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25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0: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你说她还有后招?”季羽书问:“最多不过沈垣赔命,她还想如何?”

“我倒觉得,沈垣只是其中一个。”高阳摇头,神色也忍不住严峻起来:“如果她下手,总觉得不会仅仅一人。”

季羽书默了片刻,认真的问:“沈小姐和沈家其他人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此手笔,虽是毛骨悚然,可是想来也是有原因的。莫非沈家人对她做过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能让一个小姑娘使出如此残忍的手段步步筹谋,其中必然有别的隐情。只是就连百晓生也查不出来,仅仅是因为沈家用捧杀的手段将她养成草包,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高阳摇摇头:“我也不知,不过她行事太过张扬。此次让沈垣入狱,沈垣是定王的人。定王吃亏,一定会注意到她。之前派出的人也说了,定王手下正在调查此事。”

“沈小姐对上定王可不好。”季羽书忧心忡忡:“定王心思深沉,手段诡谲,一旦发现是沈小姐所为,也不知日后会怎么做。”

“不用担心。”高阳道:“我倒是觉得,沈妙对定王熟悉得很,或许她所做的一切,未必就不是没有考虑过被定王知道的下场。与其担心她,倒不如担心担心自己,”高阳看向季羽书:“谢三要你找的人,找到没有?”

“咳,”季羽书摸了摸鼻子:“我立刻派人去。”

……

“没想到沈家内部这么乱,今年开春就这么大一出戏,日后可怎么得了。”

“啊呀呀,同为王孙公子却爱上平民少女,为争风吃醋一死一伤,这不是戏本子里才有的戏码嘛。”

“要我说,那平民少女长得也实在平平无奇,也不知两位王孙公子怎么会瞎了眼为她争风吃醋,还不如让两位王孙公子在一起呢。”

“火珑,你最近是不是又看了什么奇怪的话本子了?”

黑衣女子撩了撩自己的长发,端的是妩媚风情:“我说的难道不对么,要男人为之大打出手,至少也得有我这般美貌。”

“很有兴致嘛。”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暗部那一群蹲在地上闹的闹玩的玩的黑衣人门顿时噤声,一个个如临大敌的站起身来,看着面前的人。

紫衣少年眉目英俊,在夜色中却显得越发冷傲,他扫了一眼众人:“怎么不继续说了?”

众人低着脑袋不言。

谢景行转身离开,待远远的将那群人抛下之后才停下脚步,自嘲般的一笑:“小丫头倒有手段。”

他垂眸,看向天边无星的夜色,低声道:“我却没有时间了。”

------题外话------

火珑的脑洞好大……一个新cp的诞生,怨(垣)男(南)夫妇哈哈哈哈哈

☆、第一百零六章分家

关于定京城沈垣误杀孙才南一案,案子审的是从未有过的雷厉风行。首先孙天正一封折子上到朝廷要求沈垣血债血偿,若是不从,自己年老力衰须得告老还乡,竟是威胁文惠帝要撂挑子不干了。

比起沈贵来,吏部尚书显然更为重要,孙天正在位多年,结下的人脉和路子若是突然换了一个人,只怕是要大乱。文惠帝自然要安抚孙天正。其次,御史们岂平日里就指着朝臣们犯错,这次误杀案又岂会放过。念着孙天正失去唯一的儿子不好怎么说,御史们弹劾的重点便都落在沈贵身上。

而令人意外的也是沈贵的态度,沈贵跪在文惠帝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保证此事是他教子无方,愿意大义灭亲,让沈垣以命赔命。

据说此话当时就惊呆了朝堂上的文武百官。

虽说这话听着是铁面无私公正不阿,可是对待自己儿子不是先争取而是干脆利落的答应以命偿命,未免就太没有人情味了。纵是沈贵平日里八面玲珑,可是虎毒不食子,这一番举动还是让平日与他交好的同僚敬而远之。

大臣们纷纷站在孙天正这头,文惠帝问起皇子们的意见,九位皇子都不约而同的站在孙天正这一头。就算是不表明态度,此案的走向究竟如何,也几乎是众人心知肚明的事情。

沈垣的斩令下在三日后,这大约是明齐开国以来最快的斩令了,几乎没有翻案和反抗的举动,直接定罪。这其中固然有孙家的推波助澜,沈家的不作为也是很大的原因,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人暗中推手,这便不得而知了。

阴暗的囚牢中,沈垣坐在最里面。他的头发已经蓬乱,身上几日未曾清洗,已经发出了一些酸臭的味道。向来平静的目光仔细看去,能瞧见微微的慌乱,甚至隐藏着星点绝望。

昨夜里有人潜入此地,给他喂了哑药。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是谁会这么做,是谁有这么神通广大的本事牢房也能闯,沈垣自己心知肚明。

傅修宜是不会来救他的,起初他还怀抱着一点念想,可是后来仔细想过后,就知傅修宜救自己出来弊大于利,那个男子最擅长的就是趋利避害,是以根本不会为他冒这个险。相反,沈垣的存在已经成为了傅修宜一颗不安分的棋子,傅修宜自然要毫不留情的铲除。

喂一颗哑药,未必就是不想杀了他,只是傅修宜生性谨慎,大约是怕他死在牢房反而令人生疑。

沈垣嘴角慢慢浮起一抹苦涩的微笑,成王败寇,他一开始就知道傅修宜是什么样的人。在傅修宜手下办事,就应该想到也许会有这么一个结果,只是没想到这结果来的这样快。

黑暗中似乎有人的脚步声,和狱卒们稍显匆匆的声音不同,那脚步声有些缓慢。他抬起头来顺着脚步声看去,只见昏暗的灯火之下,一袭紫色衣裙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