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6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2: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皇帝的心思是谁人能猜得透的,沈妙说出这话,倒似乎有些意味。罗雪雁顿时就紧张起来,她想的长远,能摸清皇帝心思的人,必然是文惠帝身边的人,会不会是定王?定王和沈妙从前那些事儿到底是穿的沸沸扬扬,罗雪雁最担心的,就是沈妙也被卷入皇子夺嫡的这趟浑水,被人平白做了砝码。

沈妙垂眸,两年之内,文惠帝自然要召沈信回京。因为明齐朝贡,北有秦国,西有大凉,被夹在中间的明齐岌岌可危。那时候文惠帝身子已经十分不好,太子卧病在床,周王和离王争得头破血流,而傅修宜隐藏的大网也在渐渐撒开。

沈信作为忠臣武将,必将被文惠帝用来威慑敌国而启用。就如同前生一样,即便那时候皇家还在打压沈家军,却仍旧留了一线,沈信必将被皇家榨干最后一滴油。

只是这些话却是不能对外说的,迎着几人各异的目光,沈妙微微一笑:“我只是做了个很真实的梦,梦里,两年之内,爹会东山再起,威武大将军的名号也不会辱没。”

这话其实有些敷衍,不过沈妙说的温和,一双眼睛清澈见底,便是让人不相信的,心里也软了半截。

究竟两年之内能不能被召回京,这是谁都不可能说清楚的事情。可是一年也好,两年也罢,或是三年四年,此刻退去西北,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不仅是为了东山再起,而是因为夺嫡如今正是激烈的时候,沈家留在定京,即便是没有兵权,也未免会被牵扯其中。急流勇退,正是这个道理。在建功立业之前,首先要保护的是自己的家人。

这便是沈信所想的。

他笑着看向沈妙道:“娇娇既然说是做梦,那梦一定能成真,爹信你。”竟是一点儿也不打算深究其原因了。

“爹信你”三个字,差点让沈妙流出泪来。当初她死活都要嫁给傅修宜,沈信其实是尽力阻拦的,直到后来她以死相逼,沈信终于松口。一辈子发号施令的骄傲将军,却是流露出颓然和无奈的神情,道:“既然是你选的良人,爹信你。”

于是就将沈家推上了绝路。

沈妙闭了闭眼,那些惨烈的过往倏尔不见。她道:“爹若真的相信我所说,明日就向陛下请折子退守小春城。”

“明日?”罗雪雁一惊:“怎么这么急?”

“就是要这么急,陛下才会以为爹是因为被夺了虎符不满,赌气之下的行为。才不会想的更多。”沈妙解释。

沈丘还想说什么,可是沈信一言令下:“就这么做吧。”

“沈信!”罗雪雁有些急,毕竟这些事情都是大事,沈妙虽然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可是这般匆匆的决定,实在是太草率了些。

沈信摇了摇头:“你我纵横沙场多年,还不如娇娇看的清楚。”他看向沈妙,目光中多了几分复杂,最后却还是伸手揉了揉沈妙的脑袋:“若娇娇是男儿身,天下几人可比?”

沈妙静静的看着他。

今日她所说的这些,一个闺阁女儿是绝对想不出来的。沈信是什么人,虽是粗人,却不代表没脑子,只怕早就看出了她身上的疑点。只是沈信却不说破,就算是说破了,沈妙也不会告诉沈信重生的秘密。或许这就是亲人之间无条件的信任。

就像上辈子沈信一直站在她这边一样。

“沈家会好好的。”沈妙保证般的道。

“爹明日早朝就去上折子。”沈信笑了笑,拉着罗雪雁站起身来:“夫人也还是早些休息吧。”

罗雪雁本想说什么,瞧见沈信的神情时却猝然住嘴。她跟了沈信这么多年,沈信自然都是自信飞扬的,何曾见过如此沉重的模样。本该是万民敬仰的英雄,却要被剥夺兵权固守在边陲小地,没人比沈信此刻更憋屈了。她便第一次柔顺了脸色,搀着沈信道:“好。”

倒是沈丘落在后面,看着沈妙欲言又止,最后终是忍不住道:“妹妹,你……是想要爹造反么?”

沈丘在沈家人中,是最清晰沈妙骨子里的戾气的。豫亲王垂涎她,她就让豫亲王府一个活口不留,荆家人算计她,如今落得死无全尸的下场。皇帝夺了沈家的虎符,沈妙这看似退步的行为,真的仅仅是为了自保吗?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沈妙淡笑:“沈家自来忠君爱国,那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大哥还是别多想了,若是隔墙有耳被人听到,只怕你我都有麻烦。”

沈丘顿了顿,才道:“那样最好,妹妹……不要做傻事。”他这才转身走出屋门。

沈妙慢慢的在位置上坐了下来。

造反,她是很想,不过,如何不留恶名的造反,也是一件大事。当务之急,自然是避祸。可是等归来之时,也定会给傅家人送上一份大礼。

只盼傅家人能吃得下。

……

沈信被夺了兵权的事情在定京城才热闹了一日,第二日便又被新的传言覆盖。明齐每日都在发生新奇事儿,这样的场面也不新鲜。不过第二日流传在市井中,大街小巷谈论的,还是沈信的事儿。

听说威武大将军沈信在被夺了虎符的第二日,早朝时候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儿递了一封折子给文惠帝,提出要带着剩余的前部和零散的沈家侍卫退守小春城。

曾经赫赫威名的大将军却要去守一个边陲小地,别人尚且都觉得不可思议,想来沈信自己更是觉得憋屈。觉得憋屈却要主动上书,分明就是对文惠帝之前的惩罚不满,赌气做的决定嘛。

酒楼里说书人将此事讲的是头头是道,说文惠帝在金銮殿上当场就变了脸色,将那折子扔到了沈信脸上,不曾想沈信却还是冥顽不灵,固执的要求退守小春城。皇帝是会容你赌气的人?便是从前有再大的功勋也是白搭,你不是要退守边陲小地吗?好,好得很,那你就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