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74

A+ A- 关灯

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态度?

罗家在小春城就是土城主一般的存在,还会有上位者?

罗隋愣了一下之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她这么一笑,让周围本来紧张的人都是一惊。罗隋拍了拍沈妙的头,中气十足的喊:“丫头,为何不叫我?”

“外祖。”沈妙温顺的答。

罗雪雁这才松了口气。罗隋和沈信不同,沈信对沈妙,那是宠到了天上去,罗隋从小却是严父。便是她自己,小时候也对罗隋多有忌惮。如今罗隋年纪大了,不若从前一般威严,可是吓小姑娘这样的习惯还是没改变。就怕将沈妙吓着了,还好沈妙反应没那么大,隐隐的,罗雪雁心中又有些得意。

沈妙这般态度,让罗雪雁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让周围人有些惊讶。定京城来的姑娘,看起来似乎也不尽然是只会哭哭啼啼锦衣玉食,似乎还有几分胆色嘛。潭儿不服气的与年纪小的少年咬耳朵:“一定是装作不怕!”

那年纪最大,性子最好的少年却是若有所思的看了沈妙一眼,未曾说话。

罗雪雁又拉着沈妙上前给她介绍,除了罗隋以外,罗家还有两个儿子,就是沈妙的两个舅舅,罗连营和罗连台。

罗连营的妻子是余氏,是个温柔敦厚的女人。生了两个儿子,罗凌和罗飒。

沈妙的二舅舅罗连台的妻子是马氏,娘家是做生意的,精明泼辣,生了一对姐弟。姐姐叫罗潭,弟弟叫罗千。

罗凌便是沈妙的大表哥,这位表哥如今年方十八,性子温和敦厚,和余氏如出一辙,瞧见他,也是温和有礼的招呼,是个十分体贴的人。而二表哥罗飒十七,也就是罗凌的同胞弟弟,瞧着却是个暴戾性子,看着沈妙冷哼一声,嘲讽道:“定京城的小姐,熬得住小春城的风沙么?”被罗连营狠狠踢了一脚。

那罗潭今年十六,对沈妙也是有些怀疑的模样,态度说不上热络,好奇多一点。罗潭的弟弟与沈妙同岁,一直上下打量沈妙,生的个圆圆脸,有些挑剔。

同罗家这一圈子人打好招呼,认清楚人,罗隋才让罗雪雁带着他们先到府上。

罗府是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彼此倒也和睦友爱。沈家人安置在罗雪雁未出阁之前的院子里,倒是住得下的。让下人去收拾屋子的时候,众人就在大厅中说话。

过了最初的热闹劲儿,说的便是正事了。罗家和沈家不同,沈家在定京城的时候,因为沈贵和沈万走的是文官路子,和沈信走的路不同,自然不会在朝事上有所商议。加之本就不是血亲,隔了一层肚皮,这些个私密的事情更是不会拿出来说。罗家就不同了,都是一家人,不仅罗连营和罗连台可以听,罗凌几个小辈也都可以听,甚至女眷们都可以听。沈信一家来了后,自然也是要听一听的。

“雁儿,你们这次回小春城,日后有什么打算?”罗隋问。

沈信是因为被夺了虎符退守小春城的事情,之前就修书过来告知。只是那时候离得太远不好相商,如今近在眼前,总归是要问一问的。

罗雪雁笑了笑,道:“爹怎么这样问,既然是来了小春城,自然就是在这里好好安稳的过下去。”重振罗家军的事情,罗雪雁和沈信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告诉罗隋,以罗隋这种古板的性子,想来也是需要磨一磨的。

“三妹,”却是罗连营开了口,他看了一眼沈信,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可沈家军就这么被收了……。真的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他们是武将,更能明白军队对武将的意义。沈信戎马倥偬了这么多年,忽然要他做一个闲散的平凡人谈何容易,换了他们自己,怕也是义愤难平。

沈信拱了拱手,道:“大哥,与其埋怨,不如顺其自然。小春城也挺好的,我也想在雪雁生活过的地方过些日子。”

闻言,罗隋倒是多看了沈信几眼,面上严肃的神情也缓和了几分,道:“难得你如今改了性子。”

沈信是个什么风风火火直来直去的性子众人都清楚,如今说出这么一番平和的话,的确是出乎人的意料。

沈妙看着神情各异的罗家人,忽然开口问:“祖父,听闻小春城边防有突厥人?”

此话一出,周围顿时一片寂静。

片刻后,马氏反应过来,她性子爽快,笑道:“娇娇不用怕,那些突厥人都在城外,不敢进来,便是进来,咱们罗家的兵也能将他们打跑。这么多年都安稳无事,不足为惧。”

沈丘也以为沈妙是害怕了,轻声安慰道:“舅娘说的不错,娇娇不用怕。”

沈妙垂下眸,小春城是边陲小地,边陲之地,自来就有游牧民族侵扰。东边突厥就是一支,这些突厥人身强力壮,马匹又精悍,作战起来却是非常勇猛的。若是真刀真枪的干起来,吃亏的说不定还是明齐这边。只是因为小春城易守难攻,加之罗家的威名再立,这些突厥人到底不敢进前,只敢在边陲小小骚扰一番。每年八月到十月,突厥生活的草原干旱,突厥人都会进小春城抢东西。这些小打小闹,赶跑就是了。百姓们习惯如此,便也没有放在心上。

可是沈妙却记得,就是这一年,小春城发生了一件大事。

她点头,状若无意的开口:“罗家军也和爹的沈家军一样勇猛么,既然如此,倘若突厥人攻入城中,怕也是能抵挡的。”

罗隋的面色一僵,罗连营和罗连台的神情也不大好看,甚至称得上有几分尴尬了。当没有对手,罗家应付不起这么一笔巨大的兵马银两开支,加上定京城的文惠帝根本就是甩手不管小春城这头,这么些年,罗家军跟散了也没什么两样。将士们回家种地的种地做生意的做生意,留下的罗家军,也不过是些混银子花的散户。除了每年在边陲地小小的威慑一下突厥人,基本上是啥事儿也不用干。用罗家军和沈家军比,简直就是明晃晃的在打罗家人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