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将门毒后_分节阅读_201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29: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惊蛰一本正经的神情说着此话,沈妙不由得回头看了她一眼。沈信和罗雪雁豁然变色,惊蛰这话表面上看着就是沈妙有些烦荆家两兄妹,实则话里的意思却多了去了,一个表少爷时常来找表妹说话,倒有些缠人的功夫。罗雪雁怒道:“你那侄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夫人息怒。”沈信连忙宽慰,随即对着沈丘道:“臭小子,你在院子里安排了这么多护卫,就没发现你妹妹每日被那些阿猫阿狗纠缠?”

沈丘委屈:“我真没发现……”

沈丘自然是发现不了的,因为荆冠生挑着和沈妙偶遇的地方,都不在院子里,或是在府门口,或是在花园中,亦或是走廊,总之,时时刻刻,哪里都能“偶遇”。

“去,把院门口给我守好了,再看到那两兄妹,就说院子里要紧闭练剑,谁也不许放他们进来!”沈信吼道。

沈丘立刻就去挑人了。

罗雪雁摸了摸沈妙的头:“娇娇,日后那人再来纠缠你,别跟他们客气,揍他。”

沈信:“……”

待罗雪雁和沈信回到练剑场后,沈妙才轻飘飘的扫了一眼惊蛰:“你话太多了。”

“奴婢知错,可是姑娘,”惊蛰垂下头:“表少爷分明是对您不安好心,您早就看出来了,为什么不跟老爷夫人说呢?”

“荆冠生可是个精明人,”沈妙微微一笑:“精明人就这么废了倒有些可惜,借力打力,这个人,我留着还有用呢。不过,”她话锋一转:“今日你这么一说,想来有些事情也会加快,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

自从沈丘让人在西院门口安了一众护卫,严禁死守就是防着荆楚楚荆冠生两兄妹后,西院中倒是安静了不少。没有了两兄妹的叨扰,沈妙过的也自在许多。然而他们这头是清净了,有人却急了。

荣景堂中,沈老夫人目光犀利的盯着荆楚楚,仿佛之前的慈爱只是错觉,她道:“楚楚,你到底是怎么做的?怎么现在连老大家的院子都进不去?”

荆楚楚有些恼怒的低下头,小声道:“不知道为什么,五妹妹好似防我防的很紧,表哥其实对我挺好的,可是五妹妹总会让他疏远我。那院子门口的护卫也是五妹妹让人竖起来的。”

“又是五丫头!”沈老夫人气的脸色铁青,身边的张妈妈连忙拍着她的胸口,安慰道:“老夫人消消气。”

“那丫头死精死精的,你哥便罢了,如今连你也防成这样气死我了!”沈老夫人的原意是希望荆冠生和荆楚楚,一个对付沈妙,一个对付沈丘。可是沈妙到底是女子,在男女之事上,一旦出事,吃亏的总是女方,以沈信和罗雪雁的暴脾气,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换了沈丘,吃亏的是荆楚楚,道理总在他们这边。以前西院的人大大咧咧,都是在战场上厮杀的人,从来不会在这些小事上斤斤计较,拿惯了刀枪的人怎么可能会留意针尖大小的琐事,谁知道这次西院行事风格大变,直接就把院子门锁了。

“老夫人,”张妈妈沉吟道:“五小姐这做态,恐怕已经对表小姐起了疑心,眼下要想再循序渐进,怕是有些困难。”

荆楚楚闻言,心中更是羞恼。她自觉生的美貌又聪明,在苏州他们家一代,便是王孙公子也是吃她柔柔弱弱这一套。谁知道在沈丘这里却碰了个壁,不知道心中有多憋屈了。

“你的意思是……”沈老夫人皱眉。

“病重下猛药,”张妈妈提醒:“若是一直这么拖下去,等大老爷给大少爷定下哪家高门小姐的亲事后,那就晚了。”

沈老夫人一个激灵,随即道:“你说的不错,等到那时候,那就晚了。”她看向荆楚楚,面上又扶起一个慈爱的笑容,只是那笑容落在别人眼中,却是十足虚假。她道:“楚楚,你到底想不想嫁给丘儿?”

荆楚楚垂着头,道:“想的。”

“为了嫁给丘儿,你可愿什么都做?”

荆楚楚一愣,隐约猜到了什么,心中不由得狂跳起来。她在男人间游刃有余,楚楚可怜的姿态让她在苏州也能轻而易举的勾到富家少爷们的心。可是沈家是威武大将军府上,沈丘是威武大将军的嫡子,富贵不可比拟,她自然是心动的。虽然她从前未做过这件事,可是听闻沈老夫人的话,面前便仿佛出现了许多金灿灿白花花的金银,她握紧了拳头,小声道:“楚楚……愿意。”

沈老夫人满意的笑了。

……

一连几日,沈府都消停了许多,荆楚楚和荆冠生兄妹呆在荣景堂后面的院子里,也不知在屋里捣鼓什么,并不出门。

这一日,沈妙出门在走廊上的时候,恰好遇着了荆楚楚。荆楚楚穿着一身月白夹袄,翡翠色小裙,端的是十足小家碧玉,在定京城中,这样苏州来的姑娘倒也别具风味,足以惹得路人驻足了。

“五妹妹。”荆楚楚冲她行礼。

沈妙微微一笑:“表姐这是要去哪儿?”

沈妙难得与荆楚楚说话,荆楚楚一愣,才道:“回屋做些绣活,”她腼腆的低下头:“反正也无事。”

“既然无事,倒不如与我一同出去吧。”沈妙道:“我正要去珠宝铺子挑些首饰,你若是不介意,也可一同去挑一挑。”

荆楚楚这回真的愣住了,沈妙待她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无论她怎么亲近示好都不行,今日破天荒的却愿意带她一同出门。荆楚楚自己家中后院姨娘通房们明争暗斗看了不少,第一个反应便是警惕。可是待听到沈妙说要去的地方是珠宝铺子的时候,眼睛顿时就亮了。

她仔细的打量着沈妙,沈妙穿着雪青色的弹墨鹤纹云锦裙,上身着湘色单罗比甲,她总是穿的颜色深沉,可是却一点儿也不显得老气,反而衬得肤色如玉,贵气逼人。荆楚楚心中暗自嫉妒,她自以为相貌与沈妙不遑多让,可是与沈妙站在一处,却难免有自惭形秽之感。沈妙贵气天成,而她一看便知道是从小门小户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