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18

A+ A- 关灯

莫擎走后,流萤的丫鬟进来扫洒,瞧见流萤不悦的目光安慰道:“姑娘别生气,左右莫公子每次都是拿了银子的。”看着桌上那锭银子,流萤更是火大,这银子是额外给流萤的,不必与妈妈分。她转过头看着窗外,怒道:“谁稀罕!”目光却是看着窗外的那道人影,莫擎有些不自在的推开门口试图往他身上扑的姑娘,出门往街道远处走去。

“莫公子是个好人吧。”小丫鬟喃喃道。

“谁知道。”流萤正准备收回目光,无意间却扫到街边角落,有个人站在阴影里,抬头看着上头,瞧着那目光,似乎在看她。

她微微一愣,离得太远看不清相貌,只看得见一身青衫落落,即使只有个影子,也显得颇有风骨。

“咦,”流萤轻轻摇着手中的团扇:“莫非近来我变美了么?一个个的,光是看我便满足了?”

“姑娘生的美,想看姑娘的人可多了。”小丫鬟嘴甜道。

流萤撇了撇嘴:“尽是怪人。”一手掩上窗户。

街道另一头,莫擎驻足,皱眉盯着那角落中的一袭青衫。

那人瞧的地方正是流萤的小筑,不过……莫擎目光动了动,青衫男子面熟的紧,他记得有一次护随沈妙乘马车回府的时候,曾与那人见过一面,听惊蛰说过,是沈妙广文堂的先生。

似乎是叫裴琅。

------题外话------

马上又要周末了~\(≧▽≦)/~周末去剪头发~

☆、第一百零四章杀人

荆家的人总算是在几日后来到了定京城。

身为从苏州那头来的蓬门小户,荆家人把小人得势的嘴脸学了个十成十。荆家夫妇知道了荆楚楚和沈垣的事,先是痛哭了一顿叹自己女儿命苦,随即又吵着闹着要去报官一定要让沈垣付出代价,即便是定亲都不答应。表面上看着如此,明眼人心中都知道,荆家夫妇不过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愣是要做出是沈垣巴巴娶荆楚楚的阵仗。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沈老夫人在府里蛮不讲理了这么多年,娘家人的横行霸道与她如出一辙。几番较量下来,竟是处于下风,答应八抬大轿赢取荆楚楚过门,还得赔上一大笔聘礼。

沈老夫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每日面对荆家夫妇贪便宜的嘴脸更是气的嘴歪眼斜,差点就中风了。一怒之下干脆躲进荣景堂什么人都不见。

荆家人得了鸡毛当令箭,不过几日,全定京城百姓们都晓得沈垣要娶苏州来的荆楚楚,百姓们不知道沈家家宴中的秘密,外头的传言也只是沈垣爱慕荆楚楚温柔美丽,是真心相待。

荆家人极力将荆楚楚塑造成一名让人心动的美丽女子,不知别人怎么看,不过想来沈垣是极其憋闷的。

尚书府中,孙才南看着手中的帖子,三两下揉成一团扔到纸篓中。

“沈垣这个混蛋!”他恨恨道。

好容易遇到了一个瞧得上的女人,定京城的女人们看的多了,来自苏州的荆楚楚便显得格外不同。被他瞧上的女人从来都没有失手的时候,加上这一次他玩心大起,在荆楚楚身上花费的功夫格外多,没想到最后却被沈垣占了便宜。

小厮小心翼翼道:“荆姑娘和沈二公子也是误会不得已为之。”

旁人百姓们的那些流言说什么不管,世家大族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沈府家宴发生的一切孙才南也早就从旁人口中听说了。他沉下脸:“荆楚楚那个贱人,收了小爷的东西,是在耍小爷玩呢。”

孙才南心中不悦的很,荆楚楚那样的女人他见的多了。只要给予银子和利益便能轻易笼络。沈府家宴之事,怕也和荆楚楚脱不了干系。那个女人一边收着他的东西,一边却在筹谋嫁给沈家人?对于孙才南来说,被女人玩弄才是最耻辱的事情。

“不过眼下少爷打算怎么办?”小厮问:“荆姑娘给的帖子,是接还是不接?”

孙才南低头看向手中的帖子,帖子上头尤带芬芳,仿佛女儿香。就如荆楚楚温顺无害的外表,总是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即便是已经快要嫁与他人,却还要过来撩拨他最后一把。

“当然接了。”孙才南笑了一声:“本少爷给了她那么多银子,还没睡过呢。被沈垣捷足先登已经很是不满了,不睡一次,那怎么行?”他瞪了小厮一眼:“去,回个帖子。”

……

沈垣这些日子总是不在府中,任凭荆家人如何作怪,他却鲜少露面。可是苦了陈若秋,一边要应付沈老夫人的怒火,一边要满足荆家人那贪得无厌的胃口,公中的银子越来越少,只出不进,眼见着都犯了愁。

“夫人这几日怎么都是忧心忡忡的?”沈万下朝回来,见状便问道。

陈若秋勉强笑了笑,不想与沈万说这些银子的事,就道:“荆家人整日在府上作乱,难免惹人烦心。”

沈万也叹了口气:“娘这次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垣儿也是被拖了后腿。”

沈垣和荆楚楚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沈府里的人都是心知肚明。对于当时发生的一切,三房选择了坐山观虎斗,至少比起沈垣来,大房更让人忌惮。可惜最后大房安然无恙,倒霉的却是二房,连带着他们自己也犯愁。

“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陈若秋温柔道:“沈家出事,你也要被人指点。”

府里乱成这样,自然是世家大族看的笑话,沈信是个粗人,不怕人指点,可是沈万却注重声明,想来这些日子也不轻松。

沈万握住陈若秋的手,摇了摇头:“这倒没什么,只是垣儿娶了荆楚楚,日后想在官场上互相帮忙,却有些麻烦。”他叹了口气:“本来垣儿是最有指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