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无头皇后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3: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那人走到了将军身旁。唐风的眼皮猛地跳动了一下,他想看清楚来人的脸,可是那人整张脸都被斗篷遮住,难窥其人真容!可就在这时,韩江突然厉声质问道:“你就是我们中的内鬼吧?”

那人发出了几声奇怪的笑声,笑毕,突然摘掉了戴在头上的斗篷。唐风、梁媛和韩江无不震惊:“啊——怎么是你?罗教授!”唐风尤为震惊。

但是,随即唐风点了点头,道:“我刚才还在纳闷,你们这些人是怎么通过骷髅坛城的?原来是你这个师傅领进来的。”

“呵呵,唐风,你是我见过的资质最高的学生,竟然先于我闯过了骷髅坛城!”

“教授,难道你也是为了宝藏而来吗?”唐风反问道。

“唐风,你太小看我了,我已是垂垂老朽之人,要这些身外之物干吗?将军有一种使命感。我也有一种使命感。唐风,你应该理解,作为一个学者最大的理想是什么?我渴望在学术上取得巨大的突破,这个突破就是宓城。一旦发现宓城,我的名字将会和历史上那些著名的探险家、考古学家们一起,永载史册!”罗教授也激动起来。

“我明白了……”唐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不,唐风,你不明白。当将军找到我时,我有两种选择:与你们合作,或与将军合作。将军许诺我,一旦发现宓城后,将这个发现者的荣誉给我。更重要的是,将军他们比老K更接近谜底。所以我思前想后,决定加入将军他们。”

“但是你又加入了我们!”唐风十分愤怒。

“有时候脚踏两只船也不是坏事!更何况这也得到了将军的许可,因为这样可以为将军提供许多必要的情报。”

“也就是说不论谁先找到了宓城,你都能取得这个荣誉,当然将军那边的条件更有诱·惑力。”唐风这会儿反倒平静了下来。

“不错,就是这样。”

“教授……你的腿……”梁媛比谁都要震惊。

“媛媛,说到我的腿,其实并没有非要坐轮椅不可。但是我的腿确实受了伤,很严重的伤,就是在那次科考中……”

“你也参加了科考队?”梁媛惊道。

“不,我没有,但是……”

马卡罗夫忽然觉得眼前这个老者有一丝眼熟,他极力回忆着,他想到了科考队,想到了在科考队的每一个细节:“你……你就是那天晚上与马昌国一起到科考队营地来策反米沙的人?”

“呵呵,是的,我就是那个人。让我从头对你们讲起吧!你们一定还记得在七色锦海大喇嘛对你们说起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末曾经有四个人进入了七色锦海——两个年长的,两个年轻的。那两个年长的人后来死在了溶洞里,而两个年轻的则侥幸逃脱。你们已经知道那两个年轻人当中有一个是马昌国,我今天可以告诉你,另一个年轻人就是我!”

罗教授此言一出,众人无不震惊:“竟然是你!”

罗教授又接着说道:“那两个年长的死者,一个你们也已经知道,是马昌国的父亲马远,另一个是我的叔叔,他也参加了当年在贺兰山石台上的盟誓。”

“可是五十年代你已经完成学业,留在大学教书,怎么又会跟马昌国混在一起?”唐风质问罗教授。

“哎——”罗教授轻轻叹了口气,“那是马昌国来找我的。因为我和马氏父子有过这么一段交情,而他们是保密局的特务,所以我当时很害怕,一直怕马昌国再找到我。我知道他还在大陆,也知道他潜伏下来不是为了什么政治目的,而是为了寻找失落的西夏古城。我也曾在心中千万遍地告诫自己,那件事到此为止,就算马昌国找到我,我也决不能跟他走!可是当马昌国真的找到我时,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我那时候才发现自己内心是多么渴望发现那座传说中的古城。”

“所以你就答应了马昌国?”

“嗯。马昌国的手下都是武夫,所以他急缺像我这样的专业人士。我与马昌国一直尾随科考队,我知道科考队中的米沙,因为我曾经跟米沙就专业问题有过书信往来,但是米沙并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天晚上,我领着马昌国找到了米沙,想拉拢米沙过来,却遭到了米沙的严词拒绝。后来想想,这一步走得太草率了!当我们遭到米沙拒绝后,马昌国又惊又怕,怕被科考队发现。我们知道科考队是有武装的,我们这点儿人恐怕不是科考队的对手。”

“因此你们派人又偷偷潜入科考队营地,放了科考队的水?”

“那都是马昌国放的,然后他又命人在附近唯一的水源大白泉里投了毒。后来我们遭遇了可怕的黑尘暴,我整个人都被吹到了半空中。我的腿就是在那时候摔坏的,我也就此和马昌国失去了联系。”

“怪不得马昌国后来只得去找娜斯佳,原来你和他走散了。”叶莲娜说道。

“之后马昌国再没有找过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成家立业,名声、地位也越来越高,我本以为可以把宓城忘却,可是当将军找到我时,我……我那种被压抑已久的欲·望竟一下子被勾了起来。我曾思考了四天三夜,一次次在心里否定我的欲·望,可是这种强烈的欲·望又一次次被激起。到第四天夜里时,我完全想清楚了,自己这辈子是不可能放下宓城的。于是我答应了将军,为他效力。”罗教授说到这儿时,声音低沉下来。

短暂的沉默后,韩江厉声说道:“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早该发现你有问题的。我们在阿尼玛卿山本该走地势平坦的一号冰川,可是却被你们传来的照片所误导。我后来曾经怀疑过赵永,并询问过赵永,赵永把责任揽了下来,说是他工作失误造成的,我就没有再深究,现在想来,其实那是你在故意误导我们。”

“不错,我在卫星照片上做了手脚。你回来后,我也很担心,害怕你追查这件事,可惜你却错过了!”

“还有对我的陷害!虽然是我和赵永定下的苦肉计,但是你也没少出力,玉插屏就是你那时候盗走的吧?”

罗教授点点头:“我并没想陷害你,我只想取走玉插屏。当赵永在会上宣布对你隔离审查时,我就觉得奇怪。我想到了你们这是一出苦肉计,一来为了钓出内鬼,二来即便钓不出内鬼,也可以把你的行动转到暗处,让内鬼无法察觉。但是我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于是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尽可能地坐实你的嫌疑。”

“哼,那么,赵永是你杀死的吗?”韩江怒视罗教授。

“赵永?不,我不会杀人!”罗教授转而看向将军,将军耸耸肩:“我不知道,也许是我手下人干的,谁知道呢?”

“那个戴着面具装神弄鬼的人也是你吧!”韩江觉得罗教授身上这身装束很可疑。

罗教授又摇了摇头:“韩江,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我就是我,我的目的其实很单纯,我不想杀人,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害人。”

“好个‘万不得已’!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永载史册吗?痴心妄想!”韩江怒道。

“为什么不会呢?我马上就会让你们看到我是怎么发现宓城最后的秘密的!”说罢,罗教授旁若无人地分开众人,一瘸一拐走向那扇厚重的石门。

“‘白’字号,‘高’字号,‘大’字号,‘夏’字号。”罗教授嘴里念念有词,将玉插屏按照顺序一块块放入了石门上的凹槽中。当最后一块“夏”字号玉插屏被放入凹槽后,一阵沉闷的响动,惊得众人都不约而同地向后退了半步,只有罗教授纹丝不动,立在巨大的石门前。时间在这一刻完全凝固了,半圆形大厅内,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盯着那扇石门。

“嘎啦”一声巨响,石门微微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自动打开。罗教授回头冲将军点了点头,布尔坚科一挥手,四个壮实的黑衣人走到石门前,使劲推动石门,沉重的石门被缓缓推开了……

当石门被打开时,在场所有人都被深深地震撼了,没有扬起的尘土,没有崩塌的碎石,里面只有震撼人心的金光,满眼的珠光宝气。石门之内堆满了各式金银器、珠宝饰品,还有名贵的瓷器、玉器、雕刻精美的石刻、佛像,更有堆积如山的金币、银锭……

所有人都被这景象镇住了,足足五分钟,没有人前进一步。直到罗教授步履蹒跚艰难地向前挪动脚步走进了那辉煌的地下宫殿,布尔坚科才反应过来,忙疾走几步,几乎和罗教授并排走进了最后的地宫。

罗教授突然像是疯了一般扑向面前的宝藏,他忘记了他的腿脚,最后一个趔趄,摔倒在无尽的宝藏中。但是他满不在乎地爬了起来,看看这个玉器,又瞅瞅那件佛像,完全被这些珍宝和艺术珍品所陶醉。

将军还保持着一些理智,他看见在堆积如山的宝藏中有一座汉白玉的棺床,上面摆放着一大一小两具金棺。他回头招了招手,呼唤几个黑衣人过来,但是那几个黑衣人却犹豫不前。“怎么,你们害怕这里面有机关?”布尔坚科厉声斥道。

“让我来吧!”唐风和韩江也走进了石门。

布尔坚科看看面前的金棺,也有些犹豫,他又看看唐风和韩江,点了点头。于是,唐风和韩江走到了那具大一些的金棺旁,两人一左一右,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起用力,打开了棺盖。唐风只觉眼前金光一闪,直刺得他睁不开眼睛。

待眼睛稍稍适应了这夺人二目的光芒,他这才发现,在满满一棺的绝世珍宝中,竟不见骨骸。“难道元昊的遗骨并不在这儿?”韩江惊道。

“不,”唐风将手伸进棺内,从里面抓出一小把白色的粉末,对众人大声说道,“这就是昊王的骨骸,它已经化作了齑粉!”

唐风轻轻展开手指,白色的齑粉从他指尖滑过。这难道就是不朽的英雄?唐风不禁欷歔感叹。韩江又走到了旁边那具小一些的金棺旁,唐风也走过来,两人将这具金棺打开。里面的场景却让两人有些诧异,棺内并没有元昊棺内的绝世珍宝,只有几件很普通的玉器,棺内的骨骸也没有化作齑粉。当然,更让两人震撼的是,棺内这副完整的骨架却偏偏缺了头骨!

“无头的骨架?无头的皇后!”唐风感到头脑有些晕,他又想起了佛像中的骨架,如果那具骨架是没藏皇后,那么金棺中这具无头的骨架又是谁呢?如果金棺中的无头骨架属于没藏皇后,那么她的头颅又怎么会被安到了另一具女尸上?

此时,将军、斯捷奇金、罗教授、马卡罗夫、叶莲娜和梁媛也都围拢过来,所有人都为之震惊,谁也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梁媛不禁失声问道:“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皇后?”

“媛媛,我来告诉你这一切吧!”众人身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众人无不大惊失色,就连将军和斯捷奇金都惊得回身望去。那个声音是从石门外传来的,紧接着外面就响起了枪声。将军暗道不好,他大声对斯捷奇金和罗教授说道:“该死!那个家伙竟然也来了!”

“哪个家伙?”斯捷奇金一愣,但他马上好像明白了什么,猛地掏出枪,冲了出去。

将军回头看看还陶醉在珠光宝器中的罗教授,无奈地摇摇头,疾走几步,押着唐风他们走出了石门。

石门外的半圆形大厅里,枪声已经停了下来,地上留下了三具黑衣人的尸体,而在他们对面只伫立着一个人,那个人面对着枪口,竟然毫无惧色。

“果然是你!”将军的言语中带着无比的愤怒。

“久违了,上校同志!”那人声音低沉浑厚,却震得大厅内嗡嗡作响。

“爹地!”梁媛首先叫出了声。唐风和韩江吃惊地看着对面那人,竟然是梁涌泉。可是让唐风和韩江奇怪的是,梁媛似乎对梁涌泉的出现并不感到惊讶。

“梁涌泉,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韩江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他曾详细调查过梁涌泉,却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韩队长,我们又见面了!”梁涌泉顿了顿,又道,“不过这里都是故人相见,我看我也就不用藏着掖着了。我的本名并不叫梁涌泉,你们可以叫我李国文。”

“李国文?!”马卡罗夫跳了起来,他不顾黑衣人的阻拦,疾走几步,走到了李国文面前,“你……你是李国文?”

“怎么?不认识我了?马卡罗夫少校,您当年可是我的老领导啊!”

“你……你跟原来长得怎么……”马卡罗夫怎么也无法把眼前这个男人和李国文的相貌联系在一起。

“少校同志,我的相貌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至于这是怎么回事,你应该问问你的老搭档布尔坚科上校。”李国文平静地说道。

马卡罗夫转向布尔坚科。没等马卡罗夫开口,布尔坚科就先开口了:“伊万,你还记得那个A711209吗?”

“A711209?”马卡罗夫的眼前猛地浮现出那张没有完全腐烂,血肉模糊的面孔。

“A711209才是真正的梁涌泉!”

“啊——”马卡罗夫惊得瞪大了眼睛。

“你不用这样惊讶,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梁云杰的事,并知道梁涌泉就是他的儿子。但是那个年轻人并不愿为我效力,所以我杀了他,并割下了他的面皮,以备日后有用。”

“面皮?”马卡罗夫的眼前再次浮现出那张令他作呕的脸。

“后来,这张面皮果然发挥了作用。我得知梁云杰到了香港,想利用他进入中国,于是就给李国文做了易容手术,将他变成梁涌泉的样子,派到香港梁云杰身边。梁云杰误以为李国文是他失散多年的儿子。我同时给了李国文一笔钱,作为他在香港的活动经费。可是后来这个计划出了变故,我没料到李国文和梁云杰竟然用我给他的这笔钱把生意做大了,财大气粗的李国文不愿再听我的,我也感到很难再驾驭他……”

将军说到这儿,马卡罗夫打断了他:“等等,李国文?李国文不是被谢德林打死了吗?”

“不,我没有死,我在绝境中跳入了波涛汹涌的大海。我永远忘不了那天的日本海,十多米高的大浪不断拍打在崖壁上,我九死一生,差点儿就把小命丢在那儿了。后来我一直漂到日本,在那儿上了岸!”李国文答道。

这时,传来了梁媛的哭声:“爹地,我的脑袋都快炸了,我还是不是你的女儿?”

“媛媛,你当然是我的女儿。”

“那爷爷呢?”

“爷爷也是你的爷爷,但他并不是你的亲爷爷!”

这时,唐风听出了一些名堂,他一把抓住梁媛的手腕:“你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你父亲派来的?”

“不!唐风,你相信我,我不是,真的不是……”

“那你刚才看见你父亲时,一点儿都不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你父亲会出现在这里!”唐风愤怒地说。

“不!唐风,那……那都是因为……因为今天凌晨……”梁媛百口莫辩,不住地摇着头,满脸是泪。突然,梁媛挣脱了唐风向玉门奔去,唐风伸手想去抓,没抓住。梁媛难以面对这样的现实,她向玉门奔去,似乎逃出那道大门就能摆脱今日的是非,回到过去那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一双坚实有力的大手还是抓住了她,她被那人揽入了怀抱,那是父亲的怀抱,但梁媛却感受不到一丝的温暖。

李国文揽住梁媛,冲唐风大声说道:“唐风,你们不用怀疑媛媛,也不用逼她,让我来告诉你们一切!”说到这儿,李国文突然话锋一转,反问布尔坚科:“将军,你自以为掌控了一切,可是你知道当年那个向克格勃总部揭发你的人是谁吗?”

布尔坚科浑身一颤,怒道:“是谁?难道是你?”

“不错!就是我!你没有想到吧?”李国文的眼睛里似乎在喷火,他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当年是你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又教会了我许多东西,按理我应该感谢你,甚至死心塌地为你效命,我也曾经是这么做的。但是后来我的想法变了。你和马卡罗夫少校都曾经认为我是所有学员当中最优秀的,我为什么比其他人优秀?并不是先天的,因为我比其他人敏感,我能比所有人都更早嗅到威胁的存在,我比所有人都有更强烈的危机感。我不断地刻苦训练、学习,希望通过强大自己来摆脱这种危机感!

“可是当我知道你的计划后,对你的看法就发生了改变。我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这种威胁越来越强烈,让我越来越不安,无时无刻不在支配着我的行为。我答应为克格勃效力,是因为你曾经对我们的许诺,那曾是我唯一的希望,但后来我知道那一切不过都是幻想罢了。虽然表面上我像条狗一样对你言听计从,但我有思想,我也渴望自由,所以我知道我不能跟你越走越远,我必须摆脱你,甚至摆脱克格勃。”

“于是,你就向总部揭发了我?可是我不明白,你是怎么向总部揭发的我?要知道,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将军依然是一副掌控全局的模样。

“你忘了我已经被你训练成了一个超级特工,我如果想揭发你,就会做好充足的准备。首先,我的俄语水平已经完全可以用流利的俄文写出漂亮的文章;其次,我了解你几乎所有的计划。我写出了一份足以让你进监狱的揭发材料,只要我这份材料能让克格勃高层看到,你在克格勃就基本上是到头了,说不定还会有牢狱之灾。最后的问题就是如何将这份材料递上去……”说到这里,李国文像是陷入了遥远的回忆,“我至今也无法忘记那一百一十公里,那是西伯利亚原始森林里的一百一十公里!”

“西伯利亚?你……你是说那次野外生存训练!”布尔坚科这才想起来,就在他出事前不久,他曾带领学员们在西伯利亚的原始森林里进行了一次残酷的野外生存训练,“我想起来了,你的各门课成绩都很优秀,特别是野外生存训练。但是那次野外生存训练,你却在原始森林中迷了路,直到第二天晚上你才最后一个回来。”

“对!就是那次!我冒着西伯利亚的严寒,顶着凛冽的寒风,还可能遭受猛兽的袭击,在茫茫原始森林里走了一百一十公里,找到最近的一个邮局,将那份材料寄了出去。”李国文说到这儿,眼中的愤怒变成了湿润,“可是我却没有料到,你竟然来了个金蝉脱壳之计。”

“李,你是不是当时就看出了空难现场有问题?”马卡罗夫忽然想起那天李国文拦下他的吉普车,非要跟他一起去勘察现场的情形。

“要说我当时就看出上校是诈死,那是吹牛!但还是那句话,我比其他人更敏感一些,我当时就怀疑到了总部很可能有人给他通风报信,进而联想到了上校一定会采取什么应对之策,只是……只是我没有马上想到这一层。不过,后来我自己琢磨琢磨,就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了!”李国文对多年前的往事依然记忆犹新,因为那对他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将军对李国文的话感到震惊,他摇着头,嘴里喃喃地说道:“我怎么也没想到,揭发我的人竟然是你!”

李国文又继续说道:“本来我以为可以借此摆脱上校,甚至可以摆脱克格勃,但是我很快发现这只是我的奢望。谢德林到来后,我们的命运没有任何改变。我开始还以为至少是摆脱了上校,可是没多久我就接到了上校从海外发来的命令,命令我们策划一次暴动,脱离基地,逃到海参崴会有人接应!我当时真的很绝望。继续在基地待下去,前途很渺茫;暴动出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这就有了后来的暴动。”

“那么,你的计划呢?你是什么时候彻底摆脱将军,自立门户的?”韩江问。

“彻底摆脱将军?不,我从来没有彻底摆脱过,他就像是个幽灵,时时刻刻都在我的身旁,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在变成梁涌泉后,来到香港投奔梁云杰,梁云杰真的把我当成了他的儿子。我用将军给我的钱经商,生意越做越大,身份、地位什么都有了。我本想结束这可怕的一切,但是将军总是如影随形地出现在我的身旁。”

“我真后悔当初没除掉你!不能帮我,反成我的累赘!”将军恨恨地说道。

“我知道你最终是不会放过我的,所以我必须反击。当我无意中在你那儿发现了一封信——一封米沙写给梁云杰的信之后,我偷偷地把它寄给了梁云杰!”

“原来是你?我说那封信怎么不见了!”

“当我拿到这封信时,一个大胆的计划在我脑中产生,我想用梁云杰在明处寻找瀚海宓城,我则躲在暗处,这样即便将军怀疑到我,我也可以推脱!”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

“是的,你还是怀疑到我头上,借着梁云杰的死。和之后在香港发生的事,敲山震虎,让我意识到我的实力还太弱小了。我不得不选择继续与你合作,至少不能与你为敌!”

“对,香港那次就是为了敲打敲打你。不过,李国文,你有一个最重要的细节没有对你女儿讲。”布尔坚科狞笑道。

李国文一皱眉,他似乎已经知道将军要说什么,但是却又无能为力,只能任由布尔坚科摆布:“小姑娘,你知道你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吗?”

“妈咪,她……她不是病死的吗?”

“不,我告诉你,你母亲是被你父亲毒死的,她知道了你父亲的往事后,便被你父亲毒死了。李国文,你做得天衣无缝,却逃不过我的眼睛。”

梁媛闻听这话,猛地要挣脱李国文,但是她却怎么也摆脱不了李国文的臂膀:“爹地,你说这一切都是假的,不是真的!”梁媛哭得更伤心了。

李国文一阵沉默后,突然爆发出来:“媛媛,我也不想伤害她,我是爱你母亲的……都是这些宝藏害的!你要恨就恨面前这个人,是他,他的贪欲毁了我们的家!”李国文转向将军,“你不提我妻子还好,既然提到了她,我就告诉你,你以为我会惧怕你吗?香港的事之后,我一方面不得不跑到你的老巢,对你委曲求全;另一方面我暗下决心,绝不会放过你!”

“哦?你有什么实力与我为敌?就凭你?”将军轻蔑地看着李国文。

“我的实力当然不能与你抗衡,但是我有这儿!”说着,李国文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这儿?”将军一向对自己的智慧很自信,他不相信李国文能比自己更聪明,“李国文,多说无益,此时此地,就凭你一个人,还能翻了天?说实在的,我挺佩服你的勇气……”

“我是为了带走我的女儿!”李国文吼道。

“你以为你还能走得掉吗?”将军说着,挥了挥手,对旁边的手下吩咐道,“把他们全都绑起来!”

黑衣人闻风而动,将唐风、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两两绑在一起。但是当黑衣人拿着绳子和枪逼向李国文时,他却带着梁媛一步步向后面安放着宝座的高台退去,高台边缘左右两侧各有一道阶梯。梁媛还在不停地哭泣,李国文一手拉着梁媛,一手举着枪,一步步向身后右侧的阶梯退去。但是他俩很快被逼进了角落里,已经动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