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昊王的神主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3:2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当唐风他们登上高台时,迎接他们的是几十匹狼。几十匹饥饿的狼伫立在不朽之殿前的高台上,它们漂亮的皮毛并不能隐藏这些凶残的本性,唐风盯着面前这些饿狼,忽然觉得有些眼熟,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唐风的思绪迅速飞回到了沙漠中。“对,狼洼!这群狼就是我们在狼洼遇见的那群!”唐风压低声音对韩江说道。

“我也看出来了,怎么这群狼此时会出现在这里?”韩江小声说道。

唐风刚要开口,叶莲娜忽然惊叫起来:“你们看,看大殿屋顶上!”

唐风和韩江一惊,抬头望去,只见在不朽之殿那金碧辉煌的屋脊上正屹立着三只雄鹰。“好威武的雄鹰!”唐风看着那健硕的雄鹰,不禁感叹。

“我看到的只有鹰眼中露出的凶光!”韩江喃喃地说道。

就在雄鹰出现的时候,一阵细微而又奇怪的声音传来,唐风面前的狼群开始向前,向他们缓步走来。唐风、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本能地向后退去。狼群每前进一步,唐风他们就往后退一步。“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叶莲娜焦急地问道,可是却没有人回答她。

眼见众人就要退到高台的边缘了,韩江一脚蹬在身后的台阶上,险些摔倒。待韩江刚刚立稳,马卡罗夫便用命令的口吻说道:“不要犹豫了,孩子们,用枪来解决问题吧!”

用枪?这是现在唯一的选择了!唐风、韩江和叶莲娜这才反应过来,匆忙掏出各自的枪。唐风和马卡罗夫紧握手枪走在两侧,韩江和叶莲娜则手持在死亡绿洲中用来对付巨蟒的微型冲锋枪冲在前面。

就在众人掏出枪来的时候,狼群前面的两匹狼猛地向他们发起了进攻。几乎同时,韩江和叶莲娜也扣动了扳机,冲锋枪射出密集的子弹,将迎面而来的两匹狼打倒在地。两匹狼抽搐了几下,发出一阵哀鸣后,便不再动弹。

狼群被震住了,为首的几匹狼似乎犹豫起来。可是那个微弱的声音再度传来,狼群顿时躁动起来。在为首几匹狼的率领下,狼群再次向唐风他们发起了攻击。

四个人一起射击,冲在前面的狼纷纷倒下,但是狼群像着了魔一样,仍然疯狂地向四人扑来。一匹狼流着血,穿过枪林弹雨,猛地扑向韩江,将韩江扑倒在地,韩江和那匹饿狼扭打成一团,“快!救韩江!”叶莲娜用冲锋枪堵住了韩江留下的缺口,大声命令唐风。唐风调转枪口,紧张地瞄准和韩江纠缠在一起的狼,他双手剧烈地颤抖,生怕打到韩江。

“不要管我,开枪!”就在韩江大声喊出这句话后,唐风终于扣动了扳机,“砰!砰!”两枪,那匹狼倒在了血泊中,韩江及时得救。

韩江来不及喘息,蹭地跳起来,拾起冲锋枪,对着那匹狼补了一枪,然后便重新加入战斗。顷刻之间,高台之上子弹横飞,鲜血浸染,一匹匹狼倒在唐风他们面前。但是狼群仍然没有退缩的意思,不顾一切地向唐风他们发起冲锋。

直到那个微弱而诡异的声响再度传来,狼群终于停止了进攻,向后退去。唐风终于长出了一口气。马卡罗夫喘着粗气,道:“这……这些狼是受人控制的!”

“我知道,我在狼洼的时候就听到了那个声响,狼群都是受那个声响指挥的!如果我没猜错,那个声响很可能是鸣镝发出的!”唐风回想着他在狼洼听到的那个声响。

韩江也肯定道:“不错,我们在狼洼时就是被这群狼包围的!但是很奇怪,当时这群饿狼没有对我们发起进攻,在听到那个声响后就撤退了!”

“这些狼是受什么人控制的?将军?”叶莲娜问。

“不知道……”韩江说到这儿,忽然想到了什么,“梁媛!那个声音似乎是从狼群后面的大殿中传来的。”

“你什么意思?你是怀疑梁媛?”唐风听出韩江话里有话。

“不,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梁媛,那么在这宓城中就必然还有其他人!”韩江斩钉截铁地说道。

“要知道,我们在狼洼遭遇狼群的时候,梁媛是跟我们在一辆车上的!”唐风提醒韩江。

“别争了,先进大殿里去看个究竟!”叶莲娜说着持枪向不朽之殿冲去。

当唐风四人穿过狼群的尸体来到不朽之殿时,他们忽然惊奇地发现刚才还立在不朽之殿上的三只雄鹰这会儿不见了。唐风停下脚步,仰头望着天空,嘴里喃喃地说道:“那个古老的图腾又出现了。”

是的,那个古老的图腾不仅仅出现在岩壁上,还真真实实地出现在了不朽之殿。唐风想到这儿,浑身一颤。就在这时,韩江和叶莲娜已经推开了不朽之殿的殿门。四个人全都呆住了,昨天不管如何推都纹丝不动的厚重殿门,竟然这么轻易地被推开了?四个人满腹狐疑,但是顾不上那么多,他们已经迈过高高的包金门槛,走进了大殿。

与唐风梦中的场景一模一样,一样的花斑石地面,一样的镶嵌金色花纹的红柱,不朽之殿中还挂满了已经破旧腐朽的帷幕,在殿门被推开的气流带动下微微拂动……可最让唐风感到奇怪的是,大殿里光线昏暗,靠墙和窗户的位置竟然又砌了一堵墙。

“这……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又冒出一堵墙?”韩江也很吃惊。

“怪不得我们昨天往大殿里面看,什么也看不见,原来被这堵墙挡住了!”唐风想起了昨天看到的一幕。

“砌墙的目的无非是两种,一是不想让人看到里面的东西,二是用这堵墙圈禁某些人。我……我估计砌这堵墙的目的很可能是前者。”马卡罗夫分析道。

“前者?这大殿中有什么秘密不想让人知道?”被马卡罗夫这么一分析,唐风立即来了兴趣。他向殿门后面瞥了一眼,殿门后面出现了两个巨大的石块,这是梦中没有见到的。唐风走到石块近前,仔细观察后,说道:“昨天我们推不开大门,我估计就是因为这两块巨石。”

“嗯,地面还有拖动石块的痕迹。梁媛……”韩江欲言又止,沉吟片刻,才道,“梁媛是没有气力挪动这两块巨石的,所以……所以昨夜大殿里肯定有人来过了!”

“也就是说宓城里还有其他人?”叶莲娜警觉地向周围望去,可是大殿内光线昏暗,又被这些层层叠叠的腐朽帷幕阻隔,根本无法看清不朽之殿内的情形。

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三人分散开来,小心翼翼地搜寻着帷幕下的蛛丝马迹。可是唐风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帷幕。突然,唐风伸出双手,猛地撕扯掉了自己面前的巨大帷幕,然后他又继续撕扯,扯下了大殿中的重重帷幕,像是要扯去挡在他面前的重重迷雾。

韩江和叶莲娜、马卡罗夫吃惊地看着唐风的举动,后来,干脆也加入了唐风的行列。四个人一起扯掉大殿中的重重帷幕,巨大的帷幕扬起了殿内厚厚的尘土。当唐风撕扯下一块巨大的帷幕时,他敏感地发现帷幕后有什么东西……待尘土散尽,唐风他们发现在大殿中央偏后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宽大的祭台,祭台上安放着两个巨大的牌位。

唐风走近祭台,这才发现两个牌位一大一小。大的牌位足有一米多高,用紫檀木制成,上用金泥书写着几个西夏文大字,翻译过来是——白高大夏国景宗皇帝嵬名元昊之灵。小的那个牌位也足有半米高,同样为紫檀木制成,同样用金泥书写着几个西夏文大字——白高大夏国皇后没藏氏之灵。

当唐风轻声读出两个牌位上的文字时,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都惊呆了。“这……这里怎么会供奉着元昊的神主?”韩江完全蒙了。

一阵可怕的沉默后,唐风喃喃自语道:“或许……或许元昊就被埋葬在这里!”

“什么?元昊不是被葬在西夏王陵里吗?怎么会在这儿?”韩江不敢相信。

“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这难道就是宓城的秘密?以至于要把大殿用层层帷幕和围墙遮挡?”唐风胡思乱想着,慢慢地靠近元昊的神主,一步一步。唐风的心跳在加快,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那不过是个用木头做的牌位,可是此刻他却无法抑制内心的紧张、激动和兴奋……突然,唐风眼前一亮,他在昊王牌位下的缝隙中隐约看到了一样熟悉而又陌生的东西。

唐风小心翼翼地走到祭台旁,他发现在元昊的牌位下面有一个缝隙,仔细观察在那缝隙中有一件东西,隐隐闪着绿光。唐风将手探入那个缝隙,慢慢地摸索。当唐风的手触到那件东西时,身子微微震了一下,那种熟悉的奇妙感觉又传遍了全身。唐风感觉手上触到的是一件冰冷温润的东西,像是一件玉器,他的脑中迅速闪过了一个念头——难道是丢失的玉璜?

玉璜?在梦中丢失的玉璜?当唐风从昊王的神主下面拿出那件玉璜时,他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和自己丢失的那件一模一样,他甚至可以肯定这就是自己在胡杨林里发现的那件玉璜!可是此刻这件玉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自己之前所经历的一切,仅仅是一个幻觉?不,这不可能,玉璜一直陪伴自己走过了这么远的路,怎么会是幻觉?如果之前经历的一切不是幻觉,那么这件玉璜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唐风感到脑子有些乱,他握着玉璜环视左右,空空如也的祭台上只有两座巨大的牌位,其他什么都没有——没有香炉,没有祭品。唐风后退几步,他要重新打量这座巨大而又神秘的铜殿。新一天的太阳已经缓缓跃出了地平线,但不朽之殿内依然被黑暗所笼罩,殿内依旧挂满了厚厚的帷幕,铜殿周围的门窗都被那圈围墙遮挡。众人随着唐风退到了靠门的围墙边,韩江憋不住了,问唐风:“你发现了什么?”

“是啊,那件玉璜怎么会出现在元昊的神主下面?”马卡罗夫也问道。

“这里真的是元昊的陵墓吗?”叶莲娜追问道。

“嘘!”唐风对三人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道,“我现在无法回答你们的问题,眼下当务之急是找到梁媛,并弄清楚这座不朽之殿的秘密!”

三人默然。唐风推开手电,在灰色的墙壁上照了照,迅速做出了判断:“围绕大殿的墙壁没有地基,是直接建造在大殿地砖上的。很明显这圈围墙是后来建造的,墙体很薄,显然不是为了增加大殿的厚度,防止外力入侵。那么,这面墙的作用就像老马之前说的,要么是为了不让外人窥见大殿内的秘密,要么是为了圈禁什么人。但有什么人是需要被圈禁在这里的呢?监狱、地牢,或是别的什么房间都可以,所以显然这里也并不是为了圈禁什么人。这圈围墙的作用就只有一个——不想让外人窥见大殿内的秘密。如果我推测得不错,这个秘密很可能就是整个宓城的秘密。”

“可是这个秘密究竟是什么呢?这墙又是什么人建造的?”韩江迫不及待地问。

“这就需要我们仔细地把这座奇怪的大殿查看一遍!”唐风说着继续沿着围墙向大殿的北侧走去。一边是高高的围墙,另一边是厚厚的帷幕,唐风穿行其间,每一步都异常小心。他用手电筒朝围墙顶端照去,只见高大的围墙一直砌到了殿顶的梁柱和藻井上。唐风这才注意到大殿顶部的藻井,一个个正方形的藻井在黑暗的大殿中泛出一丝金光——是用金泥精心绘制的莲花。虽然经过了近千年的岁月侵袭,藻井上已经被厚厚的灰土覆盖,但仍然难掩当年的金碧辉煌。

四个人吃惊地张大嘴巴,仰头看着这金碧辉煌的藻井。转过了一道弯,唐风走到北面的墙壁下,这里屋顶上的藻井保存更为完好,大片大片金色的莲花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熠熠生辉。唐风不禁赞叹道:“真是巧夺天工的建筑极……”可他话没说完却突然定住了,嘴巴半张着,也没了声音。

唐风整个人突然怔住了。韩江见唐风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大殿顶部的藻井出神,也顺着他的眼神望去,瞬间,韩江也像是被点穴了一样,整个人都定住了。与此同时,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在手电筒的照射下,看见在一块块金色的莲花纹藻井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藻井,因为这个藻井里绘制的不是金色的莲花,而是……而是一个流血的图腾!

厚厚的灰尘遮住了藻井上大半图案,但是四个人都对这个可怕的图案太熟悉了。唐风手中的电筒缓缓移动,金泥勾勒出了一匹完整的狼,而在狼的身上立着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更令唐风他们震惊的是,那狼的身上不知用什么涂料绘出了大片的血迹,似乎图腾中的那匹狼已经伤痕累累。

“流血的图腾……”唐风嘴里喃喃自语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如果不注意,或者没见过这个古老的图腾,谁也不会在意这样一个与众不同的藻井,可是现在这个刻画着流血图腾的藻井就这样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他们眼前。韩江和叶莲娜、马卡罗夫面面相觑,只有唐风还仰着头,怔怔地盯着头顶藻井中的流血图腾出神,嘴里还在喃喃自语:“流血的图腾,流血的图腾……”突然,唐风停了下来,然后激动地说道:“这个藻井绝不简单!”

“哦?!你发现了什么?”韩江用期盼的眼神注视着唐风。可唐风却并没有回答韩江的问题,而是向前疾走了两步,他不停地用手电朝大殿顶部的藻井照去,全是一模一样的金色莲花。唐风一把扯去身旁的帷幕,冒着被卷起的灰土,走到帷幕这头,殿顶依然是金色莲花的藻井。

“只发现了一个绘有流血图腾的藻井,这就是最大的发现!”唐风斩钉截铁地说。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个奇怪藻井的出现究竟代表了什么呢?”韩江道。

“这……”唐风迟疑下来,再次把目光聚焦在那个特殊的藻井上。金泥绘制的线条蜿蜒回旋,熟练地在藻井上勾勒出了雄鹰和狼的形象,栩栩如生,几乎是一笔构成,绝无半点儿拖泥带水。唐风的眼睛久久地注视着藻井中的图案,又喃喃地说道:“从这金泥的颜色和藻井边缘覆盖的灰尘看,这个藻井应该是与其他藻井一同绘制的。其他藻井的图案都是金莲花,而唯独这个藻井的图案是流血的图腾,很显然,这个藻井在绘制之时就被建造不朽之殿的人寄托了特殊的寓意。”

“关键就是这个特殊的寓意是什么?”韩江也盯着那个流血的图腾。

唐风的眼睛死死盯着那个藻井中的图腾,从狼脚的线条开始一直延伸到狼头,又到鹰头,直至最后,他的目光停在鹰的眼睛处。唐风觉得图案中鹰的眼睛有些异样,他想到了在贺兰山中看见的同样图案:“难道这只鹰的眼睛也有问题?”

唐风的话让众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鹰的眼睛上,许久,马卡罗夫喃喃地说道:“我看……我看不仅仅是鹰的眼睛有问题,狼的眼睛也有问题!”

“哦?老马,你看出来什么了?”韩江转而盯着马卡罗夫。

“我觉得狼的眼睛和鹰的眼睛似乎……似乎正在盯着同一个地方……”马卡罗夫犹豫地说道。

“对!老马,你说得太对了!”唐风总算是缓过神来,“我看了很久,单看鹰的眼睛或狼的眼睛都没问题,画得很好,但是将两者合在一起看,就会觉得有些别扭,因为狼和鹰的方位并不相同,而两者眼睛却似乎都在盯着同一个地方!”

“我也看出来了!就是因为两者眼睛盯在一个方向,才造成此图案很别扭。”叶莲娜道。

“而更奇怪的是,我开始以为狼的眼睛和鹰的眼睛既然同时盯着一个地方,那么这应该是大殿内最重要的地方,所以我一开始以为他们眼睛盯着的应该是大殿中央祭台上的昊王牌位,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你们再仔细看看,这两双眼睛所看的方向和大致位置。”

唐风似乎已经看出了名堂,韩江率先说出了其中的奥秘:“鹰的眼睛似乎盯着祭台后的某个地方,狼的眼睛很扭曲地也盯着那儿!不过,我们现在看不清祭台后面的情形。”

唐风点点头:“我想那里一定有什么名堂!”说着,唐风就朝祭台走去。但他们已经深入重重帷幕内,唐风没有顺原路返回铜殿大门再往祭台去,而是沿着面前这条被帷幕隔出来的巷道一路往前,期望能从这儿直接通到祭台后面。

唐风快步穿行于暗红色的帷幕间,拐过一道弯,当他以为自己离祭台已经很近的时候,却被一面厚厚的帷幕挡住了去路。“妈的,这里面竟然也玩迷宫!”唐风暗暗骂道,索性探出手去扯那帷幕,可是看似破旧的帷幕唐风却没能扯动!唐风心里焦急,他随手撕掉了旁边的一块帷幕,又返回头,想要去撕自己面前的那块帷幕。可是他扯了一下,帷幕晃动一下,还是没扯动。

唐风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莫名的亢奋之中,他使出浑身力气,准备再做一次努力,但是却被韩江喊住了:“等等,让我来!”

唐风像是一辆失控的汽车,在关键时刻被人拦了下来。韩江强有力的手臂抓住了他,唐风使劲挣脱,却是徒劳。唐风终于安静下来,怔怔地伫立在那面巨大的暗红色帷幕前。

韩江和叶莲娜走到了这面帷幕的两侧,马卡罗夫在唐风身边,轻轻拍了拍唐风的肩膀。所有人似乎都做好了准备,韩江和叶莲娜对视一眼,然后一起使劲,去扯那面巨大的帷幕。这次,帷幕被他们扯动了,整面帷幕从上往下垂落下来,厚厚的灰尘随之而起。韩江和叶莲娜赶忙向后退去,可是唐风和马卡罗夫却仍然怔怔地站在帷幕前,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帷幕后令人恐惧的一幕!

巨大的帷幕从高处垂下,众人看见在帷幕后面竟是成堆的骷髅。有几具保存完整的骷髅冲在最前面,他们的模样很奇特——按理这几具骷髅应该散落一地,可是他们却仍然保持着某种奇怪的姿势,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往前奔跑,像是后面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他们!

“这……”韩江和叶莲娜待灰尘散去,往前走了两步,目睹这震惊的一幕,惊得目瞪口呆。许久,韩江才从口中挤出一句话:“这些骷髅也太奇怪了吧!”

唐风像是恢复了平静,掸了掸身上的尘土,缓缓说道;“前面的几具骨架之所以没散,是因为他们身下还压着一些人骨架,准确地说应该是他们的同伴!”

说着,唐风上前一步,伸手又扯掉了还没完全落下来的一截帷幕,下面果然压着累累白骨。唐风又说道:“所有人的姿势其实都是朝前的,层层挤压。你们看这些人的手臂,死死地拽着帷幕,所以我们刚才废了很大的劲儿才把帷幕拽下来。这让我想到了千户镇马厩里恐怖的一幕!”

唐风的话让韩江像遭了电击一样,猛地一震:“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当时千户镇马厩的门后也是这样奇怪而恐怖的一幕,所有的干尸层层叠压,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追击,所以不顾一切地朝大门奔去,可他们还没打开大门,便都死于非命!”

“是的,当时我们曾经通过那些干尸可怕的伤口判断他们都是被一种猛兽所伤,我们现在知道这种猛兽就是怯薛军碑上提到的‘隗夔’,难道这里也曾经出现了隗夔?”唐风忧心忡忡地说。

“这些骨骸很明显和我们在金字塔下发现的骨骸不一样,首先,需要判断他们是党项人,还是蒙古人!”马卡罗夫道。

“这个……可不好办!他们已经化作白骨,不像干尸那么好判断了!”韩江道。

“不用干尸,我们还是能判断出来的!”说着,唐风壮着胆子走近了这些白骨。在这些骨骸间,唐风很快发现了几柄锈迹斑斑的腰刀,他递给韩江,说道:“这是典型的蒙古式腰刀,看来这些被挤压的尸体是怯薛军。”

“那么怯薛军当年也进入了这座殿内……”韩江沉吟了一会儿,又道,“从叠压的骨骸上看,至少有百十来号人进入了铜殿。难道这百十来号人失踪了,八思巴和刘秉忠不进殿内寻找?怯薛军碑中也没有提到?”

“八思巴与刘秉忠是何等聪明之人,百十来号人失踪了,他们肯定是知晓的,但是……但是可能由于某种可怕的原因,八思巴并没有命人进入这座大殿来寻找!”唐风说道。

“可怕的原因?”韩江眼露惊恐,环视黑暗的大殿,“你说得有道理,这些帷幕很可能就是党项人布置下的迷魂阵。怯薛军占领了整个宓城,但是并没有占领这座大殿。混乱之时,有一队怯薛军冲入了大殿,但是却有来无回,死于非命!八思巴也许还派过其他人进来,但都没能真正占有这座大殿!”

唐风点点头:“如果怯薛军占领了大殿,我想殿中就不会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景象了。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是什么可怕的东西,让不可一世的怯薛军裹足不前了呢?”

唐风的话让大家全都紧张地向四下张望,重重帷幕阻隔,谁也不知道这座大殿里还隐藏着多少秘密。也许那些可怕的怪兽此刻就潜伏在暗处,随时可能冲破帷幕……

唐风绕过这些堆积在一块儿的骨骸,他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的一面帷幕,压低声音说道:“你们看,这些尸骨遭遇的危险显然来自于他们后方,而刚才那个藻井上狼和鹰眼睛所注视的方向也是后面,惊人的一致,大殿后面一定隐藏着什么……”

听唐风这么说,韩江本能地拔出了枪。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掏出了枪。四个人蹑手蹑脚地掀起面前的帷幕,后面什么都没有,还是暗红色的帷幕。但是这却让大家更为警觉,韩江和唐风蹑手蹑脚地走到这面帷幕前,一左一右,屏息凝神,叶莲娜和马卡罗夫则手握着枪,直挺挺地面对着帷幕。唐风忽然看见帷幕下面轻轻地动了一下,他用手示意了韩江。韩江和叶莲娜、马卡罗夫也注意到了帷幕的变化,有可能是风。正当唐风胡思乱想时,韩江已经用力扯下了面前的帷幕。没等灰土散尽,韩江和叶莲娜就举着枪冲了过去,帷幕后面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唐风有些迟疑地站在帷幕前,忽然听到帷幕后面传来韩江的声音:“梁媛,你醒醒,你怎么躺在这里?”

当听到梁媛名字的时候,唐风猛地反应过来,蹭地跳过帷幕,疾步走到韩江身边,只见梁媛正直挺挺地躺在地上。唐风一把抱住梁媛,呼唤着梁媛的名字。韩江却道:“唐风,你冷静一下,梁媛受了伤。”

“什么伤?”唐风并没在梁媛身上看到什么明显的伤口。

韩江指了指梁媛后颈处:“这里有被钝器重击的痕迹。”果然,唐风看到梁媛的后颈处有些淤血。他怜惜地轻轻呼唤,过了好一会儿,梁媛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我……我这是在哪里?”

“媛媛,你终于醒了,把我吓死了!”唐风关切地说道。

“我们现在在不朽之殿里面,刚才我们发现你一个人躺在这里。”韩江说道。

“不朽之殿?”梁媛失神地四下望去。

“是的,我一觉醒来,发现你不在了,我们都以为你遭遇了什么不测,所以就冲进不朽之殿。在这里我们有了很重要的发现,也发现了你!”唐风说道。

“很……很重要的发现?你们发现了什么?”梁媛强忍疼痛,支撑着坐了起来。

“我们发现这座大殿里竟然供奉着昊王的牌位!”唐风道。

“我……我好像想起来了。凌晨时分,我被一阵奇怪的响动弄醒了,便出来想去方便,看见韩江躺在帐篷外面睡着了。于是,我……我一个人走到了大殿旁边的台基下,后面的事我就记不清了……”梁媛吃力地回忆着。

“你再好好想想,还发生了什么?”韩江启发道。

梁媛又想了想,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记得了,后来……后来我醒过来就已经在这儿了!”

韩江听完梁媛的话,陷入了沉思。他回头向大殿北面那个奇怪的藻井望去,这里已经看不见那个绘有图腾的藻井。但是韩江凭借记忆,清晰地判断出图腾中雄鹰和狼的眼睛所注视的位置,就是梁媛所躺的位置,而这里也正好位于当年那些疯狂奔逃的怯薛军正后方——正是他们刚才要寻找的位置。

韩江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梁媛,梁媛脸色苍白,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韩江将视线移向了这个被重重帷幕围合在一起的正方形空间,他注意到梁媛躺倒在一面墙下:“这里怎么会出现一堵墙?”韩江打量着这堵有些粗糙的墙。

唐风扶着梁媛站起来,也注意到了这堵墙,他迅速回想了一下不朽之殿的结构,推断道:“这面墙应该就是祭台后面的那堵墙。”

“那就是说我们已经绕到了祭台后面。”

“是的,我们现在就在祭台后面。”

“这样看来,图腾上雄鹰和狼注视的地方就是这里,而那些死去的怯薛军也正是被这里出现的可怕东西所追赶?”韩江盯着唐风说道。

唐风明白韩江的意思,他向四面望去,除了东面的这堵墙,南面、北面、西面全被重重帷幕阻隔:“这里就应该是那个神秘的所在,可是这里却看不出任何异常啊!”

“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在这里发现了梁媛,难道也是一种巧合?”韩江忽然把话题转向了梁媛。

“你什么意思?”唐风不解。

“梁媛是被人打昏的,毫无疑问,宓城里还有其他人,他们或许是将军的人,或许是其他人,也可能根本就不是人!”韩江一脸神秘地说着。

“不是人?你这话什么意思?”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不明白韩江的意思。

“你们说,打伤梁媛,又控制狼群的人会是谁呢?将军的人?不像,按照唐风的说法,将军的人应该还被困在骷髅坛城里呢!”

“所以你认为是……是党项人的魂灵!”唐风惊恐地看着韩江。

“我不知道,我只是在想宓城中除了我们还会有什么人。”韩江边说边往西边的帷幕走去,“秘密也许就在这重帷幕之后。”

唐风也敏锐地捕捉到了这里的玄机,他扶着梁媛,跟在韩江身后走到了西面帷幕的正中,叶莲娜和马卡罗夫则分立在帷幕两侧。韩江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右手持枪,探出左手,猛地一把扯去了面前的帷幕……

帷幕后面是一条有五六米宽的通道,光线昏暗,韩江看不清通道尽头。他推开电筒,向通道尽头照去,这条通道并不长,尽头又是一堵墙。但让他感到震撼的是,就在这堵墙前面的通道上散布着密密麻麻的骨骸。

众人全都瞪大了眼,梁媛吓得钻进了唐风的怀里。唐风安慰着梁媛,脚下却像是着了魔似的,跟着韩江机械地向前走去。叶莲娜和马卡罗夫也是一样,四个人都像是被巨大的魔力所吸引,一步,两步,三步……不断地向前走去。只有梁媛感到了巨大的恐惧,不敢向前。

走在前面的韩江停了下来,他回过头,平静地说:“或许这里就隐藏着宓城全部的秘密。”

“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们脚下的这些骨骸有蒙古人,也有党项人,他们一定在这里发生过激战。所有党项人的尸骨全都如金字塔下的尸骨一样,正面面对敌人倒下,他们背后一定就是他们拼死保护的东西。”唐风观察了周围的尸骨后说道。

“可是这里除了这些尸骨,说明也看不到”叶莲娜不解地道。

“还有墙壁!”马卡罗夫已经注意到了四周的墙壁。

“是的,还有墙壁!这儿的墙壁很奇怪!”唐风走到右侧的墙壁前,整个通道里没有门窗,从地面到殿顶全部被黑色的大青石所包裹,“这些黑色的石头,既不同于大殿原有的地面,也不同于后来砌筑的墙壁,质地坚硬紧密。这里显然是修筑大殿时就已经设计好的,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墙壁呢?”

唐风用手在每一块青石上敲击,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于是他停下来,又一次仔细观察通道内密密麻麻的白骨。只见在通道的尽头,左侧的墙角前,尸骨最为密集,而这些尸骨无一例外都是面向外面,仰面躺倒的:“这里被党项勇士重重护卫,一定有什么玄机!”

唐风不想惊动那些已经逝去的灵魂,他蹲下来小心翼翼地一块一块移动这里的骨骸。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没有说话,也都蹲下来帮唐风把这里的骨骸清理干净。只有梁媛一脸惊恐地站在原地,看见唐风他们已经将尸骨清理了大半,梁媛终于说道:“唐风,我很害怕!我们还是先撤出去吧!”

唐风放下手中的骨头,回头望着梁媛。梁媛眼中带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惹人心疼。唐风走到梁媛近前,扶着梁媛的肩膀:“媛媛,你刚才是受到了惊吓,不用怕,我们那么多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还怕这最后一关?”

“可……可我还是感到害怕!我们先撤出去,明天再来,好吗?”梁媛几乎是在央求唐风。

唐风有些心软,但是他转念一想,又说道:“媛媛,你不想为你爷爷报仇吗?你不想知道宓城的秘密吗?你不是一直都想弄清楚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吗?眼看我们就要揭开这一切的秘密了,你就甘心这么退缩?而且,我们带的给养也不够了,没有时间了!”

梁媛嘴张了张,还想说什么,可就在这时,唐风身后传来韩江兴奋的声音:“这里果然有机关!”

唐风转身望去,韩江他们已经把通道尽头左侧墙角的尸骨清理干净了。一共是三十七具完整的尸骨,整整三十七个党项勇士,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在保卫着一个怎样的秘密?

韩江用枪把使劲敲击这里的每一块青石,并没有听到空洞的声音。倒是在韩江胡乱地敲击一阵后,突然,有一块大青石凹陷了下去,紧接着,从遥远的地下传来一声低沉的巨响,这声音像是从地心深处传来,又像是穿过千年沧桑,透过历史的重重迷雾传来。但是随即一切归为平静,整个通道内,整座大殿都安静了下来。

五个人吃惊地注视着这一切,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大家面面相觑,手足无措,都在等待着。等待着什么?命运的安排?历史的宿命?还是奇迹的出现?终于,奇迹出现了,在漫长的等待后,墙上十二块大青石竟然动了起来!众人本能地向后退去,不知道这里将要发生什么,是天崩地裂,还是沧海桑田?

当那十二块大青石停下来后,唐风听到从地下深处又传来一阵持续时间很长的响动,与此同时,大殿开始晃动起来。众人更为惊恐,可是没有人向外退去,大家扶住身旁的青石墙壁,回头望去——大殿内那一圈没有地基,并不牢靠的墙壁如多米诺骨牌一样,一段段,一层层地坍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