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06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29:19
字体大小 + - 关灯

沈老夫人目光微动,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道:“你说的也不错,既然那丫头不敢动手,就让人帮她一把。把福儿喜儿叫进来。”

……

荣景堂的这点子变动,自然是无人晓得的,不过晓得的人到底会不会说出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只是从表面上看来,一切都井井有条的发展着。

这一日,沈妙从外头回西院的时候,刚好碰上了沈垣。

自从荆楚楚兄妹来到沈府后,沈垣就不知道到底在忙碌什么,很少见到他人。一回定京城就这么早出晚归,沈贵自然不高兴,以为沈垣是在因为任婉云的事情故意避开他,和沈垣争吵过几次,最后都是不欢而散。只是这些争吵并未影响到沈垣,沈垣还是照旧不出现在府中。

结果就在这里遇上了。

瞧见沈妙,沈垣放慢脚步,道了一声:“五妹妹。”

“二哥。”

“听闻五妹妹最近和表弟表妹走的颇近,”沈垣笑道:“这是刚从表弟那处回来?”他偏偏提起荆冠生一人,仿佛在暗示沈妙和荆冠生之间有什么似的。白露和霜降的眉头俱是皱起来,沈垣的话听着不大好听。

沈妙扫了一眼沈垣,没答他的话,道:“看样子二哥方从二婶那里回来,听闻最近二婶发症的时候少多了,是不是快要好了呀?”任婉云已经很久没有露面了,二房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给了万姨娘来做,即使是向来对万姨娘看不上眼的沈老夫人也没说什么,沈府的人都心知肚明,任婉云下半辈子再想如同上半辈子那般风光,是不可能的了。而任婉云的娘家人只是富商,再有银子却无权势,也帮不到什么忙。

沈垣脸色顿了顿,打量了她一番,笑道:“五妹妹最近看起来气色颇好,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将近?”

因着沈信夫妇回来,沈丘每日又变着法儿的给沈妙献殷勤。如今的沈妙再也不是从前那个生的木讷寡味的小丫头,气质一旦上乘,水色也长养的好,至少放在哪里都不会被人忽略。

“我哪里有什么好事,倒是二哥这段日子好似很忙的模样,或许有好事将近了。”沈妙答道。

闻言,沈垣面上竟然显出了一个可以称得上是开怀的神情。他道:“哦?被看出来了?前些日子总有些麻烦晦气,不过最近二哥正在想法子驱散他们,眼见着事情顺利,大约是有些高兴吧。”他又意味深长的看着沈妙:“不过五妹妹也不用妄自菲薄,我看五妹妹的好事也快将近了。”

沈妙不语。沈垣就拱了拱手,道:“还有些事情,就不在此与五妹妹多说了,告辞。”说完便大踏步的离开了。

白露怒道:“这二少爷真是太不客气了。”沈垣对沈妙的敌意,说的那些阴阳怪气的话,谁都能听得出来。

沈妙紧紧蹙着眉头,望着沈垣的背影不说话。

“姑娘?”霜降担忧的问道。

沈妙道:“他有些奇怪。”沈垣这个人沈妙很清楚,别小看他,看着对府中的事情不闻不问,却是最心狠手辣的一个。如今沈妙可以肯定,前生沈丘落到那个结局,必然和沈垣脱不了干系。

虽然如今沈垣不知道有些事情在沈妙的安排下已经错位了,可是方才那些话,似乎透露出一些消息,沈垣还留有后招。

“要不要让莫侍卫去跟踪二少爷?”霜降提议。

“不必了,莫擎还没有那个本事。”沈妙摇头,傅修宜不足为惧,可是傅修宜身后的人却要小心。她道:“静观其变吧。”

待回到西院,刚跨进屋门,便见谷雨和惊蛰面色焦急的等在屋里,见沈妙回来,谷雨连忙将门掩上,将沈妙拉到里屋榻前坐下,惊蛰才小声道:“姑娘,荣景堂的福儿传话过来了。”

“如何?”沈妙问。

“老夫人打算亲自动手,就安排在两日后。”惊蛰怒道:“老夫人也实在太坏了,老爷夫人待她那么好,她居然算计大少爷。还有那个表小姐,早就看她不是什么好人了,真是不知廉耻!”

“好了。”谷雨打断她:“姑娘,咱们现在做什么?”

“为什么是两日后?”沈妙问。

“两日后是家宴,恰好二夫人的极为闺中好友要过来看望二夫人……”惊蛰没有把话说完,可是意思却是毫无疑问的,沈老夫人就是想要趁着人多坐实沈丘污蔑荆楚楚清白的祸事,当着众目睽睽的面要沈丘给人家姑娘一个交代,沈丘怎么推辞的了?

和前生一模一样的手段,重来一世,沈老夫人的办法依旧没有高明到哪里去。

“这样吧,你同福儿吩咐一句。”沈妙招手,让惊蛰附耳过来,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两句话。

“不过还是得找人盯着。”沈妙道:“这事不能出错。”

“奴婢省得了。”惊蛰眼中闪过一丝跃跃欲试:“奴婢一定能做好此事的。”

沈妙微微一笑:“这是件好事儿,别给人办砸了,坏人姻缘,可是报应的。”她伸出两只手轻轻叩击着面前茶杯,气定神闲的模样,竟和高高在上的上位者一般。

……

夜里,离定京城几百里开外的庄子上,大厅中正坐着一人。

厅中站着的人俱是黑衣长靴,整齐划一的模样气势惊人。为首的一人拱手道:“属下办事不利,消息传了回去,请主子责罚。”

“行了。”坐在正座上的少年懒洋洋的摆手,他一身紫衣,在袍角用金线绣着细细的龙纹,灯火明灭下,那只金龙好似要从流动的紫云间腾空飞去。他把玩着手中一枚女人的簪子,俊美迷人的面上,就连笑容都带着邪气,好似从世界大族走出来玩世不恭的贵公子,然而细细看来,那双醉的惊人的桃花眼中,沉淀的满满佳酿却如冰雪,清醒的没有一丝意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