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流血的图腾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2:48
字体大小 + - 关灯

唐风惊恐地往后退去,可是因为身体趴在流沙上,行动不便,他只好本能地侧身滚了一下,滚到了另一边,但当他抬头看去,自己面前又是一个人头。唐风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抓了一下,惊恐万分!但是唐风稍稍镇定了一下,忽然觉得不对劲,流沙下怎么会有人头?就算是真的人头,也早该化作白骨了!

唐风壮着胆子定睛观瞧,面前的“人头”有鼻子有眼,栩栩如生,但毕竟不是真的人头,而是一尊佛像的头部。佛像上贴金彩绘,不过大都脱落,有些地方甚至已经露出了里面的泥胎,看来这是很有年头的东西了。再仔细查看,唐风很快根据其艺术风格判断出这是西夏时期的佛像。

“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吓人?”韩江他们也都撞见了这些佛像。

“是佛像,西夏时期的佛像。”唐风解释道。

“佛像怎么跑到了流沙中?身子呢?”韩江不解。

唐风一时也不知道这些佛像的身子跑哪儿去了,但是他细细观察了面前的佛像,发现佛头下面似乎还有东西,应该就是佛像的身子,可是这些佛像怎么会陷进流沙中了呢?

这时,梁媛一听这些“人头”是佛像,非但不害怕了,反倒高兴起来:“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这个峡谷之所以叫浮屠峡,一定与佛像有关!”

唐风也没了脾气:“就算你说得对,那请你解释一下这些佛像怎么都跑到流沙里面去了?”

“我怎么知道,这不是你该研究的吗?”

唐风不和梁媛争辩,继续向前爬。他发现这里的骸骨没有那么多了,但仍然有几具马骨和人骨散落在这些各式各样的佛像中间。突然,唐风发现一柄已经锈迹斑斑的马刀竟砍在了一尊佛头正中,佛头从头被劈成了两半,但没有完全裂开,那柄马刀仍然留在了佛头中间,触目惊心!

唐风看到这儿,不禁浑身一颤。这是什么样的仇恨,竟使得人去砍佛像?唐风发现在这尊佛像旁边出现了一堆散乱的尸骨,他辨别了一番是一匹马和一个人的骨头,在散落的白骨间的还有马鞍和弓箭的痕迹,这难道就是当年成吉思汗的大军?

唐风胡思乱想着继续前进。又向前爬了五六十米,唐风感觉这儿的白沙不再像刚才那样柔软,他试着站立起来。果然,这儿已经摆脱了流沙区,脚下是比较坚硬的沙地了。

众人都站立起来,回身望去,那匹陷入流沙的骆驼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它再也没有力气动弹,只能等待死亡的降临。它绝望地扭动了一下还没被白沙吞没的脖颈,看了一眼同伴……那头没有陷入流沙的骆驼还在不住地嘶鸣,焦躁不安地来回踏着蹄子。韩江见此情形,掏出了枪,想尽早结束那头骆驼的痛苦,可是却被马卡罗夫给摁住了:“别开枪,万一惊动……”

韩江明白马卡罗夫的意思,只得又把枪收了起来。那头骆驼发出了最后一声嘶鸣,便垂下了头,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平静。另一头也不再嘶鸣,只是久久不愿离去。

“好可怜的骆驼!”梁媛的眼角有些湿润。

“行了,还是来看看我们的出路吧!”韩江抬头看看头顶的那点儿天空,已经没有阳光射进峡谷,日头已经西去了。

“这里好像有字……”叶莲娜似乎在身旁的岩壁上发现了什么。

唐风走过去,在白色岩壁上果然隐约露出几个黑色的字迹。“是西夏文,不过不是很清楚。”唐风辨认了半天,终于一个字一个字地读了出来:“敕——建——浮——屠——禅——寺。”

“哈,这儿果然有一座寺庙!”梁媛颇有几分得意。

唐风回过身看看这里的峡谷,虽然比前面的峡谷要宽阔许多,但也不过十几米宽,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内建造寺庙?而且还有流沙、阴风怪响,谁会在此居住修行呢?想着想着,唐风眼前忽然浮现出玉插屏后面的古地图,他忙翻出照片查看,果然在北阙的南面不远处标示了一个名字——流沙暗河,并在其后用小字注明“此处小心有浮屠寺”。

“浮屠寺?流沙暗河……看来这里就是古地图上标示的流沙暗河,我们走的路线没错!只是这里怎么会有一座寺庙……”

唐风正说着,忽然叶莲娜又在岩壁上有了发现:“这后面好像还有字,还不少呢!”

唐风赶忙查看,在那几个大字后面,隐隐约约出现了几行小字,还是西夏文:“流沙吃人,此地多有冤魂野鬼出没,每当此时,阴风怒号,凄凄惨惨,遂尊昊王之命,建寺以镇之,并度一切亡魂。”

“原来如此!”唐风读完这段后,喃喃自语道。

“什么鬼啊魂啊的,什么意思?”韩江不耐烦地问。

“这段碑记说了建浮屠寺的原因。因为这里的流沙常常吃人,而每当阴风怒号之时,党项人就认为是这些被流沙吞没的孤魂野鬼出来作祟,于是他们便奉元昊之命,在这儿建了一座浮屠寺,用来镇住这些孤魂野鬼,也用来超度这些亡魂。”唐风解释了一番。

“那我们看到的这些尸骨呢?”韩江又问。

“从这些尸骨的遗物来看,他们应该是蒙古大军,但不知道他们是成吉思汗的大军,还是后来攻灭瀚海宓城的蒙古大军。”

“那么这些陷入流沙中的佛像就是浮屠寺的佛像喽?”

“我想是的。党项人把这些佛像摆放在流沙中,当蒙古铁骑突入山谷时,因为这里光线昏暗,再加上紧张,不辨真伪,把这些佛像当做敌人,于是径直向这些‘敌人’冲来。大部分兵马还没接近‘敌人’便陷入了流沙中,偶尔有几个骑兵冲到佛像近前,甚至挥刀向佛像砍了下去,但是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当他们发现砍的只是佛像时,为时已晚,连人带马还是被流沙无情地吞噬了。”唐风的眼前又出现了一幅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

众人收拾好行装,继续向前。前面的石壁果然如韩江所说,走到尽头才发现峡谷在这儿又拐了弯,大家鱼贯而行。拐过这道弯,唐风发现这儿的峡谷又开始变得狭窄,头顶的天空越来越暗,看来黑夜很快就会降临。

又是一道弯,拐过去后,峡谷陡然宽阔起来,两旁岩壁的高度也逐渐降低。唐风明显感到自己的心跳又开始加快,他预感到他们就要走出这条可怕的峡谷了,但是他不确定前方会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也许是更可怕的恶魔!

夕阳西下之时,一行人终于走出了浮屠峡,展现在他们眼前的是茫茫沙海——白色的沙海。虽然没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出现,但是每个人都把失望写在了脸上,因为这无边无际的白色沙海也许就是最可怕的东西。

众人合计一番后,决定今晚就在谷口宿营,明天天亮后再去征服这片沙海。韩江安排了叶莲娜、唐风和自己值夜。大家都太疲倦了,这一夜谁也没有胡思乱想,只想抓紧时间多睡一会儿。

唐风负责前半夜,凌晨时分,韩江来接替他,他便沉沉睡去。沙漠白天还骄阳似火,夜晚却很冷。唐风睡到天快亮时,竟然被冻醒了,他感到浑身发冷,便坐了起来。此时,正是叶莲娜在值守。唐风刚想跟叶莲娜打个招呼,突然听见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叶莲娜也听到了,本能地把枪举了起来。其他人也都被惊醒了。

“什么情况?”韩江揉着惺忪的睡眼问。

“好像……好像是一声惨叫!”唐风仔细回忆刚才那个声音。

“你没听错?不是野兽?”

“应该不是!”

“是人的叫声!而且就是从浮屠峡里传出来的!”叶莲娜肯定地说道。

“你确定?”韩江反问道。

“当然,我不会听错的。”叶莲娜十分肯定地说。

“所有人都起来,准备战斗!”韩江腾地站起来,快速收拾好了东西。

五个人收拾好行装,除了梁媛,唐风、韩江、叶莲娜和马卡罗夫四个人都举起枪,对准了谷口。但是他们在谷口守了快半个小时,也没见有人钻出来。唐风侧耳倾听:“里面好像什么声音都没有。”

唐风揉了揉已经发麻的双臂,韩江和叶莲娜也放下了枪,只有马卡罗夫还一动不动地举着枪,盯着黑暗的谷口。

叶莲娜和韩江劝马卡罗夫休息一下,但是马卡罗夫却不为所动。“这是哪个该死的家伙,嚎这么一嗓子,害得老子觉都没办法睡!”韩江咒骂道。

叶莲娜却忽然说道:“你们没发现有什么不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韩江和唐风向四周看去。

“好像……好像起雾了!”梁媛在他们身后轻声说道。

“是啊,怎么又起雾了!”叶莲娜忧心忡忡地向身后的沙海望去。

此刻,夜幕中的茫茫沙海已经被雾气笼罩,白色的雾气正快速地向谷口推进。

一直到天光大亮,浮屠峡内再没有动静传来,倒是雾气越来越大。不过今天并不是阴天,又过了一会儿,太阳从云层中钻出,雾气似乎有所消散了。

韩江看看天。“今天是个好天气,不该有这么大的雾。我们先等一会儿,说不定一会儿雾气就散了。”

大家也没办法,只好原地待命。果然,随着太阳升起,雾气开始消散,沙漠中的气温急速上升,大家都已满头是汗。“这该死的天,不是大雾就是高温!”韩江骂道。

“不,韩江,你不觉得这温度上升得太快了吗?”马卡罗夫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太快了?”他们静下来感觉了一会儿。“是的,比前几天要热许多,而且从天亮到现在,不过一个小时,温度上升得太快了!”唐风抹着头上的汗说。

“你们快看!那是什么?”梁媛突然惊叫起来。

众人赶忙顺着梁媛手指的方向抬头望去,随着雾气的散去,就在他们头顶的白色岩壁上,炽烈的阳光照射着一幅巨大的图案,这幅图案几乎占据了整面的岩壁。

“啊——又是那个图腾!”唐风惊道。

“昨晚我们怎么没注意到……”叶莲娜在回忆昨晚的情形。

“这次是红色的图腾!”韩江也惊道。

“不!是……是血!那图腾在流血!”马卡罗夫惊恐地喊道。

流血的图腾?!众人无不惊恐。炽烈的阳光照射在那个红色图腾上,一滴滴鲜红的像是血水一样的东西慢慢地从白色岩壁上滴下来,让人一阵心悸。

就在大家将注意力都集中在石壁上时,突然从浮屠峡中冲出了一群黑衣人,这些人不由分说,举枪就向唐风他们射击。“小心!”唐风大叫一声,将梁媛扑倒在地,两人滚落到了一座沙丘下,韩江和叶莲娜、马卡罗夫也及时扑倒在地。“这些家伙终于出现了!”韩江恨恨地说。

“可是……可是他们的人怎么这么多?不是只有四个吗?”唐风发现有几十个黑衣人从谷口冲了出来。

“看来将军这次是倾巢而出了!”韩江小声说道。

面对强大的火力,韩江和唐风他们根本无力还击,只能躲在沙丘下,连头都不敢抬起。幸亏有雾,浓浓的雾气很好地掩护了唐风他们。

说来也奇怪,就在那伙黑衣人冲出浮屠峡的时候,原本炽烈的阳光被云层遮蔽了,快要消散的雾气又开始变得浓厚。显然雾气影响了黑衣人的射击,他们停止射击。随即,众人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伊万、叶莲娜、韩江、唐风、你们不要躲了,我们已经把你们包围了,今天你们是跑不掉了!”

大家互相看看,谁也没开口。“是斯捷奇金!”马卡罗夫听出了这个声音,小声说道。

“又是这个可恶的家伙!”叶莲娜用枪瞄准了声音传来的方向,可是雾气却让她根本无法看清斯捷奇金。

“我知道这个鬼地方让你们很难受!”斯捷奇金又开口了,“我们可以不计前嫌,与你们合作,一起找到瀚海宓城,到时候咱们可以对半分,你们看怎么样?”

还是没人开口。马卡罗夫也在注视着斯捷奇金声音传来的方向,忽然前方的雾气散去一些,他隐约看见了斯捷奇金。叶莲娜也看见了斯捷奇金,想开枪,但她知道如果一击不中,就会暴露他们。就在她犹豫的时候,马卡罗夫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叶莲娜,看见斯捷奇金身旁那个人了吗?”

“那是谁?距离太远看不清!”

“看上去像是这伙人的头!”

“您是说——将军?”叶莲娜惊道。

“我不知道,不过……”

马卡罗夫话没说完,面前的沙地上就是一串子弹。马卡罗夫和叶莲娜赶忙低下头,子弹掀起的沙粒溅了他们一身。斯捷奇金不再说话,黑衣人的火力又开始强大起来。

众人合计了一下,面对敌人这么强大的火力,不能束手待毙,也不能都聚在一起。于是,韩江和叶莲娜、马卡罗夫决定分别从不同的方向出击,唐风则负责留下来保护梁媛。

韩江、叶莲娜、马卡罗夫分散开来。不大一会儿,留在原地的唐风就听见四处都响起了枪声,他的心猛地揪紧了。在这个鬼地方,韩江、叶莲娜、马卡罗夫三个人都不能有事,否则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过了一会儿,枪声似乎小了,唐风又不禁为自己和梁媛担起心来,好在雾气越来越大,他拉着梁媛躲到了一座沙丘后。

浓雾完全把他们包围了,对面两米便不见人,黑衣人看不到他们,可唐风也看不到敌人。要是有哪个家伙突然从浓雾中闯出……唐风想到这儿,把手中的枪攥得更紧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枪声渐渐小了,到后来干脆停了,空旷的沙丘间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唐风壮着胆子站了起来,浓雾丝毫没有要散去的意思,他想大声呼喊韩江他们,可是又不敢,就这样茫然无措地伫立在沙丘上。

又过了一会儿,唐风听到了轻微的响动,是脚步声。他和梁媛隐藏在沙丘后面,直到看清来人是韩江才钻出头来。五分钟后,叶莲娜也回来了。

“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唐风问。

“雾太大,根本看不清!”两人都摇了摇头。

“那老马呢?”唐风关切地问。

韩江喘着粗气,看看叶莲娜,叶莲娜也看着韩江,两人一脸茫然。又过了大约十分钟,还不见马卡罗夫回来,大家开始担心起来。韩江忧虑地说:“老马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来?也听不到枪声?”

“是啊!他能去哪儿?”唐风皱着眉头。

“我们三个一开始就散开了,各自为战,所以……”叶莲娜焦急地向四周眺望,但她什么也看不见。

“老马,他……他不会是出……”梁媛话说了一半,被唐风一瞪眼,又缩了回去,但大家都明白她的意思。

“叶莲娜,我记得我跟你们分开时,老马还和你在一起!你再好好想想,你们是在哪里分开的?”韩江提醒叶莲娜。

“韩,我们和你分开后,没多久我和父亲就分开了,全是大雾,我实在想不起来……”叶莲娜急得眼眶有些湿润了。韩江轻轻拥住叶莲娜:“不要太着急了,那么多大风大浪他都过来了,这次不会有事的。”

叶莲娜趴在韩江肩头想了想,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父亲跟我临分手时,说他要去抓住那个人。”

“抓哪个人?”韩江一头雾水。

“就是斯捷奇金身边那个人。之前,父亲曾对我说斯捷奇金身旁那个人像是黑衣人的头!你们想想,黑衣人的头是谁?”

“将军!”三人异口同声说道。

叶莲娜含着泪,点了点头:“我猜父亲就是那么想的。”

“将军终于要露出真面目了!”韩江激动起来。

唐风却道:“将军不会这么轻易露面吧!”

韩江还想说什么,可就在这时,从浓雾中传来了一些声响,大家仔细倾听。“有人过来了?”唐风警觉地说。

韩江和叶莲娜全都举起了枪。“像是两个人!”叶莲娜忽然说道。

“两个人?难道不是老马?”唐风惊道。

韩江冲他们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大家都闭上嘴,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那两个人走出浓雾。

唐风、韩江、叶莲娜三支枪全都对准了脚步传来的方向,唐风清晰地听到了自己的心跳,还有那个有节奏的脚步声,会是谁呢?就在他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时候,马卡罗夫举枪押着一个人走出了浓雾。

见马卡罗夫安然无恙,大家总算是长出一口气。再看那个人,五十来岁,高鼻深目,金发碧眼,一看就是个西方人。这人是谁?难道他就是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