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巨蟒潜行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2:59
字体大小 + - 关灯

五个人依然被浓雾包围着,伫立在石碑下。当梁媛说出那句话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把视线转向了石碑后面的往生海。那座传说中的骷髅坛城真的就在这附近吗?也许它就在他们的脚下,或是不远处的水下!

还是马卡罗夫率先打破了可怕的沉默:“因此,我不得不认真考虑碑文上提到的大玄机,因为我有一种预感,我们可能很快就能见到那座巨大的骷髅坛城了。”

“我也有这种预感,而且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了!”梁媛喃喃道。

“大玄机?”唐风也在想着这个问题,他突然猛地回过身,再一次认真地看石碑上的碑文,他想从中找到开启八思巴所谓大玄机的密钥,哪怕只是蛛丝马迹,但是他又通读了一遍碑文,却没有新的收获。

就在唐风绞尽脑汁的时候,灰蒙蒙的天空中竟然掉下了雨点,雨点一滴滴落在白色的沙地上、平静的水面上、沧桑的石碑上,也打在唐风的脸上、身上……

“下雨了!”这雨让众人马上联想到了石碑上的记载。

唐风依旧盯着面前的石碑,他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死死盯着面前的石碑。突然唐风眼前一亮,他指着这块饱经沧桑的石碑说道:“你们快看,石碑上!”

众人一起转向石碑,却什么也没看出来。梁媛疑惑道:“看什么?我看了半天,除了碑文,什么也没看出来啊!”

“看,碑身上的水渍!”唐风指着碑身说道。

经唐风这一说,众人才注意到在石碑的碑身上出现了数道淡黄色的印迹。韩江点点头:“对!这是水渍!”

“那也就是说,往生海的水曾经到达过这几个位置……”梁媛仰头看到最上面的那道水渍已经接近石碑顶部了,她倒吸一口凉气,惊道,“难道往生海的水曾经全部淹没过这座石碑?!”

大家都注意到了石碑最高处的那道水渍,唐风也无法想象往生海的水位曾经到达过哪个位置。这时,马卡罗夫说道:“只有水面在那儿停留了较长的时间,才会出现水渍。”

“也就是说,往生海的水位曾经在那儿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韩江低声说道。

唐风思虑良久,推测道:“我估计往生海的水位除了出现短时间的异常变化——比如碑文上记载的那次,在绝大多数时间它的水位是相对稳定的。但它是有变化的,不同的历史时期,它的水位会停留在不同的阶段。这块碑现在基本处于水边,当年刘秉忠立这块碑时不会把它立在水里,所以我想现在的水位与他当时立碑的时候差不多。但是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他们当初立碑时也就是和我们现在差不多的水位,是水位急降之前,还是之后呢?”

“嗯,这是个问题!按照碑文上的记载,忽必烈大军破宓城之时,往生海的水位先是出现了急涨,随后退回了原来的状态,紧接着,水位出现了急降,才显露出了通往宓城的道路。我想他们立碑时的水位绝不会是急涨之后的状态,只能是后面的两种状态,而碑文提到八思巴筑骷髅坛城也是在往生海边上,所以我推测刘秉忠立的这块碑恐怕和骷髅坛城在一个水平面上。”马卡罗夫推测道。

“什么?那……那就是说骷髅坛城并不在现在的水平面下,它就在我们附近!”叶莲娜也惊叫起来。

大家忙四下望去,雨势渐大,原来的浓雾不但没有消退的意思,还夹杂了厚厚的雨雾。难道那座传说中可怕的骷髅坛城就在石碑附近?所有人都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四周,但是谁也不敢离开石碑半步。

五个人如临大敌,但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和谁对峙?是飘荡在野狼谷中的冤魂,还是游弋在水中的巨蟒?是浓雾中随时可能窜出的黑衣人,或者……仅仅只是这浓雾?浓雾像是一座虚幻而又坚固的围墙,将他们团团包围,阻碍着他们的视线和前进的步伐。这虚幻的浓雾后面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唐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重新想了一遍马卡罗夫的话,突然大声说道:“不!老马,你说得不对!你还记得那个古老的传说吗?在传说中骷髅城是在往生海水下的!刘秉忠完全可以将碑立在高处,这个高处指的是当时的高处,也就是比骷髅坛城高的位置。”

“传说不一定准,从碑身上的水渍可以推断历史上往生海的水位曾经长时间高于现在,所以传说中的骷髅坛城在水位下也是完全有可能的。”马卡罗夫反驳道。

“不管在水下,还是在水上,那个骷髅坛城肯定就在附近,大家多小心!”叶莲娜叮嘱道。

叶莲娜话音刚落,梁媛忽然又惊叫起来:“你们看,你们快看,水位上涨了!”

大家更加惊骇。唐风看见水面已经淹没了石碑的基座,如果不是有这块作为参照物的石碑,也许还不能这么快发现水位的上涨!

雨越下越大,往生海的水位上升很快,众人只好向后面的高处退去。唐风一边向后退,一边死死地盯着不断高涨的水面,仿佛水中的巨蟒随时可能窜出水面,冲向他们!

不过半个小时,往生海的水位已经涨到了石碑的半腰处。唐风看见那儿有一处颜色很深的水渍,这说明历史上往生海的水位曾长期稳定在这里。唐风正胡思乱想着,没曾想脚下一滑,他身下的一大块白沙竟向水里坍塌下去。唐风被潮湿的白沙裹挟而下,瞬间滑落到了还在快速上涨的往生海中。几乎同时,另一个身影也消失在了水里。

唐风滑落水中的时候本能地屏住了呼吸,他惊奇地发现往生海的水极其清澈。唐风正在诧异,忽地一个巨大的黑影在前面闪过。那是什么?唐风马上意识到了那是吞噬怀特的巨蟒,求生的本能促使他来不及思考,快速地掉头向岸边游去。在他的意识里,自己离岸边并不遥远,可是他却感到每游一米都十分吃力。巨大的惊恐包围着唐风,他生怕自己突然抽筋,或是被巨蟒追上……

唐风感到窒息,他闭上了眼睛,重复着机械的动作。他想加快速度,他觉得自己离岸边越来越近了,却总是还没游到岸边。终于,他看到了岸边的白沙,但与此同时,他感到了一股巨大的力量正从身后向他推来,求生的本能促使他不顾一切地向岸边游去。唐风借助着那巨大的力量猛地冲上了岸,岸上,一只大手迅速地将他提了起来:“你要把我吓死了!”

是韩江的声音:唐风抹了抹脸上的水迹,回头望去,水位已经超过了石碑的腰身。这时,梁媛带着哭腔扑到唐风怀里。唐风忽然想起自己落水时,似乎还有一个身影也和自己一起滑落水中。想到这儿,唐风浑身一激灵,他忙向水面看去。韩江和马卡罗夫冲到了水里,焦急地呼喊着叶莲娜的名字。是叶莲娜,她也落入了水中。

唐风和梁媛扑到水边,远处,那清澈的水面下,时不时地有黑影闪过,唐风一阵眼晕。叶莲娜怎么还没上来?按理说她的水性和能力远在自己之上……难道叶莲娜被巨蟒给缠住了?唐风不敢再想下去。

韩江早已脱了上衣,他拔出匕首,斩钉截铁地对唐风、梁媛和马卡罗夫三人命令道:“你们都老老实实待在岸上,我去找叶莲娜!”

唐风张张嘴,想说什么,但又不知此时还有什么言语可以宽慰韩江。三人只好待在岸上,焦急地等待韩江和叶莲娜。

韩江跃入水中。五分钟过去了,水面没有一丝动静,不见叶莲娜,也不见韩江。马卡罗夫焦急地又冲进水里,唐风将他硬给拖了回来。又过了一会儿,唐风突然发现远处的水面上起了水花。往生海的水实在是太清澈了,唐风分明看见水下有一团巨大的黑影纠结在一起。

唐风也拔出了匕首,紧紧地攥在手心,随时准备扑入水中支援韩江。不过就在这时,水面上浮出了一个人,是叶莲娜!叶莲娜惊恐地想往岸边游,可她像是精疲力竭了,反复在水面上沉浮。韩江呢?叶莲娜出来了,韩江却不见了踪影……

唐风和马卡罗夫已经手握匕首跃进水中,两人走到齐腰深的地方,唐风忽然发现远处叶莲娜周围的水面已经被血水染红,唐风和马卡罗夫不禁心里一紧,难道韩江遭遇了不测?

唐风和马卡罗夫刚想纵身游入深水区去救叶莲娜和韩江,水面下突然掀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唐风吃惊地看见韩江和一条巨蟒缠斗在一起,跃出了水面,韩江满身是血和污物,唐风根本分不清那是韩江的血,还是巨蟒的血!

唐风和马卡罗夫刚一迟疑,韩江和那巨蟒又消失在了水下,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叶莲娜刚才显然是被巨蟒给缠住了,所以现在没有一点儿气力!”马卡罗夫小声说道。

说完,马卡罗夫就纵身跃进了水里。唐风正要跃入水里,就见叶莲娜那边的水面又起了变化,韩江竟然奇迹般地摆脱了巨蟒,抱着叶莲娜钻出水面,向岸边走来!

唐风见状赶忙呼喊马卡罗夫上来,马卡罗夫幸亏没游远,很快便回到了岸边。这时,韩江抱着叶莲娜也回到了岸上。唐风关切地问:“你没受伤吧?”

韩江咧开嘴笑了,嘴里竟然还吐出了一小块蛇皮:“我没事,那家伙不是我的对手,被我搞了个半死!”

唐风这才长出一口气:“刚才你那才是真的吓死我们了!巨蟒呢?”

“受伤跑了!”韩江说着轻轻把叶莲娜放在沙地上,“就是叶莲娜开始被巨蟒缠住,差点儿把小命丢了!”

这时候叶莲娜也缓过劲来,活动了一下:“谁说我小命差点儿丢了,你来的时候我正在跟巨蟒搏斗,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呵呵!”韩江讪笑两声,“对!还真不一定呢!说不定你能把那巨蟒给宰了呢!这样我们今天就有蛇肉吃了!”

谁料,韩江一提蛇肉,叶莲娜一阵作呕,忙摆手道:“别跟我提蛇了,还蛇肉,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洗个热水澡。那巨蟒没把我弄死,倒是那味儿我真受不了!”说着,叶莲娜又是一阵作呕。

大家都笑了,权当苦中作乐。梁媛忽然说道:“你们别笑了,雨好像停了!”

唐风这才发现刚才还很大的雨果然停了,当然,他更关注的并不是雨,而是这浓雾和变幻无常的往生海。唐风奔到石碑附近,他惊奇地发现水位开始下降了,而且下降的速度很快:“难道一切都像七百年前八思巴和刘秉忠攻破宓城那次一样……”唐风望着快速下降的水面,更加神奇的景象出现了,一直困扰他们的浓雾竟然开始慢慢散去……

一切都如刘秉忠碑文上所说的那样,雨过天晴,碧空万里,浓雾渐渐散去,往生海的水位已经差不多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一片巨大而宁静的湖面展现在众人面前,完全是一派大漠风光,丝毫没有刚才风雨交加,与巨蟒殊死搏斗时的惊涛骇浪!

唐风不禁长叹道:“果然如刘秉忠所说,往生海方圆不知几何!”

“是啊,根本看不到边际!”韩江也不禁叹道。

“你们注意到对面远处的山脉和沙丘了吗?”马卡罗夫指着遥远的地方问。

“那是……”唐风手搭凉棚,往远处眺望。

“如果那不是海市蜃楼的话,我猜想那就是往生海的对岸,瀚海宓城就隐藏在那片山脉和沙丘中!”马卡罗夫推测。

“父亲,先别说远的了,你刚才就猜错了!”叶莲娜也在眺望着远处的湖面,那里平静得就像一面镜子,根本无法想象那平静的湖面下竟有如此凶残的巨蟒。

“我怎么错了?”马卡罗夫反问叶莲娜。

“您说骷髅坛城应该就在这石碑附近,而且应该和石碑差不多水平面,可是现在浓雾散了,我们只看到这块石碑孤零零地伫立在往生海边,却没见骷髅坛城啊!”

叶莲娜的话让马卡罗夫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唐风倒兴奋起来:“一切都与那古老传说和怯薛军碑上记载的相符,只差一项了!”

“你是说水位还会下降,就像当年八思巴和刘秉忠看到的情景一样?”梁媛问唐风。

唐风点点头:“我相信今天我们也能看到这样壮观的景象。”

“可是我却看不到这样的迹象!”梁媛说着走到石碑边上,“你们看,水位退到这里已经不再退了。”

“是啊!我已经观察十多分钟了,水位退到石碑基座的位置,基本就不再下降了!”韩江也道。

“我现在没法说服你们,等着吧,今天一定会发生的。”唐风颇有几分自信,他知道他的自信来源于之前的遭遇一一和传说、碑文相应验,所以这次他也很有信心。可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从下午一直等到夜幕降临,往生海的水位都没有变化。韩江他们开始还站在岸边等待,后来都抓紧时间开始晾晒湿衣服,整理东西,再后来干脆都躺下来休息。只有唐风一个人还怔怔地站在石碑旁,等着看奇迹再次出现。

命运似乎在故意和唐风开玩笑,一路的遭遇都一一应验了古老的传说和怯薛军碑上的记载,偏偏这最重要的一幕没有出现。当夜幕完全笼罩了往生海后,唐风不禁开始担起心来:“若是明天早上又有大雾,那该如何是好?”

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吃过晚饭,韩江又像前一晚一样,安排唐风、自己和叶莲娜三人值夜。韩江特别叮嘱道:“每个人都要小心,今晚不比昨晚了,将军的人也穿过了浮屠峡,他们很可能就在附近。还有那巨蟒,那家伙很难对付,更何况这往生海中应该远不止就这一条巨蟒,所以大家还要提防这些可怕的家伙。至于其他的威胁嘛,冤魂厉鬼的,我就不跟你们一一提示了。总之,要加一万分小心。”

五个人如临大敌,小心翼翼地开始睡觉。前半夜是唐风值夜,梁媛睡不着觉,也陪着他,两人相依在一起,望着美丽而宁静的海子,憧憬着找到宓城之后的新生活。前半夜一切都很正常,黑衣人没有出现,巨蟒也没有冲上岸来,更没有孤魂野鬼来骚扰他们,一切都是那么恬静安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