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吃人海子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2:53
字体大小 + - 关灯

怀特叙述完这一切,马卡罗夫仍然不依不饶,想尽快从怀特口中得知一切的秘密:“包裹里面是什么?”

韩江却开始担心他们所处的环境,他忧心忡忡地望着四周的浓雾:“这里不安全,那些家伙随时会从浓雾中杀出,我们还是先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吧!”

“安全的地方?这里哪有安全的地方?”叶莲娜警惕地望着四周。

“反正不能在这里,那些家伙随时会回来找到我们。”

没有人反对,于是韩江押上怀特,大家开始往前走在重重浓雾中。六个人艰难地在潮湿的沙子里跋涉,没有再遇见那些黑衣人,也没有遭遇什么危险。但是唐风却感到呼吸越来越急促,步伐也越来越沉重。随着海拔的升高,唐风觉察出他们似乎在翻越一座山,一座高大的沙山。

唐风想到了那些关于野狼谷的种种传说——野狼谷被许多山脉分割成不同的山谷。这是不是又翻过了一座山?山那面将会是什么?众人的心里惴惴不安。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开始向下走去。韩江和叶莲娜一前一后押着怀特,怀特倒也算老实,并没有要逃跑的迹象,马卡罗夫走在前面。忽然唐风听见从浓雾中传来马卡罗夫的声音:“该死!我们怎么又走到了水边!”

唐风闻听,疾走几步,来到马卡罗夫身边。果然,他们又来到了水边,大雾笼罩着平静的水面,看不到三米之外的景物。“难道我们又走到了那天遇到的海子边?”唐风大惑不解。

“不,这绝不可能!”马卡罗夫叫了起来,“我们已经走进了阙门,又穿过了浮屠峡,还走了这么远,怎么会又回到了那天遇到的海子边?!”

“我也不相信。”梁媛也晃着脑袋,直呼不可思议。

一阵沉默后,马卡罗夫突然转身用枪对着怀特质问道:“你们也遇到过这个湖吗?一个没有边际的湖!”

怀特看看马卡罗夫,又把目光移向水面,淡淡地说道:“你们以为抓住了我,就能抓到将军?你们以为走进了野狼谷,就能找到那座古城?还有许多不可思议的事会出现在你们面前,我劝你们要做好准备。”

“听你的口气似乎知道些什么?”叶莲娜道。

“我并不比你们知道得多,这个湖我们也遇到过,但是……但是我们很快就离开了湖边!”

“哦!雅丹地貌里那辆被烧毁的悍马是你们的吧?”叶莲娜继续质问道。

怀特点点头:“不错,那是我们的车。不知怎的,那辆车突然起火了。”

“你们一共有五个人,除了你和那个已经死了的司机,还有三个人,我说得没错吧?”马卡罗夫说道。

怀特的身子震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马卡罗夫继续说道:“既然你不是将军,那么剩下的三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就是将军,还有一个人应该是斯捷奇金。至于剩下的那个人,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我不认识那人,那人很神秘,戴着斗篷,看不到脸,不过……”

“不过什么?”马卡罗夫迫不及待地问道。

“不过那应该是个中国人,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好吧,那么我们来说说我最关心的人——将军,他究竟是谁?布尔坚科?”马卡罗夫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

怀特愣了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可以从我在越南接到的牛皮纸袋子说起……”

众人都在等待着怀特继续揭开这些迷雾,可是怀特却欲言又止,他环视四周,不知道在看什么。“你别指望这地方有人能救你!”叶莲娜喝斥道。

“我不指望有人能救我。从我打开斯捷奇金给我的那个牛皮纸袋子开始,我就没指望过有任何人可以救我。即便是上帝,也无法救我!”

“袋子里面有什么秘密?”马卡罗夫追问。

“是一盒磁带和一卷胶卷!”怀特仍然在东张西望。

“磁带和胶卷是什么内容?”叶莲娜问。

“是……是一个惊人的计划!”怀特说到这儿,突然从地上跃起,不知哪来的力量,竟一下撞翻了韩江。叶莲娜刚要举枪,怀特又飞起一脚,正踢在叶莲娜的手腕上,叶莲娜的枪飞了出去。怀特又摆脱马卡罗夫,向水边奔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十秒内,没等唐风反应过来,怀特已经跳进了水里,玩命地向海子深处奔去,溅起了巨大的水花。

“怀特,你再跑,我就开枪了!”马卡罗夫举枪对着水面的浓雾,但是此刻他的前方全是白色的浓雾,根本看不清怀特的身影,只能通过水声判断出怀特应该还没跑远。

韩江从地上爬起来,懊恼地举枪就想射击,却被马卡罗夫拦住:“不要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韩江明白马卡罗夫的意思,只好放下枪。“都怪你要跑到这个鬼地方来!”叶莲娜埋怨韩江。

“我怎么知道会弄成这样!”韩江申辩道。

“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叶莲娜问马卡罗夫。

马卡罗夫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看穿面前的浓雾。唐风、韩江和叶莲娜等不急了,刚迈步要冲进水里,马卡罗夫却突然大喝道:“不要下水!”

众人大骇。唐风和叶莲娜赶忙退回岸边,冲在前面的韩江停在水中,众人不明白马卡罗夫何意,回头望着马卡罗夫。他做了个手势,那意思是“你们听!”所有人都屏住呼吸,周围鸦雀无声,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没有怀特奔跑溅起的水声。怀特人呢?

浓浓白雾笼罩着水面,也包围着每一个人。“如果怀特聪明,这会儿应该待在水里不动!”唐风小声嘀咕道。

“或许他就在我们附近。”叶莲娜忽然猛地转身,但身旁依旧是浓雾。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海子边静得可怕,每个人都可以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跳……突然,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马卡罗夫第一个反应过来,冲韩江大声喊道:“韩,你快上来,水里面有东西!”

韩江赶忙撤回岸上,那声惨叫持续了约有半分钟,随后水面重新恢复了平静,又像之前一样,静得可怕!

大家面面相觑,刚才那声惨叫显然是怀特发出的,怀特一定遭遇了什么意外。水里面会有什么?还是别的什么威胁?

唐风感到自己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这种恐怖的感觉令他的心脏狂跳不止。他的瞳孔急速放大着,直直地盯着面前被浓雾笼罩的水面,似乎那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将冲出,向他们袭来……

就这样僵持了足足有十分钟,唐风不知道他们在和谁对峙——敌人、猛兽,还是未知的威胁?雾气仍然没有要散去的意思。终于,水面上起了变化,一个东西被看似平静的水流冲到了岸边——那是一个人。唐风马上认出了这就是怀特。此时,怀特已经成了一具可怖的尸体。

韩江和叶莲娜壮着胆子,将怀特的尸体从水里拖上来,然后翻过身。久经大敌的两个王牌特工竟然被怀特恐怖的面容吓了一跳,只见怀特的面部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肌肤,整个脸因为极度的痛苦和恐惧扭曲在一起。刚才怀特究竟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唐风和韩江、叶莲娜、梁媛都在想着同样的问题。马卡罗夫却蹲在怀特身旁仔细勘查,一声不吭。许久,马卡罗夫站起身来,故作镇定地说道:“怀特是被一种力大无穷的生物缠绕致死的。”

“缠绕致死?”唐风马上想到了什么,“你是说蛇?”

马卡罗夫点点头:“不是一般的蛇,是巨蟒!”

“沙漠中的巨蟒?!”唐风倒吸一口凉气。

“是的,怀特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骨头,全部都被弄断了,面部还有被蛇吞噬的痕迹。”马卡罗夫迅速做出了判断。

众人大骇,这海子里竟然会有巨蟒。“更可怕的是,这里面还不止一条巨蟒!怀特在短时间内被攻击致死,这绝不会是一条蛇所为,而是数条蛇!”马卡罗夫说道。

“有很多蛇?那……那这些蛇也会爬到岸上来的!”梁媛惊慌起来。

众人惊恐地观察着四周,生怕那巨蟒会窜到沙地里。但是他们并没有看见巨蟒的踪影,却发现又有些东西被水流带到了岸边。

都是些白花花的骨头。唐风小心翼翼地拾起这些骨头,有人的,还有牛的、马的、羊的,但是唐风忽然发现在这些骨头当中,有一些骨头是他从没有见过的。他拾起这些骨头给大家辨认,竟没有人能说出这是什么生物留下来的骨骼。

马卡罗夫拿起一块形状奇怪的头骨,缓缓说道:“这个东西的头骨我从未见过,大小和熊类似,但又不是熊,很像是某种灵长类动物的。”

“你是说猴子?”唐风问道。

“比一般的猴子要大!”

“猩猩!”唐风又道。

马卡罗夫不置可否,他盯着那头骨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唐风不知道马卡罗夫看出了什么,嘴里喃喃自语道:“可是这里怎么会有猩猩呢?就是在古代也不会啊!”

谁料,韩江却道:“你直接说是人的不就行了!”

“人的?”众人大骇。

马卡罗夫放下这块头骨,摇了摇头:“不,肯定不是人的,但很接近灵长类动物的。”

“可是……可是剩余的骨头却怎么也不像是灵长类动物的啊!”叶莲娜忽然在一旁叫了起来。

叶莲娜用剩余的骨头在白色的沙地上大致摆出了一个骨架的形状,虽然不是很完整,但并不难看出这副骨架绝不可能属于一个高智商的灵长类动物!

“这不会是另一个动物的骨架吧?”梁媛喃喃问道。

“不……就是那个东西。”马卡罗夫盯着沙地上的骨架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肯定?”韩江不解。

“因为这副骨架明显很大,看上去应该是某种猛兽的。但它不是虎,也不是豹,更不是狼,与这里可能出现的大型动物都不符合,体型上应该很大。这副骨架的高度接近一头成年黑熊直立起来的高度。”

“有这么高?那就是熊吧!”梁媛喃喃道。

马卡罗夫又摇摇头:“熊的骨架我见过很多次,这个东西与熊的又不相同,它的前肢明显比熊的前肢要发达得多。”

“比熊的还要发达?熊一掌能把人拍死,这东西比熊还要强大?那它的力量……”唐风不敢再说下去。

“它的力量会比熊还要惊人!”马卡罗夫接着唐风的话说了出来。

“所以你推断这是一个未知生物的骨架?”韩江反问马卡罗夫。

马卡罗夫不置可否,又继续说道:“还有,这个东西的骨架高度接近成年黑熊,但是看上去却并没有熊那么大。它的前肢粗壮有力,后肢也很发达,所以我推测这个东西奔跑起来,速度会比熊快很多。”

“妈呀!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厉害?!”韩江惊道。

“一种未知的生物。”马卡罗夫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这个东西有灵长类动物的智商、熊的力量和虎豹的速度,很可能还具备豺狼的凶狠残暴。”

“这么可怕?”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妈的,这鬼地方又是巨蟒,又是未知怪兽的,还有这个该死的总是被浓雾笼罩的海子,老子快受不了了!”一向镇定的韩江嚷了起来。

“韩,你不用太担心,好在这种猛兽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它很可能生活在古代。”马卡罗夫宽慰韩江。

“生活在古代……”韩江一听这话,马上怔住了。当他和唐风四目相对的时候,唐风突然大叫起来:“你们还记得千户镇里那些干尸吗?”

“你是说我们最后发现的那些可怕的干尸?”韩江也想起了那些干尸。

“对!一个个面目狰狞,身体遭受了严重的攻击,内脏和肠子都流了出来。当时我们就判断那些军士是遭受了一种强大猛兽的攻击!”

“你的意思是,攻击千户镇的猛兽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具骨架?!”梁媛面露惊恐之色。

唐风点点头:“我想就是这样,而且我判断这种猛兽很有可能是受瀚海宓城的党项人控制的。”

“瀚海宓城的党项人竟能驯服这么厉害的猛兽?!”马卡罗夫将信将疑。

“是这样,在千户镇被这种猛兽攻击的全是蒙古军士,显然这种猛兽被党项人控制,应该是他们武装力量的一部分。”唐风向没有见到那些干尸的马卡罗夫和叶莲娜解释了一番。

众人用白沙把那具可怕的骨骸和怀特面目狰狞的尸体匆匆掩埋,水面的浓雾依旧没有散去的意思。梁媛望着被浓雾笼罩的水面,心悸不已:“幸亏我们出发时带的水够多,否则就要喝这些可怕的水了。”

“你怀疑这个海子的水有问题?”唐风问道。

“我看悬,这水表面看上去清澈,可谁知道有没有毒呢。要不那么多人畜,还有这么可怕的猛兽怎么都死在了水里?”梁媛道。

“也许杀死他们的生物和杀死怀特的是同一种!”韩江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你的意思都是巨蟒?”叶莲娜惊道。

“我看这水质纯净,不像有问题,那么有问题的就只能是水里面的东西了。”韩江解释道。

“我不同意你这个判断。这些尸骨出现在水里,并不能说明他们是被水里面的东西杀死的,也不能说明水质有问题。如果这个海子就是传说中的往生海,那么在传说中,往生海可大可小,变幻无常,水面大的时候,它可能把原来在戈壁滩上的东西全都裹挟而去,所以这水里出现一些东西很正常!”唐风又想起了嵬名大叔对他说的那个关于往生海的传说。

韩江听了唐风的推断,却反驳道:“首先,这是不是传说中的往生海还不一定!其次,就算是往生海也不一定可大可小变幻无常,我不相信沙漠戈壁中的海子可以像传说中说的那样不断变化。”

“可我们这一路的遭遇不正在一一应验那个可怕的传说吗?”唐风颇不服气,他想了想,又道,“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在古地图上没有标示海子了。按理说这么大的海子肯定要出现在地图上,但是玉插屏后面却没有,这说明什么?说明这片海子就是传说中的往生海,它可大可小,变幻无形,所以无法标示在古地图上。”

“好了,你们俩先别争了,往生海也好,未知猛兽也好,现在都不是我们的现实威胁。”马卡罗夫打断了唐风和韩江的争执,他环视众人,最后才慢慢说道,“我们现在最现实的威胁是这不肯散去的浓雾,还有水中的巨蟒!”

马卡罗夫的话让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颤。“是啊,这浓雾久久不散,我们不能一直这样待在水边啊!说不定……说不定天黑后,那些巨蟒会游到岸上来,到那时……”梁媛不敢再说下去。

“你别吓人了!我们当然不会在这里坐以待毙!”唐风很坚定地说,“叫我看,这浓雾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你说什么?”“你什么意思?”梁媛、叶莲娜和韩江不解地望着唐风。

只有马卡罗夫似乎明白了唐风的意思:“唐风的意思是这浓雾对我们是坏事,对将军他们来说也是坏事!”

唐风点点头:“不错,将军他们人多势众,如果没有这浓雾,恐怕他们早就找到了瀚海宓城。浓雾困住了我们,也一定困住了他们。他们或许就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所以我们说话一定要小点儿声。”

唐风的话让大家更加警觉起来,五个人聚在一起,所有的眼睛都紧张地注视着浓雾中的一切。“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一直在这里等到天黑吧!”叶莲娜问道。

“别急,让我判断一下!”唐风掏出指南针和电子罗盘。令他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指南针上的指针竟指向了背后沙丘的方向——那里是南方?可是按照唐风的判断,背后的沙丘应该是北方,面前的这片海子才是南方!唐风感到有些蒙,大家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马卡罗夫最后只好提议说:“我们先沿着水边走一段,再看看吧!”

大家只好同意,五个人开始慢慢地顺着水边走。他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方向,更不知道他们会走向哪里,而前面又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等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