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6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2:2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贵这人沉不住气,仕途上本就是凭借着溜须逢迎往上爬,论才学比不上他的儿子沈垣,论性情不如沈万坚韧,又无情无义,但凡得了点甜头便忘记吃过的苦头,倒是不足为惧。

只是气的沈丘怒道:“这都是什么人啊!”

沈妙微微一笑,却不做答。沈万和陈若秋暂且不提,可是沈贵这一支,在两年之内,沈元柏会因为得天花而死,沈贵已经被任婉云下了绝子药,这辈子都断然不会再生出孩子来。便是拥有了钱权美人又如何,连个继承家业的人都没有。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到了那时候,沈老夫人只会催促两个儿子赶紧开枝散叶,陈若秋以为,她就能高枕无忧么?

恶人自有恶人磨,将这个烂摊子留给沈家,让他们自个儿收拾去就好。

……

沈信退守小春城的事情,传到定王傅修宜的耳中时,文惠帝已经准允了。

在这个时候,傅修宜自然不能再说什么,说得越多,反而令人生疑。只是沈信会突然来这么一遭,令他有些奇怪。他看的清楚,这么多年,沈信虽然表面上是个武夫,却绝非冲动之人。便是因为被夺了虎符心有不忿,也绝不会至于第二日就匆匆上了折子离京。

不由自主的,傅修宜就想起之前沈垣曾提醒过他的话来。

“臣府上的五妹妹,殿下不要小看她。”

只是这么一句话,当时并未被傅修宜放在心上。如今却不知为何在这个时候,却又重新浮上心头。沈信突然做出这个决定,会不会有沈妙在其中推波助澜?但是一个定京城娇生惯养的小姐,又怎么会主动去西北那样的寒凉之地?

傅修宜敏感的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只觉得事情似乎不应该这样发展。

身边的幕僚问道:“殿下可是在为威武大将军一事忧心?虽说事出有变,但沈家军已经散了,虎符收了回来,威武大将军的作用也不大。殿下可以放心的大展拳脚。”

傅修宜收回胡思乱想的心绪,淡淡应了一声。沈信虽然与他计划有些偏差,可是到底不是他的重要棋子。若说是重要棋子,当初沈妙爱慕他的时候,倒是可以一用,只是不晓得后来出了什么事,那点子爱慕便散了,让他失去了将沈家拉入自己这条船的机会。

不过也算是松了一口气,若是真的娶了沈妙,即便有了沈家的兵力,那也是要被众人耻笑的。傅修宜骨子里极为自傲,又怎么会容许自己有这个污点?如今那些假设都随着沈信一家即将离京而散去。他道:“这些日子,你再去招揽些人。”

幕僚一怔,随即拱手称是。

傅修宜移开目光,既然局已经开始,逐鹿天下指日可待,在最短的时日里招揽更多的贤才,才是当务之急。

……

沈信是第二日一大早就离京的。

离京的时候是个大清晨,天都未亮,沈信是偷着走的。一来是不想让那些有交情的同僚为难,若是来相送,便几乎是明着与文惠帝对着干了。帝王之心喜怒无常,若是因此迁怒便不好。二来则是,小春城离定京千山万水,早些赶路,大约也能早些到达。

可即便是快马加鞭,也得大半年的时日才能到达。

沈信虽然被收了沈家军,只留了前部的人,可自己私下里还有一批心腹,加上沈丘的一众手下,加上莫擎和阿智,倒也不怕遇到什么危险。一路上过的也不错。罗雪雁和沈信起先还担忧沈妙的身子骨吃不消这么长途的跋涉,只怕中途便会不舒服,谁知道沈妙中途连累都未曾喊一下。连沈信都连连称赞:“娇娇不愧是我的女儿,这等坚韧心性,定京城里哪个女儿家有?”

罗雪雁白了他一眼,却是越发的觉得对沈妙愧疚。好端端娇养的姑娘,却要跟着跋山涉水吃尽苦头。

惊蛰扒着马车帘子,因着是第一次出远门,倒是有些惊奇,一会儿指着天上的飞鸟,一会儿指着林中的野兔惊叫。见沈妙一脸平静的模样,好奇道:“姑娘怎么不觉得新鲜?这些东西可是城里瞧不见的。”

这么一说,谷雨也敲了敲沈妙的脸色,试探的问:“姑娘看着,倒是没有一点儿留恋呢。”

坐在马车中的罗雪雁一怔。

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故乡,去一个从未听过的地方,小春城肯定不如定京城繁华,人生地不熟的,任何一个小姑娘都会在这个时候流露出对故乡的眷恋和不舍。可沈妙自始至终都平静的很,甚至有的时候看起来,还有些轻快。

轻快?背井离乡,有什么值得轻快的?

感觉到罗雪雁的目光,沈妙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看向马车外掠过的风景,道:“爹娘大哥都在身边,有什么可留恋的。便是留在定京,没有亲人,不是一样算不得家么?”

此话一出,罗雪雁心中一酸。想着这次回来瞧清楚了沈家那一大家子丑陋的嘴脸,这么多年都将沈妙扔在那家人中,以为她过得好,如今看来,才像是个天大的笑话。沈妙大约也没有拿那些人当过家人,否则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了。

思及此,罗雪雁便将沈妙揽在怀中,愧疚的道:“不错,娇娇以后都和爹娘大哥在一块儿,谁也不敢欺负了你去。”

沈妙依偎在罗雪雁怀中,垂下眼眸,掩过眼中一丝冷意。

背井离乡,孤独上路,又怎么是头一次?前生她去秦国当人质的时候,山高水长,又哪里不是一个人走过。带了自己的心腹丫鬟,又有多少折在了异国他乡?那时候的风景如现在一般,明明已经很模糊了,却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刻的感受。从定京到秦国,从秦国回定京,两条路都走的十分萧索。可怜她以为自己是成全大义,为了天下黎民百姓,却不知在众人眼中,她有多么可笑蹩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