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63

A+ A- 关灯

沈妙抬眼看了他一眼,倒没想到谢景行会提醒她这么一句。总归她是不想和谢景行这样的人对上的,谢景行对她没有敌意,那就已经很好了。

“多谢。”

谢景行道:“如果沈信能在我出发之前离开定京最好。”

沈妙有些无奈:“那也要能成才行。”不是所有人都有谢景行这样的本事,沈妙总是觉得,谢景行所依仗的背景,似乎并不完全是临安侯府,甚至要是凌驾于临安侯府之上,可是,明齐之内,比临安侯府更高的势力,除了皇家,还有什么?而皇家和谢景行,如今是对立的。

沈妙猜不透。

谢景行顿了顿,突然撩开车帘子掠了出去,他这来得快去的也快,沈妙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听得外头有人在叫:“夫人,老爷,大少爷!”

沈妙掀开车帘,这才瞧见沈信夫妇并沈丘正从城门的拐角处走过来,瞧见惊蛰和谷雨在此也是一愣。沈妙又四处瞧了瞧,并未发现谢景行的踪影,心道这人倒是警觉的很,身手又好,这么神出鬼没的,都能做梁上君子的鼻祖了。

罗雪雁瞧见惊蛰,快步走了过来,恰好看见沈妙跳下马车。

几日不见,沈信夫妇还有沈丘都憔悴了许多,皇家这手沈妙以前是见过的。有时候还未决定要如何处置人的时候,软禁更能消磨人的意志。沈信家都是将门武人,意志坚定,却偏偏留了一个沈妙在府里,难免令人多想。

罗雪雁几步上前拉住沈妙的手打量:“娇娇,这几日有没有人为难与你?”

沈妙摇了摇头。

罗雪雁这才松了口气,沈丘问:“妹妹怎么不呆在府里,跑到这里来了?”

“听闻爹娘今日回府,怕是没有马车,便过来接一道。”沈妙笑了笑。

沈信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说出来。他知道如今看热闹的人不少,沈妙这番举动,是为了避人耳目,也实在是很贴心了。只是说好的要庇佑妻儿,如今却被人夺了虎符,心中不是不憋闷。

他沉默着上了马车,罗雪雁不想让沈妙担忧,也拉着沈妙进了马车。惊蛰他们坐在后面的马车里,前一辆马车中,便只有沈妙一家。

“娘,陛下怎么说?”沈妙问。

罗雪雁犹豫一下,便笑道:“也没什么。只是一场误会。”

沈妙道:“都被夺了虎符,怎么会是误会?”

沈丘一愣,下意识的看向沈信,被夺了虎符,最恼怒的现在应当是沈信。他也不晓得是哪里出了差错,唯一可能的便是沈家军内里出了问题,否则那违命屠城的事情谁会知道?

“其实被夺了虎符也没什么,”罗雪雁试图安抚沈妙,她怕让沈妙觉出不安。道:“没了虎符,也能打仗,你爹还是将军,咱们和从前一样。”

沈妙垂眸,沈信和沈丘担忧的看着她。从前沈妙有些骄纵,那都是因为有着威武大将军这座靠山,一旦没有了靠山,这金尊玉贵的小姐,一时接受不了,也是常事。

“还是打仗么?”沈妙轻声道:“带着前部的人去打仗,带着炊事兵打仗?”

罗雪雁和沈丘瞬间呆住,这些日子他们习惯了沈妙温和顺从的模样,乍然间听到如此尖刻的问话,有些不可置信。

沈信的脸色却是变得铁青。将军的骄傲不容任何人践踏,文惠帝留了他一条命,却给了他深刻的耻辱,这比杀了沈信还让他难受。

“没了虎符固然还能打仗,不过陛下大可再派副将、从将、军事、监守。发号施令却要看人脸色,调令三军也要假他人虎符,将军之名,不也是个空壳子么?”

沈妙仰起头,一双眼睛清澈无比,仿佛在说着最平常不过的家话。

可是这样咄咄逼人的沈妙,谁见过?沈丘或许见过,沈信和罗雪雁却是决计没见过的。况且是直接拿朝堂上的事情说话。

沈信捏紧了拳,却仍是安慰道:“娇娇,爹会为自己正名的,沈家军也终会回到爹的手中。娇娇,你的身份不会有任何改变。”

沈信一辈子都是凭军功说话,他相信,明齐之内,除了谢鼎外,无人可比他勇猛。宝刀不怕藏深,他总会有再出鞘的一日。

“可那要等多久,等到了那时候,已经充为御林军的沈家军,是否还会对爹忠心耿耿。如今尚且由爹指挥都出了奸细,日后……谁会保证没有更多?”

此话一出,罗雪雁都面色沉肃下来,问:“娇娇,这些话都是谁告诉你的?”

沈妙能知道沈信被夺了虎符,也能知道沈家军被充入御林军,因为这些都是人尽皆知的事,可是沈家军里有内奸一事,却万万不可能是从外头听出来的。能给沈妙说这话的人,至少也是对朝堂之事颇有研究。罗雪雁怕沈妙被人利用了。

沈妙摇了摇头:“我不是傻子,别人不告诉我的东西,我未必就是真的不知道。”

沈丘道:“妹妹很聪明的。”豫亲王一事上,沈丘就看出沈妙的本事了。知道沈妙的眼界不像是个闺阁少女,她狠得出奇,却看得清晰。

难得沈丘也这样说,沈信皱眉问:“娇娇,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家军既然已经不是我们的了,那就不要沈家军。放弃如何?”沈妙语出惊人。

“娇娇!”罗雪雁制止她的话,忽而觉得自己语气太过严厉,忙又软了下来:“沈家军是你爹一手带出来的,其中心腹手足数不胜数,说是放弃,如何容易?都是在战场上同袍之谊,这……不可能。”

“那么爹准备如何?”沈妙反问:“这样隐忍下去?隐忍下去或许能待到良机,可若是被人乘胜打压,最后可是一点儿也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