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24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0: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孙夫人自从知道孙才南死了后就晕了过去,醒了后几乎崩溃,谁劝也不听。孙天正如今已经天命之年,此刻双眼也布满血丝,两颊都在微微发抖。

曾有云游道士算过他一辈子命中无子,孙天正早年间娶了无数姬妾,确实生不出儿子。孙才南是孙夫人好不容易怀上的,对于孙天正来说,是老来得子。因此从小娇惯着长大,长此以往,便养成了孙才南好色贪玩的性子。只是孙天正位高权重,怕惹御史口舌,很早之前便提醒孙才南不可招摇,若是要玩女人,也得当做小妾纳回府再玩。孙才南不入仕,眠花宿柳也都在府中,认识他的人不多,至于朝中入仕的,就更不可能与他有什么交情了。

谁知道却死在沈垣手上。这下子,真的应了道士的那句话,孙天正命中无子了。

“沈垣……”孙天正咬着牙道:“我要他赔命!”

“老爷,”孙天正的一个爱妾抹着眼角的泪水道:“听说下人们把那女子也带回来了,说到底都是那女子引得咱们少爷如此,老爷打算……”

孙天正冷笑一声,道:“先别玩死了,留口气,送给夫人。”

爱妾打了个寒颤,孙夫人的手段这些个姬妾都领教过,如今怀揣着丧子之痛的孙夫人,想来对那荆楚楚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沈家只能动沈垣,荆家一个白身也想全身而退?”孙天正“咔擦”一声,竟是生生捏碎了手中的杯子。杯子划伤他的手,鲜血滴落下来,他也浑然未决,恨道:“我要他们荆家所有人,都给垣儿陪葬!”

对于沈垣杀了吏部尚书独子的事情,全京城都在议论此事,定王府上,董浩站在厅中,俯首对着高座上的人。

傅修宜一手摩挲着茶杯的杯沿,思索道:“本来明日就要呈给父皇沈家的折子,沈垣就在今日出事。”

“沈垣手中的证据尚不完全,殿下,可要用法子掏话?”

“不必,”傅修宜摆了摆手:“沈垣给的那些东西,已经足够了。就算我希望能再完全,这件事我都不能出手。”

“殿下的意思是放任沈垣?”董浩问。

“是别人就罢了,偏偏是孙天正。孙天正是周王的人。周王必然会插手此事,我若出手,只会令周王警觉。沈垣这回的祸事,惹得太大了。”傅修宜摇了摇头。

董浩沉默了一会儿:“可是沈垣到时候若是鱼死网破,供出殿下怎么办?”

“沈垣惯会给自己藏后手,你说的自然要防。”傅修宜看着手中的茶杯:“所以这事不仅不能帮沈垣,还得催着刑部赶快处决。在狱中杀了沈垣难免惹人怀疑,你想办法喂点东西给他。”

董浩连忙称是。又问傅修宜:“殿下明日还上折子么?”

“不上。”傅修宜揉了揉额心:“此事会造成震荡,现在说折子的事反倒不够响亮,缓一缓。”他突然睁开眼睛:“不过,你最好查一查,最近沈垣到底和谁有过过节。”

董浩一惊:“殿下的意思是,此事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沈垣从来不冲动,这次一冲动就杀人,杀的还是孙天正的独子,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况且荆楚楚偷人为什么会偏偏和沈垣遇上,很奇怪。”

“沈垣不是会被算计的人。”董浩道:“而且若是连这以后都能把控住,此人一定对沈垣非常熟悉。”

“能把沈垣逼到如此境地,”傅修宜道:“此子不能留。我培养一颗棋子,不是为了被人利用成为废子的。”说到这里,傅修宜眼中也闪过一丝阴沉。他并没有看上去这么云淡风轻,沈垣这颗棋子是他精心培养了多年的,不仅是因为沈垣有智谋,更重要的是沈垣还是沈家人。处于沈垣那个位置,日后有许多事情做起来也就更加容易。然而如今他却不得不弃车保帅,精心培养的心腹,日后再也派不上用场。

更何况,还是用一个女人这样拙劣粗暴的手段。

“属下一定会认真查明的。”董浩道:“好在出事之前,沈垣就将东西给了殿下。”

傅修宜道:“可惜还得等一等。”

另一头,沣仙当铺的楼上,季羽书一合巴掌,笑的合不拢嘴:“妙啊,沈小姐果然是不出手则罢,一出手惊人。本来明日该沈信倒霉的,结果今日沈垣入狱,这时日来的真是时候。”

“只是巧合罢了。”高阳白了他一眼:“沈妙现在大约还不知道此事。”

“不管知不知道,与你打的赌反正我是赢了。”季羽书得意洋洋:“银票之后自己送到当铺来,交给红菱就行。”

高阳默了默,还是道:“沈垣或许从没想过有一日会栽在这下三滥的手段中。”

因为自己的妻子偷情和别人争风吃醋,从而错杀奸夫。这话怎么听都觉得不甚光彩,无论是那奸夫还是不守妇道的妇人,亦或是被戴了绿帽子的夫家,人们谈论起此事时,只会当做笑谈。沈垣本来有才华又懂得隐忍,刚刚回京,以傅修宜对他的重视,假以时日也会成为众人不可小觑的人才,谁知道竟然会以这么难堪的方式惨烈收场。

虽然看着像是个玩笑,下场却是十分严峻的。只因为他杀的人是孙天正的独子。

“孙天正明日就会上折子,高阳,你说沈垣这次到底会不会赔命?”季羽书问。

“你觉得沈妙如何?”高阳却是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这和沈小姐有何关系?”季羽书不解。

“沈妙这个人布的陷阱,一旦踩了进去,你可见过有人还能安然而退。从豫亲王那时你就应该看得出来,她的陷阱从来都不是一招。此事看着是对付沈垣,实则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