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68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2:23
字体大小 + - 关灯

“虽然谢家哥哥这个人很坏,又欺负我,也欺负我大哥,还欺负我爹……可是他说的话,回回都是真的!”苏明朗第一次话说的这般利索,好似在证明什么似的,继续道:“他说你会回来,你就一定会回来?沈家姐姐,你会回来的对吧?”说到嘴里,眼神里都是巴巴的盼望。

沈妙顿时就想到了傅明,心都软了,笑道:“他说的没错,我会回来的。”

“太好了!”苏明朗跳起来,扳着短短的手指头一字一顿道:“那我就在这里等着姐姐回来,等姐姐回来,我请姐姐吃糖葫芦,小面人儿,蒸糖糕……”

沈妙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和苏明朗在一起,似乎有些阴霾的情绪瞬间就能一扫而光。仿佛时间都变得无忧无虑了起来,她道:“你好好听你爹的话就是。只是……我会回来这件事,今日你对我说的这些话,万万不可对别的人说了。”

若是别的人听闻跟这些话,人云亦云,传到文惠帝耳中,未必就不会觉察出蛛丝马迹。这世上有一个人能晓得她心中的主意就罢了,知道的人多了,反而不好。

苏明朗瞧见沈妙肃了脸色,立刻乖乖道:“知道了,我只跟姐姐说过,不会告诉别人的。”又小声对沈妙道:“沈家姐姐,不过这话你也不能告诉谢家哥哥,那是我偷听的。若是被谢家哥哥知道我偷听,他又要揍我了。”

在苏家二少爷眼中,优雅矜贵的谢家小侯爷,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黑心肠土匪。

沈妙:“好,不说。”

------题外话------

临走之前赶紧来和两位男二告别,我们要去西北征服更多的男二啦!

嘴里的药味好恶心感觉吃啥都想吐┭┮﹏┭┮

☆、第一百一十八章吻

沈信一房连夜开始收拾行李,最让人拍案叫绝的是,临走之前,愣是逼着沈老夫人当着沈家族人的面分了家。

当日沈信夫妇被召入宫,沈妙在府门口同沈老夫人的一番争执终究是落入沈信耳中,沈信自然是怒不可遏。这落井下石的时机把握的也太好,连面子也不屑于绷一绷。罗雪雁更是气自己当初眼瞎,偏偏对这一家子混人真心相待。

沈信虽然被夺了兵权,却也是个有魄力的。真要犟起来的时候,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族长是赶不及到了,族人却还是有了。沈老将军临走之前希望这一家子和和睦睦,最后还是分崩离析。

沈老夫人拿出了原先在市井中当歌女般撒泼打混的功夫,愣是将沈老将军的宅子和田地占了大半。对此沈妙也未曾阻拦,这么多年,因为打理不善,那些商铺和田地早已不若从前那般收成喜人,留在身边反倒是个拖累。况且他们马上就要去小春城,这些东西也没用。

沈信是不缺银子的,皇帝年年赏赐堆的不少,沈老夫人本来以为公中那些账册里,有关沈信的银子去向早已被打点的干干净净,却不晓得临到头了,沈妙竟是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另一本账册。清清楚楚的写明了这些年交到公中的沈信自己贴补的银子。

当着族人的面,这些也抵赖不掉,无论如何,总还是让沈老夫人吐出了些。沈妙想的简单,不管能拿回来多少,就算沈信和罗雪雁根本瞧不上这些身外之物,恶心恶心沈老夫人也是好的。

沈老夫人果真被“恶心”的病了,陈若秋心中也很恼怒。如今任婉云甩手不管此事,她来掌家,银子本就不够,还被沈信要回去一部分,日后若是稍有不顺,只怕沈老夫人定会拿她出气。

沈玥也被气着了,这些日子眼睁睁的瞧着陈若秋为银子的事情累的焦头烂额,沈玥之前被养的“孤高清傲”的性子也有了转变,原先是对银钱之事看不上眼的,眼下却也觉得想要争一争。当着族人的面不好说什么,便看着沈妙故作担忧道:“五妹妹这一去也不知道何时回来,听闻那小春城物资缺乏,日后若是吃的用的不好就糟了,还是多带些银钱去吧。”

这话里若有若无的都是嘲讽沈妙去苦寒之地,罗雪雁登时就要发火,却见沈妙轻轻浅浅的笑道:“不错,不过定京物价也高的很,日后没有陛下的赏赐,二姐姐也莫要如从前一般大手大脚的花钱。”她的目光落在沈玥的手腕上,笑道:“毕竟,日后可没有爹给你送手镯了。”

沈玥一愣,看向自己手腕上的镯子,随即脸蛋涨得通红。那镯子不是别的,正是沈信得了的赏赐中的一个。原先年年沈信的赏赐充了公中,沈玥也会在其中挑些好看的首饰。谁知道她才方说了那话,沈妙便直接了当的说她戴的镯子是沈信的东西,岂不是当众打她的脸?

可这镯子贵重的不得了,沈玥又很不甘心褪下来还给她。

沈妙好似看出了她的心思,微笑道:“姐姐和别将这镯子还回来,送出去的东西断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也不知……日后还有没有这样好的镯子。”

这下子,连一边站着未说话的沈万脸色也变得难看了。沈妙这话的意思是,沈万是不可能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得到这么好的赏赐的。沈万在仕途上一辈子也达不到沈信曾经的地步。

他拉下脸,冷眼瞧了沈妙一眼,对陈若秋和沈玥道:“回去吧。”再也不看沈妙一眼就离开了。

沈信既然已经离京,还没收了兵权,从前那些虚与委蛇的兄弟情义也不必再装模作样,没有利用价值的人,沈万从来都不会多看一眼。

沈贵也有些得意的冲沈信做了个揖,道:“大哥,小弟先退了。”拂袖而去的身影,倒是显得有几分趾高气昂。万姨娘见状,连忙拉着沈冬菱跟了上去,伏低做小的模样倒是几十年如一日,未曾因为彩云苑的变故而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