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3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0:47
字体大小 + - 关灯

在别的姑娘都被新来的波斯舞姬抢走老主顾时,唯有莫一如既往的给她捧场。楼里的姑娘都羡慕嫉妒流萤的不得了,殊不知在流萤眼中,莫擎也只是个不知道有什么怪癖的怪人。

大约莫擎就是喜欢拿银子在花楼里发呆吧。

流萤也没打算和莫擎攀谈,这莫擎来了这么多次,从未和她攀谈过一句,若非是每次对楼下迎客的姑娘说话,流萤甚至会以为莫擎就是个哑巴。

可是今日,莫擎却破天荒的对她开口了。莫擎道:“不是我。”

太过惊讶,以至于流萤只能瞪大眼睛瞧着他:“啊?”

“给你银子的不是我。”莫擎道。

流萤不解:“什么银子。”

“我家主子要我隔三日来这里找你,给你银子,什么都不做。”

这大约是莫擎来宝香楼说的最长的一句话,然而此话一出,流萤的目光就顿时警惕起来,她站起身:“你主子是什么人?”

莫擎摇头:“不能说。”

“你!”流萤怒视着他。

“主子说,等再过些日子,她会来见你的。”莫擎道:“暂时不要接别的客人。”

流萤笑了:“大哥,我不知道你主子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想干嘛,但是我是宝香楼的姑娘,如今已经如此不景气,我不是刚被人捧红的头牌,我要是不接别的客人,我吃什么,喝什么,你养我啊!”

莫擎不吭声了。

见莫擎不吭声,流萤更怒,心中一股无名之火顿起。别的男人这个时候不管是不是真心总要顺口安抚几句:“我养你啊。”就算是骗骗人也好,欢场之上谁都不会把谁的话当真。这莫擎倒好,简直就是个榆木疙瘩,又爱较真,连句骗人的好话都不肯说。一发火就想哄人,刚刚张了张口,流萤却又沉默下来。莫擎的确不是欢场中人,他自己也说了,不过是奉主子之命行事。这么一想,又觉得拿这些事情来要求他真是怪没意思的。

莫擎眼见着流萤神色变幻不定,也有些莫名其妙,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句沈妙并未吩咐他要说的话。他道:“我主子是个好人,你……不要害怕。”

流萤愣了一下,看向莫擎,莫擎却又低下头去喝茶,莫名的,流萤的心情好了起来,她道:“我什么要相信你。”

莫擎:“……。”

……

这天夜里,无星无月,沈妙在罗雪雁屋子里陪罗雪雁说了些话,才准备回自己院子。路上惊蛰将白日里打听来的消息告诉沈妙:“姑娘,听闻荆家人今儿下午就启程会苏州了,临走时将荣景堂住的偏院里值钱的一些摆设都卷走了,可真真是强盗般的行径,老夫人气的差点又中风了。”

这个“又中风了”,说的端的是嘲讽意味十足。谁都知道沈老夫人气急败坏的时候就总是不由自主的“中风。”不过如今也算是遇到了对手,不要脸的遇到了更不要脸的,说起来也真是佩服荆家人的脸皮,这么自若的将荣景堂的东西顺走,真是奇葩到了极点。

“没想到那荆家人说的冠冕堂皇信誓旦旦要为表小姐讨个说法,现在却是灰溜溜的回苏州,表小姐也就不管了。明知道表小姐在孙家没好下场,却一点儿也不想办法。原先说的狠,不过是为了多讨银子罢了。”惊蛰道。

“民不与官斗,”沈妙嘴角微扬:“荆家人想来也知道自己闯了大祸。”

“都不是什么好人。”惊蛰撇撇嘴。

沈妙不置可否,荆家人连夜赶回苏州,可是又哪里赶得回去。孙天正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当初沈丘出事,荆楚楚是逃了,这荆家别的人可都没逃掉。孙天正从来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回苏州的路上发生什么,是无人知道的了。

方走到院子里,沈妙正要推门进去,忽然一顿,扫了窗户一眼。

“惊蛰,”沈妙道:“你先去烧水,我想沐浴,烧的热一点。”

惊蛰愣了一下,点点头答应了。沈妙推门走了进去,走过外堂,走过屏风,走到自己的闺房内,将门掩上。

油灯的灯火微微晃动,只见桌前正歪歪坐着一人,一身袍子似乎都是流动的暗金色,将屋中的暗色都衬得光彩熠熠。他一手撑头,一手百无聊赖的翻着沈妙桌上的书籍,听到动静,漫不经心的转过头,露出一张唇红齿白的俊脸。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谢景行有些不满。

“我似乎也并未邀请你。”沈妙平静的看着他,道:“谢小侯爷。”

“我等了你很久。”谢景行挑眉:“已经饿了。”

沈妙:“滚。”

------题外话------

小侯爷调戏娘娘。

娘娘:(ノ`Д)ノ

☆、第一百零九章从良

“滚。”

闻言,谢景行的唇角一勾,饶有兴致的侧头看向沈妙:“许久不见,你的脾性越来越暴躁了。”

沈妙在桌前坐下,冷道:“你却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不请自来。”

若是被人瞧见谢景行在她房中,不知道会惹来多大的麻烦,偏偏此人还老是喜欢干这种事,仿佛骨子里便带着危险一般。沈妙已经决意要远离谢景行,对方身上的秘密太多太深,如今谢景行却又自己过来,让她怎么能不动怒。

“路过此地,顺带过来看看你。”谢景行耸了耸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他今日穿着素色深衣,皎白的衣领,本是冰雪季节,却因着他出色的眉眼显得屋中都布满春意。他抚着下巴,道:“还有一事想要问你。”

“讲。”沈妙眼下是一句话也不愿意对他多说。

谢景行见沈妙如此态度,倒也不恼,道:“沈垣在府里,有没有信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