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23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30:11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妙眼皮子都未抬,问:“哦?老夫人如何?”

“听闻二少爷杀了人,登时又昏厥了过去。”惊蛰有些幸灾乐祸。

“姑娘,此事不会牵连上咱们吧。”谷雨忧心忡忡,毕竟他们都晓得,沈垣究竟为什么会杀人,都是沈妙在后面推波助澜。

“无妨,有人替我们挡着。孙天正位高权重,沈府也不比他们低微。再说了,最后目的还是沈垣,沈垣以命偿命,他们也无话可说。”

“可是二少爷真的会以命偿命么?”谷雨问:“二老爷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二少爷就去送命的。”

“如果没有沈元柏,二叔一定会竭尽全力替二哥开罪,”沈妙道:“可是有了沈元柏,二叔有退路,失去一个儿子来平息孙家人的怒火,在二叔眼中是值得的。”

沈贵在沈府三个儿子中,对于亲情是看的最淡漠的。沈万好歹对沈玥疼爱有加,可是沈贵对自己的儿女,无论是嫡出的沈垣、沈清和沈元柏,亦是庶出的沈冬菱,都看不到一点儿真心的关怀。儿女对沈贵来说,要么是他仕途上的帮衬,要么是他的继承者。难怪二房的儿女们待沈贵也没有半分情感。

若是没有沈元柏,沈垣是沈贵唯一的儿子,沈贵肯定会拼上一拼的。可是有了沈元柏,沈贵还有一个儿子,沈垣便显得不是必须的了。更何况,孙家人岂是那么好打发的?前生杀了孙才南的是沈丘,孙天正一家人愣是将沈丘关进牢中,沈信散尽家财才保了沈丘一命。孙天胜只有一个嫡子,死了唯一的儿子,怎么会轻易放过杀子仇人?

“可是只有二少爷倒霉么?”惊蛰语不惊人死不休:“表小姐就这么放过了?她现在还躲在府里不出来呢。”出事之后,荆楚楚竟是自己溜了回来,和荆家人一道躲在沈府中。

“怎么会?”沈妙微微一笑:“毕竟她才是罪魁祸首嘛。”

府门外,沈万有些狼狈的劝阻道:“诸位听我说,此事尚未弄清楚情况,还请各位先回去,我等一定会给各位一个说法!”

一名妇人“呸”的一声吐了口口水在沈万脸上,叉腰道:“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们少爷被沈垣杀了,赔命!这事儿没完!”

沈贵有些瑟缩,心中将沈垣骂了个狗血临头,此刻外头除了尚书府的下人之外,还有一些围观看热闹的百信。有人就高声起哄道:“不是说是因为争风吃醋才杀人吗?那位被争夺的美人儿究竟长什么样子?也让我等一饱眼福如何?冲冠一怒为红颜,那红颜得有多美啊!”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也顿时附和起来。尚书府的人也猛地反应过来,如今孙家的人自己也是乱成一团,好端端的孙才南出门回头就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此刻正是悲伤地时候,一心想要沈垣赔命,倒是把荆楚楚给漏了,此刻听人这么一提醒倒是想起来。既然孙才南和沈垣是因为荆楚楚大打出手,随后沈垣失手杀了孙才南,那荆楚楚才是那个红颜祸水!

孙家的人立刻道:“对!交出那个贱人!都是她勾引的我家少爷,不要脸的小娼妇!快把她交出来!”

别说是孙家人,就是沈贵自己也恨不得亲手杀了荆楚楚。自从荆楚楚来到沈府后,他们沈家二房便接二连三的倒霉。先是家宴之事坏了沈垣的名声,如今更是让沈垣为此惹上人命官司。沈贵二话不说就吩咐下人,不多时,荆楚楚便被绑着送了出来。

沈贵冲沈万使了个眼色,沈万道:“各位不要动怒,我们自会讲道理。既然此事是因为楚楚所出,我便将她交给你们,任由你们处置!”

荆楚楚惨呼一声,可是周围的人哪里容得她反抗。孙家人一把将捆的和猪似的荆楚楚扯了过来,劈头盖脸赏了几十个巴掌,荆楚楚当场就晕了过去。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荆冠生和荆家夫妇也赶了出来,见此惊醒大怒。却见孙家人冷笑一声:“难怪是从苏州那等小地方出来的人呢,眼皮子浅就罢了,还如此败坏风德。都是定了亲的人还要到处勾引男人。这事儿没完,你们也别想好!”

荆家人又怒又怕,怒的是孙家人如此嚣张,怕的是他们在定京城除了沈府以外并没有靠山。而沈府之前就和他们闹得十分不虞。如今见他们倒霉,沈家不落井下石就是好的,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就这么在沈家门口吵吵闹闹了好一阵,眼见着天色都暗了下来,孙家来的人这才抓着已经气游若丝的荆楚楚离开,临走之前,为首的妇人冷笑道:“今日不过是开始,你们沈家人等着吧,老爷已经向皇上写折子了,这世上断没有拿了人命还能逍遥自在的道理。一命抵一命,谁也别想好!”

沈贵看着孙家人留下一片狼藉后大摇大摆的离去,差点一口气没上来。最后那句孙天正已经给皇帝写折子让他更是触目惊心,孙天正只有一个儿子,孙才南一死,孙天正就算鱼死网破也不会让他好过,眼下看来,就算是沈垣死了,也指不定平息不了孙家的怒火。

沈丘回到西院,抹了把汗,对着沈妙抱怨道:“孙家人太无礼,差点将大门都砸了。我那些兵都拦不及。”

“丧子之痛嘛,”沈妙安慰他:“自然要发泄。”

“爹和娘这次都不打算插手了,”沈丘自言自语道:“不过沈垣从不冲动,就算荆楚楚私会孙才南,怎么会一怒之下动手杀人?”

“谁知道呢?”沈妙漫不经心道:“也许是孙才南命中注定一死,死在谁手里都一样。”

……

孙家大厅,一屋子的姬妾都跪在地上,大厅正中摆放着用白布蒙着的尸体,即便如此,白布上还有些沾染的已经凝固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