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再上征程

发布时间: 2020-04-26 11:42:27
字体大小 + - 关灯

晨曦中,老爷吉普车载着唐风五人在戈壁滩上一路颠簸。他们再次上路,只为了寻找那座湮没在沙漠深处的城市。

一如三十多年前马卡罗夫曾经看到过的景象一样,当吉普车向西驶入沙漠没多久,他们的车便开始在一片连绵不绝的沙丘上剧烈地颠簸起来,直到越过一座高大的沙山,吉普车才重重地从沙山上冲下,停在了一片广袤的平地上。一切都归为平静,没有发动机的轰鸣,没有人,没有动物,也没有风,荒凉的戈壁滩上万籁俱静,看不到一丝生命的迹象,所有人都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们似乎来到了另一个星球。

“我们还在地球上吗?”唐风发出了和当年马卡罗夫一样的感慨。

马卡罗夫怔怔地注视着四周,嘴里喃喃自语道:“对!对!就是这里……我又来到了这里!”

韩江则手握方向盘,警觉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切,一言不发。许久,他才看了马卡罗夫一眼,问道:“是继续向西吗?”

马卡罗夫点点头:“对,继续向西,用不了多久就能看见一大片红色的山脉,那儿就是野狼谷。”

“坐好!”韩江叮嘱完,便猛踩油门,向西飞驰而去。韩江盯着前方,眼睛仍然不时地观察着周围的戈壁滩,他在查看地上那些如影随形的车辙印是否还会惊现在这里。

唐风和叶莲娜也注视着戈壁滩的地面上。“那些车辙印会出现在这里吗?”唐风带着一丝忧虑,盯着韩江。

“不会,至少现在还不会,在地堡我们已经重创了他们。”韩江颇有几分自信。

“你就这么自信?要知道,那个可怕的斯捷奇金消失了,我们没有发现他的尸体!”

“这很重要吗?就算他一个人跑了,又能怎样?”

“这不同于以往,这里已经离瀚海宓城越来越近了,斯捷奇金也许就在附近,甚至……甚至将军也在这里!”

当唐风提到“将军”这个词时,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朝四周望去。四周依旧是一望无垠的戈壁滩,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韩江轻轻咳了两声:“不管将军会不会出现在这里,至少这里暂时是安全的,你们在地上发现别的车辙印了吗?”

“没有。”唐风微微摇头。

“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趁那些黑衣人遭受重创,无力进入野狼谷之时,抢先找到瀚海宓城。”韩江坚定地说。

叶莲娜却忧心忡忡地说:“我担心那伙人会不会在两头都派了人,我们在这里没有发现他们,不代表他们不会从野狼谷南面进入。”

叶莲娜话音刚落,梁媛就叫了起来:“不!那绝不可能!叶莲娜,你是没去过那里!那里……太可怕了!可怕的黑尘暴、恐怖的魔鬼城、让人辨不清方向的沙漠,还……还有戴……”

梁媛欲言又止,将到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但是车上所有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一阵沉默后,唐风开口了。“叶莲娜的担忧是有道理的,不要忘了赵永的死,还有另一条神秘的车辙印。”

当唐风提到赵永的死时,他分明感觉到韩江那壮实的身体竟然微微晃动了一下,紧接着,他们的车也在荒凉的戈壁滩上轻轻晃动起来。

“即便他们兵分两路,我想他们也很难从南边进入野狼谷。”梁媛不敢相信已经有人进入了野狼谷。

“总之,我们既要加快速度,抢在他们之前找到瀚海宓城,又要做好和那些家伙大战一场的准备。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们也许离我们很近,很近!”

马卡罗夫话音刚落,一片雄伟的红色山脉出现在了他们前方。

吉普车驶近红色山脉,山脚下出现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碎石块。韩江手忙脚乱,不停地打着方向盘,避让这些碎石块。但碎石块太过密集,韩江使出全力,也只能避开那些较大的石块。吉普车上下颠簸,不断被一些较小的石块颠起。

前方又是接连几块巨石,像是从附近山梁上滚落下来的。韩江猛打方向盘,绕过一块巨石,可他没料到紧接着后面竟同时出现了两块巨石,再想从巨石旁边绕过,已经不可能了。韩江快速判断了一下两块巨石之间的距离,他想从两块巨石中间穿过,但当他驾车冲到近前时,才发现两块巨石之间的空隙根本无法容吉普车通过!

眼看这辆老掉牙的吉普车就要撞上巨石粉身碎骨了,韩江猛踩刹车,终于将车停在了两块巨石前,车前的保险杠已经触到了其中一块巨石上。唐风惊魂未定地嚷道:“你怎么开的车?”

韩江并不答理唐风,转脸问马卡罗夫。“老马,当年你来这里也是这样吗?”

马卡罗夫点点头:“是的,当时就是这样,山下尽是些大大小小的碎石,我记得布尔坚科非常熟练地避开了这些碎石。”

“哦?当时碎石也有这么密集?”韩江有些不敢相信,他自认为驾驶技术无人能及。

马卡罗夫稍作观察,道:“这儿的碎石似乎比当年要多一些。”

“我说的嘛!”韩江似乎又找回了自信,“您再好好想想,当年你们的车一直开进了野狼谷吗?”

“没有,但我记得当时布尔坚科一直把车开到了谷口的一块巨石下,再往前,满地都是碎石和尸骨,车很难再继续前行了。”马卡罗夫回忆着。

“那我们离谷口还有多远?”

“还有一段呢,看到那块巨石就算是到了!我印象中那块巨石非常大,是你面前这两块巨石的十倍以上,横亘在谷口,非常明显。”

韩江无奈,只得小心翼翼地先向后倒车,然后绕开那两块巨石,这才继续向谷口前行。可是吉普车颠簸了两公里,仍然没有看见马卡罗夫所说的那块堵在谷口的巨石。唐风不禁疑惑起来:“老马,我们是不是走错了?”

韩江放慢了车速,马卡罗夫目不转睛地盯着四周的景物,两旁的地势逐步高起,红色的山脊在炽烈的阳光下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没错,就是这里,这儿应该就是进入野狼谷的路。”马卡罗夫一边回忆,一边喃喃自语。

“可是您说的那块巨石呢?”韩江有些急躁地问道。

“巨石?巨石……”马卡罗夫心里同样起疑,突然,他大叫起来,“韩,停车!停车!”

马卡罗夫这一喊,把众人都吓了一跳,韩江不解其意,赶忙停车。马卡罗夫跳下车,疾走几步,来到车旁一块较大的碎石旁。唐风也跟了过来,他看见这是一块极不规则的赭红色碎石。马卡罗夫端详半晌,并不说话,又来到附近另一块碎石旁,唐风发现这块碎石与刚才那块很是相像。这时,马卡罗夫伸出手,在碎石上蹭了一点儿石灰,看了看,又闻了闻,然后缓缓站起身来向四周望去。最后,马卡罗夫失望地说道:“看来还是有人捷足先登了!”

“哦!捷足先登?谁?”唐风不解,追问道。

众人也是一头雾水,都盯着马卡罗夫。叶莲娜倒先开口了:“我似乎在这儿闻到了一种不该出现的味道。”

马卡罗夫点点头,这才缓缓说道:“叶莲娜,我想你一定闻到了炸药的味道。”

“是的!”叶莲娜点点头。

“我一直在纳闷,原来堵在谷口的那块巨石跑哪儿去了?”马卡罗夫说到这儿,看看韩江和唐风,才指着地上那几块碎石道:“这就是那块巨石,只不过它已经碎成了数块。”

唐风吃惊地看了看地上的碎石,又看看马卡罗夫:“您的意思是那……那块巨石已经被人炸成了几块?”

马卡罗夫沉重地点点头。

“是最近炸的吗?”梁媛不敢相信。

马卡罗夫又点了点头,沉默不语。叶莲娜查看了一番,推断道:“应该就是最近被人炸开的,岩石上还残留着一些未充分燃烧的炸药。”

“真不敢相信,刚才还一片死寂的戈壁滩上没有一丝人类活动的痕迹,这里竟然就出现了,而且很有可能是我们的老对手!”马卡罗夫摇着头说。

“可一路上没发现他们的车辙印啊!”梁媛不解地望着脚下。唐风也感到奇怪,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地上细细的黄沙表面隐约显出了一条车辙印,车辙印似乎是从另一个方向来的,在这里稍作停留,便一路向峡谷深处延伸下去。

唐风的后背升起一丝凉意,被炸碎的巨石和地面上越来越清晰的车辙印将他的思绪又拉回了现实。

“想不到那些家伙在遭遇重创后,竟然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韩江也不禁欷歔起来。

“看来他们的目标与我们是一致的。”唐风判断道。

“这说明他们也已经掌握了玉插屏背后的地图,并且看明白了那张地图。”韩江突然说道。

韩江的话让大家一惊。“要真是那样,可就太可怕了!”梁媛不禁失声叫了出来。

韩江转身看着梁媛道:“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马卡罗夫紧锁眉头,深邃的眼睛望着山谷,那条车辙印一路延伸下去,似乎已经驶进了野狼谷。“可是……可是野狼谷车是开不进去的啊?”马卡罗夫喃喃自语,脚不自觉地向前走去。突然,“咔嚓”一声清脆的声响,将他的思绪拉回到了脚下。马卡罗夫缓缓弯下腰,轻轻拂去脚下细密的黄沙,从沙土中拾起一块像石子一样的东西,仔细端详起来。唐风凑到马卡罗夫身旁,问:“这是什么?”

“骨头!”马卡罗夫的声音异常镇定。

“骨头?”唐风却是一惊。他俯下身,拂去整片黄沙,一条已经断裂成数截的肋骨出现在他脚下。这是一段人的肋骨,因为被风沙长久地侵蚀,这截肋骨已经从白色变成了枯黄的颜色。

“没错,这……这里就是当初我来过的野狼谷,谷口就在前方!我……我永远不会忘记这里……那些堆积如山的尸骨和奇异的图腾,还有……还有A711209号学员狰狞的面孔。”马卡罗夫若有所思地说着。

众人围拢过来。叶莲娜迅速判断道:“这截骨头至少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应该是刚刚被车碾压,因此断裂成数截。”

“那些人应该还没走远!”韩江道。

“那我们还犹豫什么,快追!”梁媛大声叫道。

大家返回车上,马卡罗夫叮嘱道:“小心,大家一定要小心,再往前走,你们会看到令你们终身难忘的恐怖景象。”

大家的脑海里都浮现出了马卡罗夫曾经叙述过的可怕的情景。马卡罗夫又叮嘱道:“还有,当年我和布尔坚科是从这里步行进入山谷的,而现在看来有车一直开了进去,我担心……”

马卡罗夫没有说完,大家心里都已明白了他的担忧。韩江缓缓发动吉普车,小心翼翼地向山谷内进发,吉普车不停地被地面的碎石和零星的骨头颠起,车轮碾碎骨头的声响令每个人心悸。唐风发现前面山谷逐渐模糊起来,看不见前方的情形,当韩江驾车转过一个弯时,他突然发现前面的沙地变得湿润,那道神秘的车辙印醒目地出现在湿润的沙地上:“看来这里原来是条河。”

没有人搭话,因为马卡罗夫的脸色越发阴沉,唐风知道那个可怕的地方就要出现了。果然,地上的尸骨越来越多,有人的,也有牛羊等动物的。似乎是怕惊扰这些沉睡的灵魂,韩江熟练地绕过地面上一些仍然完整的尸骨,最后将车停在了一堵由层层尸骨堆砌而成的骨墙前——这堵墙硬生生地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唐风之前已经见过了千户镇的干尸和京观,但还是被眼前这一幕震撼了。不过更让他震惊的是,这堵高大的骨墙中间,竟然被打开了一条通道,通道的宽度看上去只能容一辆车通过,而地面上那道车辙印就一直延伸进了这条从累累白骨中开出的通道。

“不,这……这是怎么回事?”马卡罗夫比其他人都要震惊,他预想过那伙人会出现在这里,因此在韩江驶进谷口时他就拔出了枪,可是眼前的景象却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的。

“老马,当年你们就走到这里吗?没听你说过这条通道啊?”唐风反问马卡罗夫。

马卡罗夫不住地摇着头,仍然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不,当年这里被累累白骨堆满,根本无法通行,更没有这条通道。”

众人又沉默下来,大家都拔出枪,下了车,踩着地上的碎骨,走到骨墙近前。唐风随手拾起了一个羊头骨,他发现正如马卡罗夫提到过的那样,在羊头骨的正中出现了那个神秘的符号——一只雄鹰立在一头狼的身上。唐风身子微微颤了一下,他又在另一个牛头骨上发现了这个符号。这个奇怪的暗红色符号,难道真是某个古老部落的图腾?

唐风忽然想到马卡罗夫曾经提到过的那个岩壁上的图腾,他抬头望去,在两侧的崖壁上寻找。唐风发现马卡罗夫正盯着右侧的红色崖壁,顺着马卡罗夫的目光,他发现在红色的岩壁上,有一幅用一种奇怪的白色颜料绘制出的巨大图案——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图案。此刻,那巨大的白色图案在正午的阳光下泛着奇异的光芒,一如当年绘制时一样,夺人心魄。

“有什么新的发现吗?”唐风轻声问马卡罗夫。

马卡罗夫摇摇头:“没有。”忽然,马卡罗夫又将视线转到了面前这条被打开的通道,“除了这里——这条可怕的通道,其他的似乎都与当年一样。”

这时,韩江和叶莲娜从通道那边走过来。韩江扔掉手里的半截骨头,道:“我们仔细勘察了一番,这条通道是用炸药炸出来的。”

“用炸药炸出来的?”唐风感到不可思议。

马卡罗夫却点点头,道:“看来韩江你的判断是对的,这些人一定看明白了那幅古地图,所以花了大力气,在这里炸开了一条通道。”

“你们不要这么严肃嘛!我看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好事,我们不也正好可以通过这条炸开来的通道进入野狼谷吗?”梁媛忽闪着大眼睛看着众人。

马卡罗夫点点头:“对,我们也从这条通道进入野狼谷。”

大家重新上车,唐风却有些迟疑,韩江喊唐风上车,唐风犹豫地看着马卡罗夫。“老马,你不是对我们说过野狼谷异常凶险吗?你还曾遭遇过奇怪的雾气,怎么今天……”

“是的,野狼谷异常凶险,这些骨头不过是冰山一角,所以我们都要加上十二分的小心。当年那突然而至的雾气确实诡异,我至今也不能解释,不过我想这里这么干燥,应该不会老有雾气升起吧!”

“老马,你这话可是自相矛盾,刚说要加十二分小心,又抱起了侥幸心理!”唐风戏谑道。

马卡罗夫刚想说什么,韩江打断了他,告诫众人道:“不要有丝毫的侥幸心理,大家都听老马前面半句,加上十二分的小心。”

说着,韩江将车先缓缓向后倒退,然后突然加速,一头冲进了那条恐怖的白骨通道。

唐风不敢去看从身旁呼啸而过的累累白骨,但车的震动还是不断把两旁的骸骨挤进车窗掉落在他们身上,惹得梁媛发出一阵阵尖叫。

一个人的头骨重重地砸在唐风身上,极力克制的唐风终于无法忍受,也叫了起来,他的叫声一直持续了两分三十六秒,当他发现韩江已经把车停下来,大家都在看着他时,这才不好意思地停止了叫喊。

“你现在可真脆弱!”韩江冷笑了两声,盯着唐风。

唐风想反驳两句,可是他张了张嘴,却又把话咽了下去,因为唐风发现他们已经驶出了那条狭长的通道,回过头去看那些堆积如山的白骨,依然令人毛骨悚然,唐风赶忙将掉落在自己怀中的那个头骨扔出车外。

“这也是一座京观吗?”韩江盯着白骨堆问唐风。

“现在还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当年这里一定发生过一场激烈的战争,准确地说,是蒙古大军与瀚海宓城党项人的搏杀。”唐风答非所问地说道。

“不要关心这些尸骨了,还是研究一下这条车辙印吧,这才是我们现实的威胁!”叶莲娜提醒众人。

唐风和韩江这才将目光重新转到地上的车辙印上来,他们发现那条车辙印也通过了狭长的通道,并一直沿着山谷向前延伸,所过之处,地面皆留下了无数被碾碎的尸骨。

“这一定是辆牛逼的车,把这些骨头都碾成了粉末。刚才通过这段通道时,我就怕咱们这老爷车被地上的骨头戳破轮胎,那咱们就歇菜了!”

韩江盯着地面上的车辙印看了半天,最后就冒出来这么一句,把叶莲娜噎得无语。憋了半天,叶莲娜才道:“你放心,我找的车,肯定没问题。”

“你们发现没有,这里的地面愈发潮湿,我敢肯定这里的地下水位很高,向下挖,用不了几下就能挖出水来!”唐风看出了端倪。

叶莲娜点点头:“可惜韩江这个猪脑袋愣是没看出来。”

“谁说我没看出来,这不正可以解释老马当年遭遇的雾气吗?”韩江颇有些不服。

“雾气?韩江,你想到了什么?”马卡罗夫追问。

“你当年遭遇的雾气,足以说明野狼谷中气候多变,异常诡异。从外面看,茫茫的戈壁沙漠十分干燥,可是进入这条山谷后,就会发现地面有水的痕迹,而且越往里去,地面越湿润。我敢肯定,野狼谷深处绝对是一个湿润的地方,甚至还会有河流或是水泡子出现。”

唐风像是想起了什么,打断韩江的话,惊道:“死亡绿洲!”

“死亡绿洲?”大家的思绪又回到了史蒂芬临死前的描述。

“是的,按照史蒂芬临死前的说法,马昌国他们曾经到达过死亡绿洲,再结合玉插屏背后瀚海宓城所在的那块深绿色区域,我们可以认定瀚海宓城应该在一片绿洲中,这说明当年野狼谷内一定是另一番生机勃勃的景象。之前我一直认为因为气候恶化,那片绿洲很可能已经消失,变成了荒漠。不过现在看来,那里很可能还有绿洲,即便绿洲不在了,那里也应该是一片有水的湿润地。”

大家点点头,思绪都飞到了那片神秘的绿洲,也许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潮湿沙土就是受到了绿洲流淌出的水源滋润!

“我们如果继续往前走,不会突然遇到一条大河吧?”梁媛紧张兮兮地盯着前方看不到头的幽深山谷。

“也许会,但现在已经有人走在了我们前面,所以我们不用担心,只需跟着车辙印前进就行!”韩江再次发动吉普车,缓缓地向山谷深处驶去。

越往山谷深处前行,地面的尸骨越少,最后地面的尸骨完全消失了。但是唐风注意到,两侧的山脉却愈来愈高大,山谷也越来越狭窄,最后他们完全被高大山峰投下的阴影所覆盖,进入了阴暗的山谷深处。

唐风仰头望去,只有头顶的一道缝隙可以看到日光,证明此刻仍然是白天。唐风没有想到这里的地形变化竟是如此剧烈,若此时有伏兵在两侧的山上,他们必死无疑!想到这儿,唐风的心悬了起来,他也有些明白为何当年蒙古铁骑难以征服瀚海宓城里那些桀骜不驯的党项人了,易守难攻的地形当年一定帮了党项人大忙。

地面的细沙逐渐变成了泥泞的沟壑,山谷里愈发潮湿,韩江驾驶着吉普车在这些沟壑中艰难地前行,幸亏这老爷车还算皮实,没有陷在这暗无天日的山谷深处。

“这该死的地方,还要多久才能开出这里!”韩江咒骂道。但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没有人知道这条狭长的山谷还有多长。

唐风盯着前方的那条车辙印,车辙印依然向前方延伸,说明那些家伙安全通过了这里,所以现在还不用太担心危险的降临。想到这儿,唐风把心稍稍放在了肚子里。

果然,他们并没有遭到什么伏击,头顶也没有碎石落下,大约半个小时后,吉普车终于载着他们走出了这条狭长的山谷。前面豁然开朗,又恢复到了一开始进入山谷时的模样,两侧山脉忽地矮了下去,也不再陡峭,变得平缓宽阔。

大家长舒了一口气,来不及休息,继续向前赶路。宽阔的山谷,没有了那些可怖的尸骨,也没有了潮湿泥泞的沟壑,一条坦途直通前方。韩江加快车速,追寻着前方的车辙印继续前进。不多会儿,唐风就发现山谷越来越宽阔,而两侧的山脉则变得低矮如小土丘一般,但就在宽阔的前方出现了一座座造型各异的土丘,犹如一座座诡异的城堡。难道又来到了一座魔鬼城?

容不得唐风多想,吉普车便一头扎进了这片神奇的土丘,大大小小的土丘形态各异,一眼不见尽头。唐风突然大喊起来:“停车!”

唐风这一喊,把大家吓了一跳,韩江赶忙停下车,厉声问唐风:“干吗?你发现了什么?”

“戴面具的女人……”唐风喃喃自语。

“什么?在哪里?”所有人都惊叫起来,韩江和梁媛反应尤为激烈,因为那个戴面具的女人留给他们的印象太深刻了。

可是,众人四下张望了半天,除了大大小小的土丘,没看见什么戴面具的女人。“妈的,你紧张过度产生幻觉了吧?”韩江对唐风斥道。

唐风这时才缓缓摇了摇头:“不,她不在这儿。”

“所以我说你产生了幻觉!”韩江怒道。

“你不觉得这里很像……”

唐风话没说完,梁媛就接茬道:“很像我们在月儿泉西北方发现的那个魔鬼城!”

“是的,几乎一模一样!”唐风点头道,“其实这也是一片雅丹地貌,所以刚才当我们驶进这里时,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以为我们又来到了月儿泉附近的那片魔鬼城!”

“可是这里并没有那个戴面具的女人,所以你不要一惊一乍的!”韩江也在观察着四周的环境。

“条件反射,我真怕那个女人再跑出来吓人!”

“这里会不会就是你们在野狼谷南边进入的那片雅丹地貌呢?”叶莲娜反问韩江。

韩江观察许久,摇了摇头:“虽然很像,但仔细观察,和那里还是不太一样。”

唐风也附和道:“是的,我刚才也在想这个问题。我们之前已经从古地图上推断出月儿泉就在野狼谷的南面,所以刚才我一度怀疑我们是不是已经走出野狼谷,又回到了南线的那片雅丹地貌。但我静下来仔细回忆了古地图,再结合我们已经掌握的一些资料,可以推断出野狼谷绝不会就这么短,也不仅仅是一条山谷。”

马卡罗夫接过唐风的话,说道:“是的。当初布尔坚科就对我说过,老牧民曾向他说起所谓野狼谷其实并不是一条山谷,而是由众多地形各异,气候多变的大小山谷组成的,应该是很大的一片,绝不会就是这么短短一条山谷。”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刚才所走过的只是野狼谷众多山谷中的一条,我们绝不会已经走出野狼谷,回到南线的那片雅丹地貌。”唐风进一步推断道。

“也就是说在这里——北线——也有一片雅丹地貌?”叶莲娜犹疑地观察着四周。

唐风点点头:“现在看来,就是这样。”

“雅丹地区都是风口,那我们很可能会在这里遭遇尘暴了?”叶莲娜忧心忡忡地说。

叶莲娜的话让唐风、韩江和梁媛的心情一下子降到了谷底,他们无论如何不愿意再遭遇一次可怕的黑尘暴。

“那我们必须赶紧离开这里!可是……可是我们下一步该往哪里走呢?”梁媛不知所措地看着唐风。

唐风看看韩江,韩江拍了拍方向盘:“你们啰啰唆唆的,有什么好担心的!那条车辙印还在,我们只需要跟着他们就不会有事!”

果然,唐风看见那条一直伴随他们的车辙印仍然在他们车前蜿蜒前行,似乎并没有遭遇什么意外,他的心稍稍定了定。

韩江驾车,顺着车辙印继续向前驶去。