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5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1:47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躺在床上,瞧着雕花的床柱子上悬挂的四角香包,慢慢闭上眼睛。

她能做的,都做了,如今,唯一能做的,就只有等。

等苏家联合其他朝臣上折子,等……文惠帝的疑心发作。

……。

宫中,淑芳宫里,同别的富丽堂皇的宫殿不同,淑芳宫甚至算得上是朴素了。便是装饰,也不过是装饰的一些花草或是书画。董淑妃正侧首坐在软榻上听着小曲儿,弹拨小曲的是个年轻姑娘,生的圆圆脸蛋,倒也算不上多美,小曲儿弹得倒是活泼。董淑妃笑意盈盈的听着,董淑妃也算不得多美,在一众环肥燕瘦的千娇百媚中,她显得实在是平常了许多。虽说也是秀丽,却温温吞吞的没什么脾气,难怪是四妃中最不起眼的那个。

她的侧首,正坐着一名年轻男子,身着华服,容颜俊秀,气质有些冷峻,然而面上的笑意却似乎很有几分亲切。他对董淑妃道:“这小曲儿弹得倒是不错。”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董淑妃的儿子,九皇子定王傅修宜。

董淑妃含笑看了一眼傅修宜,摆了摆手,弹小曲儿的人便猝然收声。董淑妃笑道:“弹得不错,拿些赏钱。”

弹小曲儿的姑娘面上闪过一丝喜色,忙诺诺的抱着琴都下去了。整个明齐宫内的人都知道淑芳宫的下人过的最自在,因为董淑妃是个厚道人,待下人极为宽和,譬如此刻,不过是弹拨一群,便能拿到丰厚的赏银。

“都退下吧。”董淑妃扫了一眼别的宫人,宫人们闻言,亦是规规矩矩的退了下去。转瞬宫中殿里便只剩下董淑妃母子二人。

“母妃调教下人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傅修宜笑道。

“施恩比结仇好,”董淑妃笑盈盈的道:“母妃跟你说过多少次了。”

“是是是。”傅修宜感叹:“可惜儿臣所处的位置,结仇比施恩容易得多。”

闻言,董淑妃面上笑意淡了些,问:“这几日你父皇都在操心威武大将军一事,你那头……可有把握?”

董淑妃向来不管傅修宜的事情,后宫切忌干政,更何况文惠帝有九个儿子,个个不是省油的灯。献丑不如藏拙,如今时机未分明,董淑妃也不怕做一个“失宠”的妃子。

“父皇本就关注此事,自然不会重重举起轻轻落下。”傅修宜道:“我的证据呈上去,恰好正对了父皇的心意,只会顺利。”

“我晓得你有主意。”董淑妃摇头淡淡道:“不过小九,如今情势紧张,你最好多加小心。不要居功,让他们争,等他们争累了,你再出手也不迟。”

“儿臣谨听母妃教诲。”傅修宜忙道。

董淑妃笑了笑,忽而想到什么,道:“上次让沈夫人带沈妙进宫的时候,你让我务必不要让沈妙听到我们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上次让罗雪雁母女进宫,傅修宜之前便叮嘱过董淑妃,介时不要让沈妙在场。于是后来董淑妃便让童瑶带沈妙出去了。

“母妃以为,沈家五小姐是个怎样的人?”傅修宜问。

“模样生的不错,日后应当会是个小美人。不过性子木讷太过温良,大约很容易被人欺负。”董淑妃看向傅修宜:“之前听闻她曾爱慕过你,只是看着并不像是传闻中的不堪,虽说不够灵动聪慧,却也不至于到草包的地步。”

傅修宜微微一笑:“母妃这么挑剔的人,竟也说不出她的不好?”

董淑妃一愣。她表面上看着宽和,私心里却是个极为挑剔的人,因为傅修宜如今也到了相看夫人的年纪,本身也十分不错,外头也有高门想将自己的女儿嫁过来。这其中名门淑女自然不少,可是董淑妃总能挑出不是,觉得人家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而眼下的这一番话,虽说没有夸赞沈妙,言语间却也没有鄙薄,仔仔细细一想,甚至还有些偏向于沈妙。在年轻的官家小姐中,董淑妃还是第一次这般宽和的评价一个人。

所以傅修宜一提醒,董淑妃自己也愣住了。

明明平平无奇的一个小姑娘,怎么会说不出不好呢?可是除了木讷点,倒是真的不知道有什么不对。

没有*,没有野心,目光平静如妇人,董淑妃心里一跳,这和自己……或者说是伪装的自己,不正是一模一样吗?

“母妃想来也看出来了。”傅修宜一笑:“这位沈小姐可是个隐藏高手。”

董淑妃疑惑的看向傅修宜:“你说她是装出来的?年纪轻轻,别的能装出来,可是性子,却是收也收不住的。”

“母妃,”傅修宜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我曾见过她当众出丑的模样,也见过她不知廉耻示爱的模样,在校场上杀气腾腾三箭激的蔡家公子下不来台的模样,现在,你还见过她呆傻木讷的模样,母妃以为,这么多模样,哪个才是真正的她?”

董淑妃端着茶杯的手一顿。

一个人何以有千般模样,而每个模样都栩栩如生,每个模样都像是自己的性子,那伪装也太过可怕。更可怕的是,她才及笄不久。

傅修宜低下头,他没有说的是,他还曾见过宫宴上,沈妙看着他,眼中都是抑制不住的恨意模样。那种深入骨髓的恨,绝非小女儿因为爱而不得而产生的恨,那种恨,仿佛连灵魂在愤怒的发抖,恨不得将他撕碎。

有很多令人疑惑的地方。

“母妃,沈家留着也是变数,如今的江山,不能再变了。”傅修宜压低声音:“沈家小姐,未必如我们想的那样简单,斩草要除根,还未开始就结束,这才是最好。”

“所以,这一次威武大将军在劫难逃?”董淑妃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