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12

A+ A- 关灯

沈老夫人被沈妙几句话说的恼羞成怒,开口道:“五丫头,大哥儿出了这等事,你就是这般态度!你倒是冥顽不灵!”

沈妙险些笑了起来,不过却是摇了摇头:“这事儿也算大事儿,还是将爹和二叔三叔请过来再做定夺吧。”

沈老夫人愣住,陈若秋愣住,连带着在场的所有夫人都愣住。这件事儿本就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怎么现在沈妙也巴不得越多人知道。陈若秋心中更是有些不安,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一切都在按着她想象中的走,可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那门就那么大喇喇的开着,里头的人似乎也没什么动静。沈老夫人的丫鬟们本想将门掩上,却听见沈妙冷笑着道:“别关了,既然该看的都看过了,再关门也是掩耳盗铃,谁还要看的,大可再仔细看个清楚明白。”

便是这时候,沈老夫人也觉出些不对,她想要让人进屋去,可是沈妙那咄咄逼人的姿态让人惊讶,此刻也是骑虎难下,再多做什么反而欲盖弥彰。沈老夫人也只能强自按捺住心中的不安,眼巴巴的看着沈妙吩咐人去将沈信他们请来。

江晓萱抹着眼泪道:“荆家小姐如今年纪还小,出了这种事情,下半辈子可怎么办呀?”

“烦请诸位给我做个见证。”沈老夫人开口道:“我沈家自来家风端正,出了这种败坏门风之事,自然要给诸位一个交代。楚楚是我娘家的侄孙女,又自来乖巧懂事,我本来想着留她在身边,日后再给她找个好人家,谁料到……”沈老夫人面色沉痛:“我沈家不是那等仗势欺人的人家,不管日后怎样,楚楚,都是我荆家的孙媳,这一点毋庸置疑,必然会给楚楚一个说法!”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好一派义正言辞的嘴脸!

若非是知晓其中内情,沈妙也要为沈老夫人这般作态叫一声好。她眸带嘲讽,不愧是歌女戏子出身,演起戏来真是栩栩如生。

果然,沈老夫人这番话说完,登时便博得众人好感。

“不愧是世家大族,真是敢作敢当。”

“若是这样的话,那荆家小姐下半辈子也算是有个依靠。”

“沈家家风端正果然是真的,沈老夫人选择真是明智。”

“没想到沈老夫人还有这般气度。”

一半是称赞沈老夫人知错就补救,一半是可怜荆楚楚莫名其妙遭此横灾,至于沈丘,便几乎不约而同的被众人刻画成了不知廉耻的色狼。

正在此时,便听得外头一阵匆忙惊呼:“楚楚!楚楚!”抬眼看去,沈妙吩咐的人终于将沈信一行人叫了过来。

不过这也倒还好,未曾将那些官场上的同僚叫来,只有沈信三兄弟和罗雪雁,走在最前面的却是荆冠生。他大踏步朝前,诸位夫人见了他,皆是为他让了个道,荆冠生站在门前并不进去,只是呆呆的看着门里,仿佛如遭雷击。

“怎么回事?”罗雪雁急道。

陈若秋抹了把泪,道:“大嫂莫要急,此事也不怪丘儿,都是喝酒误事。”

来的路上沈贵和沈万已经听说了此事,沈贵巴不得沈信倒霉,立刻做出一副惭愧的姿态:“都怪我不好,丘儿喝酒的时候我该拦着,若不是他喝醉了,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二哥不要自责了。”沈万叹道:“出这事谁都不想,还是想想眼下如何?”

“还能如何?”荆冠生双眼通红:“我妹妹好端端的来到此处,却被人图谋,污了清白,自然要给个说法!”

“你嘴巴格老子放干净点!”沈信一听就火了:“沈丘那臭小子老子看着长大的,不可能做这种事!”

“不错。”罗雪雁冷笑一声:“荆楚楚又不是什么国色天香,丘儿在边关的时候多少大人想将姑娘嫁给他,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比荆楚楚生的好看,为了个荆楚楚搭上前程,丘儿是不是傻呀?”

沈信本就是在战场上杀敌的狠角色,软硬不吃,罗雪雁更是泼辣,说话都不会婉转,一番话直说的荆冠生脸色发白,至于沈老夫人,这回真是给气的说不出话来。

不过想想他们说的也有道理。荆楚楚的姿色虽说不错,却也不到什么世间鲜有,荆冠生说图谋,实在是有些过了。

沈妙有些想笑,前生沈信和罗雪雁也是这般护着沈丘的。可惜荆楚楚之前毫无心机的模样众人都是知道的,而那时候众目睽睽之下,还能说什么,只能认栽。沈老夫人叫了这么多人京中贵夫人过来“作证”,无非就是让沈丘没有退路。

“人证物证俱在你们怎么狡辩!”荆冠生怒道:“难道我妹妹一个弱女子还能强迫沈丘!我原以为沈丘是个君子,不曾想却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要报官!”

报官,那可就是从家务事到所有人都知道的大事了。沈老夫人怒道:“够了!”她对着荆冠生柔声道:“冠生,你是我侄孙,这些日子我待你怎么样你也是知道的。楚楚这丫头我喜欢的紧,让她受委屈,别人同意我还不同意呢!放心,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老大家的!”沈老夫人话锋一转,又对着沈信怒道:“这件事情本就是丘儿有错在先,你爹从前是怎么教你的。沈家人做事顶天立地,坏了人家姑娘的清白就要对人家负责!丘儿做了这等事情,必须娶了楚楚,待她好一辈子!”

沈家人顶天立地,是沈老将军从前对沈信耳提面命的。若是从前,沈信便是碍着沈老夫人的面子,今日也会将这个哑巴亏吃掉。可是今年会定京城,同沈老夫人之间的龃龉越来越深,此刻听到这话,再看看沈老夫人的面容,竟然觉得说不出的虚伪可恨,心中无名火气,沈信怒道:“我说过了,丘儿不可能做这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