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4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1:20
字体大小 + - 关灯

董淑妃的声音温和亲切,仿佛春风般抚慰人的心,罗雪雁却没有放松,沈妙反而更加生疑。明知道今日进宫必然有别的意图,说不定是文惠帝来打听什么的途径。文惠帝偏偏找了徐贤妃和董淑妃,这二人一个飞扬跋扈,一个温柔和婉,一刚一柔配合下,确实容易让人晕头转向,不由自主的被套出话。

沈妙心中有些紧张。

“多谢娘娘抬爱。”罗雪雁也笑:“只是北地自来枯燥,说起来怕娘娘不喜。”

“无妨,”董淑妃笑道:“既然我们请你来,便不怕无聊。”她的声音一顿,忽而想起了什么,看向沈妙。

傅修宜知道皇帝要她们试探罗雪雁的事,也知道会让罗雪雁带上沈妙已示警告。昨日交代过她,若是沈妙在场,谈论的时候要将沈妙支开。傅修宜是董淑妃的儿子,董淑妃自然不会怀疑,只是……无论如何,她都看不出来这个略显木讷胆怯的小姐有什么值得提防的。

沈妙垂着头,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听董淑妃道:“不过咱们说这些趣话儿,小姑娘听着未免无趣。童瑶,你带沈五小姐逛逛园子,逛累了去带她去宜居室吃吃点心,照顾好她。”

徐贤妃虽然有些诧异,不过以为是文惠帝的想法,对她也没什么影响,自然是没有反驳。罗雪雁心中隐有不安,将沈妙放在眼前最好,可是眼下局面她也意识到接下来同两位宫妃说的话应当不是真正的闲谈。至少……这大白天的,这些人也不敢让沈妙出事。

这样一想,心中稍稍放下,便笑着对沈妙道:“娇娇,你随女官去逛园子,等会子同娘娘们说完话,娘再来找你。”

沈妙没有拒绝,心中却暗叫不好,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支开她。她自然可以撒娇要赖在这里不走,可那样就太刻意了。为什么谈话都不让人听见,莫非她已经引起别人怀疑了。说话的人是董淑妃,董淑妃与她是第一次见面……莫非,是傅修宜在提醒董淑妃?沈妙的心里倏尔闪过这个念头。

可她却什么都没说,恭敬的起身同徐贤妃们告辞,随着童瑶往外头走去。

童瑶女官带她往园子里走,皇宫中随处可见花园,大抵是为了嫔妃们修缮的,倒也美轮美奂。只是沈妙却无心欣赏,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她都比谁都熟悉,园子里哪一处长着什么花都清楚,哪里还有兴趣来听。

童瑶女官也看出了她心不在焉,就道:“沈小姐若是累了,奴婢带您去宜居室坐坐。那里有点心。”

沈妙颔首,方走到一半,都看到宜居室门的时候,却临门跑来一个小太监,急匆匆的模样,在童瑶耳边说了几句话。童瑶便对沈妙歉意道:“宜居室就是前面的殿屋,沈小姐先进去,奴婢送完东西就过来,很快的。”

沈妙点头,倒没有计较。那宜居室本就近在眼前,而且宫中各处都有守卫,倒是不怕出事。她自己也曾来过此事,当是清楚的不得了。

走到宜居室门前,将门打开走了进去,那门“啪”的一声自己合上,沈妙心中一个激灵,还未等她做出反应,一双手却是自背后捂住了她的嘴。沈妙想也没想就一口咬了下去,屈起肘恶狠狠的往身后撞。

只听得身后“嘶”的一声倒抽一口凉气,她的手肘倒是被人一把攥住动弹不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压低的怒气:“沈妙,你是泼妇吗?”

沈妙微微一愣,身后的人已经松开手。她转过头,看向对方,对面,谢景行摸着自己的手,神情还有微微怒意。不过……沈妙在意的却不是这个。

同从前玩世不恭的桀骜风流不同,今日他竟是穿了一件深红色滚银边官服,袖扣精致,长帽青靴,锐利傲气的模样同从前判若两人。沈妙从未见过他如此模样,倒是一时间怔住。

谢景行将门反锁,转过头来抱臂看着她,颇有一副要秋后算账的模样。

不过沈妙不怕他,只是皱眉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从宫里出来看到,觉得可能是你,过来看看,还真的是。”谢景行说的轻松无比:“皇帝召你爹入宫了?”

沈妙心中一跳:“什么意思?”

☆、第一百一十二章请帅令

“什么意思?”沈妙问。

谢景行不会无缘无故说这样的话,说这话定有别的含义。

谢景行挑眉,看向他:“沈垣是定王的人。”

沈妙心中微微一惊,没有说话。

“沈垣出事之前,和定王密谈过。”谢景行道:“沈家如今水火不容,除了对付你爹,还能有什么事?”

“不可能!”沈妙失声叫道。

谢景行目光探索的盯着她,仿佛要将沈妙整个人看穿,问:“为什么?”

沈妙手心微湿,心里有一瞬间的混乱。沈家真正开始出事,并不是在这两年,皇家着手对付沈家,也还会推迟一阵子,因为如今师出无名。沈垣为定王做事,他们两人都是做事极为稳妥的人,没有万分把握不会出手。譬如前生到最后的时候她才知道二房三房也在其中出力,而沈垣,必然是到了最后才拿出谋反的证据。

可现在是什么时候,现在离皇家对付沈信还早得很,沈垣怎么又会在这个时候出手?这个时候的证据也应该不齐,傅修宜选在现在动手了?

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这般神色不定,抬起头正对上谢景行若有所思的目光,沈妙心中一个激灵,谢景行心思敏捷,只怕从她神色中也能摸索出什么。思及此,她便掩饰的笑道:“沈垣是我二哥,为何要害我爹?”

闻言,谢景行反倒笑了,他笑的颇有深意,道:“沈妙,你当我是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