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5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1:36
字体大小 + - 关灯

此事说大可大,说小也可小。只是在如今这样的局面,皇家一心想要收回沈家的兵权,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事情变得棘手极了。

沈妙捏紧拳头,慢慢的平复自己的心情。如今还不到最糟的时候,皇家虽然有心想要对付沈家,却只是想要收复兵权。这个时候动沈家,难免引起别的簪缨世家不满,傅家人多狡猾,不会这么做的。

这个时候,该如何做?

屋中几个人都看着沈妙神色变幻不定,皆是心中疑惑。却见沈妙“忽”的一下站起身来。道:“我要出府一趟。”

“啊?”谷雨一愣:“姑娘,这个时候出府,未免引人口舌。”

“家中出事,心中烦闷,找朋友纾解如何?”沈妙眸光转冷:“走。”

莫擎对沈妙的决定自然没有异议,况且在他心中,对沈妙也是心服口服的,知道沈妙做事都有自己的章法。此刻见沈妙如此,心中倒是安定了几分,只道:“属下去安排。”

见莫擎如此,惊蛰和谷雨也没再说话,让白露和霜降留在府里等消息,自己和沈妙出了门。

沈妙的动作自然是引得府里人诧异,有人来试探的问时,只说是去找冯安宁。冯安宁与沈妙算得上是朋友,沈家大房出事,沈妙找冯安宁诉苦也是自然。因此,倒也无人阻拦。

出了府门口,莫擎驾车便往冯府驶去。待驶过小巷,确认后面无人跟随之时,沈妙才道:“去苏府。”

“苏府?”谷雨一愣:“哪个苏府?”

“平南伯苏家,苏煜府上。”

外头的莫擎倒是对定京城的路很熟,哪位贵人府邸在哪更是清楚,都不需要问路,掉转马头就往另一个方向奔去。

惊蛰和谷雨想问什么却又不敢问,沈妙自然是有主意不假。可是连她们做下人的都知道,沈家在朝堂上,政敌中谢家算一个,临安侯谢家和平南伯苏家又是一条船上的蚂蚱,苏家和沈家自然也是水火不容的,这沈家出事,怎么还向死对头帮忙了?

不过……大约也不是求助吧。惊蛰和谷雨惴惴不安的想。

平南伯苏府上,苏明枫的屋里,此刻还坐着一人。那人一身紫金袍流光溢彩,面上挂着漫不经心的懒散笑意,反倒是苏明枫,一脸焦急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自请出帅?”

“定京城太闷,去北疆玩玩。”谢景行道。

“玩玩?”苏明枫看着他,向来温文尔雅的面上显出愤怒:“你知不知道北疆是什么地方?那匈奴如今别人都不敢正面相抗,你又去凑什么热闹?”见谢景行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苏明芳放缓语气:“我知道你爹带着谢长朝谢长武入仕你心里不痛快,可也不必用这种办法发泄。此事非同小可不是儿戏,虽然你武艺高强,可是北疆地势复杂,你从前又从未去过……景行,不能去。”

“苏明枫,”谢景行好笑道:“陛下都将请帅令给我了,你以为我还能不去?”

苏明枫一愣,面上顿时出现一阵绝望的神情。皇帝金口玉言,岂有反悔的道理。请帅令都拿在手中,此时段没有转圜的余地。便是谢景行后来自己改了主意,不去也得去了。

瞧见苏明枫如此,谢景行道:“你这是咒我出事,还是咒我出事?”

“混蛋!”苏明枫骂道,颇有些气恨:“这事你怎么不跟我商量?”

“跟你商量有用吗?”谢景行不甚在意的拿过一边的茶壶倒茶给自己喝:“对我来说没差。”

“你!”苏明枫一边气,一边又无可奈何。知晓谢景行自来就是个无法无天的性子,决定的事情更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说是发小,如今看来,却好似他剃头挑子一头热般,谢景行什么事都不跟他说,便是说,也不过是“通知”而已。

譬如眼下,过来,也不过是“告知”一声,请帅令拿到手,时日一到就出发罢了。

“你到底为什么非要去劳什子北疆?”苏明枫在屋里来回踱着步:“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知不知道,若是你赢了,自然好,可若是输了……。你那两个庶弟,第一个就拍手称快!”苏明枫猛地拍手横于谢景行面前,道:“你放心将他们留在定京?就不怕你爹说什么。”说到此处,忽然顿住,看向谢景行:“这件事,你爹知道了吗?”

谢景行摇头。

“看吧!”苏明枫道:“你如此任性,谢侯爷知道后必然会大怒,介时你那两个庶弟再搬弄些口舌,府里还有那个藏得深的姨娘……等你从北疆归来后,谁知道府里会变成什么个样子。谢景行,你果真放心?”苏明枫是将谢景行当做真正的朋友,言语间都是为谢景行着想。

谢景行笑了笑,倒是不想再提起这些的模样,道:“待我离京,你多替我看着公主府。”

谢景行在定京城中,除了苏家,交往最多的便是公主府的荣信公主。此时去北疆,轻则一年半载,重则也不晓得何时才能回来。荣信公主知道了,必然又要感伤一场。

苏明枫本又想数落谢景行几句,瞧见谢景行神情微沉,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听谢景行又道:“两年之内,苏家最好也暂避锋芒,你不要入仕,称病就是。”

“咦?”苏明枫奇怪:“这与我又有何干?不是说只要入仕,少搀和兵马一事不就行了?”

“让你做你就做。”谢景行扫了他一眼,站起身来:“我走了。”

“喂。”苏明枫道:“你、你这就走了?你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告别。”谢景行耸耸肩,却突然听见门口“噗通”一声响,苏明枫吓了一跳,打开门,一个浑圆的团子就滚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