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喷雾山谷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2:31
字体大小 + - 关灯

地势逐渐高企,唐风感到有些奇怪,雅丹地貌怎么会突然高了起来?但他们的老爷吉普车确实在吃力地爬坡。当吉普车载着他们终于爬到坡顶时,唐风才看清前面是一个下坡,但在这条坡上,不规则地伫立着几座外形奇特的土丘。

韩江熟练地驾车绕过这些土丘,一路猛冲下坡。可就在他绕过一座巨大的土丘时,突然从土丘后面闪出一个黑漆漆的东西来。韩江赶忙猛踩刹车,在松软的坡道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刹车印,这才将车停了下来。

众人都是一惊,待车停下来仔细观瞧,这才发现,土丘后面那黑色东西居然是一辆被烧毁的汽车。

韩江和叶莲娜警觉地拔出枪,慢慢逼近那辆已经被烧成空壳的越野车。空气中还弥漫着刺鼻的味道,唐风看出那是一辆悍马,难道这就是那辆在他们前面进入野狼谷的车?他的脑海中迅速闪过了许多画面——进入沙漠后一直如影随形的神秘车辙印、蒙古小镇上的黑色悍马、抢在他们之前进入野狼谷的车。此刻,这辆不可一世的悍马又如何成了一架被烧焦的空壳?

就在唐风胡思乱想的时候,韩江和叶莲娜已经初步检查了这辆车。韩江收起手枪,叉着腰,注视着这辆被烧成空壳的悍马:“最新款的悍马,从被烧毁的车身判断,大火刚刚熄灭,没有发现尸体。”

“就这些吗?”唐风反问。

“当然不止这些!”叶莲娜替韩江答道,“这真是个令人费解的现场,首先让我感兴趣的是,这辆车是否就是在我们之前进入野狼谷的那辆车。我将被烧毁的轮胎残骸与地上的车辙印作了对比,完全吻合,而那条从谷口一直出现的车辙印在这里戛然而止了,因此,完全可以确定这辆被烧毁的悍马就是那辆在我们之前进入野狼谷的车。”

“关于这辆车的身份,有一个问题,叶莲娜,你还记得那辆出现在蒙古小镇上的黑色悍马吗?”唐风提醒叶莲娜。

叶莲娜点点头:“当然记得,虽然它只是在小镇上呼啸而过。怎么,你怀疑那辆悍马就是面前这辆?”

“很有可能。我记得出现在小镇上的那辆悍马呼啸而过,朝南驶去,那不正是前进基地和野狼谷的方向吗?”

“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当时那辆车只是呼啸而过,我们都没有记下更多的细节,所以很难断定那辆悍马是否就是我们面前这辆车。”叶莲娜严谨地说道。

“除了车的身份,你还想到了什么?”韩江问叶莲娜。

叶莲娜指了指空空如也的车壳:“还有,车上的人哪儿去了?现场没有发现一具尸体,说明车上的人都成功逃生,即便有人受伤或被烧死,也被其他人处理了。我仔细查看了车周围的脚印。”

唐风的目光正好落在地面上,车身周围尽是凌乱的脚印,唐风推断道:“这说明悍马是在突然间着火的,所以车上的人仓促奔逃,造成如此凌乱的脚印。只是……只是一时看不出这是几个人的脚印。”

“五个人的!”叶莲娜的口气执著而坚定。

“他们也是五个人?”唐风将信将疑地盯着叶莲娜。

叶莲娜俯下身,指着地上凌乱的脚印:“虽然这些脚印凌乱难辨,但还是可以分辨出来,车上原来一共坐着五个人,车失火后,五个人都下了车,但是却奔向了不同的方向。”

“不同的方向?”唐风这才注意到车身周围果然出现了不同轨迹的脚印。

“应该有两人向东面的土丘奔逃,而另有两个人的脚印向西面的土丘奔逃,还有一个人的脚步很凌乱,一个人向南,也就是向土坡下面奔去。”说着,叶莲娜指了指一串向坡下延伸的凌乱脚步。

韩江也勘查了一圈,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串向坡下延伸的脚印上:“这串脚步明显比其他几人的脚印凌乱,显得慌不择路,独自向坡下奔去,更重要的是这个人的脚步跌跌撞撞,所以我判断这人应该是负了伤。”

听了韩江的推断,叶莲娜点头表示赞同,唐风却道:“现在说那人负伤为时尚早,地上没有留下血迹。”

这时,韩江发现马卡罗夫一直沉默不语,似乎陷入了沉思:“老马,在想什么呢?”

韩江这一问,才将马卡罗夫从沉思中拽了出来,马卡罗夫轻轻摇了摇头:“这确实很奇怪,但我更感兴趣的是这辆悍马是如何烧起来的!刚才你们说了脚印,那我也来说说这些脚印。这些脚印非常凌乱,显然说明这辆悍马是突然起火的,而且火势很猛,以至于车上的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只得放弃车辆,仓皇奔逃。”

叶莲娜点点头:“从车身被烧毁的程度也能看出来,当时火势非常大。这真是奇怪,悍马为什么会突然起火呢?”

众人陷入了短暂的沉默。突然,梁媛又惊叫起来:“会不会,会不会是……”

梁媛话到嘴边,却不敢说出来,唐风接过话茬:“你是想说那个戴面具的女人又出现了?”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力量能让悍马突然起火?”梁媛瞪大眼睛,惊恐地望着唐风。

“不要危言耸听了,黑石附近是因为戈壁滩上有天然沥青和硫黄才起火的。这里有吗?这……”韩江话说了一半,突然没了声音,因为他又嗅到了那股熟悉的天然沥青味。

唐风和其他人也都嗅到了天然沥青味,梁媛却还不肯罢休:“可是天然沥青是怎么突然燃烧起来的?你也是亲眼看到过那个戴面具女子的!”

韩江并不分辩,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一切。他又绕着已被烧成空壳的悍马走了一圈,厉声催促道:“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快,大家快上车,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唐风听出了韩江话中有话:“你是担心我们的车也会烧起来,还是害怕那个戴面具的女人出现?”

“不管怎样,都要先离开这鬼地方!”

“可我们该往哪里去?一直引导我们的车辙印可没了!”唐风提醒韩江。

韩江坐回驾驶室,握着方向盘,略作思考,道:“继续向前,顺着这个向坡下奔去的脚印走,如果这个人真的受伤了,应该走不远,说不定我们能找到他!”

大家沉默下来,谁也没有更好的主意。韩江见无人反对,便一踩油门,顺着那凌乱的脚步向坡下冲去。

不知怎的,不好的感觉在韩江心里升起。急于摆脱危险境地的韩江不顾下坡,依然加速,这辆老爷吉普车好似飞了一样冲下土坡,唐风只觉得两旁那些奇形怪状的土丘更显狰狞。突然,唐风嗅到了一股刺鼻的沥青和硫黄味,紧接着他就闻到了焦煳味,随后就是梁媛的尖叫:“烧起来了,烧起来了!快停车!”

韩江去踩刹车,可他把刹车踩到底了,吉普车仍然飞快地朝坡下飞奔,而车前面的引擎盖里不停地冒着白烟。后来,刹车干脆彻底失灵,而前方是几个巨大的土丘。韩江终于喊出了逃生的命令:“跳车!快跳车!”

幸亏这里的地势已经缓了下来,叶莲娜和马卡罗夫先后跳下了车,梁媛不敢跳,唐风抱着梁媛,犹豫再三,最后被韩江猛地一推,才跳下了车。

韩江见大家已经跳下车,正要跳车,就见前方赫然出现一座巨大的土丘,已经来不及避让。就在吉普车撞上土丘的瞬间,韩江才从驾驶座上跃了出来,紧接着就是一声沉闷的爆炸,顿时,吉普车燃起熊熊大火,瞬间变成了一堆废铁。

“韩!”叶莲娜大叫起来,并奔向还在燃烧的吉普车。叶莲娜跑到近前,才看到韩江步履蹒跚地从黑烟中走出来,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但是,还没等他俩享受劫后余生的欣喜,一团浓浓的雾气就从山谷深处袭来。韩江和叶莲娜吃惊地望着这诡异的大雾,唐风本能地拽住了梁媛的手,马卡罗夫则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仿佛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那一幕……

雾气迅速包围了他们,并继续向山坡上袭去。“好奇怪的大雾!”唐风喃喃自语着,他刚说完,便发觉他已经看不见韩江和叶莲娜的身影了。

“韩江!”唐风向着他认为韩江所在的方向大喊道。

可是却没有回音,四周尽是厚厚的雾气。唐风死死抓住了梁媛,生怕梁媛也消失在浓雾中。这时,不远处传来了马卡罗夫苍老的呼喊声音:“叶莲娜!叶莲娜!”

没有听到叶莲娜的回声,马卡罗夫的呼喊也渐渐微弱下去。唐风看不到马卡罗夫的身影,但他通过声音判断马卡罗夫应该就在附近,于是他大声喊道:“老马,我在这儿!”

马卡罗夫显然也听出了唐风的声音:“唐风,不要动!我来找你!”

雾气越来越大,越来越浓,周围两三米都辨不清景物。唐风不敢轻举妄动,紧紧拽着梁媛,站在原地等待马卡罗夫的出现。可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马卡罗夫还没有出现,唐风的心揪了起来,他刚想呼喊。就在这时,一阵阴风吹过,卷起黄沙,唐风只得紧闭双眼和嘴巴。风也逐渐大了起来,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难道又是一次黑尘暴?唐风胡思乱想着,双脚已经站立不稳,他本能地想躲到附近的一座土丘后面,可是他根本无法辨出那个土丘的方位,只能根据原有的印象大致推断。

唐风拉着梁媛向想象中的土丘跑去,几分钟后,土丘没有找到,风沙却越来越猛烈,唐风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狂风只需要再猛烈一点,就能把他整个给卷到空中。自己尚且如此,单薄的梁媛肯定更无法支持……想到这儿,唐风使劲拉了一把梁媛,没想到自己脚底一滑,竟摔倒在土坡上。唐风力大,带着梁媛一起滑倒,两人便顺着土坡一路滚了下去。

两人滚到平缓处,尘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雾气依旧浓浓地笼罩着周围的一切。唐风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拉着梁媛爬起来又继续向未知的方向狂奔。唐风中间停下来几次,呼喊韩江和马卡罗夫的名字,却没有一丝回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唐风和梁媛在浓雾中翻过几座山丘后,似乎登上了一座高山。“我们应该已经离开了那片雅丹地貌!”唐风喘着粗气冲梁媛喊道。

梁媛抽噎道:“可这是哪里?

雾气还不散去!”

“我们好像爬上了一座山……”唐风在浓浓的雾气中说道。

“完了,我们迷路了,永远走不出去了……”梁媛哭出了声。

“不!咱们能走出去!我们刚才是从山脊这边爬上来的,现在我们就从另一侧爬下去。”唐风已经分不清方向。

“你知道这一侧山下会有什么等着我们?”

“会有什么?”

“反正都是让人害怕的东西!”梁媛犹疑地望着被浓雾笼罩的山坡。

“也许我们下去,雾就散了!”唐风安慰梁媛。

事到如今,梁媛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好跟着唐风,两人开始从山脊另一侧向山下走去。唐风注意到山脊上的沙土十分干燥,而越往山下走,沙土越发湿润。浓浓的雾气依然没有散去,虽然这座沙土山上没有一棵树,但唐风仍然无法看清楚山下的情形。

“这……这沙土越来越潮湿,下面不会是一条大河吧?”梁媛也看出了端倪。

“沙漠中的大河?”唐风喃喃自语,思索着这个不切实际的答案。

“或者……或者又是一个海子!”

“海子!”唐风听了梁媛这个猜测,点了点头,“脚下小心,这山下确实很有可能是一个海子,千万不要滑下去!”

两人小心翼翼地下到山下,地势比刚才要平缓了许多,但是雾气非但没有散去,反倒更加浓厚。突然,唐风停住了脚步,怔怔地站在潮湿的沙地上,侧耳倾听,“哗,哗,哗……”他听到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的声音。唐风越听,眼睛瞪得越大。梁媛也听到了这个声音,惊得张大了嘴,过了好一会儿,才惊叫道:“水声,是水声!”

唐风点点头:“而且还是很大的水声,我……我真不敢相信。”

“有什么不敢相信的,我早就推测出山下可能是一个海子。”梁媛言语中颇有几分得意。

“海子?我们之前见到的海子都是平静如镜,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水声?”

唐风这一问,把梁媛噎得无话可说。“是啊!这水声像……像……”梁媛憋了半天,始终没有把那个不可思议的词说出口。

雾气久久不散,唐风拉着梁媛,每一步都异常小心地向着水声的方向挪动脚步。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了水边。

唐风无法看清浓雾后面的世界,他俯下身查看面前的水,水质清澈。但让唐风感到惊诧的并不是水质,而是这里的水竟是流动的,就像在海岸边一样。水不停地向岸边流动,很快就淹没了唐风的鞋面,唐风惊得赶忙向后退去,可是水并没有继续向前流动。过了一会儿,水又退了回去。

唐风轻轻松了一口气,叹道:“我现在有了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是啊!我们这是在沙漠中,还是在海边?”梁媛也感到惊奇。

“这也不奇怪,你听说过居延海吧?”唐风反问梁媛。

梁媛想了想:“好像有些印象,我记得史书上记载,巴丹吉林沙漠在汉代的时候是一个水草丰美的大湖,被称为‘居延海’,后来环境恶化,水面越来越小,最后完全成了一片戈壁滩。”

唐风点点头:“是这样,所以巴丹吉林沙漠与其他沙漠不同,居延海消失后,巴丹吉林沙漠里留下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海子。”

“我们之前遇到的海子水面都不大,所以也都很平静,泛不起一丝涟漪!”

“也许我们遇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海子。”唐风推测说。

“比较大的海子?能有多大?”梁媛好奇地看着脚下的水面。这时,水又向他们站立的岸边流淌过来,并伴随着哗哗的水声。

“不好说,或许我们离那片传说中的绿洲已经很近了。”

“死亡绿洲?那这里一定很危险。”

“雾气还是不散,我们什么都看不清,也许危险就在我们身旁。”

“啊!你不要吓我!”梁媛瞪着一双惊恐的眼睛,似乎想要看透这浓浓的雾气。

“也许……也许这只是个普通的海子……”说到这儿,唐风似乎想到了什么,“我忽然明白了!”

“明白什么?”

“这浓浓的雾气!沙漠戈壁本该是极其干燥的地方,可野狼谷里为什么有这么大的雾?”

“你是说这些海子?”梁媛将信将疑地看着唐风。

“我想就是这样,海子提供的湿气与沙漠戈壁极其干燥的空气遭遇,便会形成这样的大雾。”唐风大胆推测道。

“你说的也许是对的,但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么大的雾气,除非……除非这儿的海子很大,水量很多……”

“我看面前这个海子就很大,应该可以证明我的推断,甚至这场大雾可能就是因为这个海子。”唐风说着,从岸边拾起一根被水流冲上岸的芦苇杆,在上面做了记号,插在沙子里,又对梁媛道,“不信咱们就沿着这个海子走走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现在也只有这样了!”梁媛面带沮丧无可奈何地说。

唐风和梁媛的许多装备已经丢失,两人重新整理好剩下的装备,沿着海子岸边走去。两人不知道这个海子有多大,也不知道这样走能走到哪里,更不知道会遭遇什么危险,但他俩已经别无选择。

唐风和梁媛顺着海子岸边前进,他们每走一步都异常小心,因为雾气还是不肯散去,他们只能看清周围两米之内的景物。唐风走在前面,一只手拉着梁媛,生怕她落入浓浓的雾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另一只手紧紧握着他的手枪,这是一只在地堡内找到的TT—33手枪。唐风极力想看清浓雾后面的世界,但是除了雾气还是雾气,他感到自己的心脏在紧张地乱跳。前面会有什么?陷阱、野兽,还是那些黑衣人?

唐风拉着梁媛往岸上走了两步,和水面保持着两三米的距离,他这会儿又开始担心水里面也许会有什么东西突然一跃而出……梁媛明白唐风的担心,紧紧地跟在唐风身后。两人就这样沿着岸边走了十多分钟,周围的景物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平静的水面,黄色的细沙,浓浓的雾气,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两人又往前走了十多分钟,唐风估摸着他们已经走了快半个小时,可是依旧没有走到刚才他插芦苇杆的地方,这片海子果然很大!唐风在心中暗暗盘算着,脚下继续向前走。踩在潮湿的细沙上,唐风的心里一上一下,他也在注意脚下的沙土,寻找着可能出现的蛛丝马迹。细密的黄沙上除了他和梁媛的脚印,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难道这里从没有人来过?甚至没有任何动物来过?

两人又沿着岸边走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回到他们出发的地方。雾气不但没有散去,反倒更加厚重,岸边的黄沙上依旧没有任何发现。

梁媛也觉得蹊跷:“我们绕着海子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回到起点,而且岸边竟然没有一点儿动物来过的痕迹。”

“或许这里根本就没有生物。”

“真正的无人区!不,不仅仅是无人区,是无生命区!”

“无生命区?!”唐风身子微微震了一下,无生命区,这意味着什么?

“看!那是什么?”唐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梁媛突然大喊起来。

唐风顺着梁媛手指的方向往前方望去,不远处的沙地上隐约现出了一个红色的东西。唐风拉着梁媛紧跑两步来到那东西近前,那是一个红色的烟盒。梁媛伸手想去拿烟盒,却被唐风一把拽住,梁媛不解,唐风轻声提醒道:“看,脚印。”

梁媛这才注意到,在沙地上出现了两串脚印,一串似乎是由沙坡上面延伸下来的,一直通到水边,另一串则沿着水边向他们前方延伸下去,而在那红色烟盒附近,这个脚印显然十分凌乱。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这个烟盒。”梁媛注视着那个烟盒。

唐风轻轻靠近红色的烟盒,然后小心翼翼地将烟盒拾起。唐风认出了烟盒上面的俄文商标:“这应该是老马的烟盒。”

“对,他抽的好像就是这种烟。”梁媛也回忆起来。

“老……”梁媛兴奋地刚要开口呼喊马卡罗夫,就被唐风一把捂住了嘴:“你不要命了?!”

“怎么?”梁媛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唐风。

“我们只能推测这是老马的烟盒,还不能肯定,万一这是其他人的呢?”梁媛明白唐风所说的“其他人”是什么意思。唐风接着说道:“还有这些脚印,究竟有几个人?”

“只有一串脚印由沙坡上下来,还能有几个人?”

唐风蹲下来,仔细辨认烟盒周围的脚印,脚印显然十分凌乱和犹豫。许久,唐风终于可以肯定:“确实只有一个人的脚印。难道真的是老马?他来到水边,在这里休息了一会儿,但是在附近没有看到熄灭的烟蒂,老马似乎很犹豫,而且脚步十分凌乱,或许他在水边遭遇了什么不测?”

唐风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分析。梁媛催促他:“别管那么多了,咱们赶紧沿着脚印往前走吧!”

唐风没再说什么,和梁媛快步向前走去。很快,唐风就发现沿着岸边的脚印越往前走越是凌乱,中间有好几次,脚印在沙地上纠结在一起,但是最后又继续向前延伸,延伸进无边无尽的浓雾中。

唐风和梁媛加快了速度,但两人沿着岸边又走了快半个小时,除了地上那连绵不绝的脚印,仍然没有任何发现。身旁的沙丘和海子依旧被浓雾笼罩着,唐风心里的感觉愈发不好,这个海子究竟有多大?

唐风机械地沿着地面的脚印前进,还好有了一个目标,若是这个脚印戛然而止,那……就在唐风胡思乱想的时候,前方的浓雾中隐隐现出了一些黄色。“那是什么?”梁媛惊道。

唐风停下脚步,观察了一会儿。“芦苇,是芦苇!”

两人放慢脚步,走到近前,这才发现岸边出现了一片芦苇。此时雾气似乎散了一些,但唐风依然无法看清这片芦苇丛的规模。“这儿的芦苇比大白泉的芦苇要高许多,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高大的芦苇。”梁媛说着,走近了芦苇丛。

唐风一把拉住梁媛:“小心,不要靠近芦苇丛。”梁媛执拗地说道:“你看,这个脚印可是走进了芦苇丛。”

果然,脚印一路延伸到了芦苇丛边。梁媛挣脱唐风,已经走到了芦苇丛边,见那个脚印进了芦苇丛,唐风犹豫起来,梁媛回头反问道:“你想什么呢?进去啊!”

“你就不怕里面有什么危险?”

“有你在,我怕什么?”

唐风听了这话,心里一阵激动。梁媛又道:“再说那个人如果真是老马,我们也得进去找找啊!”

唐风无法反驳,只好跟梁媛弯腰走进了这片高大的芦苇丛。茂密的芦苇丛里根本就没有路,他们踩在淤泥里,深一脚,浅一脚,有时根本分不清哪个脚印。唐风生怕那个脚印消失在这边无边无际的芦苇丛中,死死盯着前方淤泥里断断续续的脚印。就这样,两人在芦苇丛里没头没脑地乱转了一通,最后跟着那个脚印,居然又走出芦苇丛,回到了岸边的沙地上。

“这个老马真有意思,进芦苇丛乱转了一通,又出来了?”梁媛气喘吁吁地说道。

“不管那么多了,我越来越害怕这个走不完的大海子!”唐风也喘着粗气说道。

“你怕了?”

“谁知道下面会遇到什么?这个海子太奇怪了!”

“那我们该往哪儿走?”

唐风回头看了看,雾气似乎散去了许多,沙地上那个脚印出了芦苇丛后,没有继续沿着岸边前行,而是上了岸边的小沙坡:“你看看,这个脚印也从这里离开了岸边,所以我们可以继续跟着这个脚印前进。”

“你不想看看这个海子的全貌了?我看……我看这雾气一会儿就会散了……”梁媛站在岸边,望着白茫茫的雾气,似乎对没能见到这个大海子的真容心有不甘。

唐风没再说话,站在岸边,也在默默注视着面前这个被雾气笼罩的奇怪海子,他也想看清这海子的全貌。可是十分钟后,水面上的雾气却迟迟不肯散去。“看来我们与它无缘!”唐风平静地说,“我们还是快走吧,再不走天就要黑了。”

梁媛又不甘心地瞥了一眼被雾气笼罩的海子,跟着唐风走上了沙坡。很快,他俩顺着那个脚印翻过了这个并不高的沙丘。站在沙丘的脊背上还是无法看清下面的海子,但是沙丘另一侧的雾气却已缓缓散去,唐风隐约看清了沙丘另一侧是连绵不绝的黄沙。

唐风一阵眼晕,又是黄沙。他不知道这是通往哪里,只是那个脚印还在延伸,两人只好机械地继续按照脚印指引的道路前进。一个小时后,他们四周依然是连绵的沙丘,地上的脚印依然在往前延伸,只是那个脚印已经越来越杂乱。

又走了一个小时,太阳已西去,唐风心里不免焦急,难道又要在沙漠中过夜?犹豫中,唐风拉着梁媛登上了一座高大的沙丘。此时,两人已经精疲力竭,但更让唐风失望的是,那个一直指引他们的脚印,在这座高大的沙丘上留下最后一团杂乱的脚印后,便彻底消失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唐风绝望无助地站在沙丘的脊背上,沙丘下面竟又被一团雾气笼罩。

“脚印消失了?大雾又来了?”梁媛四下张望,惊慌地叫道。

“不!这不可能!脚印怎么会突然消失?难道……还有这雾,怎么又来了……”唐风精疲力竭地望着被雾气笼罩的沙丘下面。

说来也怪,唐风话音刚落,沙丘下面的雾气竟缓缓地散去,一个如镜面般平整的小海子静静地躺在沙丘下面。当最后一点儿雾气散去后,海子边隐约显露出了两个蒙古包。

“看,下面有人!”梁媛兴奋地叫了起来。

“看来……看来我们走出了野狼谷……”唐风说完这话,眼前一黑,腿一软,便失去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