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52

A+ A- 关灯

那团子生的圆乎乎,胖嘟嘟的。苏明枫将他扶起,拍了拍团子衣裳上的灰尘,才道:“明朗,你过来干什么?”

胖圆嘟嘟的团子不是别人,正是苏家二少爷苏明朗。他瞧见屋中还有人,这人还是谢景行,先是吓得瑟缩一下,随即又躲到苏明枫的身后,牵着苏明枫的衣角,道:“大哥,沈家姐姐来了。”

“什么?”苏明枫没听明白怎么回事,瞧见门口又跑来自己的替身小厮,气喘吁吁道:“少爷,有位姑娘在府门口找您。”

此话一出,苏明枫愣了一下,随即朝谢景行看去,谢景行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苏明枫轻咳一声,道:“胡说!我哪里认识什么姑娘?”

“是真的!”那小厮急道:“说是威武大将军府上嫡出的五小姐,找您有要事相商。”

“威武大将军府上嫡出五小姐……”苏明枫尚在理清这绕口的称呼,一边的苏明朗已经跳起来:“是沈妙姐姐!大哥,是沈妙姐姐来找你!”

沈妙?苏明枫傻了一下,谢景行皱起眉。

沈家和谢家暂且不说,和苏家可是从无往来。至于私下里,苏明枫和沈妙更是没什么交情。沈妙忽然找上门来,苏明枫也是一头雾水,他问谢景行:“莫不是……来找你的?”

“沈妙姐姐定是来找我的!”苏明朗欢欢喜喜的托着脸蛋:“大哥,我们去看沈妙姐姐!”

“这……”苏明枫迟疑。

“去吧。”谢景行突然开口道,目光似有深意:“就在你的屋里。”

……

沈妙带着莫擎进苏明枫屋里的时候,正好瞧见苏明枫的小厮将苏明朗带出去。雪白的糯米团子奋力挣扎试图摆弄,可惜最后都是徒劳。瞧见她倒是眼睛一亮,兴奋的挥舞着小短手:“沈家姐姐!”

沈妙在他身边停下来,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摸了摸他的头:“你怎么在这里?”

“大哥不让我进去……。”苏明朗哭丧着脸:“沈家姐姐,你是来看我的吗?”

旁边的小厮轻咳一声,对着沈妙抱歉的笑道:“对不住沈姑娘,少爷在里面等你。”便是将苏明朗的话遮掩过去。

苏明朗显然十分不满,顾着腮帮子看沈妙,沈妙笑道:“我来找你大哥说些事,下次再来看你,给你带糖糕吃。”

闻言,苏明朗倒是立刻开心了起来,不再挣扎,仔细叮嘱了沈妙一定不要忘记约定,才欢欢喜喜的跟着小厮离开了。

跟在后面的莫擎有些惊讶,沈妙自来都不是一个会对陌生人耐心亲切的人,方才待苏明朗倒是一等一的好脾气,不晓得的,还以为苏明朗是她的儿子。方冒出这个诡异的猜想,便被莫擎压了下去。且不说沈妙和苏明朗之间的年纪并未相差那么大,更何况沈妙现在自己都是个小姑娘呢,哪里来的母亲一说。

沈妙推开门走了进去,房中,只有苏明枫一人在小几前坐着。见沈妙进来,还带着莫擎,先是一怔,倒也没有阻拦,任由沈妙进了屋。门口的小厮连忙将门掩上。

莫擎站在门前不动了,省的出什么意外。

沈妙径直走到苏明枫的对面坐下,她做这一切的时候整个人显得自然无比,若是在自己府上,当然没什么问题。可如今这是她第一次来的府邸,在这之前,她甚至都没和苏明枫有过什么交集。面对一个陌生人如此坦然,苏明枫都有些忍不住侧目。

沈妙也在打量苏明枫。

平心而论,苏明枫是一个清俊少年。只是站在谢景行那般如烈日一般灼眼桀骜的人面前,光芒多多少少便被掩盖了。事实上,沈妙知晓,苏明枫也并非普通的官家子弟,还是有些真本事的。

只可惜,最后苏家却因贩卖兵马一事满门覆灭。苏明枫也在那场灾祸中丧命,最后苏家父子的尸首,还是谢景行亲自收敛。苏家和谢家的关系可见一斑。

也正因如此,苏家自来和沈家都是没什么往来的。

苏明枫被沈妙的目光打探的有些不自在,微微轻咳一声,道:“沈姑娘,不知来府上所为何事?”

“我爹娘并大哥都被陛下召进宫中了,苏少爷可知是为何?”沈妙问。

苏明枫有些莫名其妙。沈家的事情一大早就传遍了整个定京城,官家同僚更是人人自危,毕竟在朝为官,一旦有一丁点风吹草动那都可能会是了不得的大事。可是沈家出事,和他苏家有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苏明枫答。他确实不知道沈信被召进宫的名义是什么,大家都猜测到了必然是文惠帝想要整治沈家,可是谁都不晓得到底是什么罪名。

“我爹在西北灭西戎收回城池的时候,陛下下令屠城,我爹并未遵守。”沈妙道:“所以想来陛下会以欺君罔上,违抗军令惩治我爹。”

苏明枫吓了一跳,倒不是因为沈妙说的罪名,而是沈妙如此轻易地就将此事告知与他。这件事放在任何一个人手中都能算是一个把柄,眼下遮掩还来不及,沈妙居然这么直白的告诉他,饶是苏明枫自幼聪慧,也不晓得如何接话,只得干笑两声,敷衍道:“啊,那可怎么办才好。”

“所以我想请苏世子帮忙。”沈妙道。

苏明枫再一次被镇住了。他思来想去,都想不出原先和沈妙究竟有什么交情,或者是沈家和苏家有什么交情,值得苏家现在能伸出援手。百思不得其解的情况下,苏明枫偷偷往屏风处扫了一眼。

“沈姑娘说笑,”他飞快的收回目光,看着沈妙,笑的温文有礼:“只是在下究竟能帮得上什么忙?沈姑娘大约是高看了在下……而且,恕在下说句无礼的话,此事错综复杂,胡乱帮忙,只怕弄不好会引火烧身,我……。实在找不出理由要背负危险而做好心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