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5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1:45
字体大小 + - 关灯

谢景行没理他,在桌前坐了下来,沉眸问:“她说的兵马一事可是真的?”

闻言,苏明枫脸色难看起来,在谢景行锐利的目光下,才艰难的道:“不错。”

“你为什么瞒着我?”谢景行问的逼人。苏明枫摇头,苦笑一声:“这事私下里只有父亲与我商量过,我一人都未曾往外说,父亲就更不可能了,一不小心就就会掉乌纱帽的事,谁会说出去开玩笑。我本想过段日子才告诉你的……可是沈家小姐怎么会知道此事?莫非他们在军马处也有相熟的人?可是此事军马处的人也断不会乱说啊。”

谢景行瞥了苏明枫一眼,苏明枫虽然也是才华横溢之人,到底从小在苏家也被保护的滴水不漏,未曾经历过什么大风雨。说起来,沈妙手中的底牌层出不穷,倒是一次又一次的出乎他的意料。谢景行给了沈妙一个“退”的策略,却没想到沈妙压根儿就没有用他的策略。联合苏家及别的相熟大臣参沈信一折子,反其道而行之,确实能解沈信的燃眉之急。然而帝王的心思捉摸不透,这一次放过沈信,沈家军权势大,总有一日还是会被帝王视为眼中钉。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只是……沈妙真的就没有思索到这一层吗?谢景行不这么认为。

见谢景行不言,向来玩世不恭的脸上却是蹙眉思索的神情,苏明枫也紧张起来,知晓这个好友虽然看着漫不经心,对朝中格局却是了解的比谁都透彻。苏明枫问:“怎么,可有什么问题?”

谢景行摇头:“你是怎么想的?”

“马病到马瘟,的确是极有可能。况且此事重大,父亲又是掌管军马的统领,一旦出事,苏家首当其冲。”苏明枫道:“若是沈小姐真的没有骗我,我以为可以一试。虽然说服父亲有些困难,不过……我自当尽力。”顿了顿,苏明枫看向谢景行:“你以为这桩交易如何?”

谢景行挑眉:“交易最大的赢家必然不是你,不过你也没有吃亏。”他看了一眼苏明枫:“照她说的做罢。”

苏明枫低下头,有些迟疑:“可是……联合起来弹劾沈信,她就不怕弄巧成拙。”

“你没发现吗?”谢景行似笑非笑道:“皇帝的心思,她比你摸得更清楚。”

苏明枫不言,却见谢景行站起身来,苏明枫愣了愣:“你去哪儿?”

“请帅令。”谢景行又恢复到之前懒洋洋的模样:“得拿给临安侯看一眼。”

……。

谢府的大门外,沈妙戴上斗笠,问身边的莫擎:“方才在苏明枫的屋里,你可感觉到有其他人?”

莫擎一怔:“并未感觉有他人在场,小姐可是发现了什么?”

沈妙摇了摇头。莫擎武艺超群,连他都没发现屋里有什么人,应当是没什么人了。只是……沈妙心中有些奇怪,苏明枫为何总是频频瞥向屏风那处。她虽没武艺傍身,察言观色的本领却是炉火纯青,对付苏明枫这样尚且有些稚嫩的少年,倒是绰绰有余。

如今想来,那桌上放着的两个茶杯亦有些古怪。

沈妙甩了甩头,将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之后脑,不管屏风后有没有人,是什么人,总归要给苏明枫说的话已经说了,而以她对苏明枫这个人的了解,此事应当是能成的。

坐上马车以后,谷雨问:“姑娘,苏大少爷会帮老爷和夫人么?”

惊蛰和谷雨在外头,不晓得沈妙和苏明枫究竟说了什么,只以为沈妙是请苏明枫去帮忙。然而苏家和沈家关系自来就是那样,倒是有些放心不下来。

沈妙点头:“会的。”

前生苏家是因为私自贩卖兵马一事被斩了全家,虽然也是天家人容不得平南伯这样的老牌世家,面上总是要做齐全的。除了贩卖兵马的证据,还有一事也载入了罪过,便是明齐六十九年年初,平南伯苏煜统管的军马出了马病,甚至还引起了小波的马瘟,只是后来被平南伯从乡下寻来一位兽医将疫情控制了,此事除了军马处的心腹知道外,没有人外传。是以众人都不晓得。后来平南伯被抄家,此事便也被人捅了出来。

沈妙尚且是皇后,关于平南伯有罪的卷宗还细细看过,从而晓得了那位兽医住在何处。其实就算今日沈妙不来找苏明枫,过不了多久,小波的马瘟泛滥开来时,苏煜也能找到那位兽医,将疫情控制下来。沈妙之所以不让苏明枫告诉苏煜这件事,便是为了利用这其中的时间差。

苏明枫用别的理由要求苏煜上折子,而她也利用这个条件,这便是刚刚好的。

只是……沈妙面色一沉,沈垣临死前将沈家违抗君命的证据交给了傅修宜,这其中必然不是完整的。傅修宜居然在现在就开始着手对付沈家,这让沈妙感到一丝紧张,如今的她,尚且没有完全的底牌和傅修宜抗衡。时间不成熟,也无契机,倒是真的应了谢景行的那个字——退。

不过,要如何退也是一个问题。退避三舍是个退,以退为进也是退。要怎么在安排好一切后全身而退,这才是她现在该操心的问题。

因着不能外出太久惹人怀疑,沈妙很快就回到了沈府。沈府中,众人瞧见她回来,以为是沈妙同冯安宁诉过了苦。而沈信和罗雪雁尚且没有从宫中回来的迹象,大约是沈贵和沈万说了什么,沈家其他人竟是一副看热闹的神情。

已经习惯了沈家人将大房视作仇人的模样,沈妙看也不看他们,径自回了西院。惊蛰和谷雨本以为沈妙今夜心思繁重,大约又要如昨日一般在桌前坐上一夜了,谁知道沈妙竟是早早的梳洗过后就上了塌,惹得几个丫鬟都面面相觑,越发的为沈妙担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