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沃伦·怀特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2:50
字体大小 + - 关灯

马卡罗夫将那人押到众人面前,一边用枪顶着这个深目高鼻的西方人,一边快速在自己的脑海里搜寻,可是他却不记得曾经在哪儿见过这张面孔。那人翻着蓝色的眼睛,喘着粗气,也在盯着马卡罗夫看。两人对视了一会儿,那人先发出了两声冷笑。马卡罗夫感到自己被这个人蔑视了,怒不可遏地将枪口死死顶住那人的太阳穴,然后歇斯底里地冲那家伙吼道:“说,你叫什么名字?哪国人?”

那人又冷笑了两声,用俄语缓缓说道:“伊万,其实咱们是老相识了!”

“什么?”马卡罗夫更加震惊,“你知道我的名字,可我却不认识你,咱们见过面?”

“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一面之缘?”马卡罗夫不解。

“好了,老朋友,不要这样对待我,我知道你的厉害,也知道你想知道什么,把枪放下,咱们可以心平气和地好好谈谈。”那人试图挣脱马卡罗夫和韩江的控制,但是却被两人按得死死的。

马卡罗夫和韩江对视一眼,韩江微微点了点头,那意思是放开他,这家伙也逃不出自己的控制!于是,韩江轻轻地松开了手,马卡罗夫也收回了顶在这家伙太阳穴上的手枪,但是他依旧把枪紧紧握在手中,以防不测。

那个家伙舒展了一下身子,却又闭口不言,还不时地左顾右盼,似乎期望着他的人能从浓雾中突然冲出将他救走。

“别看了,不会有人来救你的,就算有人来,我也让他有来无回!”韩江说着摆弄了一下手中的枪。

那人盯着韩江看了一会儿,似乎没听懂韩江的话。韩江这气,自己白挤眉瞪眼半天,这家伙一句没听懂!韩江冲叶莲娜使了个眼色,意思让叶莲娜上。于是叶莲娜用枪顶着那人下颚,用俄语说道:“我知道你就是将军,一直躲在阴影中的将军!”

“将军?”那人听懂了叶莲娜的话,竟大笑起来,“将军……将军,哈哈,你们怎么知道我是将军?!”

众人被这笑声怔住了,叶莲娜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马卡罗夫很快缓过劲来,凑近那人,低声说道:“你肯定知道克格勃的手段吧,如果你不说,我就用克格勃最厉害的手段对付你,你好好想清楚。”

那人一听这话,止住了笑声,盯着马卡罗夫看了许久,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好吧,我说!伊万,还有你们——唐风、韩江、叶莲娜,你们可能都听说过我的名字,我叫怀特!”

“怀特!你就是怀特?”叶莲娜不敢相信,她极力回忆在克格勃档案中记载的那个曾因间谍船事件被捕的怀特相片,却一点儿也无法把面前这个老人与照片上那个怀特联系到一起。

“这么说你是美国人?”马卡罗夫反问道。

那人点了点头。“不错,我是美国人,而且曾经是中情局的一名特工。”

“果然是你!看来我和叶莲娜的调查方向是对的,当年在海参崴企图接走那些暴动学员的就是你?!”

怀特点了点头。

“还有……还有1986年的间谍船事件,那个怀特也是你?”没等怀特回答,马卡罗夫又紧接着问道,“可是……可是谢德林曾经见过你,但当我将那次事件留存的档案照片给他辨认时,他却没有认出你来,这是怎么回事?”

“呵呵!”怀特干笑了两声,“那都是后话了!”

“还有,你跟布尔坚科到底是什么关系?”马卡罗夫又追问道。

“他是不是就是‘将军’?”叶莲娜更是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谜底。

“有烟吗?”谁也没想到怀特面对那些重要的问题,竟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马卡罗夫摸了摸身上,自己的烟不知什么时候早已不知去向,可能是遗落在野狼谷中了,也有可能是掉在了海子边。他将目光移向韩江,韩江身上的烟也早已没了。这时,叶莲娜从身上摸出了一盒女士香烟,递给怀特一根。怀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点燃后猛吸一口,又轻轻地吐出,似乎很享受这根女士香烟。抽了两口后,怀特慢悠悠地反问马卡罗夫:“伊万,虽然你对我没什么印象,可我对你却是印象深刻,你刚才问我在哪儿见过你。你还记得那年莫斯科大学的高尔基图书馆吗?”

“高尔基图书馆?”马卡罗夫极力在自己的记忆里回忆着,回忆着……高尔基图书馆他去过不止一次,自己一个人去过,跟别人也去过,跟布尔坚科也去过,可是……可是这个怀特,马卡罗夫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怀特见马卡罗夫还是回忆不起来,又冷笑了两声,道:“想不起来也是正常的,毕竟那是很遥远的事了,而且我们仅仅是一面之缘!”说着,怀特抽完了最后一口烟,然后很不情愿地吐出了云雾。在一团云雾中,他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遥远的过去……

许久,怀特才叹了口气,说道:“我那时还很年轻,是莫斯科大学的一名美国留学生,但是我还有另一个身份——中情局的特工。伊万,您应该知道那个年代美国人想去你们国家并不容易,更别说去搜集情报了,所以中情局看中了我这个年轻的留学生。那时,我只觉得当特工很刺激、好玩,没有多想,便接受了中情局的邀请,并加入了他们。在接受两个月培训后,我便来到了莫斯科。

可我没想到在莫斯科的间谍生涯竟是那么枯燥无味,一晃快两年过去了,我几乎一无所获,上面对我很不满意。更为糟糕的是,我越来越觉得似乎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我,我想也许是我多心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我想到了克格勃,我相信我被他们盯上了。那些日子我惶惶不可终日,于是我便向上级汇报,希望回国。上级最后还是同意了我的请求,只等两个月后学期结束我就可以回国,结束我这失败的间谍生涯。可是,就在这最后的两个月里,一个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莫斯科的冬天来得特别早。这天,怀特从高尔基图书馆借了两本书,照例来到学校主楼旁的花园里看书——这是他的老习惯了,他不喜欢在阅览室里看书,偏要来到外面看,哪怕是在已经寒冷的深秋季节。

怀特准备好好享受在莫斯科的这最后两个月时光,他几乎忘记了自己的另一个角色。可就在这天下午,怀特在花园长凳上正捧着一本俄文小说正看得入迷的时候,一个细长的黑影出现在他面前。怀特仍然聚精会神地看着小说,可是面前的那个黑影却一动不动地伫立在长凳前。好奇心促使怀特抬起头,看了看那人,但那人却背对着阳光,怀特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只能看出这是个瘦高的人。

这时,那个黑影开口了:“沃伦·怀特?”

怀特一惊,他的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忙合上手中的书,再次仔细打量面前这个人。此人身材瘦高,身着一件黑色的长风衣,面无表情,冷峻的面庞透着一股杀气,特别是那双深陷的灰色眼睛。怀特不敢和那人对视,因为他从未见过那么冷酷的一双眼睛。怀特回避着那人的目光,却无法回避他的问题,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怎么,你……你有什么事吗?”

“你是美国人?”那人又问道。

怀特感觉那人虽然是在问自己,但却像已经完全掌握了自己的情况。怀特不禁紧张起来,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里升起,他微微点了点头:“嗯,我……我是美国人,来……来莫斯科大学留学……”

那人依旧面无表情地问道:“如果我没有说错,你还有另一个身份,中情局的特工,是吗?”

当怀特的身份被揭穿时,他惊得将手中的书滑落到了地上。他心脏狂跳,脑中一片空白,嘴上完全失去了控制:“不,你认错人了!”

“哼,”那人冷笑了一声,“不会认错的,我观察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怀特的预感越来越不好,他害怕的事终于还是来了。就在他胡思乱想,不知所措的时候,那人又说道:“来,认识一下吧,尤里·巴甫洛维奇·布尔坚科——克格勃上校。”

“布尔坚科……上校?”怀特此时只想赶紧逃离这里,逃离莫斯科。可是这个叫布尔坚科的克格勃上校却并没有掏出枪和手铐来将他逮捕,而是拿出自己的证件在怀特面前晃了晃,随后慢悠悠地坐在了怀特身旁。

怀特不解其意。他曾无数次被噩梦所困扰,他总是梦见一群人高马大的克格勃特工一拥而上将自己扑倒在地,然后几拳把自己打个半死,再给自己戴上手铐,押到审讯室,在强光的照射下逼迫自己说出一切秘密——一切都像007电影里一样。可是眼前自己的身份被一个克格勃上校揭穿,但是却没有一拥而上的大汉,也没人给自己戴上手铐,他不明白这个叫布尔坚科的家伙究竟要做什么。

布尔坚科不慌不忙地坐在长凳上,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才又缓缓说道:“你不用紧张,我今天没有带枪,也没有带手铐。”

怀特觉得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这人揭穿,也没必要再装了,反倒镇定了几分,反问道:“你既然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作为克格勃人员,你难道不需要逮捕我吗?”

布尔坚科听了这话,反倒笑了。笑毕,他才模棱两可地解释道:“不错,对于我的国家,你是敌人,我应该逮捕你;但对于我个人,你并不是我的敌人,甚至还可以成为我的朋友。”

怀特还是不明白布尔坚科的意思,他决定不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问道:“那你为什么找我?”

“因为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布尔坚科掐灭手中的烟,转而看着怀特说道。

怀特感到布尔坚科说这话时的态度和刚才大不相同,两人之间的气氛明显缓和了下来。怀特调整了一下情绪:反问布尔坚科:“哦,那我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呢?”

“很简单,把我引荐给你的上司。”布尔坚科的话语坚定,不容置疑。

怀特愣了一下,他听出了布尔坚科话中的端倪。怀特又反问道:“我是否可以认为你是想为我们服务?”

“你可以这么认为,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布尔坚科又是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那您的意思是……”

“合作!”布尔坚科坚定地说。

“合作?怎么合作?”怀特不解。

“我为你们提供感兴趣的东西,同时我会在克格勃内部发展一些人,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对我们提供的货物感兴趣的。”

“我该怎么相信你呢?”

“我想你们的人也不是饭桶。我会向你们先提供几份不太重要,但足以证明我们实力的情报。”

“那你希望得到什么呢?”

“应得的回报。”

怀特笑了笑:“钱不是问题……”

布尔坚科打断怀特:道:“钱对你们当然不是问题,但对我们也不是问题。我们需要得到你们一个保证!”

“哦,看来你们不是为钱而来,至少不是单单为钱而来!”

“当然不是。我们需要你们,我指的是你顶头上司的保证——也就是在我们不再方便为你们工作的时候,帮助我们离开这里,并接纳我们。”

“这个当然,我以为你会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怀特觉得布尔坚科的这个要求似乎并不过分。

“请你理解我的这个条件,这里面包含两点:第一,我说的是‘我们’,不是我一个人;第二,我说了‘在我们不再方便为你们工作的时候’,什么是‘不再方便为你们工作的时候’,这个不是由你们来定,而是我们自己说了算!怎么样?你可以做主吗?”

怀特慢慢明白了布尔坚科的条件:“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我会先请示我的上级,我相信上面会满足你的条件。”

谁料,布尔坚科却摇了摇头:“年轻人,你要知道我这可是冒着杀头的危险来见你,所以你一定要小心谨慎!越过你在莫斯科的上级,直接请示你们总部,否则你将会失去这次绝好的机会。”

“为什么?这不合规矩!”

“我不管你们的什么规矩,我需要保证我们的安全。所以你如果不想把事搞糟,就按照我说的做。”

怀特还是不能理解布尔坚科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我没有直接与总部联系的渠道。”

“哼,需要我告诉你你们总部的电话号码吗?”

“直接用国际长途?这不合规矩,也不安全。”

“记住,今天晚上八点十五分至四十五分,你找一部公用电话直接拨打你们总部的电话,不会有人监听。我只会和你联系。千万不要节外生枝,你们那边也有我们的人,一旦我发现哪里不对,就会立即切断和你的联系。”

布尔坚科叮嘱完,站起身,很快便消失在了花园深处,只留下怀特仍在回味刚才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怀特一个人坐在长凳上想了半天,突然,他警觉地向四周望去,天色已晚,并没发现什么可疑之处。怀特回想着刚才与布尔坚科见面的每一个细节,当他想起布尔坚科那令人胆寒的目光时,身子猛地震了一下:“难道那个一直在暗处监视自己的就是这双眼睛?”怀特心里似乎明白了许多,自己也许很早就被克格勃监控了,幸亏……幸亏是这个布尔坚科,否则自己可能早就成了克格勃的阶下囚!想到这儿,怀特一阵后怕,他不知道这对自己是好事还是坏事。如果上面同意了布尔坚科的条件,那么就意味着自己原定的回国计划彻底泡汤了,自己要继续待在这里,充当他们的联络人。但怀特思前想后,还是难敌立功的诱·惑,他想自己来莫斯科两年了,这总算是干出了一点儿成绩,光是一个克格勃上校。就足够令总部兴奋的了,更何况布尔坚科还不止一人,也许……也许他背后还有什么大人物。这样一想,怀特又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当天晚上,怀特就按照布尔坚科指定的时间,通过国际长途向他的顶头上司做了汇报。上司马上指示他答应布尔坚科的全部要求,并命令他继续留在莫斯科,充当布尔坚科的联系人,一切都单线联系。

第二天晚上,怀特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和地点,转达了总部的命令。布尔坚科听完之后,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拿出了一个大牛皮纸袋子,递给怀特:“我想这里面的东西你们一定感兴趣。”

怀特粗粗看了两眼,全是苏联在远东地区军事部署的资料。怀特点了点头:“我们确实对这个感兴趣。”

说完,怀特递给布尔坚科一个小信封:“这儿是三千美金。”

布尔坚科并没打开信封查验,接过信封揣了起来,便匆匆离去。

就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布尔坚科便会在接头时给怀特几份情报,怀特会视情报质量给布尔坚科一笔钱,布尔坚科一如第一次那样,从不查验信封里的钱,直接揣进口袋就走。但好景不长,没过多久,怀特就失去了一开始的激情,原因主要来自于上面对布尔坚科传递的情报质量越来越不满意。他们原本希望布尔坚科能提供更多更好的情报,但是布尔坚科除了开始提供的几份情报比较有价值外,后来提供的情报基本上都是大路货,根本没有多少价值。

怀特决定要找布尔坚科好好谈一次了,于是他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到了莫斯科大学的高尔基图书馆——这里是他和布尔坚科常用的一个接头地点。

“总部对你最近提供的情报很不满意。”怀特开门见山地质问布尔坚科。

“这是可以预料的。”

“那你为什么不提供更有价值的情报?”

“我一开始就对你说过,咱们这是合作,你不能要求我太多。”

“我们的要求并不高,只需要你提供有价值的情报。”

“我会尽力的,但是最近我的处境不太好。”布尔坚科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安。

怀特第一次见到布尔坚科这个样子,但是布尔坚科那不安的眼神只存在了一瞬后就很快消失了。“怎么,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怀特关切地问。

布尔坚科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把一项工作搞砸了,所以我现在暂时被停职了。”

“停职?”怀特似乎找到了布尔坚科提供的情报质量下降的原因,布尔坚科被停职意味着他暂时很难接触到有价值的情报,也意味着布尔坚科对他们没了价值,怀特不免有些失望。

虽然怀特并没将失望之情写在脸上,但布尔坚科还是看穿了怀特的内心,他轻轻叹了口气说:“不过这只是暂时的,而且我的几个朋友如今都受到了重用,不用多久,他们就能得到更多更有价值的情报。”

“你的朋友?我能见见他们吗?”怀特显然对布尔坚科的朋友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可以,没有问题。不过,我要安排一下。”

“那好,我等你的消息。”怀特没有想到布尔坚科答应得如此干脆,心中不禁一阵狂喜。

一周过去了,布尔坚科一直没有联系怀特。又过了一周,周末晚上,怀特本想去参加学校的舞会,但就在他准备出发时,接到了布尔坚科的电话,布尔坚科用两人约定的暗语通知他今晚可以和朋友们见面。

于是,怀特按照布尔坚科指定的地点开车来到特维尔大街的普希金纪念碑前。布尔坚科坐到驾驶座上,怀特则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布尔坚科驾车很快便出了城。

“我们这是去哪儿?”怀特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布尔坚科守口如瓶。

“那地方安全吗?”怀特不禁担心起来。

“非常安全。”布尔坚科总是惜字如金。

怀特不再问什么,他判断出车驶向了莫斯科的北郊。天色已经全黑了,再往北开,怀特就不认识了。蜿蜒的公路似乎没有尽头,怀特向窗外看去,一片漆黑,除了昏暗的路灯,已经没了其他灯火。

车大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就在怀特昏昏欲睡的时候,布尔坚科终于把车停在了一处废弃的工厂中。怀特发现这里已经远离公路,连路灯的亮光都没了,他的心不禁悬了起来。怀特虽然跟布尔坚科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但他已经领略了布尔坚科的厉害,如果今天布尔坚科要对自己有什么企图,那他肯定必死无疑!

怀特跟着布尔坚科在黑暗的厂区内前行,翻过一堵矮墙,他们进入了一个院子。院子里似乎是一间废弃的厂房,布尔坚科推开吱呀作响的厂房大门,走到黑暗的厂房中,然后拍了四下掌。一阵可怕的沉默后,几只强光电筒一起对准了布尔坚科身旁的怀特,怀特惊得向后退去,正撞到一段废弃的钢管上,钢管发出的声响在旧厂房内久久回荡。

一盏台灯在厂房一角亮了起来,惊魂未定的怀特这才看清,除了他和布尔坚科,厂房内还有三个人正聚在那盏台灯下——一个人高马大,一个锋芒毕露,一个老成持重。布尔坚科干笑了两声,对怀特介绍道:“这就是我的朋友,这位是伊萨科夫少校,满身绝技,勇武过人。”

“瓦西里·阿列克谢耶维奇·伊萨科夫。”那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和怀特握了握手,怀特便知此人力量惊人。

“这位是斯捷诺夫上尉,枪法了得,你也可以叫他斯捷奇金。”

“尼古拉·德米特米耶维奇·斯捷诺夫。”斯捷奇金也和怀特握了握手。

“这位是布雷宁中校,他可是克格勃一位正在崛起的明日之星,深得上级的信任。”

怀特伸出手去,想和布雷宁握手,可是布雷宁却坐在椅子上,动都没动,怀特只好尴尬地又把手抽了回来。

“你们是一个小组吗?”怀特问道。

“是的,我们就算是一个小组,为了共同的目标聚在一起。”

“共同的目标?”怀特不明白布尔坚科是什么意思。

布尔坚科也不解释,继续说道:“当然我们小组里并不止我们四个,还有很多成员,我们四个是核心成员。”

“哦,很高兴认识你们。希望大家今后合作愉快。”

就这样,怀特结识并发展了更多的成员。但是让他有些郁闷的是,虽然这几位职位都不低,特别是那个布雷宁,完全可以搞到许多有价值的情报,但布尔坚科交给他的大多还是些没价值的情报,只是偶尔有那么一两份还算重要的情报。

怀特和布尔坚科一直按照事先约定的时间和地点接头,很少在其他时间见面,除非是特殊情况,比如上次约见其他几位小组成员。但是这一天,布尔坚科却匆匆要求与怀特见面,见面的地点就约在了莫斯科大学的高尔基图书馆。

怀特按照临时约定的时间来到了图书馆,直到约定的时间已经过了,却还没见到布尔坚科的身影。怀特深知,布尔坚科是个很准时的人,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迟到的!

怀特焦躁不安地在图书馆的走廊里乱转,他感到恐惧,他害怕布尔坚科败露,那自己就危险了。他注视着每一个从身旁擦肩而过的人。当他走到这条走廊尽头时候,突然一个有力的大手拉了他一把,他回头一看,正是布尔坚科。“你怎么迟到了?”怀特怒道。

“有事耽搁了!”

“还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克格勃主席的召见。”

“什么?安德罗波夫召见了你?”

布尔坚科点点头。

“你是要升官了,还是要倒霉了?”

“我不知道。我只能告诉你,我要去蒙古了。”

“去蒙古?”怀特一惊。

“对,到那里执行一项特殊任务。”

“什么任务?是你负责吗?”

“不,我是戴罪立功,是副手,负责的人是马卡罗夫少校。具体情况我走之后会有人跟你说清楚的,我现在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明天就要出发。”

布尔坚科话音刚落,从走廊那头走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军官。布尔坚科见状,压低声音叮嘱道:“那人就是马卡罗夫少校,你赶紧走吧!记住我们之间的约定。”

“约定?”怀特一愣,但他很快明白了布尔坚科的意思。

马卡罗夫已经看到了他们,就在布尔坚科和马卡罗夫打招呼的时候,怀特低着头匆匆与马卡罗夫擦肩而过。

……

“原来你就是那个年轻学生?!”马卡罗夫听完怀特的叙述,震惊不已。

“是的,这是我们仅有的一面之缘。没想到,今天我们还能在这里相见。”

更让马卡罗夫震惊的是布尔坚科竟然早就背叛了自己的祖国,为美国人服务,这是马卡罗夫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的。“尤里,竟然……竟然早就……还有布雷宁、斯捷奇金、伊萨科夫……他们不但早就认识,而且都是一伙的。”马卡罗夫震惊地喃喃自语。

“是的,但是……”怀特话说了一半。

“但是什么?”马卡罗夫一把抓住怀特前胸。

“但是他们几个始终没有给我们提供多少有价值的情报。”

“斯捷奇金和伊萨科夫恐怕接触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布尔坚科我说不好,布雷宁也没给你们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吗?”

“布雷宁自始至终似乎都不太愿意和我们合作。”

“但是间谍船事件却帮了你们。”

怀特点点头:“那都是后话了。”

“好吧,那我们就继续说说后面的事。”马卡罗夫极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放开怀特,又问道,“那么,后来你和布尔坚科是怎么联系的呢?”

“几乎没有!”

“没有联系?”

“是的,那几年你天天跟他在一起,见过他和外界有什么不正常的联系吗?”

“不,没见过,但我不相信你们之间会不再联系。”

“事实上,在后面几年里我再没有见过布尔坚科,他离开莫斯科后,我也奉命回国了。”

“难道你们放弃了他们的小组?”

怀特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当然没有,不过我们改变了策略,不再期望他们会在短期内给我们提供多么有价值的情报,而改为‘埋钉子’。”

马卡罗夫明白“埋钉子”的意思:“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你们不联系,但在关键时刻启动他们?”

怀特点点头:“之后大概有两年多的时间,我都没有再和他们联系,直到有一天我忽然收到一个从伊尔库茨克寄来的国际包裹……”怀特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

这么好的早晨,应该去跑步或是打网球,刚加了一夜班的怀特这么想着把车开进了自家车库。他下了车,刚想进家门,忽然又掉头向家门口的邮箱走去。他似乎有一种直觉,那里面会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他打开邮箱,果然有一件包裹和一封信静静地躺在里面。怀特只看了一眼这包裹,刚才的好心情便荡然无存了。

包裹上用俄文和英文写了两种文字,收件人是自己,寄件人是一个叫“弗拉基米尔·谢尔盖诺维奇·西蒙诺夫”的人,这是一个典型的俄国人的名字,也是怀特极为熟悉的一个名字——这是布尔坚科和他约定联系时使用的化名。

而那封信则是前一天从莫斯科寄来的,寄件人是一个叫“柳德米拉·菲利波夫娜·玛丝洛娃”的人,一看这就是个俄国女人的名字,信封上的字体也十分隽秀,但是怀特知道这是他与布雷宁约定的化名。

两年没有和他们联系,怀特也感到奇怪。当初在莫斯科与布尔坚科匆匆一别后,他曾经见过布雷宁和斯捷奇金。布雷宁总是抬着那高傲的头,让怀特感觉很不舒服。最后布雷宁和他有过约定,布尔坚科会在合适的时候与他联系,不需要怀特主动和他们联系。这个约定曾让怀特很失望,这意味着他很可能会失去这仅有的成果。

怀特在和布尔坚科的接触中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来自哪里。他总觉得自己在布尔坚科面前永远处于被动状态,一切似乎都是在由布尔坚科掌握,这令怀特感到很郁闷,也让上面对他的工作很不满意。按理是布尔坚科他们要投入我们的怀抱,可是事实却……怀特无数遍思考过这个问题,可是却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此刻,怀特面对这个奇怪的包裹,竟有些兴奋,又有些茫然不知所措。布尔坚科终于主动和自己联系了?他要告诉自己什么?怀特很快拆开包裹,里面只有一本书,这是一本俄文书,一本没有什么名气的苏联小说家写的侦探小说。怀特拿到这本书时,浑身猛地颤抖了一下,这是几年前布尔坚科和自己约定的一个暗号!

怀特赶忙撕开那封信,里面只有一张纸,纸上没有任何文字,而是一串数字。怀特明白这是一系列的密码,他开始对照书的内容破解这一串密码。第一页第三行第七个单词、第十三页第六行第四个单词、第二十二页第十六行第一个单词、第四十五页第十行第五个单词、第六十七页第二行第十一个单词、第九十二页第三行第七个单词……把这些单词连在一起,怀特慢慢地读出了这句话——本月二十三日去越南,会有人联系你,有重要情报,勿忘!

“越南?重要情报?二十三日?”怀特嘴里喃喃自语,他不明白布尔坚科这是什么意思,看来这次自己又要被布尔坚科牵着鼻子走了。

怀特心里疑惑,却还是登上了去越南的军用飞机,来到了这个战火纷飞的国度。当怀特刚刚走出西贡郊外的美军基地,就有一个美国大使馆的情报官员给他送上了一封信。这是一封从柬埔寨寄来的信,信没有落款,信封上只写着“美国驻西贡大使馆沃伦·怀特收”。

不用拆这封信,怀特就知道这一定是布尔坚科他们寄来的——除了他们,不会有人知道二十三号他会出现在这里。果然,信封内又只有一张信纸,信纸上没有文字,只有一长串的数字和字母。这是什么意思?怀特盯着那串数字和字母看了一会儿,恍然大悟,这是一个坐标,这个坐标代表一个地方。怀特赶忙拿出大比例的军用地图,在上面寻找,可是当他找到这个坐标所代表的区域时,却发现这是一片人迹罕至的热带雨林!

怀特脑袋一阵眩晕,他明白布尔坚科的意思,这是让他去这个地方与来人接头。他恨恨地拍了一下桌子,他真想直接打一个国际长途电话去质问布尔坚科,或者布雷宁、斯捷奇金,这是在玩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去那个在地图上都难找到的鬼地方!但是,怀特冷静下来知道这一切是不可能的。

怀特只得匆匆收拾行装,第二天一早便离开西贡,在一队美军的保护下来到了离那个坐标还有三十公里远的一个小镇上。指挥官对他说:“前面距离边境很近了,我们只能把你送到这儿,多保重!你办完事,回到这个小镇再联系我们,我们会来接你。”

怀特无奈地背上包,走下装甲车。他不知道将要去的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此去将会遇到什么贵人,总之,一切都是未知。怀特一头扎进了茫茫雨林,在雨林中穿行了一天一夜,终于来到了那个区域。

怀特紧张地注视着四周,茂密的雨林无边无尽,这里靠近边境,北越士兵、南越的游击队,还有野兽也许就隐藏在不远处!怀特等了一会儿,发现前方的密林中传来了一些轻微的声响,他敏锐地觉察出有人来了!

他悄悄地将自己隐藏在一棵巨大的树木后面,直到那个人钻出了茂密的雨林。“斯捷奇金?”怀特已经认出来人,并从树后面闪了出来。

“看来你很准时。”斯捷奇金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准时?你也很准时!可你们的信上并没有约定时间?”怀特不解地问。

“是没有约定时间,但我们已经算准了时间。你这个时候出现,说明你很准时!”斯捷奇金笑了笑。

“如果我没有及时出现呢?”

“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三天。”斯捷奇金说得很轻松。

“这里?等我三天!这里可是热带雨林!”怀特感到吃惊。

“呵呵,这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斯捷奇金道。

怀特仔细打量斯捷奇金,没有背包,看上去什么装备和食物都没带,只有腰间的一支冲锋手枪和他背着的一支突击步枪。怀特看着斯捷奇金身后的突击步枪眼熟,是一支美制M16突击步枪。怀特不禁疑惑道:“你怎么有机会到越南来?”

“执行秘密任务。”

“什么任务?”

斯捷奇金犹豫了一下:“这个任务和我们的事无关,也不在我们合作的范畴内!”

怀特对斯捷奇金的回答很不满意,但也无可奈何:“那你们把我从美国叫来,是为了什么?”

斯捷奇金想了想,缓缓说道:“我们有个很重要的大计划,希望你们能配合。如果你们答应配合,我们会真正和你们全面合作,而不是像之前那样一种合作方式。”

“哦?”怀特显然对斯捷奇金所说的大计划产生了兴趣,“什么样的大计划?”

“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也没有多少时间了。关于计划的所有内容都在这个里面,你回去后好好研究。里面还有我们以后联络的方式,另外有一份厚礼,以显示我们的诚意。”说着,斯捷奇金递给怀特一个不大的牛皮纸袋子。

怀特打开牛皮纸袋子,往里面瞅了一眼,看见里面是一盒录音带和一卷胶卷。怀特重新合上袋子,道:“好的,就这些吗?”

“你还想要多少?!就这个带出来就让我费尽了心思!”斯捷奇金道。

两人说完,就要分手,怀特忽然又转身问道:“布尔坚科现在还好吗?”

“不太好,但他无所谓。”

“我看他给我寄的包裹是从伊尔库茨克寄来的,他现在还在蒙古?”

斯捷奇金点点头:“不错,他还在那儿。”

怀特还想说什么,斯捷奇金却已经不耐烦地挥挥手,一头钻进了茂密的热带雨林,消失在了茫茫的雨雾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