中有些奇怪,道:“小表妹,你是害怕冰雹?前段日子已经下过,那时候你都不怕,怎么现在反倒是怕了?”说到这里,又拍了拍沈妙的肩:“别怕,我们在这住了多少年,每年这个时候都经常会下冰雹的。不要怕。”

沈妙并未因她的安慰而好转,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如此一来,连大大咧咧的罗千也觉出些不对,他疑惑的看向沈妙:“小表妹为何如此紧张,是在担心姑父么?没关系……。”话音刚落,便听得外头有人呼号,正是罗家的小厮,因着跑的太急,还跌了一跤,道:“小少爷,小姐,表小姐,夫人让你们赶紧去厅里。”

罗潭一愣,蹙紧眉头:“发生什么事了?”

“突厥又来抢东西了,老太爷带着两位老爷并沈将军去了草原。两位少爷还在府里,眼看着要变天了,小姐赶紧去大厅吧。”那小厮虽然有些着急,态度却不见慌乱,显然这样的事已经发生过许多回,几乎是有了经验一般。

罗潭恨恨的跺了跺脚:“该死的突厥人!”

罗千对沈妙道:“小表妹先跟我们进去,没事的。”这个时候,他还不忘安慰沈妙。

沈妙点头,等到了罗家的前厅,厅中已经聚了不少人。余氏和马氏都在厅里,瞧见他们三人,皆是松了口气。马氏大约是怕吓着沈妙,走到沈妙身边,拉着沈妙的手道:“娇娇是没见过这么大的冰雹吧,没事,咱们等会子就在厅里说说话,这么久了,娇娇还从没跟咱们说过定京城的事儿呢。”却是决口不提突厥人的事儿,余氏性子温软些,也笑着道:“就是,咱们晚上吃烫羊肉,也不晓得娇娇吃不吃的惯。”

小春城这里毗邻草原,突厥人不来抢东西的时候,会用牛羊来换取一些生活的东西。牛羊生的壮实,宰了新鲜的羊,将羊肉切成薄薄的一片,架起小锅,薄薄的肥美一片几乎是见水即熟,蘸上一点儿辣酱,直教人吃的美到心里去。罗潭之前就想让沈妙吃一吃这里的烫羊肉,只是怕她吃不惯,却不想在今日被提出来了。

明显是想让沈妙分神不去想别的事情,沈妙对余氏微微一笑。罗家人总是最大的释放他们的善意。

突厥人老巢在草原深处,每次追击的时候,罗家军现在的人手是不够的。需要罗家所有壮年男子都倾巢出动,不过今年有了沈信夫妇,倒是好了些。沈信罗雪雁和沈丘,罗连营和罗连台都去了,甚至连罗隋也跟了上去。小春城里还能守卫百姓的也就罗家,本来罗凌和罗飒也要去的,不过既然沈信他们去了,罗凌和罗飒就留在小春城里。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罗潭紧紧咬着嘴唇,显得有些气闷。自己的家,每年都被人过来抢东西,无论如何心中都是不痛快的。

厅中大多都是女眷,还有一些丫鬟小厮。白露和霜降默默地把晌午留下的点心递给沈妙,让沈妙吃了点。

厅中已经架起了锅,厨房在切羊肉。锅子里沸腾的汤水开始冒出扑鼻香气,只是这时候谁也没有心思感到快活。

罗千觉出些饿来,看见坐在一边的沈妙身边还有些点心,就走过来在沈妙身边坐下,捻了块点心吃。

沈妙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罗千被沈妙看的有些莫名,终于挠了挠头,忍不住开口道:“小表妹,你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害怕……”

他们二人坐着的地方离余氏他们较远,常人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沈妙道:“千表哥,外祖不愿意重组罗家军,到底是为了什么?”

罗千一怔。

“那日听到我说话,外祖就生气了。恐怕不只是因为没有银子养不起罗家军吧。千表哥,能告诉我原因么?”

罗千一双眼睛四下里看,躲闪着就是不看沈妙的眼睛,支支吾吾道:“哪有什么原因……就是没银子嘛,小表妹不要多想了,没有银子哪能建什么罗家军呢。”

沈妙静静的看着他。她一双眼睛盈盈动人,满是清澈,没有一点儿多余的情意,却就是这种坦坦荡荡的神情让人招架不住,让人觉得在这样一双眼睛面前,说谎都是亵渎。

罗千到底是个活泼心性的少年,和沈妙关系也不错,终于还是败下阵来,低声道:“小表妹,这事儿咱们府里人都不敢说的。不过你是自己人,我便告诉你了,你知道了也不要告诉别人,若是我爹娘知道我将此事告诉你,我肯定要挨板子的。”

沈妙点了点头。

“其实重组罗家军一事,你并非是第一个提起的人。”罗千道:“罗家军真正开始衰退的时候,是小姑出生后不久。那时候罗家就已经式微,祖父那时候也是壮志未酬,祖母见他整日闷闷不乐,就提出要重振罗家军。”

“祖父心中本就有这个念头,祖母这么一说,立刻就着手准备。可那时候还缺银子,祖母也就说了小表妹你当日对祖父说的那一句话,组兵当扬名,只要打了胜仗,陛下注意到这支军队,自然会拨银,介时银两一事便可迎刃而解。于是祖父自请为帅去打一场边境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