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帝王之阙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2:4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唐风和马卡罗夫聊了半天,直到天光大亮,仍然没有统一认识。虽然唐风指出了马卡罗夫的漏洞,马卡罗夫也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产生了误差,但最后马卡罗夫仍然坚持认为布尔坚科一定有问题——要么他没死,要么他的背后还有一个神秘人物!

唐风他们心里挂念着韩江和叶莲娜,不敢在这儿久留。吃罢早饭,三人告别嵬名大叔,骑上骆驼匆匆上路。

唐风和梁媛骑一头骆驼,马卡罗夫一个人骑一头骆驼,按照他们前天来时的路前行,同时他们也参考了嵬名大叔给他们指点的路径。很快,他们就又进入了茫茫沙海,回头再也寻不见那个小水泡子和嵬名大叔的蒙古包。唐风心中不禁产生一种奇怪的念头,那个水泡子和嵬名大叔的蒙古包忽然在他心中变得虚幻起来。那个平静的水泡子和嵬名大叔的蒙古包真的存在过吗?或许他们都是长生天安排的,专门来搭救自己的世外高人?

想到这儿,唐风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却见梁媛用一个头巾把脑袋裹得严严实实:“这是谁给你的头巾?”

梁媛回头看看唐风,唐风忽然发现梁媛的眼眶四周涂了一圈黑色的东西,不禁惊道:“你这时候还有闲情化妆!这是什么东西?最新的化妆品?”

“什么化妆品,这是木炭!”

“木炭?你头脑烧坏了,用木炭涂在眼睛上?”

“哼,你懂什么,这是嵬名大娘教我的——白天沙漠里温暖高,而且没有任何植物可以遮挡,人的皮肤会受不了的,所以用沾湿的头巾把头包裹起来,再用木炭涂在眼睛周边,防止眼睛周围的皮肤被晒裂。”梁媛解释道。

“还有这么一说!”

“唐风,梁媛说得对,我们以前在沙漠野外训练的时候也用这样的办法。”马卡罗夫附和道。

“可我感觉这儿的沙漠温度并不高!”唐风看看天,今天是个好天气,太阳照射在沙漠上,却并不是很热。

“是啊!可谁知道野狼谷中会是什么样呢?”马卡罗夫也在仰着头看天。

“至少今天不会出现昨天那么大的雾了!”唐风心怀侥幸地说。

“谁知道呢,野狼谷中地形复杂,气候多变,我们还是要做好准备!”马卡罗夫忧心冲冲地说。

三人又翻过了几座高大的沙丘,他们忽然惊奇地发现,在地平线的尽头,左右两侧都出现了红色的山脉。唐风不禁喃喃地念道:“好奇怪的地方,我们似乎又进入了野狼谷!”

“可我们并没有看见什么明显标志啊?”

“不要忘了嵬名说的,他说我们之前走的那一段山谷还只是野狼谷的外围地区,并没有走进核心地带!”马卡罗夫提示道。

“核心地带?哪里才是核心地带?”梁媛不解。

“我觉得我们至少得先回到那片雅丹地貌,也许……也许那里就是进入核心地带的大门!”唐风望着远方的漫天黄沙说道。

“大门?那座无与伦比的大门?”梁媛回忆起了米沙写给他爷爷的那封信。

“但愿是吧!”

“你们看,前面地势低的地方是什么?”梁媛忽然指着骆驼前方喊道。

只见在他们左前方大约五百米处出现了几根摇曳在微风中的芦苇,芦苇往前的一大片区域不是黄沙,而是淤泥。三人跳下骆驼,走近查看。“看来这里在不久前还是一个海子,或是海子的一部分。”马卡罗夫迅速判断道。

“难道……难道那个传说都是真的?梦里戴面具的女子对我说的话也都是真的……”唐风不住地喃喃道。

“唐风,你什么意思?”

“往生海……”唐风加重了语气。

“你的意思是,这片刚刚干涸的地方就是往生海的一部分?”马卡罗夫反问道。

“是的,而且很可能就是前天让我们迷失的那个没有边际的海子!”唐风道。

“这不可能吧?前天还那么广阔的一大片水面,今天就干涸了?”梁媛摇着头,不敢相信。

“你们忘了,今天我们可是按照记忆中前天的路线走进来的,那么,我们很可能应该再次看到那个没有边际的海子。但是我们已经走了这么长时间,却并没有看到一个小水泡子,只有这么一大片刚刚干涸的淤泥,所以我推断这就是那个海子的一部分!那个传说中的往生海可大可小,水面应该是不断变化的。”唐风解释道。

梁媛忽然眼睛一动,道:“那今天没有大雾,我们不正可以沿着这片淤泥走,看清楚整个海子的范围!”

“不,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找到韩江和叶莲娜。如果他俩没事的话,应该还会在吉普车起火的地方等我们。”唐风坚定地说道。

“是啊!我想他们不会走远的,应该还在那里。”马卡罗夫也同意唐风的意见。

“也不知道他俩怎么样了!就算他们没事,这两天如果待在那个鬼地方一定也会遭到野兽或是其他什么可怕东西的袭击。”梁媛担忧地说。

“还有悍马车上的那些人,如果他们是将军的人,那恐怕韩江和叶莲娜少不了同他们展开一场恶战!”唐风道。

三人合计一番后,重新骑上骆驼,沿着淤泥走了一段,没有什么新的发现。唐风驱使骆驼向前方一座高大的沙山走去。

翻越高大的沙山时,梁媛在骆驼上被颠得大呼小叫。跃过沙山脊背,一路下坡,骆驼一下子飞奔起来,吓得梁媛尖叫着闭上了眼。唐风开始时怕梁媛的尖叫把野兽和黑衣人招来,刚想斥责梁媛,叫她闭嘴,谁料这头高大的骆驼身子一晃,把唐风也吓一大跳。骆驼速度越来越快,唐风完全失去了对它的控制。到最后,唐风也吓得干脆闭上了眼睛,任由骆驼在沙海戈壁间狂奔。

也不知骆驼在沙漠戈壁上狂奔了多久,唐风只觉得耳畔生风,五脏六腑都被倒腾了一遍。终于,耳畔的风小了,也不那么颠了,唐风睁开眼,发现骆驼正悠闲自得地一步一步慢慢行走在一片安静的世界里,而眼前正是他们熟悉的地方——巨大的土丘光怪陆离奇形怪状,似乎无边无际。“我们……我们又回到了这片魔鬼城……”唐风嘴里喃喃说道。

身后传来马卡罗夫的呼喊,他在喊叶莲娜和韩江的名字。唐风回头看看,马卡罗夫紧紧跟在后面,并没有掉队。他知道这样大声呼喊有可能暴露自己,特别是招来那些黑衣人,所以把手枪紧紧地攥在手里。

梁媛也跟着呼喊起来。唐风警觉地拔出枪,注视着周围,他忽然觉得似乎周围的每一座沙丘后都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韩江!”唐风也大喊了一声,却只听到从远处飘来的回音。

骆驼还在一步一步慢悠悠地行走着,三人都沉默了下来。唐风忽然觉得他们正在走的这条大路有些怪异,仔细观瞧,原来这条大路比魔鬼城中的其他道路都要笔直、宽敞,两旁的土丘也比其他的土丘似乎更规整,唐风感觉这个场景似乎在哪儿见过。对,在月儿泉附近的那个魔鬼城中!那儿也是一片雅丹地貌,也有这样奇形怪状的土丘,也有这样一条笔直的大道,当时自己是坐在车上,不如现在坐在高高的骆驼上看得全面。唐风敏感地捕捉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南面和北面的雅丹地貌中都有这样一条宽阔笔直的大道,难道只是巧合吗?

不,这绝不会是巧合!唐风越看两边的土丘,越觉得这里面有文章。很快他们来到了这条大道的尽头,也是整个魔鬼城的尽头,前方变成了连绵不断的高大沙山。唐风坐在骆驼上,仍然无法一窥沙山后面的世界。但最让他感兴趣的还不是沙山后面的世界,而是在通往沙山的大道两旁,孤零零地伫立着两座土丘——两座巨大的圆形土丘!

面对眼前的场景,唐风又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的,在南面魔鬼城的最北端,也有两个巨大的圆形土丘,当时他们还在那座土丘上面看到了戴面具的女子!想到这儿,唐风紧张起来,他并不急于走近那土丘,而是坐在骆驼上静静地观察了许久。这时,日头已接近中午,戈壁上的温度开始升高。唐风眯起眼睛盯着那两座圆形土丘,没有看见韩江和叶莲娜,也没有看见那些黑衣人,更没有看见戴面具的女子,连一只飞鸟甚至一个生物都没有看见!梁媛有些不耐烦了:“你还等什么,过去看看啊?”

“你不觉得这两个圆形土丘很眼熟吗?”唐风反问道。

“我当然看出来了,所以才让你去看看。”

“不要忘了那个戴面具的女子。”

“我都看半天了,哪来戴面具的女子,再说我可不怕她!”梁媛颇有几分自信。

唐风也不再等待,决定去看个究竟,于是他轻轻一拍骆驼,骆驼便一步一步慢慢走向了那两座圆形土丘。唐风依然目不转睛地盯着土丘,生怕从土丘后面突然跳出什么可怕的东西来。骆驼走近圆形土丘时,唐风并没有让它停下,而是先绕着圆形土丘走了一圈,确定土丘后面没有人,才勒住骆驼,跳了下来。

马卡罗夫也跟了过来,三人围拢在左侧的圆形土丘下,绕着土丘转了一圈却没有什么收获。唐风从土丘的方位和形制上看,觉得这应是人工建造的,至少也是人工改造过的,但是他在这座土丘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直接证据能证明自己的观点。

唐风的目光移向了右侧的土丘,他发现这个土丘比左侧的土丘矮了一截,再仔细一看,原来在这个土丘旁边还倒着小半截土丘,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堆沙子。唐风走到近前,抬头看了看右侧土丘顶部,上面有明显坍塌的痕迹,显然躺倒在脚下的这小半截土丘原来应该是右侧土丘上面的部分。

再仔细勘查,唐风在这坍塌的小半截土丘中清晰地看到了芦苇与木板的痕迹,他的眼睛猛地瞪大了:“看,我没看错,这两个圆形土丘是人工修建的,至少也是被人为改造过的!”

马卡罗夫也看出了端倪,他环视四周,说道:“难道我们已经找到了瀚海宓城?”

“不,这不可能是瀚海宓城,这与传说中壮观的景象完全不符!”唐风否定了马卡罗夫的猜测。

唐风蹲下来,又开始围绕着圆形土丘仔细搜寻可能发现的蛛丝马迹。当唐风绕到右侧圆形土丘的东面时,他的眼睛再次瞪大了——他在土丘下面的沙尘中依稀看到了符号,或者说是文字的痕迹。

唐风仔细辨认那一行模糊不清的字迹,突然惊呼起来:“是一行汉字!”进而他缓缓读出了这行汉字:“维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九月,奈长生天庇佑,天降神阙于城之南北,礼成。”

“这是什么意思?”梁媛问。

唐风静静地想了想,道:“我明白了,这两个巨大的圆形土丘是两个阙。”

“阙?阙是什么东西?”梁媛一头雾水。

“古代帝王的宫殿和陵墓前面都会立两根高大的柱子,以昭显威严,最早的时候就是两根木桩或是石柱,后来发展到用砖石砌筑宏大的楼阁式门阙,也有用石柱在上面雕刻精美花纹的,这种阙一般也被称为华表。”唐风解释道。

“华表?就是天安门前面的那两根柱子?”梁媛反问道。

“是的,那也是一种阙。”

“可我们眼前这两个圆形大土丘,怎么看也和华表不一样啊?”梁媛还是不明白。

“是和我们见过的明清时期的华表不一样。党项人崇尚简朴,在建筑上常常因地制宜。在这里如用砖石砌筑高大的门阙,或是用汉白玉雕刻,都费工费时,所以我想党项人便利用此地的土丘加以改造,建造成了我们眼前的恢弘门阙。”

听唐风这么一说,马卡罗夫倒想起来了:“对了,在我印象中西夏王陵前似乎也有类似的土丘。”

“是的,我也想起来了,西夏王陵前就是这样的土丘式门阙,只不过……只不过西夏王陵前的门阙还没有这两座门阙高大威严!”

“哦,那这里的地位级别更高喽?”马卡罗夫已经对中国的传统文化很了解了,他知道中国古代的建筑处处体现着等级和礼制。

唐风也想到了这一层,他又望了望这两座巨大的圆形土丘,以及刚才他们走过的大道,不禁惊叹:“恐怕正是如此!如果我判断不错,这两座门阙以及我们刚才经过的大道,无论从规模,还是建筑形制上都远远超过了西夏王陵中的任何一座王陵!”

“什么?那这里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高级别的门阙?”梁媛有些不敢相信。

“这还用我说吗?”唐风反问梁媛。

“你的意思是……是因为瀚海宓城?”梁媛将信将疑地说了出来。

唐风默默地点了点头:“我们再来看看这句话吧,维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九月,这是个年号,也是一个时间——建造这座门阙的具体时间。天授礼法延祚十一年,这是元昊用的最后一个年号,也是元昊在位的最后一年,但其实这一年他只在位一天。”

“一天?”马卡罗夫和梁媛同时惊道。

“嗯,就一天。就在这年正月初一,元昊大宴群臣。当天夜里,太子宁令哥在没藏讹庞的唆使下,乘元昊酒醉入宫行刺,将元昊砍成重伤。次日,一代枭雄元昊便驾崩了。之后,没藏讹庞以宁令哥杀父弑君大逆不道为名杀了宁令哥,立他妹妹所生的儿子谅祚为帝。所以这一年元昊仅仅在位一天。”

“也就是说,这两座门阙建好的时候,元昊已经不在了?”梁媛问道。

唐风点点头:“是这样,我想瀚海宓城的建造时间也大致是这个时间,这倒让我又想起了那个遥远的传说。”

“遥远的传说?”梁媛和马卡罗夫都是一头雾水。

“你们还记得七色锦海边的大喇嘛吗?”

“当然记得!可是这和我们眼前的门阙有什么关系?”梁媛还是不明白。

“笨!大喇嘛曾经对我们说过他们家族的历史,还说了瀚海宓城的历史。”

“哦!我想起来了!”马卡罗夫倒是想起来了,“当时大喇嘛说,元昊死前命一支人马携带了大量的宝藏,去了帝国遥远的北部边疆,在那儿建造了瀚海宓城!”

“对,今天我们的发现证实了这个传说,这说明瀚海宓城确实是在元昊临死前开始建造的,并且在他死后数年内基本上完工了。”唐风说到这儿,忘记了疲劳,有些兴奋。

“可后面这句‘天降神阙于城之南北’是什么意思呢?”梁媛又问道。

唐风想给梁媛解释,可是他的嘴张了一半,忽然怔住了。唐风怔怔地盯着面前那一行字,愣了好半天,突然,他站起身,走到了左侧的那座圆形土丘下。唐风绕着土丘转了好几圈,最后蹲在土丘西面,俯下身,用双手轻轻拂去土丘上的浮土和沙粒,慢慢地,又有一行文字显露了出来,这是一行西夏文。

梁媛和马卡罗夫不明就里,也跟着唐风走了过来。“怎么这里也有一行文字?”梁媛惊道。

“这是一行西夏文,我粗粗看了一遍,和右侧土丘下的汉文是一个意思!”唐风激动地说道。

“一个意思?那值得你激动成这样?”梁媛不解。

“你不明白,最关键的是这个字!”唐风用手指着这行西夏文中的一个字,“这个西夏文字我不认识,但从这两句话可以推断出它所对应的汉字就是‘阙’字!”

“这又说明什么?”

“这个字曾经在玉插屏后面的古地图上出现过,并且困扰了我很久!”说着,唐风从背包里掏出那张古地图的照片,指给梁媛和马卡罗夫看,“就是这个字,与左侧土丘下发现的西夏文一模一样。而且这个字在古地图上出现了两次,一次在南线的月儿泉北面,一次就是在这里。当时我已经辨认出了南线那个地名的第一个字是‘南’,后来在前进基地我也破译出了北线这个地名的第一个字是‘北’字,可就不认得后面这个字。现在我终于知道了,这两个地名一个就是‘南阙’,另一个就是‘北阙’。”

“也就是说有两个阙……”梁媛还是有些糊涂。

“这不正好确定了我们之前对瀚海宓城位置的判断吗?”唐风的话语中充满了自信。

马卡罗夫明白了唐风的意思:“帝王的陵墓和宫殿前有阙。瀚海宓城是元昊下令建造的,而且从我们已经掌握的情况看,瀚海宓城主要为皇家服务,这里的党项人主要是西夏皇族嵬名氏的族人,所以它的地位很高,不但够得上用阙,而且其规模还远远超过西夏皇帝陵墓前的门阙,南阙和北阙也可以理解为瀚海宓城的南门和北门——这说明我们之前的判断是完全正确的,瀚海宓城就在野狼谷中,它有两条通道。”

“就是这样,从我们眼前这句话也能看出来——‘天降神阙于城之南北’。‘天降神阙’,我判断这两个圆形土丘,包括南边那两个圆形土丘原来就有,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让它伫立在这儿,只不过党项人重新进行了一些人工的改造,所以叫‘天降神阙’;‘于城之南北’,这不正好说明了我之前的推断,这里的‘城’显然是指瀚海宓城,‘南北’说明在瀚海宓城的南面和北面各有一对神阙,进一步可以证明进入野狼谷的通道有两条——一条南线,一条北线。其实我们在南线已经非常接近野狼谷了,甚至非常接近瀚海宓城了,可是却……却被黑尘暴,还有那该死的戴面具女人给吓跑了……”唐风说到这儿,不无懊恼,但是他忽然话锋一转,“现在我们到了北阙这里,说明我们之前不管绕了多少弯路,但路线是正确的,进入北阙就算是进入野狼谷的核心地带,也就离瀚海宓城越来越近了!”

唐风说了一大通,梁媛听得头都大了:“简单地说就是这门阙相当于瀚海宓城的北大门,我的理解对吧?”

“可以这么理解!”唐风点点头。

“那我们还等什么?就顺着这条道一路跑到黑吧!”梁媛笑道。

唐风站起身,环视四周,还是不见韩江和叶莲娜的身影,他不禁忧心地说:“可是我们不能不管韩江和叶莲娜啊!再说我们人也太少了。”

三人陷入了沉默。梁媛向神阙前面的那高大沙山望去,忽然提议道:“也许……也许我们先登上那座沙山,就能看到韩江和叶莲娜了,那儿应该是这一带的制高点。”

唐风和马卡罗夫观察了一阵,确实如此,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下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这样了。于是,三人重新骑上骆驼,缓缓地向面前的高大沙山走去。

骆驼每往前走一步,唐风都不住地向身后望去,生怕把韩江和叶莲娜落在后面。正午的阳光下,身后笔直宽阔的大道上不见一个人,那些衣着鲜丽的显贵、东来西去的商贾和凯旋而归的将士,他们都曾经从这条大道上走过,而此刻他们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历史仿佛永远定格在了几百年前的某个时刻,它是那么宁静,那么壮丽,亘古未变!此刻那两个高大的神阙显得如此壮美和神秘,唐风不禁叹道:“这是真正的帝王之阙!”

可唐风话音刚落,突然听见一声清脆的枪响,他心里一惊。但比他更受惊的是身下的骆驼,骆驼发出一声凄厉的嘶鸣,然后猛地向前奔跑起来。唐风大惊失色,他用双腿夹住骆驼,生怕从骆驼身上摔下去,又用双臂牢牢抱紧梁媛,梁媛再次尖叫起来。唐风闭上眼睛,脑袋里飞快地闪过一个个画面,枪声、黑衣人、斯捷奇金、将军……但是没过多久,骆驼就放慢了速度。唐风赶忙睁开眼,发现骆驼没有直接向正面的沙山奔去,而是向沙山右面的脊背奔出了几百米。

前面除了黄沙什么都没有,他不明白骆驼为什么往这边跑。唐风回过头,发现马卡罗夫就在身后,而在他们后面,沙山的左侧正有一个人举着枪向他们这边奔来。他的后面似乎还有一个人,但是那人站在原地没有动,那人的身旁地上还躺着一个人。

那人越跑越近,还不停地喊着什么。终于,唐风听到了那人是在喊自己的名字。这是谁?唐风将骆驼调回头,梁媛率先认出了那个人:“是韩江韩队长!”

“韩江?”唐风似乎也听出了韩江的声音,他轻轻拍了拍骆驼,骆驼向韩江的方向走去。

马卡罗夫也认出了韩江:“是韩江!后面那人好像是叶莲娜!”

唐风和马卡罗夫催促骆驼前进,很快他们来到了韩江面前。“真的是你们?!”韩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刚才是你开的枪?”唐风质问韩江。

“是啊!我不开枪,你们能注意到我们吗?”韩江理直气壮。

“妈的,你把骆驼惊到了,差点儿要了我们的小命!”唐风怒道。

“我早给你算过命了,你的命贱得很!”

“这是什么话?!”

“你没听说过吗?贱命好养活,逢凶必能化吉,遇难肯定呈祥!”

“呸!呸!呸!你他妈才是贱命!比谁都贱!贱人!”唐风咒骂道。

两人掰扯了半天,才容焦急的马卡罗夫询问韩江:“你这两天跑到哪里去了?”

“哎!一言难尽!”韩江看看他们的骆驼,“你们从哪儿搞来的骆驼,看气色你们这两天混得不错啊!”

“我们吉人自有天相!得贵人相助!”梁媛笑道。

“我们可倒霉了,那该死的大雾害得我和叶莲娜没头没脑地乱转一气,也不知道怎么走的,转到了一个海子边……”

唐风一听就惊道:“你也看到了那个海子?”

“看不清啊,整个海子被浓雾笼罩,我们只能看见海子边上那点儿地方。而且,那个海子太奇怪了,我们绕着海子走了很远,却走不到尽头。怎么,你们也走到了海子边上?”韩江道。

“是啊,我们也没看清那个海子……”于是,唐风便简要地把他们在那个海子边的遭遇,还有马卡罗夫当年的遭遇,以及自己那个奇怪的梦都说了一遍。

马卡罗夫敏锐地听出了一些端倪,他反问韩江:“你们在海子边上走了多远?”

“多远?我记不清了,但也应该有七八公里远。我们一开始就在海子边上做了记号,可是绕着海子走了七八公里,仍然没有回到那个做记号的地方。”

马卡罗夫听韩江这么一说,眉头紧锁,又问道:“那么,你们在海子边上看到其他痕迹了吗?我是指其他人的脚印,或是用芦苇做的记号。”

韩江略思片刻,摇了摇头:“没有,我们什么也没发现。”

“这就更奇怪了!我和唐风没有看见你们的脚印或是标记,你们也没看到我们的,而我们都绕着海子边走了很远,这个海子的范围实在是太让人吃惊了!”马卡罗夫惊叹道。

马卡罗夫这一说,众人才想到了这一层。“这个海子的范围确实十分惊人!”韩江也吃惊地说道。

几人说话间,已经来到了叶莲娜近前。叶莲娜和马卡罗夫拥抱在一起,眼睛里都含着泪花。唐风在一旁又问韩江:“那你们后来呢?”

“后来?后来我决定不能再这样走下去了,于是就离开了海子岸边。我们完全辨不清方向,在翻越了无数座大大小小的沙丘后,我们忽然在沙漠中发现了一串脚印,我们不知道这串脚印是谁的。我想到了你们,但梁媛的脚不会有那么大,唐风你的脚印我有印象,也不像是你的,我又想到了老马,但也不能肯定。当然,我也想到了可能是那辆悍马车上的人,因为我发现这个脚印很凌乱,很像我们发现悍马车后跟踪的那串脚印。于是,我和叶莲娜决定跟着这串脚印走。”韩江叙述着之后的经历。

“你们就走回了这片雅丹地貌?”

“是的,我们俩跟着这串脚印在昨天又回到了这片雅丹地貌。那串脚印还在往前延伸,但我们担心你们,就决定不再跟那串脚印前进,在这里等你们。”韩江停了停,又指着不远处地上躺着的一个人,“可是我们等了你们一天,也没能等到你们。于是,今天早上叶莲娜提议我俩先试探性地继续跟着这串脚印,看这人究竟去了哪里。结果没多久我们就跟着这串脚印走到这里,发现了这个家伙!”

“这个家伙是谁?”唐风用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那人。

“好像已经死了!”梁媛轻声说道。

叶莲娜点点头:“是的,这家伙已经死了。刚才我大概检查了一番,这人大概四十岁,看上去像是中国人,但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身份和国籍的东西,只有这个东西。”

众人一看,叶莲娜手里拿着一把枪。“从这人身上发现的?”唐风问。

“是的,这人后背有刺青。”

“是那个图腾?”马卡罗夫反问。

“嗯,而且刺满了整个后背。”

“哦?”马卡罗夫惊道。

叶莲娜将那人的身体翻了过来,果然,那人后背上刺满了纹身,就是那个反复出现的图腾。马卡罗夫喃喃地说道:“看来这还算是个重要的家伙。”

“另外,这人身上有比较严重的烧伤!”叶莲娜指给众人看,果然,这人的后背、腰部和前胸都有被烧伤的痕迹。叶莲娜又介绍道:“要在平时,这种程度的烧伤并非致命之伤,但是这里没有办法及时医治,再加上这家伙又跟我们一样迷了路,所以最后才倒毙在这里!”

“那么,你们之前的判断看来是正确的。”马卡罗夫道。

“毫无疑问,这家伙是将军的人!凌乱的脚印让我想起了我们在发现悍马车后跟踪的那个脚印,当时我们就判断那人很可能受了伤,那么……”叶莲娜停了下来,环视众人,才又说道,“那么,在我们之前被烧毁的那辆悍马就几乎可以认定是将军的人。车上五个人,有一人很可能当时在驾车,结果被大火烧伤,这人应该就是眼前这个家伙,另外还有四个人应该没事,成功逃脱了。”

“问题是他们又去了哪里呢?除了这个人,我们两路都没有撞见其他四个人……”马卡罗夫想了想,又道,“我推测,这个后背刺满图腾的家伙在将军的组织里地位应该不低。由他来驾车,那么车上坐的那几位我估计身份也都不会低!”

“您是怀疑那四个都是大鱼,甚至将军本人可能就在那辆被烧毁的悍马上?”唐风反问道。

马卡罗夫点点头:“你们要清楚,这已经是最后的时刻了,瀚海宓城就在眼前,底牌就要被揭开,将军难道还能坐得住吗?我想他一定就在我们身边。”

一阵沉默后,马卡罗夫又说道:“这也意味着我们下面的路程将更加危险,致命的危险和灾难随时可能降临到我们头上。”

唐风听完马卡罗夫的话,后背在正午的阳光下升起了一股凉气。

众人七手八脚将地那人的尸体用黄沙匆匆埋了,然后略作休整,便决定继续前进。唐风说两头骆驼无论如何也坐不了五个人,但韩江却道:“我看这两头骆驼高大健硕,坐我们几个不成问题。这样吧,叶莲娜和老马坐一头,我和唐风、梁媛一起挤挤。”

叶莲娜没说什么,唐风却叫开了,“妈呀,你最重了,竟然还要跟我们俩挤一起!再加上我们几个人的包,你要把这可怜的小骆驼给累死啊!”

“就这么定了,服从领导安排!”说着,韩江就骑上了唐风的那头骆驼。唐风无奈,只得和梁媛也骑上了骆驼。这头骆驼驮着三个人,很是吃力地爬了起来,然后毫无怨言地向前面的沙山上走去。

唐风惊奇于这骆驼的坚韧和负重能力。大约一刻钟后,两头骆驼载着他们五个人艰难地爬上了沙山的山脊,展现在他们面前的景象令他们无比震撼。就在这座沙山下面,几乎是在平地上突兀地崛起了一座巨大的红石山,红色的岩石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神秘的气息,横亘在他们面前。正在众人诧异之时,唐风率先看见在那巨大的红石山中间,像是被利刃劈开来似的,显露出一条狭窄幽长的峡谷。

“这算是野狼谷的核心地区了?”唐风胡思乱想着,催促骆驼向山下走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红石山下,那条狭窄幽长的峡谷入口。

在峡谷的入口,首先吸引唐风注意力的并不是峡谷本身,而是谷口的一块碑:“这里伫立着一块碑!而且是古代的碑!”唐风已经看出了这块碑是一件有年头的古物。

唐风跳下骆驼,来到那块碑近前,拂去碑上的浮土,碑文逐渐清晰地展露在他面前:“又是八思巴文。”

“八思巴文?蒙古人立的碑?”韩江想起了他们在千户镇外看到的那块八思巴文残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