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10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29:33
字体大小 + - 关灯

“哪里是她有福气,”沈老夫人笑的脸上的褶子都皱在了一起:“是老身的福气,这丫头乖巧懂事,老身喜欢。”

闻言,众人又是奉承一番。陈若秋看了一眼沈老夫人,目光下意识的朝着沈妙飘去,大约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沈妙也朝陈若秋看来,目光中微微带了疑惑。

陈若秋一笑,低下头去,心中闪过一丝快慰。却没有看到,在她低头的瞬间,沈妙眼中的疑惑已经尽数收取,取而代之的,却是极淡的笑意,若是认真去看,那笑容中,似乎还含着某种莫名的兴奋。

倒是桌上的沈冬菱,不着痕迹的看了沈妙一眼,又飞快的低下头去吃碗中的东西。

男眷席上,比不得女眷席上的细致,到底是官场上的做派,一派酒酣耳热。沈信和沈丘虽然被冷落,却也有几位同僚过来敬酒,几杯过后,沈丘的头就有些晕沉。

“臭小子,才几杯就醉了,没吃饭吗?”沈信怒道。

沈丘揉了揉眉心,摇头:“不知道。”作为在军营中长大的男子汉来说,这点子酒自然不在话下。要知道平日他们在军营都是拿坛子喝酒的,定京城中的酒向来瞧不上眼,觉得不够烈,谁知道自个儿今日就被打脸了。

“真是白教你这么多年。”沈信恨铁不成钢。

“大伯父别气。”却是荆冠生笑着解释:“表哥不是没酒量,而是将扶头酒和银光酒混在一起喝了。”他指了指沈丘面前的酒杯,果然,那酒杯中的酒不似扶头酒泛红,也不似银光酒剔透,反而有种混在一起的模样。荆冠生继续解释:“这里有人和银光酒,有人喝扶头酒,表哥大概没注意,倒在一起了。银光酒和扶头酒一块儿喝,旁人半杯就倒了,表哥这会还清醒着,已经实属不易。”

“哈哈哈,”一位大人闻言就笑道:“世侄这酒量已经很不错了,沈将军也莫要责怪他。”

沈垣扫了一眼沈丘,道:“大哥再这么喝下去可不行,还是扶到房中休息的好。”

沈丘挥了挥手,嘴里含含糊糊也不知在说些什么,看来已经醉的不轻了。

“要不我送表哥回去吧。”荆冠生笑着道。

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因为沈妙的事情,沈信对荆冠生颇有微词,不过自从在院门口放了护卫以来,荆冠生倒也安分。沈信看了他一眼:“既然如此,就麻烦你和阿智一块儿把他扶回去。”

荆冠生正要起身,却见沈丘一把抓住一边的沈垣,摇头道:“阿智,你带我去。”

沈垣一怔,沈信皱眉:“这小子,把你当成阿智了。”说着就对沈丘道:“臭小子,快点松开你二弟。”

沈丘不动。沈垣目光微微一动,就道:“表弟和我是一样的,既然如此,我送大哥回房吧。”他扶起沈丘,不等沈信拒绝,就往外头走去。

沈信正要说话,沈万已经端着酒过来:“大哥,我敬你一杯!”

……

宴席上的这点儿波折,谁都没有放在心上,中途有人出去有人进来,也不过是极为寻常的事情。只是直到宴席结束,诸位夫人在院子里闲谈散心的时候,白夫人似乎才想起:“怎么荆家小姐还未回来?”

荆楚楚被婢子打翻的茶水弄脏衣服后,就回头换衣裳去了。可是自那以后便没有出现。沈老夫人一愣,对身边的喜儿道:“去找人问问表小姐怎么还不过来?”

“许是有些醉了吧。”沈玥笑道:“方才饮了不少蜜酒,虽说甜的很,后劲儿却大。表姐喜爱甜的,方才忘记拦她,指不定有些犯晕,在房中休息呢。”

喜儿应声出去了。

冯安宁撇了撇嘴,悄悄推了推沈妙:“原以为你们府上女儿多,家宴定是很热闹,亏我还非得跟着我娘,如今看来,也一样无聊的很嘛。”冯安宁是光禄勋府上掌上明珠,没有这么多姐妹,可是沈妙纵然有这么多姐妹却也不亲,甚至还被故意冷落,看在冯安宁眼中,只觉得没意思。

“历来如此。”沈妙答道。

冯安宁瞧了一下左右:“我要去净房,等会再过来,等我啊。”

待冯安宁随着婢子走后,喜儿也回到了沈老夫人身边,摇头道:“老夫人,表小姐不在房中。”

“不在房中?”沈老夫人拔高声音,诸位夫人的目光全朝这头看来,沈老夫人连忙压低声音道:“那在什么地方?”

喜儿摇了摇头:“下人们也不知道。”

“这个丫头,”沈老夫人有些焦急:“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吧?”

她这般模样,落在成了精的各位贵夫人眼中,自然心中就起了思量。

“老夫人?”恰好陈若秋从另一头走过来,询问了究竟出了什么事之后就笑着道:“老夫人不必担心,我方才从老爷那里回来,想来是因为楚楚醉了。说来也巧,丘儿那孩子也醉了,已经送回房休息了。咱们家宴上的酒后劲儿大,楚楚指不定是到了其他的房间。”

她有意无意的点名了“沈丘也喝醉了”的事实,沈妙的目光便陡然锐利。

沈老夫人摇了摇头,道:“你去寻几个人找一下楚楚吧,总归就在这个府里,只是若是着了凉就不好了。”她说着又看向众人:“说起来,老身最近得了一副金佛图,是张巧仙绣的双面绣,就挂在老身正堂中,各位若是有心想看的,老身倒是愿意领各位去瞧一瞧。”

张巧仙是明齐的刺绣大家,一封刺绣有价无市,闻言沈老夫人这里有一副,众人都想要开开眼界。沈妙嘴角一嗤,那副双面绣是宫中的赏赐,早几年间就被沈信送给了沈老夫人,只是吝啬如她一直没有拿出来给众人看过而已。如今这模样,舍得出血,必然是为了其他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