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22

A+ A- 关灯

沈妙瞧着棋盘上纵横的棋路,淡淡一笑。

前生沈丘在几年后杀了孙才南入狱,想来后面的筹谋多多少少都有沈垣的手笔。不知道一模一样的手段还回去,沈垣会不会觉得熟悉?他给沈丘设的这条死路,沈垣自己解的开吗?

应当是不成的。

沈丘挠头要落子的时候,忽然瞧见院子外头匆匆忙忙跑来一人,是洒扫的二等丫鬟,那丫鬟面上尽是惊恐,慌乱道:“不好了大少爷五小姐,二少爷在外头杀人了!”

“什么?”沈丘眉头一皱,一颗棋子掉了下来,滴溜溜的在地上打了个转,最后落在地上。

沈妙弯腰捡起棋子,看向丫鬟,温声问道:“他杀了谁?”

……

京兆尹的大牢中,沈垣被关在最里面一间,他的手上和衣裳都被血染红的触目惊心,而他自己脸上也有些青紫。

沈垣第一次落到如此狼狈的境地,在和荆楚楚奸夫扭打的时候,不知为何,心中总有一种十分暴躁的情绪,仿佛头脑都有些发热,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孙才南已经被他用刀捅死了,而那酒家是木质阁楼,两人打架的阵仗惊醒了不少人,桃源和荆楚楚的尖叫声,几乎是立刻让这桩杀人案暴露于人前。

直到这时,沈垣的心才渐渐冷静下来。今日之事,他终究是太过冲动了。

沈垣一生自负,最恨的便是有人拿他的尊严凌辱他。沈府家宴一事已经让他觉得够屈辱的了,不过是因为当时他未曾苏醒,所以才忍了过去。如今全定京的人都知道他要娶荆楚楚,荆楚楚却还在外面给他戴绿帽子,那酒家的人似乎还因此对他指指点点,沈垣几乎是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怒意。

荆楚楚也不知被带到哪里去了,不过此事是因她而起,想来荆楚楚的下场也不会轻松。

只是……沈垣还是有些奇怪,酒家的人为何会认识他与荆楚楚?荆楚楚为什么会奸夫的时候偏要挑在他那一间。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是有飞快的摇了摇头。那地方是他与傅修宜的人接头之地,除了傅修宜的人,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沈垣沉沉的想,傅修宜的人到了酒家,怕是已经知道了此事,

到了此刻,他已经完全的冷静了下来,那些慌乱的情绪烟消云散,衣裳上的血迹和阴森的牢笼都未曾让他神色动摇。

正在此时,却见一个狱卒走了过来,在他的牢门面前停下脚步,沈垣抬头一看,惊喜的叫了一声:“董浩!”

董浩便是要与他接头之人,此刻换了狱卒打扮,想来是混进来与他说话的。

“听我说,此事是个误会。”沈垣连忙道:“这次还请殿下帮我一忙,日后我必报答殿下。”

沈垣从来都没有指望沈贵会过来救他,沈贵这人为了保住自己的仕途什么做不出来,怎么可能为他涉险。如今能帮他的只有傅修宜,可是皇室之人并不会重情重义,唯有证明自己的利用价值。沈垣道:“给殿下的那份证据,还尚且有些不完整的地方,殿下很快就要上折子给陛下,还请殿下想法子救我出去,我来为殿下补完最后一笔。”

董浩闻言,目光动了动。沈垣这话,分明就是给傅修宜的那份对沈信不利的证据是不完整的。沈垣自己留了一手,怕就是防的傅修宜过河拆桥,却没想到今日自己身陷囹圄,只得将保命符提前拿了出来。

见董浩不言,沈垣有些焦急:“此事只是场误会,并不难办,银子我自己可以出,只要殿下与那头打个招呼,这事以前也有人发生过。”

沈垣之所以如此冷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件事情看起来没那么糟。甚至比起沈府家宴之事还要简单。沈府家宴之事是因为当着众位夫人的面,他和荆楚楚睡在一起,无论如何都是荆楚楚吃亏,而且荆家人太不讲理,他没法子。而他杀了孙才南,当时只有荆楚楚和她的丫鬟看到,只要荆楚楚和丫鬟作证,他还能脱逃。至于那奸夫,只要给些银子安抚,再让傅修宜的人随意给他安个罪名,比如那人是想要行刺沈垣,被沈垣制住之类。杀人,只要杀的不是什么高门大户,最后都能遮掩过去的。

况且他此刻的身份似乎还未被发现。在别人眼中看来,只晓得杀了人,却不晓得杀人的是谁。

董浩摇了摇头,道:“沈垣,你这次惹上了大麻烦。”

沈垣刚浮起来的笑容戛然而止,有些不明白董浩的意思。

“你可知你杀的那人是谁?”

沈垣心中隐隐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黑暗中,他见董浩慢慢开口。

“是吏部尚书唯一的嫡子,孙天正的儿子,孙才南。”

……

将军府门口,此刻围着一大群人,这些人俱是举着棍棒凶神恶煞的模样,就连门口的沈家护卫都有些拦不下来。屋里,沈玥躲在陈若秋怀中,吓得瑟瑟发抖:“娘,二哥真的杀人了么?”

陈若秋一边安抚着她,心中也有些疑惑。外头的那些人自称是吏部尚书的人,说是沈垣杀了吏部尚书的嫡子孙才南,吵着闹着要进来打砸,可是沈垣好端端的怎么会去杀孙才南?

沈贵和沈万已经在外头拦着了,若不是沈信的沈家军,只怕真的就由那些人闯进来了。

万姨娘躲在小屋中,有些紧张的拉着沈冬菱的手,道:“真的是二少爷杀人的话,那些人不会对咱们怎么样吧?”

“放心吧,”沈冬菱道:“别人想对付的只是二哥,与咱们何干?”她坐在屏风后,手中的书页却是一点儿也没翻开。

“姑娘!”惊蛰蹦蹦跳跳的跑进屋中,道:“外头人闹得好凶,连老夫人都惊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