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6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2:18
字体大小 + - 关灯

于是威武大将军明日即将离京前往小春城的消息整个定京城都知道了。

酒楼里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此事,有人觉得沈信做得对的,威武大将军成了光杆司令,留在定京也憋屈,还不如走的远远的,省的多看生厌。有的人却是觉得沈信被捧得太高,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明明欺君罔上在先,侥幸保了一条命,竟然还敢跟文惠帝甩脸子看,若非文惠帝心地仁慈,换了别的君主,只怕早就下了更重的责罚。

快活楼中,季羽书托着下巴,看向高阳:“你说这沈信究竟是什么意思呢?甩下定京城这摊的沈家军不管了?”

“若是如此,倒还真有几分魄力,并非只知道鲁莽行事的武夫。”高阳叹道:“急流勇退,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喝了口茶,高阳才对一边沉默的谢景行道:“你怎么不说话?”

谢景行被打断,回过神瞧了他们二人一眼,道:“沈家动作太快。”

“快?”季羽书有些不解。

谢景行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唇角泛起淡淡笑容。给沈妙指了条路,本想是让沈家有退路,不过倒没想到这一次沈家的手脚竟然如此之快。昨日才被剥了虎符,今日就上朝请折子退守。沈信是一个求稳的人,能让沈信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做出这种选择,定然是沈妙与他说了什么。

文惠帝让沈信收拾行李明日就离京,表面上是给沈信难堪,殊不知自己的心思却是被沈家一个小丫头料的滴水不漏。若是知道,也不知是心中是何滋味。谢景行有一种感觉,明齐这盘棋中,沈妙或许会占着一个举重若轻的位置。只是……对于即将离京的他来说,这并没有什么意义。

“羽书随我一起离京。”他道:“高阳,接下来交给你了。”

季羽书摸了摸鼻子,显出几分兴奋来:“好,谢三哥,这里的厨子做的糕点实在是太难吃了,还是三哥的厨子好,总算不用饿着肚子。”

高阳白了他一眼,凉飕飕道:“定京城都被你吃遍了,你哪天饿着肚子?”说罢又换了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对谢景行道:“放心吧,这里交给我。”

谢景行点头。

……

同样的消息自然也传到了别的地方。沈家是定京大户,从前同沈家有来往的同僚也不少,便是冲着沈信的威名,也有许多想上赶着巴结的官儿。可是墙倒众人推,树倒猢狲散,人走茶凉,沈信这一次明显算是贬职离京,过去门庭若市的沈家门口,来送行的除了与沈信极为交好的几家,倒是一个都没有。

沈妙自己去了趟广文堂。

要离开定京城,广文堂自然是上不成了。前段日子因为沈妙转了性子,广文堂的学生都有些怕她,可是瞧着沈家兵权被没收,便又有肆无忌惮的嘲讽她的嘴脸出现。只是沈妙头也不回的走过去,像是没听见似的,反倒让那些贵族子女觉得无趣。

冯安宁一看她就哭了,抓着她的袖子道:“怎么办啊,沈妙,你这一去,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啊?”

沈妙被冯安宁的眼泪弄得有些手足无措,平心而论,前生因为她的蠢笨,定京城的贵女们都不愿意与她为伍,今生她自己冷了心肠,也没有刻意想要去招谁喜欢。这冯安宁误打误撞的,倒是能成为她的一个朋友。虽然脾性骄纵了些,到底没什么坏心眼,有时候看着她这般年纪,竟也会让沈妙想到婉瑜。

她安慰道:“不多久就会回来的。”

“骗人。”冯安宁抽抽搭搭的哭:“我听爹说沈将军这回惹怒了陛下,陛下生气了,哪能那么快就回来……沈妙,你要给我写信,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会不会已经嫁人了啊?”

沈妙差点笑出来,看着面前冯安宁哭红的眼睛,却又笑不出来了。冯家前世的结局,冯安宁的结局她比谁都清楚。虽然两年后冯家还不至于倒台,可是……她拍了拍冯安宁的肩:“无事的,我总能见着你嫁人的那日。”

冯安宁还想说什么,却瞧见带着书本的裴琅走了进来。裴琅一身青衣,站在台上,目光落在沈妙身上,顿了顿,道:“沈妙,你跟我过来一趟。”

若是沈妙离开广文堂,同裴琅这个先生辞行也是应该的。众人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对,冯安宁不情不愿的松开沈妙的袖子,任沈妙跟裴琅出去学堂。

裴琅带沈妙来了广文堂的三角院子里,广文堂的先生们都是住在学堂内的宅子中,这一处是裴琅自己的宅子,没有别的人可以进来。推门走进最近的书房,沈妙跟了进去,适时的将门掩上。

“你要走了?”这一回,裴琅没有如往常一般迂回,直截了当的问。

沈妙点头。

裴琅的神情变了变,踌躇了一下,才道:“流萤的事……。”

“流萤姑娘已经安置妥了,”沈妙打断他的话:“她在綉庄过的很好,她的双面绣本就出色,日后做个靠手艺吃饭的绣娘,倒是不错的。也许还能收几个徒弟。”

裴琅的神情渐渐放松下来,沈信一家就要离京了,他怕的就是这之前流萤的事情还未处理好。

他是放松了下来,却见沈妙盯着他的眼睛,道:“那裴先生考虑的事情如何了?”

裴琅一怔。

沈妙说的考虑的事情,自然就是要他在傅修宜身边做个探子的事。当日在快活楼裴琅已经表明态度,只是到底要如何行事,却要进一步想想。闻言,裴琅便皱眉道:“你想说什么?”

“两年。”沈妙道:“两年之内,我必回京。那时候裴先生务必要成为定王殿下手下幕僚,还是最依仗的那种。”

裴琅一笑,笑容中却是带了几分恼怒:“沈妙,你是不是太过高看我,我只是一介穷书生,什么都没有,便是侥幸混入定王殿下身边,又如何得到最依仗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