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东方金字塔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3:15
字体大小 + - 关灯

这是紧张而又平静的一夜,当黑幕降临的时候,五个人置身在这空旷的死城中央,巨大的恐惧迅速将每一个人包围。韩江安排唐风、叶莲娜和自己轮流值夜,可是整整一夜,谁都没有真正睡着。

唐风几乎是睁着眼睛迎来了黎明。天亮后,气温急剧升高,唐风感觉此时的地表温度至少在四十度以上,甚至可能已经接近五十度。大家携带的饮用水虽然充足,但也只够三天了。也就是说他们必须在三天内结束在宓城的一切,并撤出野狼谷,否则就要面临断水的危险。

也许是为了节省体力,也许是为了不惊动那些仍然飘荡在宓城中的魂灵,大家全都默默无语,整理好行装。不用唐风指点,五个人不约而同地向广场西头的宫殿区走去。

登上巨大的阶梯,唐风默默数着,一共三十二级台阶。当他第一个登上第三十二级台阶时,展现在他面前的是无以复加的震撼。四根巨大的圆形立柱倒伏在他的面前,立柱的直径足有两米,高近二十米,基座是两个传统的党项力士背靠着背、奋力撑起立柱的场景。党项力士雕刻得极为精美,身体上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可谓惟妙惟肖。

韩江他们也被这场景所震撼:“真是可惜了!雕刻这么精美的立柱可不多见!”

“是啊!从倒塌的样子看,立柱已经碎裂成数截,应该是被人故意推倒的,我想可能是毁于宓城最后的战火。”

“这也是华表吧?”梁媛问道。

“是的,这也是华表,和我们南阙、北阙是同一性质,表明这后面的建筑是皇家级别的。你们看后面。”

唐风指着后面,大家看见在立柱后面是一堆堆已经坍塌的废墟:“这些大大小小的废墟就是当年的宫殿,如果能够在这里进行详细的考古挖掘一定能出土很多遗物。”

“唐风,我这两天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说宓城的最后时刻,城内已经弹尽粮绝,吃不饱肚子了,这里还会有传说中的宝藏吗?”马卡罗夫忽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唐风笑了笑:“老马,你放心,饿肚子不代表这里贫穷。因为在最后时刻,宓城被忽必烈大军团团围住,就算你有堆积如山的宝藏也换不来粮食,这点可以从我们在黄金城门和水门里发现的零散珠宝证明。另外,怯薛军碑上也说宓城的富庶和奢华让将士们难以控制,连八思巴也无法约束。”

“唐风,就算你说得有道理,但是宓城的宝藏经过怯薛军的抢掠,还会剩下多少呢?”马卡罗夫又问道。

唐风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了一下,但是他很快说道:“我想关于宝藏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指宓城的富庶,怯薛军打入宓城能看到的宝藏;另一种是指当年元昊在宓城预藏起来的宝藏,这些宝藏显然是怯薛军攻入宓城也很难找到的。我想宓城的宝藏应该是指第二种。”

“也就是说除了当年怯薛军能看到的外,还有元昊预先藏在某处的宝藏?!”梁媛反问道。

“是的,而且这批宝藏价值一定非常惊人,远远超出当年攻入城中那些怯薛军所看到的。当然,除了这批宝藏,宓城本身就是一座宝藏,它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或许根本无法计算。”唐风进一步解释道。

“那么,元昊会把那批宝藏埋在哪里呢?”韩江问。

“一定是个非常重要而又十分隐蔽的地方,我想也许就在我们脚下。”

“在我们脚下?”唐风的话让众人都是一惊。

“昨天我们已经知道了宓城大致的分布,宓城的东部是平民区、商业区、手工业区、贵族居住区和行政区,而宫殿等大型建筑都在宓城西半边,显然这里是宓城最重要的地区,所以我想宝藏也一定会埋藏在西边的某个地方。”唐风说这话时,眼睛一直盯着昨天看到的那座没有坍塌的大殿。此时唐风才看清,这座大殿位于三层须弥座高台之上,他们已经登上三十二级台阶,而这座大殿下还有三层须弥座,因此显得比宓城宫殿区内所有倒塌的建筑都要高大宏伟。当然,让唐风震撼的还不仅仅于此,与周围那些已经坍塌的宫殿建筑相比,这座大殿显得更加神秘。唐风想,是什么力量支撑着大殿在这里屹立千年而不倒呢?

唐风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已经迈过了那些倒伏的立柱,在那四根立柱后面不远处就是一堆坍塌的建筑废墟。唐风在这片废墟前看了看,迅速做出了判断:“这里正好位于宫殿区的中轴线上,又是宫殿区最靠前的一座建筑,所以我推测这里原来应该是一座大门,整个宫殿区的大门。”

唐风很快印证了自己的判断,因为他在这个废墟的两侧发现了微微高出地面的废墟堆,这些废墟堆应该就是过去宫殿的围墙。他们继续向前走,离第一个废墟堆大概二十米的地方,同样在中轴线的位置又出现一个废墟堆。唐风原本以为这里应该是一座宫殿的遗址,但是他在这个废墟堆上观察了一阵,便推翻了之前的判断:“这还是一扇大门,形制和前面那个差不多,周围同样有一圈围墙。”

大家继续前进,走了二十余米,中轴线上又出现了一个废墟堆。唐风很快判断出来,这仍然是一个大门遗址。一连在中轴线上出现了三扇大门,这让众人疑惑不解。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又冒出一扇门和一圈围墙?”韩江不解地问。

“这比较奇怪,中国古代建筑一般在重要的建筑前面都有一个门,并有围墙环绕,围墙越多,门越多,说明这里面的建筑越重要。三座大门,三重围墙,如果算上宓城本身的城墙,等于是四座大门,四重城墙,这是何等气势!可想而知,这里面建筑等级之高,它应该是整个宓城最为重要的建筑了!”

“就是那座没有坍塌的大殿吧?”

唐风没有回答韩江的话,因为他很快就会自己得到答案。唐风率先走进了最后一道门,前面豁然开朗,是一个巨大的方形广场。唐风这才看清,那座大殿面阔竟达十三间,进深唐风还看不清,但从高大的屋脊上看,进深也不会小于七间。面阔十三间,进深七间,这是唐风见到过的体量最大的大殿了!

第三道门和大殿之间约有六十米长,唐风走到大殿前,登上三层须弥座,忽然觉得这座大殿有些奇怪。哪儿奇怪呢,唐风一时还摸不着头脑,但是当他的手触摸到大殿廊檐下的柱子时,马上明白了这座大殿的特殊之处。

唐风后退两步,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面前的柱子和整座大殿,惊道:“这……这竟然是铜的!”

“铜的?什么铜的?”韩江不明白唐风的意思。

“我是说这个柱子,不,是……是整个大殿,竟是……是铜的!”唐风说话的声音都开始颤抖起来。

“铜殿?这么大的铜殿闻所未闻!”韩江也惊诧起来。

众人无不惊愕。唐风忽然想起了什么,仰面看去,只见在大殿廊檐上方悬挂着一幅巨大的匾额,匾额不是常见的长方形,而是正方形,不用问,这也是铜制的。唐风缓缓地读出了牌匾上的四个西夏文大字:“不——朽——之——殿——果然是一座不朽之殿!”

“不朽之殿,我明白了!”梁媛忽然说道,“正因为这座大殿是铜制的,所以才幸免于难,一直屹立千年,不朽之殿名副其实啊!”

“它逃过了那次大火。你们看这儿!”叶莲娜在不朽之殿廊檐下那排柱子上发现了被火烧过的黑色痕迹,“这里也曾经被火烧过。”

唐风也注意到了不朽之殿周围有被火烧过的痕迹:“这就是那场大火留下的痕迹,从宓城的现状看,那场火一定很大,不过……”

唐风似乎想到了什么,梁媛催问:“不过什么?”

“我在想如果火足够大,燃烧的时间足够长,即便是再坚固的铜墙铁壁也会被熔毁的,但是我们看到这座不朽之殿只是在廊檐部分留下了火烧的痕迹,里面的建筑保存得十分完好,根本没有火烧的痕迹,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铜殿坚固?”梁媛不明白唐风的意思。

“不,我说过了,铜殿再坚固也是可以被大火熔毁的!”

“宫殿区基本全被烧毁了,说明那场火一定很大。那么铜殿没有被烧毁——就只有一种解释——燃烧的时间并不长,所以铜殿只留下了一些火烧的痕迹,而没有被大火整个熔毁。”马卡罗夫明白了唐风的意思。

“一定是这样,那场大火虽然火势很凶猛,但是并没有燃烧多久,当大火烧到不朽之殿时,正好就熄灭了。”唐风推断道。

“哪有这么巧的事,大火正好烧到铜殿就熄灭了?”韩江不信。

“但事实就是这么巧!”唐风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出现这种情况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铜殿在建造之初就用了一些特殊手段,使火烧不到大殿,另一种情况就是来自外部的条件扑灭了大火。”

“外部的条件?你是说有人扑灭了大火?”梁媛问。

“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更大的可能是下了一场大雨。”唐风道。

“下了一场大雨?沙漠里?我宁可相信是有人扑灭了大火。”梁媛仰着头看了看此时炽烈的阳光。

“人?党项人要么战死或自杀了,要么趁乱逃了出去,宓城内哪还会有人?”唐风摇着头说。就在唐风说话的时候,叶莲娜已经好奇地去推不朽之殿的大门了。

叶莲娜使劲去推不朽之殿的大门,可是大门却没有被推动。韩江上前去帮叶莲娜推,两人用力也没能推开不朽之殿的大门。

马卡罗夫也想上去帮他俩去推,却被唐风喊住:“等等,先别推!”唐风走到不朽之殿的大门前,忽然觉得自己变得很渺小,他伸出双手试了试,大门纹丝不动。他想通过门缝往里面看看,可是大门紧闭,连门缝都看不见。唐风又转到旁边的窗户前,想从窗户看进去,可是他的眼前却只有一片漆黑,拿出手电筒来照,仍然看不见任何东西,里面只有黑暗。

唐风心里狐疑:“算了,我们先去其他地方,回来再来开不朽之殿的门。”

于是,大家从廊檐下绕到了铜殿后面。后面有很多坍塌的宫殿遗址,连绵不绝,一直延伸到那座山上。唐风正在犹豫是从这些废墟中穿过去,还是从废墟旁边绕过去,忽然,他又被那座山上闪过的金光刺了一下眼睛。唐风本能地闭上了眼睛,等他再睁开眼睛时,金光不见了,山还是那座山,但是唐风心底里的疑云却越来越重。这座山外表极其普通,但却突兀地出现在宓城中,又不断泛起金光,山上的树木并不算高大,长得也不规整,唐风盯着山上那些歪七扭八的树,总觉得这座小山一定有什么名堂。

不但唐风看到了金光,其他人也都看见了,大家都想登上那座小山,去看看那里究竟有什么东西。于是唐风选择绕过那些宫殿的废墟,从宫殿旁边的小道绕到那座山上。

但是唐风估计错了道路,宫殿旁的那条道路并没有把他们带到小山上,而是下了宫殿区的高台,一路延伸到了宫殿区南边的区域。“这是哪里?”梁媛看着面前不断出现的断垣残壁,紧张地问道。

“在宫殿区和后面的小山两侧还各有一片我们没有来过的区域,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宫殿区南侧,这里看上去损坏严重,不过我想这里原来的建筑等级一定很高,否则不会出现在宫殿区旁边。”唐风推断说。

“看上去像是一座寺庙!”马卡罗夫在一堆瓦砾中发现了一尊只剩半边脸的佛像。

唐风捧起佛像,仔细辨认:“不错,是西夏的风格。”

“这儿还有!”梁媛也发现在瓦砾堆底下有佛像。

唐风扒开瓦砾堆,一堆完整的精美佛像出现在众人面前。“这儿果然是一座寺庙!”唐风激动起来,他又在附近的瓦砾堆下发现了更多的佛像,马卡罗夫还在一尊已经断裂的佛像中发现了几卷经书。

唐风摊开这些已有近千年历史的经书,兴奋地说道:“光是这几卷经书就已经非常丰富了,有西夏文的,也有梵文的,还有汉字的。你们不是问我宓城的财富吗?这些佛像、经书都是宓城的财富,这……这简直就是一座历史文化的宝库!”

“我忽然有了当年科兹诺夫发现黑水城的感觉。”马卡罗夫忽然喃喃自语道。

“是啊,当年科兹诺夫在黑水城发现了上万件西夏文献和佛像,就已经震惊世界。而宓城比黑水城更重要,即便不论元昊当年预藏的宝藏,光是宓城这些留存的文献和文物,就已经可能超过科兹诺夫在黑水城的发现了!”唐风越说越激动。

“那……那这么说我们已经出名了!”韩江有一种幸福来得太突然的感觉。

“你可以这么理解,不过现在还不是我们高兴的时候!”唐风说着,向不远处的另一处废墟走去。这是一座明显高于周围的废墟堆,唐风很快就在这里发现了佛像和散落的文献。不过,更让他感兴趣的是站在这座废墟上可以看到周围的一切。

唐风站在那座高大的废墟堆上,环视四周。北面是巍峨高大的宫殿和那座小山,东面是昨天已经查看过的官署遗址,南面一直到城墙当年应该都是这个寺庙的范围——不过现在都成了一片废墟,倒是这西面……唐风惊喜地发现在西面靠城墙的地方居然还有一排建筑没有被烧毁,保存很完好。

唐风跳下废墟堆,对众人说道:“这片区域比宫殿区还要大一倍,可想而知当年这座寺庙是何等雄伟!靠西面城墙下还有一片保存完好的建筑,我们先过去看看。”

五个人在堆积如山的废墟堆里鱼贯而行,一刻钟后,他们才艰难地走到那片建筑前。这里看上去像是一组独立的建筑,建筑和寺庙之间被一个池塘阻隔。池塘里的水早已干涸,所以唐风他们很轻易地跳下池塘,又从池塘那一边爬了上来。这时,韩江觉出了一些奇怪的地方:“唐风,你发现没有,这个狭长的池塘几乎阻隔了这组建筑和寺庙之间的往来。现在是没有水了,当初这里有水的时候,城墙下的这组建筑是封闭的,不能和外界来往,除非池塘上有桥。”

“我也发现了,这组建筑确实很奇特,有没有桥现在已经看不出来了,不过我想当初这样设计建造一定是有特定用意的。”唐风说道。

“更神奇的是,这里是全城除了小山外唯一有树的地方,而且看上去这些树应该很有年头了,比小山上的树要高大得多!”梁媛指着面前两株高大的银杏树说。

唐风抬头看看,这片建筑完全掩映在绿树中,在这座死亡之城内显得那么幽静安详。五个人缓步走到了这组建筑的大门前,因为地形的关系,这组建筑呈狭长的一路多进形制,但是这并不能剥夺这组建筑的不凡气势。

不算大的三开间大门,但西夏风格的大出檐却将大门显得仍然很有气势,门板有些腐朽,不过依然屹立在大门内。唐风轻轻推了推大门,大门吱呀一声,开了!

五个人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大门。大门后面又是一扇紧闭的二门,大门和二门中间围合成了一个院子,在院子里种着一些树,但让唐风感兴趣的却是院子中的几块巨石。经验丰富的唐风很快就判断出来这几块巨石的作用:“井,这里有两口井。”

唐风扑到巨石近前。这几块巨石是井周围的栏板,往井下望去,唐风一阵眼晕,井下面竟然深不见底!

“好奇怪的井……深不见底!”梁媛惊道。

韩江却道:“这也不奇怪,我们从水门进来的时候,唐风就说过城外的壕沟和水门内的池塘估计早就干涸了,那么城里面人饮水就只有靠一个方法解决——打井,而且必须是深井,很深很深的井。”

“于是,就有了这两口深井!”唐风点点头。

唐风走到二门前,二门也被推开了。二门后是一个院子,院子里面出现了一座面阔五间的大殿,大殿上没有悬挂匾额。唐风看看韩江,谁也不知道这里面会是什么:“这可能是除不朽之殿外,宓城里保留下来最大的殿宇了。”

唐风还在犹豫,韩江已经去推这间大殿的门了。这件大殿的门没有锁,唐风迈步跟着韩江走了进去。瞬间,他感觉自己置身于西天极·乐世界中了。整间大殿除他们立足的地方,几乎全部被佛像占据了,从最中间的主佛到两侧的菩萨、罗汉,层层叠叠,足足有几百个各式各样的佛像。

唐风目睹这一切不禁感叹,“真是一座佛教艺术的宝库。”

“行了,别感叹了!看来这里也是一座庙。”韩江催促唐风快点儿往后去。唐风还想多看两眼,但已经被韩江拉着穿过这些佛像,绕到了殿后。后面又是一座门,门板已经没了,敞开着。唐风来到这座门前,看见一条长长的甬道一直延伸到后面院落里,甬道两边整齐地种植着一种他不认识的树木,让唐风更为称奇的是这种树木上竟然还盛开着艳丽的花朵。

五个人左顾右盼,好奇地顺着甬道往里走,像是走进了一个光怪陆离的童话世界。直到甬道的尽头,他们发现这里又出现了三间殿堂,呈品字形分布在群花之中。

唐风去推这几间殿堂的时候,那种奇怪的感觉再度袭来,而且越来越强烈。可是他推开房门,里面全空无一人。不过这里除了佛像,有了一些简单的陈设,一切都像是主人刚刚离开的样子,但是地面和佛像上厚厚的灰土告诉唐风这里不可能有人。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在这组奇怪的建筑里还会发现什么。忽然,梁媛在一张桌子下面的灰土中发现了什么,她拾起一个东西,惊喜地喊道:“你们看,这是一把梳子!”

唐风接过梳子,这是一把铜制的梳子,上面有精美的缠枝纹。唐风放下梳子,再次环视这间屋子:“这里像是一位女子的屋子。”

“哦!我明白了。”梁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你明白什么了?”

“这里有女人用的东西,又有佛堂,说明这里原来是一座尼姑庵!”梁媛推断道。

“尼姑庵?!”众人惊诧。

“是啊!所以外面才有一条狭长的池塘与旁边宏伟的寺院分割开。”梁媛的推断似乎挺有道理,唐风也不得不点头称是。

唐风又在这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才略带不舍地离去。院子后面是一道月亮门,月亮门后是一片长满杂草的庭院。“像是一个花园!”梁媛说道。

唐风没说什么,他绕过狭长形的花园,来到了最后一道门前。门上有一把生了锈的锁,还有厚厚的铁链缠绕。唐风看看韩江:“看来这里过去也是不让人进的禁区!”

韩江不管那么多,拔出手枪,对着生锈的大锁就是两枪,厚厚的锁链应声落下,生锈的大锁也被打断了。韩江打开门后,一条长长的阶梯出现在众人面前。

韩江率先登上了长长的阶梯。大约三十级台阶后,他们来到了一个高大的平台之上,平台内侧就是那座小山的山体。“我们已经登上了小山。”唐风盯着眼前的山体,忽然觉得这座小山的泥土有些奇怪,可是他又说不出有什么问题。

“看!这里有一座喇嘛塔!”叶莲娜在靠近山体的一堆灌木丛中发现了一座已经倾倒的喇嘛塔。唐风走过去查看了一番:“这座喇嘛塔如果立起来,有两米多高。”

“这地方怎么会有一座喇嘛塔?”梁媛不解地问。

唐风盯着喇嘛塔看了好一会儿,嘴里忽然喃喃地说道:“这里绝不止这一座喇嘛塔。”

“什么意思?”韩江盯着唐风。

但是唐风并不回答韩江的问题,嘴里又喃喃地说道:“这山有问题。”

“山有什么问题?”大家全都盯着唐风。

“你们先不要问我,大家顺着这个平台的边缘往前走,看前面是不是还有这样的喇嘛塔!”唐风指点大家。

大家不明白唐风的意思,只好按照唐风所说继续往前。果然,每走出一段就能在茂密的灌木丛中发现喇嘛塔,有的倾倒在地,有的依然屹立在原地。唐风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些喇嘛塔,终于在第九个喇嘛塔前停下了脚步,这里正好是平台的转弯处,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东面宏伟的宫殿。大家都在看着唐风,期望唐风给出答案。

唐风笑了笑,道:“你们难道没发现什么规律吗?”

“规律?规律就是每隔一段就会发现这样一座喇嘛塔。”韩江道。

“是的,这仅仅是众多已经显现的规律之一。”

“还有什么?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韩江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喇嘛塔,无奈地说。

“我大致估算了一下,每两座喇嘛塔之间的距离都在三十米左右,也就是说这座小山一侧的边长大约是二百七十米长。根据我之前的观察这座小山基本上呈一个正方形,那么,我推测它的周长在一千零八十米左右。”唐风估算出了这座小山的周长。

“这座山有这么大?”梁媛惊奇,不过她还是不解,“这个长度又能说明什么?”

“长度除了说明这座山的周长并不能说明什么,不过我接下来要告诉你们的足以让你们震惊!”说着,唐风抓起了一把山上的泥土,“你们注意看这泥土的颜色。”

“颜色?”众人不解。韩江说道:“这不就是红土吗?”

“对,这是红颜色的泥土。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这里怎么会有红颜色的泥土?”唐风反问韩江。

韩江想了想,这才反应过来:“是啊,红色的泥土一般出现在南方……”

没等韩江说完,唐风又转到小山的南边,从那儿拿了一块泥土:“你们再看这泥土的颜色!”

“这……这泥土怎么是青色的?”叶莲娜看出了端倪。

“这确实奇怪,青色的泥土一般出于潮湿的地区,比如南方一些稻田里。”韩江补充道。

“问题正在于此。你们再看这座山,是不是过于规整了?”唐风站在平台的东南角,突然指着面前的山体问道。

大家都注意到,在唐风面前的山体上似乎有一道明显的山脊。“这是怎么回事?而且在这条山脊两边泥土的颜色发生了变化。”梁媛惊奇地盯着眼前这一幕。

“你们再看这座山上的植物和树木,跟刚才我们在那座庭院内看见的树木有什么不同?”唐风又问道。

梁媛回头看看山下郁郁葱葱的一片,又看看山上的植被,发现了问题:“山上的植被虽然看上去很茂密,但似乎都很矮小,长不大似的,而且主要以灌木丛和低矮植物为主。难道这些植物先天营养不良?”

“不错!这些植物就是营养不良!让我来告诉你们这是怎么回事吧!刚才你们所发现的一切奇怪现象只能有一个答案,那就是——这座山是一座人工建造的山!”唐风胸有成竹地说出了他的推断,众人无不惊愕。

唐风扔掉手中的泥土,对大家解释道:“我为什么说这是一座人工建造的山?首先,这座山的位置很奇特,特别突兀,这就是我在城墙外面第一次看见这座小山时的强烈感受;其次,山的造型很奇特,或者说很规整,底部呈比较标准的正方形,然后层层向内收缩,直至山顶——一个极为标准的圆锥体,这个造型让我想到了……想到了同样呈圆锥体的金字塔。”

“金字塔?!”众人更加惊愕。

“是的,不要忘了贺兰山下的西夏王陵。西夏王陵的陵塔虽然不够标准,却被称为‘东方金字塔’,这说明党项人是热衷于建造这种圆锥形建筑的。”

“你的意思这座山也是一座陵墓?”韩江惊道。

“不,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而且这个形制与西夏王陵还是有些差别的,但也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我只能说我们发现了一座比西夏王陵都要大的,而且大得多的东方金字塔!”唐风坚定地说道。

“东方金字塔?!可是埃及和玛雅的金字塔都是用巨石垒砌的啊?”梁媛问唐风。

“这就要说到下面两点了。前面两点是从大处去看这座山,若从细微处看,也能看出这是一座人工修筑的山——喇嘛塔的出现和刻意的布置安排,就说明这座山在建造的时候是有计划的。我刚才让你们找喇嘛塔,在这一侧一共找到了九座,这说明围绕这座山应该有三十六座喇嘛塔。而且我还敢肯定,山上的喇嘛塔不止这三十六座,很可能在半山腰和接近山顶的位置还有喇嘛塔,而且很可能各有三十六座,也就是总共一百零八座喇嘛塔。这种建筑样式也是党项人的独创,今天在宁夏青铜峡就有一座建于西夏时期的一百零八塔,虽然两者在塔的布置上并不完全相同,但一百零八的数字很可能是有某种寓意的。”

“可是喇嘛塔的出现也不能说明这座山完全是人工建造的啊?毕竟凭空建造出这样一座山来,工作量是难以计算的!”叶莲娜还是不能理解。

“是的,并不能依据喇嘛塔的出现便认定这是一座人工建造的山,但是,不同颜色泥土的出现则百分之百肯定了这是一座由党项人建造的人工山。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一直有五色土代表国家社稷的传统,青色泥土代表东方,红色泥土代表南方,白色泥土代表西方,黑色泥土代表北方,黄色泥土代表中央。帝王用五色泥土代表国家社稷,显示皇帝富有四方,所以五色土的出现一定有特殊的含义。一个地方不会同时出现五种颜色的泥土,而恰恰在这座山上出现了五色土,并且我们已经看到红色泥土正好位于山的南方,青色泥土位于山的东方,我想那几种颜色的泥土也一定是按照这样的位置分布的,这就说明了一切。这座小山很可能在宓城建造之初就已经被建成,它对于元昊和西夏有着特殊的意义——一方面用五色土代表国家社稷;另一方面笃信佛教的党项人又在山上建造佛塔,来祈求皇朝永固,国祚永昌。”

听了唐风一大通解释,梁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又摇了摇头:“这五色土是儒家的思想,佛教又是从印度传来的,怎么同时出现了这座小山上?”

“这恰恰体现了曾经落后弱小的党项民族兼容并蓄,博采众长,既从宋朝吸收儒家精华,又从西域、吐蕃吸收佛教思想,这才有了党项人后来的强大。”唐风欷歔道。

“你讲了这么一大通,我只关心一个问题——既然这是一座人工建造的山,那么,当年党项人费力建造这样一座人工山,目的何在?我记得你一开始说这是宓城的皇家园林,现在看起来,这个推断不能成立啊!”韩江还没忘唐风昨天的猜测。

“昨天的推断只是我的猜测,现在看来当然不能成立,元昊绝不会费工费时建造这样一座小山,只为了自己享乐。而且这上面的五色土是人工夯土,质地紧密,所以造成山上的植被生长缓慢,营养不良,不可能种植高大的树木,根本不适于建造皇家园林!”唐风想了想,又说道,“至于党项人当年为何建造这样一座东方金字塔,我现在还说不好,但我想一定有其特殊的作用。”

“那就继续往山上走,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马卡罗夫提议道。

唐风点点头,于是,大家绕到山的南面。在山南面的正中位置,一条掩映在杂草和灌木丛中的阶梯显露出来。

在小山上的发现无一不印证了唐风的判断,顺着小山东面正中的阶梯向上,很快在接近半山腰的位置又发现了喇嘛塔,同样不止一座,一如下面那层的排列顺序,环绕在小山四周。不过,唐风却在这排喇嘛塔上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他用手摸了摸塔身,手上竟然沾了一些银白色的东西。“这是什么?”梁媛在一旁问道。

“像是白银!”

“白银?我们在下面那层喇嘛塔上没有发现白银啊!”韩江惊道。

唐风没有回答韩江,继续加快脚步,向山顶攀登。阶梯越来越陡峭,唐风回头往后望去,只觉一阵眩晕,幸亏韩江一把拉住他。到最后,接近山顶的时候,大家已经是手脚并用了。就在这时,一道耀眼的金光突然出现在唐风眼前,唐风浑身一颤,忙抬头望去,只见在自己头顶的树丛杂草中又出现了一排喇嘛塔——这是唐风已经预料到了,但是喇嘛塔身上泛出的金光则是唐风没有料到的。

围绕着山顶果然又出现了一排喇嘛塔。唐风直起身子,走到陡峭的山顶平台边缘,拨开杂草和灌木丛,一座座金光熠熠的喇嘛塔惊现在他的面前。他颤抖着伸出手,在喇嘛塔上轻轻抹了一下,手上竟沾满了金粉。

“是黄金!”叶莲娜惊叫起来。

“不仅仅是这塔上,你们看这泥土里。”韩江用匕首割去地上的杂草,地表的泥土里满是金色。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梁媛感到十分震撼。

“是的,太不可思议了!怪不得我在山下几次被山顶的金光刺到双眼,原来整个山顶铺满了金箔,还有围绕山顶的三十六座喇嘛塔上,也都被涂满了金泥。第二层的喇嘛塔上涂了银泥,最下面一层则用五色土。虽然近千年过去了,很多金箔脱落了,但我们仍然可以想见当初这座东方金字塔是何等奢华和壮观!”

唐风说到这儿,情不自禁地回身望去,整座宓城和周围的绿洲,以至于远处的往生海和沙漠都尽收眼底,不觉心旷神怡:“刚才你们问我党项人费时费力建造这座东方金字塔是为了什么,我想目的是多方面的,至少有一个目的可以明确——这是一座很好的瞭望塔,周围的景物尽可收入眼底。”

“但这绝不会是主要目的,如果为了瞭望,大可不必搞得这么奢华和宏伟。”韩江道。

“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主要目的。你们看那儿,南边……”唐风突然指着宓城南面,“正如我们之前推断的那样,整个宓城被往生海的水面包围,这就像是一道天然的护城河。我们从北线进入宓城,南线也应该有一条路。你们看南面的往生海水面上也有一条长堤,只是……只是那条长堤中间断了很大一截。”

大家往南面望去,果然在浩瀚的水面上有一道长堤,直通向绿洲,但是长堤中间却有一段被挖断了。“这显然是人为的,只能是八思巴和刘秉忠下令挖断的。”韩江说道。

唐风点点头:“所以南面的长堤没有骷髅坛城,怯薛军挖断了南面的长堤,却保留了北面的长堤,在长堤上建造了骷髅坛城。”

大家的目光又转向了北面的长堤上,那儿正有一团雾气笼罩在骷髅坛城上空,唐风有些担忧地说:“那儿看来又下了场大雾!”

“不用担心,我们能走出去的!”韩江安慰唐风。

“不,我现在还没有心思考虑走出去。我在想将军!”

“将军?他们或许还被困在骷髅坛城中呢!你不是说他们破解不出坛城的玄机,就走不出坛城吗?”

“但将军手下藏龙卧虎,谁知道呢?”唐风的话给所有人心头都罩上了一层阴影,大家默默无语地在山顶伫立了一会儿,便开始向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