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4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1:14
字体大小 + - 关灯

“胡闹!”罗雪雁笑骂:“你妹妹一个姑娘家,要白虎皮做什么?”

沈丘挠了挠头:“那还有矿山,宝石可大了,妹妹也可以做首饰!”

沈妙微微笑起来。她本来还有些犹豫,因为留在定京城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可是听闻沈丘这么一说,倒是对西北小春城有些向往起来。谁不想过无忧无虑的日子,谁愿意每天睁开眼睛想的都是如何算计别人?她心中微叹,便随着去一次吧,只要去这么一次,大不了明年回来后不去就成了。

“好啊。”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沈妙点了点头:“我也很想去见识见识。”

罗雪雁松了口气,沈信大声笑道:“我就说娇娇肯定会同意的!回来这么久,你看娇娇何曾嫌弃过咱们武夫!”

“妹妹妹妹,”沈丘也激动:“到时候带你去见我的那些兄弟,他们都知道我有个妹妹,从没见过你呢。还有外祖一家,出生起后你就没见过他们,这次去一定认不出来。”

罗雪雁的娘家就是西北的镇关武将,只在沈妙出生的时候赶过来一回,后来因着远隔千里,这些年竟没见过。沈妙垂眸,上一世,罗雪雁死后,罗家就和沈家断了往来,沈妙本就和外组一家感情不深,以至于最后罗家是什么下场,她也不甚清楚。不过想来以楣夫人赶尽杀绝的手段,也总有法子让傅修宜不会放过罗家的。

又说了些话,直到时辰晚了,罗雪雁才赶沈妙回房休息。

沈妙梳洗后,坐在桌前,看着跳动的火苗,不禁叹了口气。若真是要随着沈信去西北,得在这半年时间就将所有的事情都打点好。

若说如今唯一值得安慰的,就是裴琅一事了。

她一直很清楚,沈家现在这样树大招风,不好卷入宫廷中事,然而她只是一个闺阁女儿,平日里根本没有机会去接触更深的东西。而且很多事情这一世已经改变了,只有让裴琅做一颗眼线。傅修宜的性子多疑,送上门来的总会研究许多,难免不会查到她身上。可是一年后,傅修宜会主动招揽裴琅,裴琅介时顺水推舟,也才容易得多。

关于收服裴琅,大抵还是存在一点运气。当年傅修宜收服裴琅,也是因着手下一名幕僚曾与那裴知府有过交情,从而顺藤摸瓜的摸出了裴琅的身世。当时也是因为傅修宜安顿了流萤,才让裴琅终究为他所用。

裴家姐弟都是软硬不吃的主,他们自己的主意极强。比如流萤,沦落风尘后,身上就再也见不到一点官家女的影子,安心的做个风尘女,也许是回忆起当初的身份反而令他痛苦。而裴琅,也不提报仇,安心的做一个教书先生。

流萤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也对裴家当初弃她保下弟弟存在怨气,裴琅出面,流萤反而会反抗的更激烈。而沈妙却是给了流萤一条温顺的活路。拿捏住了流萤,就拿捏住了心有愧疚的裴琅。

几年之后,在朝中经过摸爬滚打的裴琅会更加成熟,再看今日沈妙的一席话,就会觉得漏洞百出。可是眼下的裴琅,还未入仕,即便再如何聪明,经验终究不足。

“姑娘,还是早些歇息的好。”惊蛰笑道:“明儿个还要随着夫人去看城东的宅子呢。”

沈妙点头。在这半年,至少家能分,总也能开府另过的。

然而她却没想到,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快。

第二日一早,沈妙用过饭,罗雪雁身边的丫鬟过来说,等沈妙换好衣裳后就去看宅子。总归是日后要住的宅子,舒不舒服,安不安心,都要看过了再决定。

然而还未等沈妙梳好妆,宫里却来了人。要罗雪雁进宫一趟,来的宫女还说,若是无碍,可以将沈妙也带上。

说是如此,可几乎就是命令了,沈信和沈丘当即就面色沉了下来,罗雪雁也是有些迷惑。她虽是京城贵妇,可是平日里不在定京城,和贵妇圈的那些夫人都不熟,来请人的说是宫中娘娘,那就更是笑话了。

算来算去,罗雪雁和宫中女眷都没什么交情。

沈信和沈丘想的更远一些,罗雪雁和女眷们没什么交情,却被要求带上沈妙,醉翁之意不在酒,莫非是拿沈妙打什么注意。一旦有关沈妙,他们总是格外紧张。沈信道:“不如我也陪夫人进宫一趟。”

“你去做什么。”罗雪雁道:“这里又没请你去,还嫌不够乱添乱呢。我带娇娇去吧。”她迟疑了一下:“这么多人,总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况且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若是……。”她想说,若是有什么不对,真动起手来,也不见得会吃亏。

沈信点头:“想来如今局势还没这么紧张。你放心去就是。”

罗雪雁拉着沈妙的手,便上了宫中安排的马车。本是打算今日一早就去看宅子的,却因为此事,谁都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沈丘和沈信在府门口,看着马车走远,不安的问:“爹,娘和妹妹不会有事吧。”

“我去兵部一趟,”沈信转身:“你留在府里,有什么事也好接应。”

沈丘点头。

马车上,沈妙小脸紧绷,心中却是各种猜想纷至沓来。

她倒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危险,她现在身上也没什么好算计的东西,况且对于宫中娘娘们那一套,她自己比谁都清楚,便是真的有什么策略,也断然不会在今日明目张胆。皇家最是要面子,今日她要是在宫中出事,皇家第一个脱不了干系。

若是反着推来……沈妙目光沉沉,宫中女眷和罗雪雁无甚关联,却召了罗雪雁进宫说话,或许是想从罗雪雁这里打听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在的是什么,沈家?或者说是沈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