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39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1:00
字体大小 + - 关灯

“是你让莫擎天天来点我牌子的?”流萤问。

沈妙点头。

流萤一手支着下巴,目光倏然变得风情万种:“公子这么做可就让奴家不明白了。莫非是对奴家动了真情?”

莫擎望天,流萤到底是欢场女子,做起这套风月场所的派头来,可谓炉火纯青。惊蛰和谷雨却是面露鄙夷。

沈妙看着她:“流萤姑娘以为如何?”

流萤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沈妙,目光顿了顿,忽而笑了:“这位姑娘想玩戏本子里虚凰假凤的把戏?”

竟是一眼识破了沈妙的女子身份。沈妙也不意外,她本就生的清秀,做男子打扮的时候肤白如玉,眉目宛然,行走之间又过于秀气,认真一看,自然逃不过别人的眼睛。

“我想替你赎身。”沈妙道。

流萤笑不出来了。

她卖入宝香楼的时日不短,到了现在,自然比不得当年红极一时的风情。过问她的人越来越少,更别说花一大笔银子替她赎身了。

“姑娘的意思,流萤不明白。”

“我曾侥幸得过一方帕子,是难得的双面绣,明齐会双面绣的人举国只有数十人罢了。”沈妙道:“多方打听,得知出自流萤姑娘之手。”

“你!”流萤双手一紧:“你如何得知出自我手?”

沈妙摆了摆手:“我如何得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一处绣坊,还缺个绣娘,流萤姑娘有没有兴致,替我管理绣坊?”

流萤不可思议的看着她,忽然笑的花枝乱颤:“姑娘,你不会是想让我从良吧?”

惊蛰和谷雨有些不满流萤这刻的神态,莫擎也微微皱眉,多少风尘女子渴望洗净铅华,流萤尚且年轻,如果洗去风尘,未必就不会有一个好前程。

“我自来就被人卖入此地。”流萤面露轻佻:“学的是房中术,只懂得如何伺候讨好男人,姑娘让我打理绣坊,出卖苦力,那等苦日子,我可过不来。就不怕我将绣坊弄垮了?”

沈妙盯着她,微笑道:“垮不垮是我的事,可干不干,是你的事。”她轻描淡写:“只是……这对我可有可无的一件事,对你,却是能脱离此地的唯一生路。”

“世上有千般人,万行业,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对于我来说,并不觉得青楼女子就比人下贱,可是世人眼光如此。”沈妙道:“就如同我的莫侍卫,同样也是为奴,可却不会有人瞧不起她。我的贴身丫鬟,有的人甚至会羡慕她们。世情如此,人分三六九等,谁不想当人上人,谁又想每日都被人戳脊梁骨呢?”

------题外话------

大家都觉得感情戏慢┭┮﹏┭┮其实祸妃的感情戏比较细腻,毒后的波动更大一点。祸妃里勺子本身没什么*,让他当皇帝也不想当,挣银子也随便,遇到感情时候就会比较纯粹。小侯爷是一个*太多的人,想做的事情也很多,所以感情只占了很小一部分,驯服他难度更高。而且娘娘和小侯爷现在处于亦敌亦友阶段,彼此还在相互试探,小侯爷刷好感度的*会在确定统一战线后,总而言之,勺子是冰山暖男,小侯爷是坏男人╭(╯^╰)╮

☆、第一百一十章收服裴琅

“世上有千般人,万行业,个人有个人的活法。对于我来说,并不觉得青楼女子就比人下贱,可是世人眼光如此。”沈妙道:“就如同我的莫侍卫,同样也是为奴,可却不会有人瞧不起他。我的贴身丫鬟,有的人甚至会羡慕她们。世情如此,人分三六九等,谁不想当人上人,谁又想每日都被人戳脊梁骨呢?”

“你!”流萤最恨的就是有人拿她出身风尘来说事,闻言更是气的不行。

沈妙道:“你不妨好好考虑一下。”

“姑娘既然看不起沦落风尘之人,又何必与我说这么一番话。”流萤不怒反笑。

“我看不起的,是甘心沦落风尘之人。”沈妙站起身来,道:“几日之后,莫侍卫会再来一趟,流萤姑娘不必心急回答我。不过……以色侍人,自来都没什么好结局。”

沈妙冲莫擎使了个眼色,莫擎连忙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前,流萤扫了他一眼,面上有些恼怒。莫擎也很尴尬,沈妙不打算久留,对流萤点了点头便起身走了。也不知身后流萤是何模样。

待出了宝香楼的门,惊蛰才愤愤不平道:“姑……少爷好心好意想为她赎身,却不想她竟如此不领情。实在是好心没好报。”

莫擎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了下来。

谷雨问:“姑娘,咱们现在是回去么?”

沈妙没有回答,身子岿然不动。谷雨有些奇怪,瞧见沈妙似乎在看什么,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便见她看的地方,正是街道对面的角落,那里站着个青衣人,正望着宝香楼的小筑。

谷雨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见沈妙抬脚往那头走去。

屋檐下,青衣男子站的笔直,目光紧紧盯着流萤小筑的方向方向,看的太过入神,连身边何时走来了人都不知道。直到一声轻咳打断了的他的思路,只见面前不知何时站了四人,为首的少年一身月白长衫,生的眉眼清秀,粉雕玉琢,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公子。此刻瞧着他,唇边含着淡淡微笑。

裴琅一怔,只觉得这少年似曾相识,那少年冲他点了点头:“裴先生。”

“沈妙!”裴琅微微瞪大眼睛。他看着沈妙身后随从和侍卫模样的人,又看了看沈妙,大约是有些震惊,道:“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女扮男装的事情并不少有,在明齐,许多小姐出门为了行事方便,偶尔也会穿男装,打扮起来倒也是别有一番俏丽。不过沈妙……裴琅看着面前翩翩如玉的少年郎,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